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七节 指点江山,省城来人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十七节 指点江山,省城来人

酒吧外响起了低沉怒吼的引擎声,一阵喧嚣嘈杂的声音在外边响彻。 回到座位上的沙正阳还没有来得及坐下,大槐树街上轰鸣的引擎声伴随着开门的酒吧声传递进来,一听就是那种大排量的摩托车正在猛轰油门。 伴随着国内经济的迅猛发展,一些沿海地区也开始出现了类似于日本和台湾那一类的暴走族飞车党。 他们大多数年龄在十五六岁到三十岁之间,喜欢用大排量的摩托车进行改装,多是250cc到400cc的日本进口摩托车,尤其是喜欢在黑夜里成群结队的在闹市街道中招摇过市,也有的喜欢在一些路况较好或者特殊的区域进行竞行,甚至押注赌博。 这种情形随着宛州这几年经济发展起来也有了露头的苗头,起码沙正阳就听说过,宛州有一伙家庭条件好的富家子弟通过从南粤和八闽那边走私进来摩托车,并进行改装,夜间在宛州市郊进行竞行。 这些家伙家里多少都有些关系,甚至还有个别本身就是官员子弟,由于人数不多,也没有造成多大影响,所以宛州交警那边好像也没有怎么动作。 只是没想到这帮家伙居然在这年边上也敢公开招摇过市,甚至到了这城里边来了。 沙正阳离开市里边也有大半年了,这大半年里也没怎么在城里边呆着,而且就算是进城也不会有人把这一类的消息告诉他,实在是不值一提。 “哟,宛州现在也有暴走族了?”陈一炜笑着道:“我们前两年在南粤那边倒是经常听说过,那边水货摩托车特别多,雅马哈,川崎,铃木,本田,各种型号的都有,都是一些毛头小子在那里折腾,学着日本那边,玩刺激,展现自我。” “这充分说明内陆地区的经济发展在提速,比我们预料的还要快,所以老百姓的文化娱乐生活也日益多元化,这是好事。”段庸铭也有些感悟,“事实上像宛州这样人口众多,工农业基础都不错的城市,只要领导干部观念开放,敢于大胆改革创新,敢于突破窠臼,吸引外来资本和项目并不难,但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后期服务要跟上,作风要改进,这样才能做到持续的发展。” “嗯,我也觉得宛州的情况比我想象的好,当初学校里安排我到汉海高科,汉海那边安排我到宛州来,我听到头都大了,说实话之前只知道宛州市千年古城,历史悠久,知道一个大略方位,其他一无所知,也是担心来了宛州水土不服,企业搞不起来,贻误了战机,但来了之后才发现其实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差,慢慢的也就适应了,而且情况还越来越好。” 宗文峰也接上话:“但我觉得宛州的情况应该是在内陆地区算是比较好的,发展比较快的,如果内陆地区都像宛州这样,那就不得了了。” 对于几个人的评价,沙正阳心里也很高兴。 这说明宛州这两三年的发展变化是有目共睹的,这也得益于林春鸣来之后在宛州大刀阔斧的改革和在用人导向上的转变。 段庸铭和陈一炜长期在南粤珠三角那边工作生活,而宗文峰不但在上海工作生活多年,而且也在国外呆过几年,应该说他们的眼光是相当高的,他们能对宛州这么高的评价,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内陆地区和沿海地区的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有观念眼界的,有作风意识的,有基础设施的,有资本积累方面的,这些其实我们都很清醒。”沙正阳斟酌着言辞,“但只要党委政府能够正确认识差距,坚定不移的推进改革开放,差距是能够缩小的,毕竟内陆地区也有其自己的优势。” 几个人从微观谈到宏观,这方面沙正阳更是有底气,他的分析判断让段庸铭三人都是点头称是。 “vcd影碟机产业的确算是一个较为低端或者说生命力不长久的行业,但是其核心部件----mpeg解码芯片产业却未必,未来围绕着mpeg解码芯片,还会有很多衍生或者升级的意义。” 沙正阳已经记不清mp3和mp4这一类视听产品出来的时间了,他只记得应该是98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后这类视听产品才开始出来。 美国帝盟公司mp3才算是真正打开了这一块的市场,虽然帝盟公司并不是第一个生产mp3的,但是唯有它才有资格和riaa(美国唱片工业协会)叫板抗衡,也才能把mp3进行到底。 