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十二节 大气,豪气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十二节 大气,豪气

段庸铭深深的看了沙正阳一眼,微微点头:“服。不过正阳,有时候我真的很疑惑,你是一个学中文的,嗯,就算是你在全興酒厂干过销售,但时间也不长,顶多也就是对快消品行业有所了解吧?” “嗯,怎么啦?”沙正阳微微一笑,没有理睬段庸铭的目光,直视前方。 “我了解过你的经历,在东方红酒业,你一下子就绽放出来了商业上的才华,通过崔建演唱会打响东方红的品牌,这是一着妙招,但后来你又大胆让东方红上中央电视台,这份胆魄无人能及,这就罢了,顶多就是你有胆魄。可你是怎么观察出电子行业的发展走向和趋势的?连联想集团自己都不愿意继续下去的联想微电子设计中心,你却敢投入这么大去接盘,嗯,还看准了mpeg解码芯片这一块市场,这太不可思议了。” 的确,这一连串情况联系起来,实在很让人惊奇。 并没有多少商业经验,但是却能在东方红酒业的发展上一下子崭露头角。 这也罢了,但骤然间跳到电子行业,甚至能看穿行业走势,这就不能不让人难以想象了。 “阿段,有些人本身在某些方面就具有天赋。”沙正阳不得不现为自己添加一份光环,否则很难解释有些问题,“另外我要告诉你,虽然我学的是中文,但是我在学校里一直很喜欢了解商业和新兴技术产业的发展走势,嗯,否则我也不会去全興酒厂干销售了,我家虽然家境一般,但实际上并不需要我去干暑期工勤工俭学。” “这个解释太牵强。”段庸铭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嗯,酒业这一块,也算是逼上梁山吧,那个时候我在南渡镇,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去闯,只不过被我抓住了崔建演唱会这个机会罢了,至于央视去打广告,这也算是我个人的一次冒险吧。”沙正阳淡淡的解释道。 “联想微电子设计中心是我在燕京跑东方红广告时无意间了解到的,其实你也应该看到了,汉海高科最早的还是程控交换机项目,我觉得国内通讯市场如此落后,我在银台工作时,才刚刚开始普及程控电话,很多都还在用那种老式摇把子电话,联想能在这一块技术突破,没理由做不大,既然联想要转型,走另外一条路,东方红的现金流如此丰沛,没理由不去尝试一下突破,mpeg解码芯片也是后来才误打误撞赶上来的。” 沙正阳的话让段庸铭无言以对,你要说对方的话没有一点道理,也不是,但是总觉得机遇性太强,似乎好运气都集中在对方身上了,但你要否定,却又没有依据。 “正阳,如果你的眼光,你的分析判断,加上你的运气,都这么好,那么我觉得你真的没必要在这样一个县份里混日子,或许普通人会觉得你这么年轻当一个县长是多么风光,但是我们都知道,体制内的路一样不好走,一样会遭遇各种不测和挫折,不确定因素太多,甚至比商场上还难以预料。” 段庸铭侧首看着沙正阳,“在商场上,你这份眼光足以让你无视很多束缚。” “你想多了,阿段。”沙正阳笑了起来,“我有我的追求,或许你说的没错,商场上有更大的自由操作空间,体制内束缚太多,但是这种束缚也许对我自己也是一种帮助,让我不至于忘乎所以。” “你要这么看待,那我也无话可说了,但我始终认为,你就算是当到宛州市委i书记,也就那么一回事,远不及你在商业或者企业上能做出的成就,我坚信这一点!”段庸铭给了沙正阳一个很肯定的断言。 晚饭就在丽宫酒店吃的西餐,除了段庸铭,还有华众电子总经理宗文峰,高升电子副总陈一炜。 陈一炜是跟随段庸铭的老人了,是段庸铭在霸王电子创业是创业五人组之一。 宗文峰则是一个来自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也就是现在的电子工程系毕业的高材生,后来留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美国工作了几年之后回国,回来之后在沪上进入复旦大学任教,后来在复旦推荐下进入华海高科,并被华海高科安排担任华众电子总经理。 原来沙正阳还有些担心宗文峰不接地气,这样一个在燕京和美国成长起来的角色,能不能适应在宛州的工作,让他一度很担心。 