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八节 火点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十八节 火点

郝大维本身是对宛州这些酒吧没多少兴趣的。 但来了宛州,玩了一整天,也有些乏了,想要找点儿乐子,只是这都在年边上,哪里也都冷清,还不如回汉都乐子还多点儿。 这边明一涵、杜科他们几个却又殷勤的邀约着来酒吧里坐一坐,他和庄尼见对方这么殷勤,不好峻拒,也就只好来了。 走了几家酒吧,都不合口味,直到这家。 雷;查尔斯的蓝调总是那么容易激起人的共鸣,应该是《大西洋岁月》中的那首和b;b;king合作的,郝大维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也能听到这么地道的蓝调布鲁斯。 不过他更感兴趣的还是坐在那边的三个女人。 都是很符合他胃口的女人。 一个碎卷发,有点儿瘦,但身材很修长,尤其是那双眼睛很勾人,眼眶有点儿深,眼瞳如猫一样,烟灰色的紧身高领羊绒衫倒是把略显瘦一些的身材给衬托出来,起码胸房还是有点儿料的。 另外一个是短发,一张苹果脸,红扑扑的,很诱人,眉目间萦绕着一份冶艳中混合了单纯的风情,**很大,一条明显是舶来品的丝巾系在颈项上,黑色的鸡心领羊绒衫把一条若隐若现的鸿沟魅力展现到了极致。 郝大维的目光放在了最后一个女人身上,虽然这个女人穿着最保守,即便是在酒吧里,大衣也没有脱掉,似乎是在刻意遮掩她火辣的身材,管事那对饱满鼓胀的胸房就比旁边那个苹果脸女子起码还要大一个号。 只可惜大衣遮住了腰腹和屁股,凭借他这么多年玩女人的直觉,这个女人的臀部绝对是最诱人的蜜桃臀。 最关键的是三个女人都够成熟。 郝大维不喜欢那些青涩单纯的女孩子,他更喜欢征服这一类成熟的女性。 三十出头是女人最黄金的年龄,能够把她们玩弄于股掌之中,任取任予,让她们在自己胯下婉转承欢,那种成就感,想想就让人迷醉。 当然,郝大维也不是那种不懂风情或者嚣张跋扈的粗糙人,那太low了。 他相信凭借着自己这幅好皮囊,再加上金钱和权力,嗯,自己好歹也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留学归来的海归潘驴邓小闲,自己样样都能占着,就不信自己看中的女人能跑得掉。 不过这样冒然过去肯定不合适,而且跟着自己来这帮人显然引起了酒吧里的人的反感,包括那三个女人,所以得先把这边的首尾处理掉。 三言两语就把那几个人打发走了,本来就是跟着明一涵和杜科来的小屁孩,以为模仿日本暴走族在街道上奔行就能吸引女孩子的注意力,就能把人家骗上床,郝大维想想都觉得幼稚。 但像明一涵他们这个年龄的男孩子也的确如此,他们的思维都还在那个年龄阶段,甚至也的确能勾引到一些小姑娘,不能怪他们。 杜科跟在郝大维身边,吐着酒气:“大卫哥,这里有啥玩的?不如去红海夜总会?” “你不懂。”郝大维也懒得和对方废话,“你去玩你的吧,要喝酒自个儿到边儿上去。” 见郝大维不为所动,杜科也只能耸了耸肩,“行,大卫哥,我和大雄去那边,一涵在这里陪你吧,……” “行。”郝大维对杜科没多少好印象,那帮小屁孩儿,都是杜科招来的,相比之下明一涵还要老陈持重许多,起码能观风辨色,知道自己不喜欢,就不再多言语,哪像这家伙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 看着杜科带着几个人走了,郝大维和明一涵这才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隔着那三个女人不远。 明一涵作为地头蛇,对莱茵酒吧并不陌生,这是汉东师院一个教师开的,格调挺不错,但是不太适合年轻人,起码他自己对这里也没有多少兴趣,女孩子也不多,年龄也也偏大。 加冰的杜松子酒让郝大维的情绪开始燃烧起来了,他知道这里不是汉都,但是那又怎样? 目光一直在三个女人的身上徘徊,郝大维竭力让自己能稳得住,但是内心的烈火却是越发燃烧起来。 明一涵也早就觉察到了这一点,他内心也有些纠结。 莱茵酒吧的情形他知道,这里的女人多半都是良家妇女,不是那种靠出卖色相或者是来外边来找找刺激的女人。 像郝大维目光紧紧追踪着的那三个女人中有一个他就见过,应该是市里边的,具体哪个单位的他不清楚,但是他在市政府里边见到过,肯定是某个单位的。 