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二节 人脉铺筑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三十二节 人脉铺筑

原来如此! 难怪朱凤厚对东方红集团的搬迁持这样一种态度。 这也难怪,拖到他到市经开区担任一把手之后,东方红集团再搬迁过去,那自然就是他的功劳。 醒悟过来的沙正阳见朱凤厚却没有正面回答自己这个问题,只是微笑着吸烟,便很爽快的道:“那行,我和他们说说,不过县里这边……” “嗯,我会安排好的。”朱凤厚很笃定的道。 在银台他已经当了两年多书记了,连谭秋华这种软硬不吃的角色都被他边缘化了,他在银台县的局面还是很有驾驭能力的,再说了,他是升迁,担任市委常委,本身就是一个最肯定的明证。 对朱凤厚的承诺,沙正阳还是比较信任的。 这两年夺时间里,朱凤厚应允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办好了的,尤其是在东方红集团改制的时候,虽然有企业本身因素的影响,但银台县委能够支持这一改制方案,本身也还是承担了很大的压力,也需要极大的勇气。 当然事实也证明了东方红的股权激励方案是成功的。 东方红集团爆发式的发展,也给包括县里、南渡镇和两个村几大股东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而暴增的税收更是让县财政一改颓势,几乎要成为茅台对于仁怀,五粮液之于宜宾了。 事实上东方红集团旗下几家企业也不可能搬迁到经开区,只是集团总部搬迁到经开区,像东方红酒业和自然堂水业,本身也只能留在银台,所以虽然会引来银台县的一些不满,但相信朱凤厚可以处理好。 在朱凤厚上阵之后,沙正阳又和换下来的尤哲聊了一会儿。 事实上这样的聚会本身就是大家纵谈工作中的体验,交流经验,这种相互交流很有益,当然如果把握不好,也会形成一种不太好的圈子文化,这就要看各自的把持了。 尤哲担任了县委组织部长,但随着朱凤厚的离开,尤哲未来的情况还不好说。 朱凤厚离开,如无意外就该是贾国英接任书记了,贾国英从曹清泰离开时就担任县长,送走了贺仲业,来了朱凤厚,现在朱凤厚又要走了,也该他了。 朱凤厚一走,尤哲这个组织部长估计当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如果尤哲继续在银台呆着,可能就会调整位置,比如到常务副县长这一类的位置上去,但更大可能性是离开银台。 不过沙正阳感觉尤哲显得很轻松,似乎丝毫没有因为朱凤厚要离开而影响到心情,沙正阳估摸着朱凤厚应该是给了他交待的。 沙正阳对尤哲的印象还是很好的,接触了这几回,尤哲表现出来的能力素质和应对处理问题的手段方式都可圈可点,又这么年轻,而且宁月婵也提到过尤哲,称此人风评也不错,不像有些人得志便猖狂。 等到晚间10点过去公园看完灯会的女士们回来,这一个聚会也就差不多该结束了。 上了沙漠王子,扑面而来的暖意让沙正阳忍不住搓了搓手。 “等多久了?” “刚到几分钟。”宁月婵看了一眼沙正阳,“没喝酒吧?” “没喝,他们也都不劝。”沙正阳调整了一下子身体姿态,让自己舒适的躺在副驾椅中,“时间过得真快,变化也太大了。” “除了曹主任外,还有哪些人?”宁月婵随口问道:“去年十月份,我到中州去拜会了曹主任,他很热情客气,还说欢迎我们东方红到平原来发展和投资。” “嗯,平原省是全国第一人口大省,农村剩余劳动力带来的脱贫和增收压力比汉川还大,黄书记过去当了省i长恐怕首当其冲就要面临这个问题。”沙正阳不无感慨,“现在哪里压力都大,为官一任,主政一方,总要为地方老百姓干点儿实事,方不负来自各方的期待,难啊。” “除了曹主任外,还有朱书记和尤部长,另外还有赵县长和宋书记,赵县长就是赵嵩,宋书记你可能不认识,新湖的,曹主任原来在新湖的同事。” “哦,朱书记也在,他有没有说什么?”宁月婵很敏感。 “说了,让我带话,东方红可以搬迁到市经开区,他可能是要兼任汉都市经开区党工委的书记。”沙正阳抚摸着下颌道:“这倒是一个机会,银台那边的问题他会负责处理好。” “说好了?”宁月婵精神一振,“那就好,我就怕一动,县里给找麻烦,只要县里那边能谈好,那集团公司马上就可以着手搬迁了。” “婵姐,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沙正阳似笑非笑的瞥了对方一眼,“朱书记希望东方红集团能在他到经开区工作之后才开始搬迁,这也是政绩啊,另外东方红集团凭什么要搬到经开区?