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三节 对话,温暖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三十三节 对话,温暖

对于沙正阳对自己的宽慰,郭业山也是颇为感触。 四年多前这个家伙还是自己的手下,现在却已经是正处级,而自己还在副处级徘徊,哪怕这个副处级在很多人看来很牛,但看看眼前这个家伙已经一县之长,这份滋味对于自己来说恐怕也是最为复杂的。 但那种不太适应的感觉郭业山早就丢开了,之前刚听到沙正阳当县长时还有点儿说不出的滋味,但这么久了,他早就想得通透了。 这家伙本来就是一个妖孽人物,在南渡时自己就已经感觉到了,现在不过是在一步一步验证罢了,他做不到才是意外。 “好了,正阳,你也不用宽慰我了,在华阳干这个常务副县长的确是一个挑战,但我很享受这种挑战,这是我在市委宣传部和银台都未曾体验过的。”郭业山笑得很开心,看着沙正阳,“其实我更好奇你在真阳当县长的感受,这也应该是一个挑战吧?” “当然。”沙正阳也笑了起来,在郭业山面前,他没什么隐瞒,“尤其是书记和我不是很合拍。” “哦,那可就真的有意思了。”郭业山越发好奇,“那你怎么应对呢?” “求同存异,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沙正阳笑得很诡异,“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他是书记,我肯定要尊重,也必须要支持他的工作,但我不是傀儡,我也有我的想法,在做到全力支持他的工作前提下,我也要做一些我觉得应该去做的事情,他哪怕不支持,但也不能拖我的后腿,我想我们都做到了。” 郭业山发现自己和对方越来越像同僚之间的对话交流了,沙正阳表现出来的政治智慧越发圆润成熟了,这说明对方已经完全胜任了他自己的角色,甚至正在创造这个角色,这恰恰是很多坐上这个位置的人都难以做到的。 “正阳,你把握好尺度就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这个常务副县长其实相对要好当一些,当一个县长恰恰相反,尤其是面对一个比较强势的书记时,如何处理好团结和自我的关系,很关键,但我看你应该是处理好了,我很欣慰。”郭业山微笑着道。 “郭书记,这也离不开你当初对我的教诲和指导啊。”沙正阳诚挚的道。 在自己的仕途起步阶段,郭业山帮了他很大的忙,而且在东方红集团的发展也就是打通和崔建演唱会的关系上,郭业山的那个中宣部的同学也发挥了很关键的作用,这一点一滴,沙正阳都记得在心上。 “好了,正阳你就不用再重复这些了,或许我最初是帮了一下,但更多的还是源于你自己的努力,没有谁是靠外人帮忙就能成功的,根本还是源于自己的能力。”郭业山摇头。 “现在你发展这么好,说实话,我内心也都有点儿艳羡,但更多的还是为你高兴,宛州虽然不比汉都,但是林书记在那边很看重你,你抓住这几年机会,看看能不能再上一层楼,我所指的再上一层楼不是指你当书记,而是看能不能走到副厅级岗位上,这是一个坎儿,只要迈过,天地就大不一样。” 郭业山的忠告沙正阳自然领会得到,但他知道副厅级这个坎儿没那么好迈过。 林春鸣来宛州已经两年多时间了,他在汉都就已经是多年的正厅级干部了,现在到宛州担任市委i书记已经是一个极限了,也就是说三五年内他必须要挪动位置。 按照沙正阳的预测,他不太可能干满一届五年,一般说来四年是比较合适的,尤其是在目前宛州的发展势头如此之好的情况下,他甚至可能连四年都未必能干满就要晋升走人了。 对于自己来说,能做到的就是在林春鸣走人之前,在真阳县委i书记这个位置上坐稳,扎扎实实干出一番实绩来。 日后林春鸣离开,无论是谁来接任书记,都无法回避或者无视自己的成绩,在那种情形下,自己才能寻找到突破口。 不过那也应该是三五年后的事情了,沙正阳没有指望自己能自三十岁之前就能晋位副厅,那有点儿太过于惊世骇俗了,除非林春鸣能在本省内升任较为重要的岗位。 和郭业山吃完饭也就散了,坐在郭业山这个位置上,他也有很多要忙的事情,但给沙正阳的感觉,郭业山似乎没有他在宣传部长位置上干得那么得心应手了,或许现在还不明显,但是如果在继续下去,也许就会有显现。 