其他两个女人虽然不认识,但是从他们穿着格调也能辨识得出来,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沙正阳他们几个的目光也早已经收了回来,尤其是在那几个年轻人离开,只剩下两个年龄稍大的人在一起时,他们也就没太在意了。 酒吧本身就是一个公共场所,什么样的客人都可以来,只要人家不违法。 你不喜欢可以,人家说不定也一样看不惯你,得忍着,这个世界不是围绕你旋转的。 “汉海那边,吴总管理能力很到位,只是投入上恐怕上大家都觉得实在太花钱了。”宗文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感受着酒精对舌尖味蕾的刺激,“我原来在美国也接触过,但是那时候主要是搞技术,对投入花销上印象不深,但现在华众和汉海那边两位一体,吴总在研发上舍得投入,但对我们华众这边也就寄予厚望,好在mpeg解码芯片没有让她失望,回报将是丰厚的。” “程控交换机这边也应该收益不差吧?”沙正阳对程控交换机市场也很感兴趣,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对另外一个前世时空中的超级巨头----华为的表现感兴趣。 他很想知道华为在来自华众的强力竞争下,现在的表现如何。 “当然也不差,我只是说和mpeg解码芯片相比,显得逊色罢了。”宗文峰笑着道:“现在骆峥负责程控交换机这边,我们和华为现在是并驾齐驱,那边李义南也很厉害,他们的c&c802万门机现在势头正猛,不过我们也不差,我们的目标都是啃下阿尔卡特和at&t的市场,所以现在北方我们我们占优势,长江以南,华为占优势。” “目前的格局是我们、华为以及外资几家大概各占三分之一的程控交换机市场,而在三年前外资几家几乎是垄断,去年华为销售达到了9个亿,但我们在这一块上大概有7个亿左右,略逊于他们,外资几家合起来大概在8个亿左右。”宗文峰对自己业务范围的情况很熟悉。 “那程控交换机市场这一块很吓人啊,比mpeg解码芯片强得多啊。”沙正阳吃了一惊,他一直以为程控交换机那边估计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已,没想到竟然达到了7个亿的产值。 “不一样,程控交换机市场竞争很激烈,华为那边若论技术实力不及我们,但是他们提升很快,而且服务很到位,我们这边技术略强,但是售后服务比不过华为,最差的是外资这几家,技术最强,但售后服务最差。” 宗文峰已经看到了危机,而且也认清楚了危机的关键,作为背水一战的华为在技术上哪怕略微逊色,但是却能紧追不放,不断提升,但是在服务作风上,华众这个同样是脱胎于草根的,却因为有几家后盾,明显狼性风格不如华为,这就是差距。 “我估计今年我们和华为两家就能把外资的几家挤得顶多能占到五分之一的市场以下,98年就要让外资从这一块市场滚蛋,但是我们华众需要在技术服务上加大投入,尤其是在人力资源上的招募和培训需要跟上,否则我们的技术会被华为赶上,我们的服务带来的品牌溢出更会被华为拉开距离,这很关键。” “嗯,既然发现了问题,那就要解决问题。”沙正阳皱着眉头,“华众应该向华为学习,养成属于自己的作风非常重要,技术不如人,可以先办法弥补,但是一旦风气定型,那就很难扭转了,阿峰,你要清醒。” “我知道,售后服务的不足,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技术人员不足,当然这不是主因,……”宗文峰认同沙正阳的观点,对方看问题很准很深,一语中的。 郝大维端起酒杯,风度翩翩的走向隔壁的位置。 三位女士坐的的是一个卡座,半圆形的真皮高位包座看上去很有档次,椭圆形的吧桌一围,自然而然的就把其他人给拉开了距离。 不过这对于郝大维来说却不是什么难题,早已习惯了在酒吧里撩妹的他,方式方法很多,但是他觉得坦率一些或许对这些已经对社会有一些见识的成熟女性更有效果。 “三位女士,没打扰吧?能不能给个机会探讨一下正在放的音乐,以及如何在这种音乐下品尝鸡尾酒?”郝大维以一种自以为十分礼貌到位的范儿拉着一个高脚凳靠近,微笑着启口插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