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八节 目标:三洋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二十八节 目标:三洋

这一次聚餐的效果很不错,虽然让沙正阳酩酊大醉了一场,但是却很好的拉近了与集团内部很多因为长期不见面的公司高管们的关系,使得气氛再度融洽起来,这也是一份收获。 随着东方红集团的实力不断扩张,尤其是日后可能搬迁到汉都市里之后,其影响力还会继续扩大,这些集团高管们未来在日后随着业务的进一步扩大,不少人有可能都要执掌一方了。 就像毛国荣、宁月凤、高柏山这些人,现在分掌东方红酒业、趣味饮品、自然堂水业,焦虹执掌三洋若斯,或许下一步,东方红还可能涉及到其他领域。 比如奶业,这也是食品领域中的一大块。 在沙正阳看来,如果能够在奶业这一块做大独树一帜,在未来国产奶业领域中成为标杆头羊,对决国外奶粉品牌,力压伊利、蒙牛和光明,更重要的是避免未来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发生,这比任何事情都值得。 就在沙正阳和宁家两姊妹探讨东方红集团的发展方向时,焦虹也回来了。 虽然和沙正阳都在宛州,但是焦虹和沙正阳见面的机会也不是很多,平均下来一个月恐怕顶多也就是一两次,有些时候是约着一起吃饭说说话,有时候则是到市里办事遇上,或者就是雷霆、段庸铭等人约着一块儿。 焦虹来了之后,宁月凤又说了一会儿,估摸着焦虹和宁月婵还有话要和沙正阳说,就主动离开了。 焦虹同样也觉得房间里空调温度有些高,似乎是受到了宁月婵只穿了一件羊绒衫的影响,所以也把外边的羊绒大衣脱了下来。 两个人来参加这次聚餐都选择了相对轻薄的羊绒大衣,但宁月婵喜欢深色调一些,而焦虹比宁月婵还大两岁,但却更喜欢鲜色调,她的羊绒大衣是一件玫红色的。 不得不承认焦虹的容貌身材和宁月婵相比也称得上是一时瑜亮。 虽然身材相比更瘦削一些,但黑色的紧身体恤却把胸房勾勒得格外凸出,一条莹白的珍珠项链垂落在胸前双峰间,加上下身是一条十分合体的微喇筒裤,大腿紧身小腿微喇,棕红色的高跟鞋,格外有范儿。 “三洋若斯发展还算顺利,但在技术提升上,三洋还是比较保守,转移到国内来的技术动作缓慢,一些关键零部件,仍然需要从日本进口,这也是制约三洋若斯国产化的命门,我们要实现关键零部件的国产化,还任重道远。” 焦虹对三洋若斯电器的未来还是有一些担心。 在她看来,国产化的推进速度比较慢,虽然从目前来看,三洋若斯已经实现了正常运行并盈利,但是关键技术和零部件仍然掌握在日本人手里。 目前焦虹也在着力推动关键技术和零部件的国产化,寻找一些零部件的替代商,这也是当初若斯电器和三洋方面签署的相关协议中约定了的,只是这个过程还需要时间。 “虹姐,这是不可避免的,日本电器制造商能够达到现在这种状态,也非一朝一夕之功,他们也是瞅准了我们国内市场巨大,才会走出这一步,三洋相比于索尼、东芝、松下、夏普这些企业算是好的了,在技术封锁上没有那么严,毕竟它在日本国内算是第二梯队,紧迫感要强一些,我们基础太差,要赶上去,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我们需要耐心,稳步前行。” 沙正阳很清楚这其中的情形,前世中他就对此有所了解。 三洋算是日本电器制造商中对技术封锁较为宽松的了,这和它的定位和风格有很大关系。 它既愿意为别人代工,也愿意人家为它代工,在技术转让的条件上远比索尼、松下、夏普门槛低,所以沙正阳才会去主动接触三洋。 前世中三洋的白电最后都卖给了海尔,而今世三洋若斯未尝不能最后反客为主,成为三洋的新主人。 “是不是觉得高升电子、华峰电器和华众电子发展势头很猛,三洋若斯却不愠不火,有些着急?”沙正阳对焦虹还是比较了解的。 这位虹姐的好胜心很强。 宛州几大企业中,现在华峰电器、华众电子、高升电子的发展速度有目共睹,反倒是以中外合资名义组建起来的三洋若斯却显得不紧不慢了。 这不能不让作为掌舵人的焦虹有些坐不住了。 