如果真的有机会的话,郭业山应该考虑挪动一下。 沙正阳不知道郭业山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沙正阳即便是看到了这一点,也不可能提出来,这要看郭业山自己。 但沙正阳相信郭业山的政治嗅觉和洞察力,或许在有些方面郭业山不如桑前卫,但在这方面郭业山却不输桑前卫。 郭业山也有他自己的人脉关系,能从银台到华阳就足以说明许多了,只要他想走,他也应该是想得到办法的,更何况他现在看起来干得也不算差。 ****** 回到银台的时候时间还比较早,沙正阳把带回来的一些土特产提着就直奔高进忠家里来了。 一踏进门,就看到了摊在沙发上的高铎,翻着白眼正在嘟囔着什么,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子跑工地特有的味道,柴油,混凝土,以及泥土腥味儿,混合在一起,就成了工地人特有的气息。 “哟,你小子终于肯舍得登门了,我还以为你把我们给忘了呢。”看见沙正阳推门进来,原本瘫在沙发上的高铎顿时蹦了起来,“妈,小静,正阳来了。” “高叔不在?”沙正阳把手里提着的四瓶东方红老窖放下,另外还有一网兜来自宛州那边的特产山药和葛粉。 “出去了,谁知道这死老头子正月里也要出去溜达,一会儿就得要回来,晚上就在家里吃饭。”温大红一出来看见沙正阳就眉花眼笑,“正好炖了一只老母鸡,尝尝你温孃的手艺。” “好啊,本来就是打算到温孃这里蹭饭吃的。”沙正阳大大方方的道:“铎哥,要不晚上我们俩陪高叔小喝一杯?” “哟,你还敢喝?不是说前天你喝得酩酊大醉么?”高铎上下打量着沙正阳,“恢复过来了?”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啊,怎么你也知道了?”沙正阳斜晲了高铎一眼。 “嘿嘿,我现在和东方红也算是合作伙伴吧?东方红大厦那边我有一个项目部,接点儿边角余料的活儿,去年还是有上百万的产值。”高铎很得意,“宁总这边很耿直,结账时候从未打过麻烦,我知道是沾你的光。” “知道沾我的光就好,待会儿和高叔喝酒,你的帮我喝几杯。”沙正阳振振有词。 旁边坐着一直没说话的高静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正阳,你和我爸喝酒,还得要我哥帮你喝?有你这样的么?” “没办法,前晚喝多了,伤了胃,高叔那里不喝不行,就只有请人代劳了。”沙正阳看了一眼高静,“要不小静你替我喝?” “我凭啥帮你喝?”高静柳眉倒竖。 “凭啥?凭铎哥是我哥,你是我妹啊。”沙正阳嬉皮笑脸,瞅了一眼脸上笑得褶子都起来了的温大红,“温孃,你说是不是?” “是啊,小静这死丫头,一点儿都不会说话,什么正阳正阳的,正阳哥都不会喊一声?”温大红看见了沙正阳就像是看见女婿一样,对沙正阳态度比对自己儿子姑娘都要亲热。 “妈,你也太偏心了,每次他来你都笑得嘴巴合不拢来,我和我哥就像后妈生的,他倒像是你亲生的了。”高静噘起嘴愤愤不平的道。 “谁让你不会说话?每次回来问你事儿,你都爱理不理,你哥一回来就躺在床上装死,……”温大红一说起就来气。 “妈,我可没说啥,别扯上我,再说了,我也不是忙么?成天跑工地,当个老板也不容易啊,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比牛还累,还得随时点头哈腰,这谁能理会?”高铎扯着嗓子道:“正阳,你还别说,现在这老板真不好当,挣点儿钱给孙子一样,要拿一笔钱,得签七八个字,任谁拿捏一下,你都得难受。” “你以为当老板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签个字等着拿钱那么简单?”沙正阳冷笑着道:“现在知道难处了吧?趁早放手还来得及。” “哼,少给我说这些,我现在打定主意干这个了,起码我自在,干得顺心。”高铎气势又一下子起来了,“尤其是看着一条条沟渠道路,一栋栋建筑屋舍从无到有,完全是在我自己的设计下完成,这种感觉你体会不到。” “铎哥,你要真有这份感觉,说明你就真还适合干这一行,不过要做好终日奔波,甚至灰头土脸的思想准备倒是真的。”沙正阳看着高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