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四节 香饽饽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三十四节 香饽饽

“现在就已经终日奔波了,灰头土脸的时候也多的是。”高铎语气里倒是有几分洒脱。 “我早就有这个思想准备。新湖那边本来一帆风顺的,但曹书记一走,就开始出状况了,两段路,一个绿化,验收时百般挑剔,我也是费尽心思才算是疏通好,总算过关了,但却卡在这结账上了。” “人走茶凉的事情比比皆是,更不用说曹书记是调到平原省去了,或许他留在汉川,人家还会买几分薄面,你都出省了,谁知道你还会不会回来?”沙正阳倒是很看得开,“你之前就应该有这个思想准备才对。” “有啊,我是有思想准备,但工程你也得要完工才能验收结算啊,谁能料得到这个?”高铎也很平静,“我之前还算是把各方面关系维护得比较好的了,能走到结账这一步算不错了,只是新湖财政困难了一点儿,就卡住了。” “还有多少没结?”沙正阳知道高铎不会轻易开这个口,开这个口肯定是遇到很大的难题了,而且如果不是自己今天来,恐怕高铎还得要自己扛着。 “三百多万。”高铎也没有隐瞒什么,“按照合同年前就应该先付两百多万了,还有一百多万该一年半以内付清。” 三百多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像高铎这种刚开张启动没多久,全靠海正那边给他借了三百万启动资金的企业来说,那就有点儿具体了。 “银行借款到期了?”沙正阳问道。 “嗯,有一笔两百万的三月份到期。”高铎点头。 “你没和蓝叔说?”沙正阳再问道。 “嗨,我和蓝叔说什么?借我三百万我都欠这么大人情了,还要再去麻烦人家,我干脆就别干好了。”高铎淡然道。 “嗯,那行,我让雷霆帮你拆借两百万,另外这边翻年过后,你去找一下新湖县委副书记宋云培。”沙正阳道。 “宋书记我知道,他之前是常务副县长,但现在他没管这一块了。”高铎对宋云培不陌生。 “我会和他说一声,昨天正好碰见在一起吃饭。”沙正阳也打算试一试这个宋云培,是否是可结交之人。 倒不是说对方买了这个账,帮了高铎一把就是可结交了,但是多接触,才能感受得出来这个人究竟是哪一类。 不像朱凤厚和尤哲,几次打交道下来,大家都算是知根知底了,照理说能被曹清泰引入进来在一起吃饭,应该是可兹信赖之人才对。 沙正阳感觉高铎的变化还是很大,以往那种帮着人家干,或者在国企工作时候的吊儿郎当气息基本上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淀,长期打熬之后的沉淀。 独当一面,样样都要管,一切从头开始,这种打熬恰恰是对一个人起步阶段最重要的,没有这一段时间的打熬,一个人很难完成脱胎换骨的蜕变,无论是干哪一行都这样。 沙正阳问了高铎这一年的情形,除了东方红大厦能够稳定的收到款项外,高铎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新湖那边。 新湖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道路和绿化有几个项目都拿下了,曹清泰在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即便是曹清泰走了,但后续项目仍然继续在做起走,只是在结账收款上会遇到一些麻烦罢了。 这一年来,高铎也算是深刻体会到了做工程的难处,当老板真不是那么好当的。 好在他也拉了一帮人过来,包括他原来在市三建司的几个熟人,还有在海南打拼时候结识的一帮兄弟,基本上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所以基本上每一块上都还是有信得过的人帮他操持,否则他根本忙不过来。 “赵一善把市三建司兼并了,连人带债务都一下子吃下了,这家伙厉害,有魄力,胃口也大,现在正在大力接汉都市里边的市政工程,正巧汉都市也在推进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以改善投资环境,像高新区和经开区的动作力度都很大,现在也只有他敢这么生猛的垫资啊,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垫资,换了别人谁敢?” 高铎也认识赵一善,都是干这一行的,只不过众志建设不是现在高铎的这个草台班子能比的。 