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一节 人脉圈,定海神针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三十一节 人脉圈,定海神针

1996年的1月5--8日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为1996年农村工作定了调,这一次会议内容极其丰富,而且提出的意见也相当明确,就是要把农业放在优先发展位置,但这恰恰说明了现在农业遇到的麻烦。 越是中央要强调和重视的工作,往往都意味着这项工作地方上动力不足或者问题棘手,但却不能不正视面对。 这几年经济发展速度虽快,但是农业农村乃至农民,也就是所谓的三农问题日益突出。 农业增产不增收,土地承包责任制带来的积极效应似乎被大大减弱了,传统农业转型现代农业的方向和措施手段都显得有些迷茫,缺乏切实可行的政策和措施来实现。 广大农村衰落迹象明显,基层组织运转举步维艰,与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的城市经济相比,农村经济陷入低谷,找不到如何来拉动农村经济发展的有效途径。 农民的问题更是具有挑战性,农业税水利费和双提统筹给本身就缺乏增收手段的农民带来巨大压力,这甚至在很多地方已经成为一个难以回避的难题。 广大农村剩余劳动力缺乏劳动技能,孔雀东南飞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这直接导致内陆农村空心化,乡村留守儿童等带来的社会问题日益突出。 这些问题都成为摆在地方各地党政领导面前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所以朱凤厚也好,赵嵩也好,宋云培也还,甚至也包括沙正阳和尤哲,对于如何解决三农问题,都是各抒己见。 “扶贫问题也是一道大题,这和发展农业也一样息息相关,正阳,恐怕在宛州那边这个问题会更棘手吧?”尤哲把话题抛给沙正阳。 “嗯,宛州经济无法和汉都比,六个国家级和省级贫困县,脱贫任务很重,我所在的真阳县在全宛州市经济总量排名第二,但是发展极不平衡,北片和西片有大量贫困人口,而且找不到谋生致富的手段。” 沙正阳对于能够和几个都有着独立见解的同僚们探讨一下经济发展工作的看法也很高兴,这是他最愿意的事情。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如果有好的思路想法,自己也可以借鉴,同样,自己的一些有益见解,也一样可以提供给他们。 “市委市政府和县委县政府为此也是煞费苦心,想了很多办法来解决,但应该说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非一朝一夕之功。” “宛州在国企改革和招商引资上很有看点,特别是打造劳动密集型的主导产业,吸纳剩余劳动力解决就业增收问题,市委吕书记对宛州的做法很感兴趣,前次我听说吕书记都有意要到宛州来学习呢。”朱凤厚笑着道。 “林书记到宛州之后,宛州的变化起色的确很大,但是要和汉都比还差得太远,汉都应该瞄准大连、宁波、杭州、南京、武汉这些城市才对。” 沙正阳自然没资格表什么态,好也好,差也好,那都该林春鸣才有资格发表意见,他只能搭个腔。 “正阳,不能那么说,汉都和宛州都地处汉川省内,而嘉州一直有传言说可能要直辖,未来我认为能够和汉都具备一较高下的只有宛州。”朱凤厚摇摇头,“宛州从实际情况来说也和汉都有些接近,或者说是一个各方面条件略差一些的汉都,按照宛州现在的发展态势,还真有可能赶上汉都呢。” 这是沙正阳第一次听到有人提及嘉州直辖的问题,立即把话题转过去:“朱书记,嘉州真要直辖了?” “有这个传言,但你也知道现在好像很多事情,传着传着也就变成了真实的了,从形势来看,嘉州直辖的确有很多有利条件,对于拉动汉南的发展大有裨益。”朱凤厚沉吟着道:“这就要看中央的决策了。” “嘉州直辖咱们也管不到,咱们要关心的还是咱们自己这一亩三分地的发展。”宋云培接上话,“朱书记说得没错,宛州这两年在国企改制、招商引资和产业培育上做得很好,省里也一直点名表扬,” “宛州也就是先走了一步,没法和汉都比,以前黄书记和现在的吕书记动作也都不慢,我看从去年开始宛州也在国企改制试点了,汉都是省会,分量不一样,也需要适当谨慎一些。” 