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七节 月婵姐不一样了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二十七节 月婵姐不一样了

宁月凤点点头,“那行,婵姐,但这还得要请法务上帮忙把把关,我是考虑如果趣味饮品这么做了,自然堂那边是不是也要考虑?” 宁月婵赞许的看了一眼宁月凤,微微颔首,“月凤你说得对,也该考虑自然堂那边,否则真的要等到出了状况再来弥补,那就是亡羊补牢,虽然犹未晚矣,但肯定有影响了,这事儿到时候董事会也要研究一下,是该统一纳入考虑,但各家企业要自己拿出一个具体方案来,集团公司这边只定大政方针。” “月婵姐,银台县政府关于你们管理层股权激励的政策今年一过就到期了吧?”沙正阳随口问道。 “嗯,今年是最后一年,三年到期,估计县委县政府那边不会再推进这个政策了,大家都清楚。”宁月婵淡淡的道:“这也没啥,大家也想得过,当初股权激励本身就是一个手段,对大家付出的认可,也能聚合人心,有这样一个股权把大家捆绑起来,的确人心凝聚得更紧一些了,我也赞同就此作罢,再搞激励只会招来更多的人的眼红嫉妒,知足常乐,也该知足了。” 沙正阳很喜欢宁月婵在这方面的淡然,对金钱这方面看的不是很重,否则当初提出的在股权奖励上是把她和焦虹、毛国荣是列在第一类的,但她以自己还在村上任职为由主动降到了第二档,光是这一让,起码是数百万的损失,但宁月婵却心安理得,毫不在意。 “那县里是否允许你们管理层继续购买股权呢?”沙正阳问道。 目前东方红股权比较分散,员工持股会仍然持有相当股权,但随着发展也有一部分本身持股但要离开的职工甚至部分管理层需要把股份转让,那这些股份按照规定可以在公司内部转让。 “这是可以的,县委县政府也明确了这一点,县委朱书记在这方面还是很开明的,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每年离开的人并不多,转让股权的人更少,县里和镇上去年和前年转让了部分股权,但从今年开始估计不会再转让了,他们也认为目前管理层持股已经差不多了。”宁月婵解释道。 沙正阳默默地点点头,这种混合制的持股模式本身就很难说孰优孰劣。 管理层持有了部分股权,而且像红旗村和东方村这两个最大股东实际上是把投票权授权给了管理层,所以对宁月婵他们来说,公司发展的主导权是掌握在管理层手中,甚至连县里和镇上也基本上没有干预过企业的发展。 当然以后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楚,一旦朱凤厚不再担任银台县委i书记,樊文良不再担任南渡镇党委i书记,政策会不会有变化,都是一个未知数。 “就目前来说,东方红的发展还是非常好的,但是美国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说过,任何企业距离倒闭都只有十八个月,他的意思是十八个月就是一个周期,无论多么辉煌多么坚强的企业,如果在十八个月内庸庸碌碌无所作为,那么唯一的命运就是倒闭,你们明白这个意思么?” 沙正阳看着脸色微微变化的宁月婵和宁月凤两姊妹。 “东方红的自我感觉很良好,当然我也承认东方红目前的形势的确很好,但这并不代表危机距离我们很远,以趣味饮品为例,竞争对手一旦进入,绝对是巨头级别的,绝非像矿泉水那样的竞争级数,像达能,像雀巢,这类国际知名企业一旦也加入进来,我们能不能竞争得赢?如何和他们展开贴身肉搏并保持不败?这都需要提前未雨绸缪,拿出多套应对方略。” 宁月婵微一沉吟,“正阳,你的意思是不仅仅是股权激励,还要有其他措施?或者说,你觉得东方红不能安于现状,还要进入其他领域?” “嗯,肯定还应当有其他措施来进一步提升东方红的竞争力。”沙正阳进一步道:“企业管理经营,永远在路上,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至于说进入其他领域的问题,东方红投资公司是一个很好的措施,可以战略投资,但是经营管理交给内行行家来,但食品饮料这个领域呢?