另外一个因素前世中他从未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 但是很快宗文峰就用他的优异表现征服了沙正阳和其他人。 华众电子从成立到厂房建好乃至于设备安装到位调试好正式投产,仅用了一年时间,而且从第一套程控交换机设备出厂到第一套mpeg解码芯片出厂,几乎都是一次成功。 这或许有运气因素在里边,但是毫无疑问这也有宗文峰这个老总倾注了巨大的心血在其中有很大关系。 所以沙正阳也向东方红、华峰、高升电子以及华海高科方面建议,给予宗文峰和其管理团队以部分股权奖励,这也获得了这几家的认可。 晚餐吃得很愉快,探讨的话题也免不了就是关于未来华众电子和高升电子的产品和市场方向。 宗文峰也赞同段庸铭的观点,即随着飞利浦的机芯和mpeg解码芯片产能急剧扩大,会有更多的小厂涌入影碟机市场来分一勺羹,最迟明年,也就是1997年,残酷的价格大战就会开打,这会对高升电子的利润带来巨大压力,同时也会影响到华众电子的利润能力。 “随着技术的创新,会有不断的新技术转化为新产品,我倒是不担心这一点。” 宗文峰也是搞技术出身,mpeg解码芯片的研制他也参与了,所以显得很自信。 “现在技术革新日新月异,美国和日本在这方面走到了前面,欧洲保守的研发氛围使得他们正在日益落后,在半导体工艺、芯片设计和制造等领域,欧洲甚至已经要被南韩和台湾甩开了。” “那阿峰,你考虑过你们华众电子下一步的新产品和技术突破在哪里呢?嗯,汉海高科那边应该有考虑吧?” 沙正阳知道宗文峰是来自汉海高科,和汉海高科有着很密切联系,而华众电子其实就是汉海高科的一个生产制造平台。 汉海高科在去年一年就获得了相当可观的分红收益,按照今年的收益预测,汉海高科的专利授权费收入会相当骇人,这对于汉海高科来说,也解决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终于找到了一个现金奶牛来支撑了。 “汉海高科那边肯定有项目储备。”见沙正阳注意力很集中,明显很感兴趣,宗文峰沉吟着道。 宗文峰也并非不通时务之人,他知道这位年轻县长是汉海高科最大股东东方红集团的创始人,对于汉海高科的成立也起到了缔造者的作用,若非是他的一力促成,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早就烟消云散了,也轮不到汉海高科的横空出世。 “哪方面的?”沙正阳的确很感兴趣。 vcd影碟机挣的是块钱,那么mpeg解码芯片市场前景也会受到影响,但他对于前世中九十年代末和二十世纪初的那段电子产品历史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所以他需要这些人的提醒来帮助他回忆。 “汉海高科那边现在正在对微处理器和专用集成电路芯片进行梳理研究,目前公司虽然有中科院和复旦这边的支持,但是总的来说,在技术储备和人才储备上仍然不足,比起美国和日本差距很大,与韩国以及台湾比,还都有不小差距,……” “这一点我知道,据我所知东方红方面也已经给汉海高科那边去了意见,今后三年汉海高科的专利授权收益,也就是利润都将用于汉海高科的发展,华峰和高升电子也都一样,我相信中科院和复旦也不差这一点儿钱,在技术研发投入上应该比这些企业看得更远才对,……”沙正阳很有点儿大包大揽的味道。 宗文峰吃了一惊,看了一眼旁边的段庸铭,略微沉吟了一下才道:“沙县长,……” “喊我正阳就行。”沙正阳纠正对方道,他不希望在和这些人谈话时还挂着官衔,那样听起来很不舒服。 “呃,正阳,你要知道这不是一点儿钱,而是……”宗文峰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他以为沙正阳不知道华众今年的收益和汉海高科的利润。 “阿峰,你不用说了,我能算得出来,路上阿段都把情况介绍了,一个亿也好,十个亿也好,听起来很多,我虽然不是搞技术的,也知道芯片设计和制造,三五千万进去可能连水花都看不到,几个亿进去也有可能因为一次失败而化为泡影,正因为如此大家都知道高投入高收益,这一点上我和东方红那边专门打过招呼,不要短视,不要急于求成,东方红这家乡镇企业能做到的,没理由华峰和高升做不到,雷霆那里我可以替他做主,阿段,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