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六节 核心,灵魂人物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二十六节 核心,灵魂人物

“他们人呢?”沙正阳撑起身体,想换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身体还是有些发软,这是喝酒过量的表现,甚至连嘴里呼吸出来的空气都带着一股子酒气的芬芳。 宁月婵赶紧过来,替沙正阳把背后的枕头调整一下位置,只是身体前倾,而沙正阳也在撑身动作,肩头无意间就撞上了宁月婵那浑圆硕大的胸房。 “啊”了一声,宁月婵脸顿时红了起来,嗔怪的瞪了沙正阳一眼,下意识的按了按自己胸前,但见沙正阳一脸无辜的表情,的确不是有意,这才放下手,狠狠的拍了沙正阳头一下:“老实点儿,不准皮!” “月婵姐,我真不是故意。”似乎是酒意未消,又或者许久未见,一股子冲动起来,沙正阳忍不住想要皮一下,“真的,就像那一次摔跤一样。” “啊!”宁月婵大羞,想起四年前的那一幕,似乎全身都有些酥软,咬着牙恨恨的道:“你再说?!你还说?!” 见弓着身子替自己整理背后的枕头,脸颊绯红,那张娇靥就紧挨着自己,鼻息咻咻,欲语还休,那张喜嗔皆美的脸庞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萦绕在自己鼻间,粉雕玉琢的耳朵距离自己鼻尖就在咫尺之间,沙正阳明知道这样不妥,很危险,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身体,轻轻的一抬嘴,亲吻了一下那珠圆玉润的耳垂。 “啊!”,又是一声“啊”,宁月婵只感觉全身酸软,身体下意识的就往前一扑,而沙正阳的双手正好就迎着对方的身体,担在了宁月婵的胸前,先前那软中带硬的感觉再度袭来。 刹那间,白菱、孙妍、顾湄、卿箬笠的脸庞似乎都在这一瞬间掠过沙正阳脑海,但或许是前世老司机带来的惯性思维让他却下意识的一只手抱住了宁月婵的腰肢,轻轻一带,另一只手却毫不犹豫的从宁月婵羊绒衫衣襟下钻了进去,把羊绒衫下摆掀了起来。 莹白如羊脂玉一般的腹部肌肤和深蓝色的文胸裹勒着的两团硕大如雪堆般的乳肉就这么呈现在眼前,让沙正阳心神俱醉。 只感觉到胸腹间一凉,宁月婵立时就从短暂的迷醉中惊醒过来,但似乎已经有些来不及了,沙正阳的手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撩开进来,握住了那一团,宁月婵忍不住惊呼出声。 “婵姐!婵姐!”套房外门口响起了敲门声,瞬间把两个已经陷入深渊边缘的男女给拉回了现实中,宁月婵以超级速度弹身而起,瞬间就把衣襟拉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衣衫,抹了一把额际有些散乱的发梢,这才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沙正阳,扭头漫声回答道:“月凤,进来吧,正阳都醒了。” 伴随着橐橐的皮鞋声,穿着一双半高筒短靴的宁月凤谨慎抖擞的出现在门口,“正阳醒了。” 其实宁月凤只比沙正阳大月份,但是东方红体系内最早的那帮人已经习惯了以沙正阳的名字来称呼沙正阳,而这也是沙正阳的要求,在他看来,这样能更好的使自己融入这个团队中,而在沙正阳离开东方红之后,保持这种称呼,也能使自己自然而然的继续在东方红体系内存在。 “醒了,全靠你月婵姐给我来了一杯蜂蜜水,现在没那么难受了。”沙正阳本身就是和衣而卧,除了脱了鞋,所以也就乘势坐了起来。 “你继续躺着吧。”宁月凤连忙摆手,就势坐下,“他们都去唱歌去了,估摸着要折腾到十一二点去了,我干脆过来和月婵姐还有你说说话。” “嗯,月婵姐能不能再帮我泡一杯蜂蜜水?这酒店里还能备着蜂蜜,这可少见。”沙正阳信口道。 “你想得美!这是月婵姐从家里给你拿来的,你把月婵姐吐了一身,都不知道?”宁月凤也是牙尖嘴利的性子,“我和虹姐还有柏山哥把你弄到这里来,没想到喝醉的人这么沉重。” 