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六节 人生际遇很难说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十六节 人生际遇很难说

魏络然在市政府办,而且恰巧在沙正阳以前的老部下,现在调到市府办当副主任的杜克利手底下工作。 她丈夫在汉都铁路局工作,原来在宛州铁路分局,前年才提拔调到了汉都铁路局。 那个于婷在市教育局工作,丈夫原来也在市委办,但三年前就下派到桐山,担任了一年县长助理,两年副县长,现在担任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 他们三个都是宛州师专毕业的,84年毕业的时候,宛州师专还没有升格为汉东师范学院,魏络然是学历史的,于婷是学英语的,纪美芙是学音乐舞蹈的。 那个时代大专生还是很吃香的,她们三个人分配都按照哪来哪去的原则。 魏络然先分到了宛阳区委办,后来调到了宛州市政府办。 而于婷因为父亲就是市教育局的,就直接分配到了市教育局。 纪美芙家是真阳的,她母亲在真阳县供销社工作,就回了真阳县,分到了团县委,工作了几年之后,调到县文化局。 凭借着扎实的功底,赶上了要重视大学生使用的风头,纪美芙也就提拔成了县文化局副局长,当时她也是全县最年轻的副科级领导干部,也是最年轻的女性干部。 三个人在学校里就一直关系最密切,哪怕是工作之后也没有断了这份关系,只不过魏络然和于婷都先后结婚成家,只有纪美芙却因为家里的缘故一直独身,这也让魏络然和于婷都很替纪美芙着急。 只是纪美芙这个家庭情况,却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她弟弟瘫痪在床,原来基本上是她母亲侍候,但纪美芙读大学最后一年时,母亲眼睛又患病失明,虽然几经救治,但是效果不佳,险些让纪美芙辍学肄业。 后来也全靠纪美芙一个小姨和舅舅两家人支撑,才算是帮助纪美芙母亲和弟弟熬过去,让纪美芙能够读完大学。 只是亲戚家的帮忙也只能救急,但纪美芙工作之后,她就得要承担起所有重担。 这种情形下,无论是谁在考虑和纪美芙处对象时,都不得不考虑一下未来。 正因为如此,魏络然和于婷都希望纪美芙能够找到一个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对象,这样可以帮助纪美芙减轻一下压力。 尤其是像现在纪美芙在家中请了一个保姆,主要负责伺候母亲和弟弟,这份工作基本上就让纪美芙的经济压力颇大。 关键在于这份压力会一直持续,纪美芙母亲身体也不是很好,尤其是有一只腿肌肉有些萎缩,所以现在很多时候也需要卧床休息,加上她的弟弟问题,更是让所有人退避三舍。 只是纪美芙的性格却是那种不愿意凑合的性子,尤其是反感对方有着那种施舍或者居高临下的姿态,所以有那么两三次本身条件都差不多,对方也能接受的情形下,最终都被纪美芙拒绝了,这也让魏络然和于婷很是无奈。 魏络然是从杜克利那里知晓沙正阳未婚的,后来又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听到了政法委姚莉提到了好像沙正阳处过对象但已经分手了,所以这才动了这份心思,把于婷叫在一起,商量着撮合一下自己闺蜜和这个在宛州政坛上如日中天的新星。 在她们俩看来,二人并非毫无可能,只是大三四岁而已,关键在于纪美芙也是大学毕业,人长得出众不说,性格也好,还有宜男之相,这对于很多男人都是绝对具有吸引力的。 至于说纪美芙的家庭情况,在其他人眼中可能是一个问题,但是对于已经是一县之长的沙正阳来说,也许就不算个事儿了,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 被自己两个闺蜜给挤兑得无话可说,纪美芙也懒得和自己这两个闺蜜斗嘴,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儿,都能被她们给搅合在一起,不得不说自己这两个闺蜜的想象力太过丰富。 见纪美芙没话说了,魏络然更觉得有希望:“美芙,说说,对你们那位沙县长有没有感觉?我听杜主任说,沙正阳挺有男人气概的,杀伐果断,做事雷厉风行,不正是你最喜欢那种么?” “去去去,你杀伐果断雷厉风行和我有啥关系?你们俩少在那里败坏我名声!”纪美芙咬牙切齿,丹凤眼圆睁怒视,略显丰厚的嘴唇抿起更容易让人遐思无限。 “哟,谁败坏你名声了?他未婚,你未嫁,怎么就不能在一起了?”于婷接上话:“我听那位柳彦言语中也是对沙正阳很是敬重佩服,她还说之前她对沙正阳也是恨得咬牙切齿,把她的县府办主任给否了,后来在工作期间接触多了,才觉得沙正阳是一个干实事儿的人,值得敬重。” “是么?那咋没见柳彦去找沙正阳?”纪美芙气急之下,也有些口不择言了。 “美芙,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人家柳彦也是有家庭的人。”于婷不高兴了。 “哼,柳彦如果不是为了往上奔,恐怕也早就离婚了。”纪美芙本来不想在背后说人,但是被闺蜜这么一怼,加上又喝了几杯酒,之前被两个闺蜜给折腾得心神不宁,情绪激荡下,话也一下子就从嘴里冒了出来。 “啊?”于婷吃了一惊,瞪大眼睛看着纪美芙,纪美芙也理解发现了自己的失言,任凭于婷怎么问,都不再说这个话题。 “行了,于婷,别管别人的事情了,还是说美芙自己的事情,沙正阳你也看不上,我就不知道你究竟想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了,难道你真的打算就这么孤身一辈子?”魏络然只关心自己闺蜜的事情,“好歹你也要尝试一下才知道合适不合适啊,沙正阳这么好的条件,而且,我听说你们袁书记今年肯定要走,到时候沙正阳极有可能要接班当书记,想想,三十岁不到的县高官,这得多大的造化,……” “络然,于婷,你们就别瞎操心了,他当市委i书记也和我没关系,我和沙正阳毫无瓜葛,不知道你们把我和他扯在一起干什么?”纪美芙多喝了两杯,话语也就有些放得开。 难得几个闺蜜在一起,自己也出来轻松一下,这杯压力山大口感有些辛辣,但是却正符合自己此时想要放松一下的心态,反正有两个闺蜜在一旁,自己就算是醉了,也没关系。 “没错,沙正阳的确是很多人心目中的标准男人,不过他却不是我的菜。”纪美芙语气里多了几分落寞萧索,“人家如日中天,仕途前程似锦,找个谁不行?我听县里江一苇江部长说,像他这样的,恐怕市里领导甚至省里领导都有看上的,哪个家里有个姑娘啥的,还不知道介绍给他了?弄不好现在他也是挑花了眼,或者待价而沽吧。” 魏络然和于婷一听这话,也都有些沉寂下来,纪美芙却继续道:“我这样的,不可能去找他这样的,永远不可能,我比他大好几岁,你们说长得漂亮也好,甚至什么宜男之相也好,那都是毫无意义,门不当户不对,而且关键是我和他没任何关系,也从无任何瓜葛,我就不明白你们怎么就要和我扯上关系了?让人家听见,不成了天大的笑话了?” “什么天大的笑话?”沙正阳的声音出现在旁边时,三个女人都吓了一大跳,尤其好纪美芙。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魏络然也是见过几次沙正阳的,甚至还说过两次话,只是不太熟,而纪美芙就不用说了,就算是于婷也是见过沙正阳的,这沙正阳端着酒过来得无声无息,如此诡异,几乎要把她们胆给吓破。 纪美芙脸色煞白,看着身旁的一脸笑意的沙正阳,手指颤抖着指着沙正阳:“你什么时候来的?你听见了?” “什么听见了?”沙正阳莫名其妙,左右看了一下,“我早就来了,不过一直在那边和几个朋友喝点儿酒,就看见你们几个恣意放纵,让人侧目啊。” “魏姐,市府办的巾帼英雄都这么厉害么?”沙正阳对魏络然也还有些印象,“这一位不太熟悉。” 听得沙正阳这么一说,三个女人都才放下心来,魏络然赶紧介绍道:“于婷,我和美芙,还有她,我们是大学时候最要好的同学,她老公,原来也在市委办吉子衡,现在在桐山。” “哦,吉主任的爱人,吉主任是老前辈了,我来市委办之后听说过。”沙正阳点头笑着招呼:“没想到你们三位都还是同学,汉东师院吧?和林书记都是校友啊。” “是啊,可林书记来我们宛州了,我们这些校友都没沾到光啊。”于婷的性格也是相当大方,“沙县长,你也喜欢来泡吧?” “不,不,我对泡吧没太大兴趣,几个朋友一块儿来的,要不一起?”沙正阳连忙解释,“可能魏姐应该都认识,高升电子的段总和陈总,还有华众电子的宗总,都是我的好朋友。” 魏络然一听,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算了,我们三个难得在一起聚一下,就不过去了,要不,美芙你跟沙县长过去?” “我不过去。”纪美芙断然拒绝,看了一眼沙正阳,觉得这么直接拒绝,有些不好,又道:“沙县长,不好意思,我们三姐妹还想聊聊知心话,……” “明白。”沙正阳耸耸肩,他也就是信口一个邀请,没别的意思,“我也就是过来打个招呼,行,那我过去了。” 看见沙正阳离开,三个人这才如释重负,尤其是纪美芙更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气:“差点儿把我吓死,那些话被他听见,我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有什么不敢见人?说不定还可以试探一下他呢,美芙,我看他对你挺亲善啊。”魏络然若有所思,“直觉告诉我,他对你有兴趣,不对,是有感觉。” “嗯,络然说得对,我也有这种感觉,美芙,你别不信。”于婷神神叨叨的道:“他那双眼睛看你的时候,我觉得就特别亮,就像是一盏探照灯一样,能把人心看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