焦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沙正阳却径直往下讲:“虹姐,那不一样。” “华峰电器的技术含量我们都知道,饮水机有多少技术含量,所以现在雷霆反而是最着急的,单纯的饮水机市场,规模看起来很大,但是一旦饱和,要再想突破,那就只能打价格战了,最终就是利润率下幅度下滑,所以雷霆也看到了这一点,一方面从净水器和净水机这一块上突破,毕竟在技术含量上,净水体系要高得多,另外,雷霆也在考虑从其他类似的小电器类型来开辟新市场。” “新市场?雷霆打算做什么?”焦虹对这一块还是很敏感的。 “我给他的建议是空气净化器。”沙正阳坦然道:“从目前来看,这一块的市场还比较小,但是从长远来看,随着国内经济快速增长,工业污染会迅速抬头,而且随着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摩托车和私人汽车的普及会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所以化石能源对空气的污染会急剧扩大,届时空气净化器市场会相当大,当然这也有一个时间过程。” 焦虹若有所思,点点头。 沙正阳的眼光已经被无数次证明,虽然现在空气净化器听起来还有点儿小众,并没有多少人对这玩意儿有印象,但是很难说以后会不会风行起来。 “高升电子其实不能算是一个新企业,段庸铭的能力毋庸置疑,哪怕他不来宛州,一样会在其他地方做起来,所以虹姐你没必要和他比,而且影碟机市场并不长久,和洗衣机不是一类,至于华众电子,那是汉海高科的代工企业,我可以说一句负责任的话,汉海高科现在代表着国内民用电子行业的最高技术水准,我们又投入那么大,如果都不能有所斩获,那就真的值得反思了。” “那正阳你觉得我们三洋若斯该怎么办?”焦虹咬着嘴唇问道:“这样按部就班,我坐不住。” “三洋方面对三洋若斯的合作感觉怎么样?”沙正阳沉吟着问道。 “他们觉得合作还算愉快。”焦虹看了一眼沙正阳,“你觉得东方红还可以和三洋在其他方面进行合作?” “我记得你在吃饭的时候和我提起过,三洋正在物设新的合作领域?”沙正阳点点头。 “嗯,的确在寻找新的合作领域,三洋方面很看好中国大陆国内市场,他们在大连与大连冷气机合作,在深圳和华强实业合作生产激光头,据说他们也在研制vcd机芯,在宛州和我们东方红以及宛州电器厂合作。”焦虹点头道。 “哦?他们也在研制vcd机芯?”沙正阳记忆中前世是索尼率先在日资企业中突破技术瓶颈,打破了飞利浦的垄断,但松下、三洋、夏普这些企业应该都具备研制能力,可能应该是晚了一步才对。 “好像是。”焦虹也不确定。 “那三洋准备寻找合作的新领域知道么?”沙正阳越发感兴趣。 “好像是微型马达,通讯上用的,据说这方面三洋技术独步全球,另外就是电脑软驱,这方面三洋技术也很厉害。”焦虹显然也对三洋方面的动作十分关注,这些情况可不是一般人能了解得到的。 “虹姐,如果可以的话,翻了年后,你帮我约一约井植敏真,我准备和他谈一谈。” 井上泽郎是井植家族的成员,也是三洋体系负责大陆投资的负责人,当初三洋和东方红方面在宛州电器上的合作就是井植敏真来谈的,沙正阳和对方也见过几次面,谈过两次,还算是比较熟悉。 “好吧,看来你又要为你们真阳县争取三洋的新合资?”焦虹笑了起来,“我让你帮我想想下一步三洋若斯的发展方向,结果你却只顾你自己去了。” “虹姐,我考虑过了,三洋的冰箱生产其实若斯电器也可以与其合作,这一块上,月婵姐可以和我一道与井上泽郎谈一谈,算是一举两得了。”沙正阳顿了一顿。 “三洋的技术体系还是全面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华众也可以和三洋在微型马达和电脑软驱这些方面合作,另外现在七厂二所不是也搬迁出来了,裕城那几家厂不是要军转民么?他们是以光学电子这一块为主,我觉得也可以和三洋在数码相机制造上进行合作,如果资金不足,东方红也可以介入。” 宁月婵看了沙正阳一眼,“正阳,东方红是不是插手太多了?” “不,这要看情况而定。”沙正阳很笃定的道:“东方红这几年拥有庞大的现金流,要把现金转化为实力,就需要选准方向。” 未来三洋的路径不会好,尤其是像三洋这类二流梯队的角色。 在日本国内他们备受打压,受制于不断高攀的渠道费用,他们盈利能力日益削弱,最终要去自建渠道,被视为另类,把把产品外包和技术转让到中国国内,更是受到排挤,最终结果就是分崩离析,这或许是国内企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