沙正阳也知道吕青的动作没有黄绍棠那么迅猛,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一脉相承的。 应该说这一届省委省政府班子思路基本上都还是比较开放的。 周远望这根定海神针一直对坚持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态度很坚决,所以下边的自然也就在尝试上更为大胆,宛州只不过是走得最快的一个,像汉都、通河、昭阳、涪岗这些地方其实速度都不慢。 话题扯开来,大家都放的很开,一直到上饭桌,大家的话题才落到了朱凤厚身上。 “老朱你的事情快了吧?”这个话题也只能曹清泰好提一些,毕竟所站高度不一样,再者再说大家都很熟悉,但涉及到这类事情,其他人还都不好开口。 “嗨,八字没一撇,外边就传得神乎其神,好像我明天就要走人了,甭听那些。”朱凤厚显然也已经被这个传言困扰很久了,或者说久闻雷动,就是不下雨,“省里边的事情说不清楚,大家都知道不落到白纸黑字上,谁敢打包票?” 朱凤厚把话说到这份儿上,其实也就意味着基本上敲定了,或许开年就要过会下文了。 这其实也就是一个风向标,像朱凤厚这种在改革开放上观念甚至可以说得上比较激进的干部能够被提拔重用,本身就代表了省委的态度。 就是要大胆提拔使用这类敢于突破求新,哪怕引来一些争议的干部,给敢于打破窠臼敢为天下先的这类干部壮胆大气,向全省干部群体证明,汉川省委的改革开放理念态度。 沙正阳相信朱凤厚的提拔重用,肯定会对汉都市乃至汉川省的干部都带来一个震动和冲击。 要知道朱凤厚从市体改委主任到银台担任县委i书记也不过两年多时间,现在就一步到位提拔到汉都市委秘书长位置上。 谁都知道市委秘书长是迟早要市委常委的,不进常委的堪称罕见,而区县委i书记提拔大部分都是担任副市长这一类的,进常委本身就意味着近似于破格了。 尤其是像银台这类在汉都市辖各区县中的经济分量还排不上前几名的情况下,只能说明朱凤厚在银台的工作开展得格外让省委市委满意。 都是有些身份的人,哪怕知道朱凤厚很快就会变成自家的领导,但是大家都还能保持淡定,没谁立马就要打着哈哈请日后多关心,反倒是沙正阳可以笑着含蓄的恭贺一番。 饭后的娱乐方式居然是打桥牌,这让沙正阳也很是惊讶了一番。 曹清泰会打桥牌沙正阳知道,朱凤厚和尤哲居然也是此道高手,宋云培看样子也不弱,唯有赵嵩可能大概只能算是入门会打,而沙正阳就完全不懂了。 朱凤厚打了一会儿之后让给了赵嵩,走到了一边吸烟,几个女性已经出门去逛公园了,外边阳光不错,正适合那些对逛街购物没兴趣的女性们走走。 “正阳,东方红是不是要搬到市里去?”朱凤厚吸着烟,看着窗外,“宁月婵有一次很含蓄的和我提过,我没搭话,估计也是试探我,你是东方红的定海神针,他们肯定要征求你的意见。” 朱凤厚一来就给自己来这么一招,沙正阳也有些措手不及,迟疑了一下道:“朱书记,也不瞒您说,如果您今年不走,那么东方红集团就暂时不搬,如果您要走,可能今年东方红就要搬迁到市里去了,您也知道现在东方红集团”的情况,企业做大了,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才,可在银台县,吸引人才的条件的确不如市里,要照我说,东方红集团都应该考虑一步到位搬迁到燕京或者上海去。 “正阳,要这样做,你可不地道了。”朱凤厚笑了起来,狠狠吸了一口烟,“其实东方红集团是作实业的,根基也在汉川这边,汉都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完全不必好高骛远去燕京或者上海,我这是实话实说。” “我们也考虑过,您可能也知道汉海高科就是选址在上海,在人才的吸纳招募上都要比燕京差一些,这还是在有复旦的鼎力支持下,毕竟燕京的人才资源最富足,对国外人才吸引力也最大。”沙正阳点点头,“但您说的的也对,就目前来说,东方红最适合的还是留在汉都。” “理解,正阳,东方红大厦要建成还早吧?没个两三年不行,但可以考虑先在经开区落户嘛,经开区这两年发展不错,很适合,怎么样?”朱凤厚笑着建议道。 沙正阳有些纳闷儿,但瞬间就反应过来:“朱书记,原来你是要到经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