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五节 纪美芙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十五节 纪美芙

给沙正阳的印象,纪美芙一直是一个有些冷淡的知性女性,虽然她的身材实在有些撩人,但是好在工作期间她都很好的用衣着掩盖了一些太过惹火的特征。 因为要接待省领导考察那段时间,沙正阳和许红菱纪美芙打交道要多一些,也算是熟悉了起来。 许红菱是个有些仗义泼辣的性格,但纪美芙却始终是那种不冷不热,和任何热似乎保持着一定距离的性格,不过沙正阳也不太在意,本身就是为了给工作,只要纪美芙能把工作拿起来那便一切ok。 不过今天沙正阳似乎对纪美芙有了另外一个印象。 三个女子似乎谈得很投机,而且看得出来她们手中的鸡尾酒绝非那种装点的样子货,而是实实在在的烈酒。 虽然不太清楚几位女性喝的什么酒,但从三女高昂的兴致看得出来,这酒的力道不小。 这都在其次,关键在于沙正阳第一次看到平素在自己面前一直保持着一种疏淡冷峻气质的纪美芙居然笑起来的如此气质妖娆,甚至近乎于一种放纵的感觉,这简直颠覆了他的观感。 对于这样一个身材火辣气质冷峻的年轻女性,沙正阳自然也是做过一番了解的,让他大惑不解的是纪美芙居然没结婚,一直是单身,这让他很是惊讶,是这个女人眼高于顶,看不上真阳的男人?那也还有宛州市在边儿上呢。 还是这个女人本身性格就有问题,所以让人敬而远之? 后来沙正阳还是从许红菱那里才知道纪美芙的情况。 纪美芙自幼丧父,是母亲抚养长大,她在家中是老大,下边还有一个弟弟,但弟弟幼年是患脊髓灰质炎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而瘫痪,一直在家卧床,母亲在纪美芙读大学时眼睛患疾病而失明,也只能在家,这样一个家庭对于纪美芙来说就成了一个巨大的拖累。 大学时也曾经有不少男孩子追求过纪美芙,但是在得知了纪美芙家庭状况之后都最终退避三舍,谁和纪美芙交往都要想一想,这样两个拖累压在肩膀上意味着什么。 纪美芙是一个很聪慧的女孩子,几乎每个男孩子和她交往的时候,她都能轻而易举的看穿对方的意图,究竟只是垂涎她的美色想要玩玩而已,还是完全被自己美色所迷惑,根本没有考虑过未来的生活会是怎样。 拿许红菱的话来说,纪美芙是一个很理性的女人,她从不相信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只希望能够有一份真实的感情和生活,如果没有,那么她宁肯选择一份现实的生活。 但今天,沙正阳看到了一个有些狂放恣意的纪美芙。 “美芙,你前段时间很忙?”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短发圆脸女人手指在纪美芙莹白如玉的脸庞上戳了戳,嘴角挂着一抹奇异的神色道:“在忙什么?” “还能忙什么?当然是忙工作了。”纪美芙没好气的躲开对方手指的挑逗,气哼哼的道:“虽然是工作,但实际上和我本职工作毫无关系,纯粹是被拉夫。” “拉夫?拉什么夫?丈夫?”短发女人笑嘻嘻的道:“谁把你拉去的?” “去去去,瞎说些啥。”纪美芙脸庞微微一烫,“我是说本来和我们文化局工作无关,但是领导安排,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只能去,乖乖按照人家的意愿办。” “是不是被那位年轻的沙县长给拉去作威作福了?”短发女子的调侃让纪美芙吓了一大跳,讶然的看着对方:“你怎么知道?你居然去查探我?” “别那么紧张,杯弓蛇影,我就算是关心你,不行么?”短发女子不以为然的瞪了纪美芙一眼。 “不行!于婷,我告诉你,如果你要这样做,那我们俩的朋友关系就没得做了!”纪美芙如同被马蜂蜇了一般,脸色冰冷,目光直视对方。 “好了好了,别瞎猜了。”另外一个一直坐在一旁玩弄着手中就被的卷发女郎不悦的插话道:“于婷她老公在桐山上班,美芙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真阳不是调了一个女干部去桐山么?” “啊?你认识柳彦?”纪美芙恍然大悟。 “嗯,前几天桐山县里团年,我作为家属过去,你们那位柳县长和我坐在一起说话,我听说她是真阳调过去的,就说起了你,她说和你认识,嗯,说你前段时间可能累得够呛,……”短发女子这才把话挑开,“那都不重要,美芙,你们那个沙县长听说很年轻,原来在市委办,是跟着市委林书记从汉都过来的?” “嗯。”纪美芙有些勉强的回答道。 “听说还不到三十岁?”短发女子八卦心思似乎很浓烈,又像是有某种目的。 “二十六七岁吧。”纪美芙有些警惕的看着对方,“你问这个干什么?” “是他把你招去专门给省领导做讲解,你们那一段时间一直在一起?”短发女子的好奇神色越发浓厚,“他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纪美芙反应过来,顿时恼了,“于婷,你在哪里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怎么样与我有什么相干?在一起那也是工作,他是县长,忙碌得很,没几时见面!” “瞧瞧,恼羞成怒,还是做贼心虚?”短发女子根本就不惧怕纪美芙的发怒,依然故我。 “你!”纪美芙勃然大怒。 “美芙,于婷也是为你好,听说你们那位沙县长还没结婚吧?”碎发略瘦的女子看了一眼纪美芙,慢吞吞的道:“我听我老公说,沙正阳在市委办和经开区工作的时候就没见着过有对象,一直是单身一人,可能是因为工作太忙,所以才没找,美芙你这样好的条件,……” “络然,我这么好的条件,你是在说反话,还是开玩笑?”纪美芙又气又急心里也有些感动,“沙正阳今年才二十七吧,我都三十一了,比他大好几岁呢,这就不说了,谁会找我这样一个拖累,你真以为沙正阳的条件找不到对象还是怎么的?他只要说没对象,估摸着真阳县城赶着排队的能从东门排到西门!” “什么叫拖累?你这样的条件哪里差了?”魏络然皱起眉头,“美芙,你不要妄自菲薄,女大三,抱金砖,人家都说你是个宜男之相,没准儿你们那位沙县长对这方面特别讲究呢,现在只能生一个,万一沙正阳的父母对这方面特别看重,你就是大一点儿也没啥关系,当姐姐更疼人。” 如果说之前于婷的话还还只是让纪美芙有些薄怒,现在魏络然的话简直就是诛心了,气得纪美芙本身就有些大的胸脯急剧起伏,饶是用了一件大衣做遮掩,仍然遮掩不住起伏带起的乳波。 “络然,你这是在羞辱我么?我纪美芙沦落到了生育机器的份上?”纪美芙实在是急怒攻心。 本身她胸大臀大就让她烦恼无比,在读大学时就有人拿这一点来打趣她,说她胸大臀丰,有宜男之相,这话是最让她愤怒的,现在被自己闺蜜又这样提出来,这让她简直难以接受。 “美芙,你这就我误解了我的意思了,你自己说你年龄比他大,觉得这是一个缺陷,我说了女大三抱金砖,这也是咱们这边的俗话。”魏络然却振振有词。 “我是说假如你们俩是在情投意合的前提下,有外界因素干扰影响,比如他父母不满意你的年龄等因素,可能会因为你的宜男之相而改变态度,这又有什么不对?你自己要乱理解,我有什么办法?再说了,你要结婚了,难道不生孩子?宜男之相怎么了,难道还成了错?” 被自己闺蜜的胡搅蛮缠强词夺理给气得七窍生烟,但纪美芙也知道自己这两个闺蜜是为自己好,一直在考虑自己的婚姻和家庭问题,并非是要折辱自己。 毕竟自己已经三十一了,像自己两个闺蜜的孩子一个已经读小学一年级了,一个也已经又五岁了,而自己依然小姑独处,虽然自己对这一点并没有太大的不适,但是外人却难以理解,总是喜欢用特殊原因来看自己。 当然知晓自己家庭情况的人也都大致能理解,但两个闺蜜却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委屈一些,找一个男人凑合,这恰恰是纪美芙不愿意接受的。 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沙正阳,纪美芙也不知道自己两个闺蜜是从哪里获知了一些道听途说的消息,就开始在这里折腾起来。 “络然,你们从哪里看出了我和沙正阳有什么关系?他没对象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和他就纯粹的工作关系,很普通,也很简单,你们怎么就把我和他拉扯到一块儿了?”纪美芙忿忿的道:“当初一起开展工作的还有一个女人,你么怎么没把她拉在一起?” “你说许红菱?人家有老公孩子好不好?许红菱比你还大一两岁吧?”魏络然一脸了然于胸的样子,她在市政府办工作,对真阳情况很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