高新区也可以,龙潭区也可以,既然他要东方红集团到经开区去落户,当然要提条件。” 宁月婵笑了起来,“你要这么做,也不怕朱书记骂死你?” “在商言商嘛。”沙正阳振振有词,“再说了,又不是我去说,也该是你去说才对,当初东方红大厦建设,吴市长也是拍板了不少优惠条件,现在又要把东方红集团搬迁到经开区,当然应该有优惠,要么是税收或者财政补贴,要么就是土地。” 不要白不要,要招揽东方红集团这样的大企业去落户,当然要开出优惠条件才行,东方红集团落户,涉及到的税收以及影响,都不可小觑,地方上给一些优惠政策支持也是理所应当的。 “正阳,你觉得集团可以要什么?”宁月婵见沙正阳的语气里很认真,也不由得思考起来了。 “我给你一个建议,未来要吸引人才来集团公司,那么就涉及到主动方面,其中一个最关键的就是住房,我建议你可以向经开区申请拿地,理由就是要建人才公寓,说白了也就是那一块地来建住房,既可以解决现有集团公司和下设子公司的高管住房,提升凝聚力,另外也可以提前为招兵买马,招募人才准备开出更诱人的条件,何乐而不为?” 沙正阳的建议让宁月婵眼睛也是一亮,连连点头:“嗯,这个建议好,我就一直在想,我们怎么来给人家大学生开出更好的条件来吸引他们,解决住房是一个好主意。” 现在住房还属于福利分房的时代,各个单位和企业都是统一建设,按照单位制定的标准来打分进行分配,要等到两年后的98年后才开始正式进入商品房时代。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可以未雨绸缪,先做准备了,拿下土地,稍微拖一拖,就能拖到那个时间节点的到来,这一个时间节点沙正阳还是印象极深的。 “事实上从94年7月国务院的《关于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出台之后,国家已经在稳步推进住房制度改革了,我相信未来住房都会直接出售给个人,成为个人的私有财产,这是一个大趋势,未来土地价格也会日趋上涨,尤其是一些位置优越的地段,更是会越来越紧俏。” 沙正阳微微一笑道:“如果可以的话,将来完全可以把集团公司修建的住房与为集团公司工作的期限挂钩,比如只要工作时间超过多少年,公司就可以把住房折价处理给他们。” “照你这么说,未来搞房地产似乎也是一个很不错的行业?”宁月婵凝神思索。 “应该是,不过就东方红现在来说,还是把自己的本行做好吧。”沙正阳笑着摇头:“贪多嚼不烂,我都已经觉得有些贪多了,虽然看起来我们每一项都做得不错,但不代表未来我们做的每一项都能成功。” 宁月婵的话勾起了沙正阳的心思,高铎这家伙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也有一年没见到了,也该联系一下这个家伙,看看这家伙现在忙乎啥。 ****** 和郭业山见面是在华阳。 看得出来郭业山的状态有些复杂,精神抖擞之余也有些疲惫,看样子在华阳的工作没那么好做。 华阳县号称汉川第一县,在这里当常务副县长,可以想象得到压力会议多大。 这从上两次沙正阳和郭业山的交谈就能感受得到,郭业山在这个位置上一样也感受得到了来自各方的压力,以至于他都“不耻下问”,要从沙正阳这里寻找一些灵感和思路了。 沙正阳也给了他一些建议,估计郭业山也还是采纳了,但是光靠自己的一些建议,要想彻底打开局面不太现实,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他自己。 现在看来,郭业山还算是勉强渡过了这一关。 “只能算是勉强过关,我给我自己的打分,堪堪及格,也许今年会略好一些。”郭业山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学到用时方很少,原来在银台觉得自己游刃有余,但到华阳来了就觉得有点儿不够用了,很多事情以前没接触过,华阳这边乡镇企业和私营经济都很发达,财政收入也不错,但如何用好财政这笔钱,来促进社会经济事业发展,也相当考人。” “其实都有一个过程,在华阳这样的地方工作的确是一个很难得的锻炼机会。”沙正阳笑着宽慰对方:“日后这种经历肯定会非常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