还有没有可供突破的蓝海领域?就像最初的自然堂矿泉水和趣味饮品一样?” 沙正阳的话让宁月婵和宁月凤都为之深思。 良久,宁月婵才缓缓道:“在开辟新的领域问题上,集团公司内部也不是没有进行过市场调研,但是公司内部还是觉得我们集团真正建立起来不过四年多时间,根基尚浅,几乎都是一种全力冲刺的方式在扩张发展。” 沙正阳明白宁月婵的意思,东方红还是根基浅了,发展快了缺乏积淀,容易翻船,需要掌握好节奏。 “像酒业这一块刚两年时间不到,就开辟了水业这一条线,而且一下子就全力以赴,迅速在全国市场上铺开,水业刚开始发力,又新辟出了茶饮料这一条线,一方面是担心扩张势头太猛,一旦遇到市场波动,资金链断裂,另一方面,我们在人才资源这一块上的短板也日益明显,我们从前年开始招聘和委培大学生,培养自己的人才储备,但时间太短,还见不出多少效果,……” 宁月婵的话也让沙正阳陷入了沉思,这一点的确是个问题,这也是两难,一方面是时不我待,发展机遇一旦错过,日后要再来占领市场就难上加难,同样,人才资源吸纳、融合和培养,都需要一个过程,而且东方红集团总部在银台限制了东方红面向国内外吸引人才的能力。 “月婵姐,你们考虑过把东方红集团总部搬到汉都,甚至燕京和上海过么?如果搬迁到燕京或者上海,我想东方红集团在招募人才和吸引人才上就要容易许多,也会有更多的人才主动来加盟。”沙正阳突然问道。 宁月婵和宁月凤交换了一下神色,点点头:“考虑过,但是县里和镇上怎么办?” 红旗村和东方村肯定没有问题。 事实上现在东方红集团的发展已经成为了这两个村的摇钱树,两个村对现有的管理层基本上是无条件的支持,近似于一个单纯的股东,你要告诉他们搬迁到汉都或者燕京上海更有利于企业发展,他们肯定会支持。 至于说镇上情况类似,因为东方红集团注册地址都在县里,镇上早就没有多少约束力了。 只是县里边肯定有些麻烦,涉及到产值和税收问题,这却需要和县里好好商议,或者通过市里边来做工作。 这的确是一个难题,但是从长远来看,东方红集团搬出银台是必然的事情,相信银台县也能看到这一点,当然东方红总部搬迁了,但东方红酒业不会搬,自然堂水业要看情况,趣味饮品则本来就不在银台。 “从目前来看,暂时还不适合一步跨得太大,我觉得可以考虑搬迁到汉都市区,比如经开区或者高新区,这样可以获得市里的支持,县里这边的压力就可以减轻到最低。” 沙正阳考虑了一下,这才提出自己的意见。 “县里和市里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在招聘大学生和吸引外来人才时,很多人根本就不会考虑县里,汉都好歹也是省会城市,又是副省级城市,无论是教育、科研、文化娱乐等各方面资源条件都在国内排得上号,到汉都是应有之意,假如某一天东方红真的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就是搬迁到燕京或者上海,也一样可能。” 宁月婵点点头,“其实我们也早就有这个意思,但是朱书记在县里给我们支持很大,现在他还没走,我们就这样做,恐怕有些人未走茶就凉的感觉,你这么说,那我们就可以着手考虑了,而且我也听说朱书记可能要升迁了,可能是要到市委担任秘书长。” “哦?”沙正阳一愣,“真的,确定么?” 他知道朱凤厚是和原任市委i书记黄绍棠原来关系很密切的,但没想到居然也和现任市委i书记吕青也能如此默契,担任市委秘书长,如果不是市高官的点头,那是过不了的,这可以说是一步巨大的跨越了。 “应该没错。”宁月婵作为汉都市里企业大户的掌舵人,自然也有她的消息渠道,“我之前是听省委办公厅马主任说的,后来汉都市一位领导也很含蓄的提过,应该是比较准确的。” 事实上像东方红集团这样的主要业务都集中在汉都市里的企业,和党政机关打交道的时候自然不会少,难免要和党政领导接触,有一些消息渠道也很正常。 只是这让沙正阳反倒是有些难以接受,什么时候月婵姐比起自己消息更灵通了? 这种心理落差让沙正阳很有些不适应,想一想自己长期在宛州,自然对汉都这边情况不甚了解,加之曹清泰也不在汉川了,这分落差感才慢慢淡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