当然如果换了中国企业,那就更叼了,在没有加入to之前,更是可以无视美国佬的叫嚣,甚至还可以为未来中国加入to添加一份砝码。 “我们也在做vcd的升级版本研究,也还在做dvd的研制,但是个人感觉升级版本的提升有限,而dvd或许在品质上还有所提高,但是在市场容量上,经过几年的爆炸式冲击,很难说还能激起消费者多大的兴趣。”陈一炜的判断结果和段庸铭如出一辙。 升级版本也就无外乎就是超级vcd了,国内这些企业还得要为着各种标准闹腾一阵子。 但是在沙正阳看来也就是糊弄消费者几个钱,意义不大,也不可能长久,挣一年块钱顶天了。 而且在国内风起云涌的跟风者冲击下,这快钱都未必能挣得踏实,弄不好还得把自己给陷进去,沙正阳只能提醒他们小心为妙及早抽身。 “mpeg的价值还是有的,除开影碟机外,一些便携式视听产品也可以考虑开发嘛。”沙正阳提醒道。 “alkman?discman?md?”宗文峰歪着头问道。 “不,这种磁带和光盘形式的产品,可能已经要逐渐过时了,便携式为什么是便携式,就在于其便于携带和便于存储播放,但discman和md在移动播放上都有缺陷,而且在存储上也有障碍,所以对于非专业音乐爱好者来说,如果能够找到一种更为便捷便宜的播放方式,哪怕是在音质上付出一些损失代价,我想消费者也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沙正阳要先装一个逼,距离mp3的出现还早了一点儿,虽然flansh闪存已经初现,但是其的大小成本和技术问题没有彻底解决之前,mp3就只能是一个空想。 当然现在当一个预言家装装逼也还是可以的,起码也为宗文峰、段庸铭这些业界大佬指一个方向,未来真要走上这条路,那也能说明自己的先知先觉,他们日后变成大佬,但在面对自己这个为大佬指明方向的灯塔时,也还得要低头承认自己的洞见。 “你说的这种产品,现在似乎还有些不成熟吧?”宗文峰作为技术领域的牛人,对这些方面的技术发展并不陌生,皱着眉头道。 “嗯,的确还有些距离,但是这起码是一个方向不是?”沙正阳淡淡笑道:“我觉得这在未来三五年里也许就能变成现实,甚至广泛普及,大红大紫。” “也许吧。”宗文峰想了想,转过头问段庸铭,“阿段,你觉得呢?” “牵扯到这类消费品,技术,成本,二者结合起来的可行性,缺一不可,但从消费者的需求来说,这类产品是有市场的,就看未来二者结合度带来的便捷和品质如何了。”段庸铭也无法判断,这给出的条件实在太虚了一点儿。 沙正阳也有些得意,终于有段庸铭也无法看准的东西了,这就是时代和技术进步的限制,不怪他。 酒吧门被推开了,涌进来一群人,这让酒吧里的客人们都禁不住侧目,皱起眉头。 莱茵酒吧在这一带的酒吧里不是生意最火爆的,只能算是中等,但它的酒却是这条街上最有名的,酒吧老板就是第一调酒师,在整个汉川省业界内都小有名气。 它的客人年龄相对偏大一些,大部分都在25岁至35岁之前,旁边的黒碟酒吧的年龄层次还要大一些,大部分都在三十五岁以上,像25岁以下的客人来莱茵酒吧的并不多。 眼前这帮进来的客人显然不符合莱茵酒吧的主流客人定位,林林总总七八个人,其中大部分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脸上充满了躁动和不屑。 而另外两三个年龄稍大的男子虽然不像是带头者,但是却很显然是重要人物,似乎却对莱茵酒吧的环境感觉还不错,点了点头。 “大卫哥,怎么样?这就是莱茵酒吧,不过这里没啥特别的,周围学校里的女生们都不怎么来这里,这里就是一些老女人爱这个调调,没法和锦溪边儿上的那些酒吧比,……” 有些粗鲁而腌臜的话语听在人耳朵里就让人不愉快,尤其是一句老女人更是把酒吧里的女客们都惹得怒目而视,只不过显然这家伙就不是一个怕事的角色,鼻孔朝天,满脸不屑和躁动,任谁看都知道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我觉得还不错,挺好的,比刚才那两家强。”当先那个一身黑色皮风衣的男子年龄应该也在二十六七岁左右了,目光略一逡巡,紧接着一亮,便已经锁定了目标。 沙正阳和段庸铭等人都皱了皱眉。 段庸铭他们皱眉是觉得来了破坏氛围的厌物,但沙正阳却觉察到了一些麻烦因子的浮动,这家伙一口汉都口音,而且他到了锦溪边儿上,那是汉都酒吧最集中的区域,这家伙是省城来人。(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