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二节 家的味道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二十二节 家的味道

咖啡尚有余温,但沙正阳心境却已经冷了下来。 去汉大感怀已经没心情了,随便给其中一位兴致勃勃者打了个电话,找了一个理由,推托了过去,弄得对方很不高兴,但沙正阳也懒得多解释。 不理解也就不理解了,任谁遇到这种事情也再也难有心情。 孙妍最后走的时候痛楚中却又有些决然。 正如她所说,如果要相当自己的另一半,要么就要有一颗大心脏,可以承受一切压力,要么就是没心没肺,可以无视一切,而这两者她自认为她都做不到,所以她只有选择离开。 这番话对沙正阳触动很大,并非因为空间距离而离开,而是因为双方心理距离拉大而分手。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自己的另一半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大心脏,还是没心没肺,这是说顾湄么? 沙正阳不知道。 但电话很快响起,是顾湄来的。 “你和孙妍分手了?”顾湄语气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触,像是恐惧,又像是担心,还有点儿迷惘。 “孙妍告诉你了?”沙正阳也格外冷静,“嗯,算是吧,分手了。” “因为我?她说不是,她说是因为她对她和你的未来没有把握,不知道会走向何方,她说宁愿爱错不愿错过,但她发现也许真的爱错,所以她选择放手。”顾湄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她也问我,我如果是她,会怎么选择,我说我也不知道。” 顾湄显然也陷入了一种迷茫中,大概同样对未来的不确定充满了恐惧。 沙正阳苦笑,看来孙妍的果断放手也把顾湄吓住了。 原来孙妍舍不得放手,顾湄因此而充满斗志,而当孙妍果断撒手,并且明确告知了顾湄原因之后,顾湄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迷惘了。 哪个女孩子会真的没心没肺?哪怕小事情上可以大大咧咧满不在乎,但是在关系自己一生命运的事情上,怎么可能没有考虑? “那你呢?”沙正阳很平静,哪怕顾湄现在告诉他,她也要放手,他也会坦然承受,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我不知道,但我羡慕孙妍。”顾湄幽幽的道:“她爱错,但起码爱过,我想我也要和她一样,起码要爱过。” 沙正阳心中一热。 “但我爱错了,该怎么办?”顾湄的下一句话又让沙正阳心中一冷,“我做不到像小妍那样洒脱放手,或许她是表面洒脱,但我却连表面洒脱都做不到,我会杀了你,正阳哥,你害怕么?” 沙正阳觉得自己要冷热交加,大汗淋漓了。 “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电话里的另一头的顾湄腔调陡然一变,“正阳哥,是不是被我吓住了?真有意思,你觉得我会不会那样做呢?” 沙正阳心骤然放松下来,想起顾湄那俏皮可爱的脸庞和圆润翘挺的身材,还有热情似火的情感,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小湄!” “好了,正阳哥,不说了,小妍她选择离开,那是她的选择,没有人可以干涉,对错与否,天才知道。” 顾湄语气又是一变。 “我记得你说过一句话,我的青春我做主,我有这个权利,至于对错,谁能说得清楚?你没爱过,你没试过,你怎么知道这双鞋合不合脚?没爱过的人,是没有资格评价的,爱过,就不后悔,哪怕没有一个结果,但起码有一段令人回味的经历,人生不就是由无数段精彩纷呈而回味无穷的经历来组成的么?总不能老了,却发现自己这一辈子连一点儿值得回味的故事都没有吧?” 这是那个没心没肺的丫头么? 沙正阳觉得这一拨心灵鸡汤简直可以当教授了,好好给那些老气横秋死气沉沉的年轻人听一听,让他们放飞自我去追求想要的东西,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这才是年轻人。 这一刻,沙正阳觉得自己似乎都有点儿配不上年轻人这个称呼了。 自己这样每天蝇营狗苟的活着,虽然有一个宏大的理想追求,但是不是必须要这样像别里科夫那样生活在套子里前瞻后顾呢? 