沙正阳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真记不得了,完全失忆了,樊文良和杨文元这两个家伙,下一次他们若敢来宛州,定要叫他们血债血偿!” “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宁月婵已经起身去替沙正阳泡蜂蜜水,“得了,你自己想喝就明说,来者不拒,这车轮战谁受得了?谁像你这么傻?明知道不行,人家一上性子,你就端杯了。” “嗨,那也是太久不见了,高兴了,刹不住车了。”沙正阳呵呵道:“难得醉一回,值得。” “嗯,正阳说得对,这种场合喝醉了也正常,真要矫情的在哪里推三阻四,恐怕就要冷场了。”宁月凤赞同的道。 “哼,那就不顾自己的身体了?”宁月婵端着水杯进来,“身体才是自己的,这会儿不觉得,以后老了就知道厉害了。” “婵姐,你这口吻怎么就像我妈说我爸一样呢?”宁月凤的无心之言听到沙正阳和宁月婵耳朵里,更是觉得尴尬。 “行了,月凤,趣味那边怎么样?”沙正阳见宁月婵脸又开始红了起来,目光里也有了几分对自己的恼意,赶紧岔开话题。 “情况还不错。”一谈及自己的工作,宁月凤立即就忘了其他,语气也兴奋起来,“新湖那边产能已经提升到了极致,日产300吨,50万瓶加20万盒,现在杭州和天津的分生产基地都开始正式运转生产了,可分别实现每日250吨和200吨的产能,另外在昆明的第四个生产基地也正在选址立项,预计今年上半年就可以开建,明年上半年就能正式投产。” 趣味饮品的发展势头相当猛,在目前一家独大的情况下,如果不能抓住机会占领市场,那就是真正的罪人,这是沙正阳给宁月婵和宁月凤说的。 虽然经历了三年的发展,但趣味饮品仍然处于一个高速扩张期,尤其是继冰绿茶和蜂蜜茉莉花茶之后推出的冰红茶大受欢迎,更使得趣味饮品的声名大噪,甚至也引来了一些国际巨头的觊觎。 像达能和百事都曾经接触过东方红,希望能够收购或者入股趣味,但都遭到了东方红的断然拒绝,这样一只下金蛋的母鸡,谁会便宜外人? 不过沙正阳和宁月凤等都意识到了,既然这些国际巨头们都已经开始关注这一块,这说明趣味饮品的成功已经引起了食品行业的同行们的兴趣了,估计今年就可能会有其他同行入局,以求打破趣味在茶饮料一家独大的局面,也来分一勺羹。 当然,对趣味来说,有挑战者出现也是好事,说明大家都看好这一块市场,而且这一块市场还有很大的扩张余地,现在和趣味饮品赛跑的不是竞争对手,是时间,要抢在竞争对手出现之前,先把国内各大市场站稳脚跟。 从目前局面来看,华东华中华北西北市场都已经纳入囊中,西南问题也不大,华南和东北还有点儿问题,这也是今年趣味饮品的目标,届时实现了全覆盖之后,也就可以直面任何对手的竞争了。 “今年的产值有望实现多少?”沙正阳更习惯于以一个政府官员的角度来看问题。 “销售收入实现8个亿问题不大,力争破10亿。”宁月凤信心十足。 “稳一稳的好。”沙正阳沉吟着道:“我知道趣味现在正在打市场,但三年时间四面扩张,市场的开拓,要把销售团队核心稳定下来,我估计今年下半年就会有竞争对手出现,而且他们首先要针对的就是你们的销售团队,这是最便捷的方式,甚至可能现在就已经在接触了。” 宁月凤一凛,沉下心来,细细思索,好一阵后才缓缓道:“正阳,你还别说,真有这种可能,而且可能性很大,不过我们的销售团队骨干基本上都是从自然堂那边带过来,然后培养了一部分,恐怕要想挖角也没那么容易吧。” “哼,你小看了对手的狠劲儿,想当初那些白酒企业想挖月婵姐、虹姐、毛哥以及你们这些人的时候开出了多好的条件?那还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酒企,现在要和你们直面竞争的肯定是有雄厚资本的大角色,真要开出一些让人无法拒绝的条件,跳槽也是很简单的事情。”沙正阳摇头,“你不小心,就要吃大亏。” “正阳说的对。”宁月婵也坐在了一边,皱起了眉头:“月凤,开年就立即重新签订合同,嗯,你拟一个股权激励的条款出来,拿到集团公司这边来上会研究,对那些做出了巨大贡献的销售核心和团队成员,特别是在一个市场有很大影响力的成员,给予三年的期权考虑,就从今年开始!茶饮料不是以什么高技术产品,谁都弄得出来,关键在品牌和市场,不容有失!” 宁月婵的杀伐决断也让沙正阳为之侧目,几年来的锻炼打磨这位当初被自己说得红眼圈的月婵姐已经真正成长成为一个执掌一方的商界大佬了,再不能以一个弱女子的眼光去看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