见沙正阳这边一直没有说话,顾湄在电话另一头喊道:“喂,正阳哥,你在听我说么?” “欸,在听着呢。”沙正阳收回神游。 “那你怎么不说话?”顾湄问道。 “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觉得我现在特羡慕你这样的自由,我怎么却活成了这样?”沙正阳这是内心深处的真实自白。 一个拥有重生记忆的家伙,现在怎么居然就活成了这样,虽然在外人看起来风光无限,前程似锦,但是距离自己追求的目标,还有多远呢? 做什么事情都要三思而行,还要顾忌这个,担心那个,眼见得无数机会却无法把握,时间却飞逝而过,有时候真是觉得憋屈,但却咬不断提醒自己,欲速则不达,小不忍则乱大谋,这种日子还需要继续。 “正阳哥,那我啥时候过来陪你?”顾湄语气里多了几分柔媚,“感觉好像过了一年,你就变得格外疲惫,历尽沧桑,啥事儿都得要一步一步来,你也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你才27就已经做到这一步,很多人一辈子都走不到你的高度,张弛有道,你得爱惜自己身体。” “好啊,我今天就开始休息,初八上班,初七就要回宛州。”沙正阳对于顾湄的关心很是感动,“这几天我还有一些应酬,不过也就是吃几顿饭,拜访几个领导,你随时都可以过来。” “嗯,那好,我过来之前先给你打电话,我这边家里也还有一些安排。”顾湄甜甜的回答道。 搁下了顾湄的电话,沙正阳觉得自己先前有些迷惘萧索的心境似乎一下子变得敞亮了许多,这个世界还是美好的东西更多一些。 回汉都一趟,事情的确很多,该拜会的都要拜会到。 曹清泰正月初四回来,沙正阳已经提前和他约了,初四晚上登门,在曹家吃一顿饭,顺带也要汇报一下自己的工作。 剩下的还有两个也要走到,郭业山那里也约了,放在了初五中午,桑前卫那里则是在明天中午。 林春鸣和钟广标那里则是打堆了,一起约在了正月初六的晚上,估计还会有其他一些人。 沙正阳的感觉,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曹清泰、郭业山和桑前卫对自己都有提携之恩,而后到林春鸣和钟广标又帮了自己不少,虽然基本上都是工作上建立起来的感情,但是往往都是志同道合的情形下才能有这样的感情,沙正阳是这么觉得的。 除开这些工作上的关系,也还有其他另外一些工作上的关系。 宁月婵和焦虹,高柏山,王澍,整个东方红体系的老人们约在了明晚小聚,这也基本上成了惯例。 赵一善专门提前和自己说了,一定要在一起单独聚一聚,沙正阳推不掉,更何况沙正阳本身就对赵一善印象很好,所以也只有应承下来,但是具体安排到哪天,还得要看时间。 陆巡跑起来很带感,这种车沙正阳前世就开得不少,当然那时候基本上都是借着企业上的朋友开,但后来要求越来越严格,不允许借企业车开,也就只有放弃了。 再后来有经济实力买车了呢,又觉得买一辆陆巡或者三菱帕杰罗这类据说专门跑川藏线看风景的车不合适,耗油高,出去越野的时候少,最终还是买了一辆奥迪a4。 回到家里,父母都在,很高兴,但没见到沙正刚。 父亲还是那样,不多说什么,简单问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情,沙正阳也不多说,看得出来父亲很满意,他也清楚,工作上的事情,已经轮不到自己来给儿子上课了,但儿子的态度还是让他很高兴。 母亲不怎么说工作,更多的还是为沙正阳做吃的,沙正阳也很享受这份温情。 每回来一次,虽然家里什么都没变,但沙正阳总还是有了一种陌生感,但是只要在床上睡一觉,那种熟悉的感觉立即就回来了。 尤其是醒来之后,闻着那股子特有的熟悉味道,在听着窗外若有若无的各种嘈杂声音,似乎这一觉就能让自己回到多年前。 “正刚还没有回来?”沙正阳翻身起床,看看表,九点过了,吃了饭他就小睡了一觉,这个时候正是精神最足的时候,随手把正刚床上的军大衣拿起来裹在身上,出了卧室。 “还没呢,下午就和蓝海他们出去了,说是有事儿,晚上要一起吃饭。”沙母看了一眼大儿子一眼,怕大儿子有意见,接着道:“正阳,正刚也不小了,现在他在燕京干得挺不错,回来休息几天,就别成天唠叨他。” 沙正阳啼笑皆非,“妈,我什么时候唠叨他了?他这么大了,该懂事儿了,我是想问问他工作上的事情,电话上他就说要和我商量一些事儿,我明后天都很忙,恐怕都要睡觉时候才能回来,所以我想问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