吞下了市三建司之后,众志建设已经成为全省最大的非国有建筑企业,具备了房屋建筑工程施工、公路工程施工、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的一级资质等级标准,正因为如此,赵一善这才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尤其是可以依托东方红集团雄厚的资金实力来垫资,赵一善觉得完全可以在汉川省内和那些央企国企竞争。 虽然众志建设全面接手市三建司,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人不愿意跟着众志建设,而拿了一笔钱出来单干,这部分人不少都被高铎拉进了他的高远建设有限公司。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高远建设有限公司总资产已经突破了一千五百万,净资产达到了六百多万。 从起步阶段来说,还算是比较快的,但作为一家建筑企业,只有不断的承揽工程,不断的扩张业务,才能实现快速的发展,所以高铎仍然觉得自己的发展速度还是慢了一些。 特别看到东方红集团旗下的几家企业发展势头,更是让高铎很有点儿扼腕不已。 “你觉得如果你有资本,你也敢像他一样?”沙正阳笑着问道。 “不敢,高远建设才成立一年,还处于磨合阶段,基本体系刚建立,有两个项目部已经很不错了,也幸亏市三建司被赵一善给吞了,一些人出来到我这里来,算是帮我填补了不少,省得我四处去挖人了。” 高铎摇头,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不过今年我还是打算再挖一些人,年前我到湖滨区,那边有好几个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据说总造价下来要上亿,我很想接下来一部分,但一来没钱垫资,二来就算是能贷到款项,也怕干完了拿不到钱,不过你刚才说可以找人帮我拆借一部分,加上桑叔叔不是去了湖滨么?” 看见高铎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沙正阳心中也是暗自感慨。 在中国无论干什么为什么都这么重视人脉,眼前这一桩就是人脉带来的机遇。 换了别人你有钱也未必敢去垫资,拖上你几年,肥的拖瘦,瘦的拖死,但现在如果自己能帮他从雷霆那里拆借到一部分资金,而桑前卫现在是湖滨区的常务副区长,而高进忠和桑前卫本身关系就很不错,加上还有自己这层关系,不求其他优待,哪怕能够在拨付款向上不拖不压他,这笔生意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既然如此,铎哥,那你还等什么?只要你这边管理人手能跟得上,当然可以去试一试啊,一个亿你能拿下一两千万的项目,今年一年你也就够了吧?”沙正阳给对方打气,“资金问题你不用担心,我帮你联系,两三千万还是能拿到的。” 等到高进忠回来的时候,沙正阳已经基本上和高铎把这件事情敲定了下来,高铎甚至想连饭都不吃就要去找自己公司里那帮人商议,还是沙正阳把他拉到,劝他好事不在忙上,高铎这才勉强压下躁动的心,坐下来。 当温大红终于确认了沙正阳和女友分手之后,对沙正阳的态度就更为积极了,这让高铎高静两兄妹也是格外无语。 连高进忠都有些看不惯自己妻子这样喜形于色的态度,哪有听见人家处对象分手你却兴高采烈的样子?这像一个当长辈的模样么? 沙正阳也是一样尴尬。 虽然他也承认高静长得的确很漂亮,性格也挺好,但他的确从未想过这方面的事情。 高静现在在汉都市建委工作,工作很不错,据说现在都24岁快25岁的女孩子了,介绍了好几个对象给她,她都看不上,而且坚决不再见她妈给她介绍的对象,为此都快和她妈闹翻脸了。 原来温大红在沙正阳去宛州之后,就再没有提起过高静和沙正阳处对象的事儿,虽然一样对沙正阳很热情亲近,但大概也是觉得沙正阳去了宛州不可能回汉都了,自家女儿也不可能和他处对象成两地分居,所以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但现在情形有些不一样了,沙正阳一下子成了县长,温大红好歹也是干部家属出身,自然清楚这里边有多么不简单,自家老头子拼了一辈子也就是一个县委常委,可沙正阳这才27岁呢,就已经是县长了,这等女婿打灯笼也难找啊。 再说了,自己家高静高不成低不就,眼光奇高,难道还真的是在等沙正阳? 沙正阳几乎是狼狈逃窜逃出高家的。 温大红太热情了,让他无法抵御。 他意识到自己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婚姻对象的话,只怕这一幕还会不断上演,不仅仅是温大红这边,可能自己回到宛州那边之后,只怕还会有类似的场景频繁出现。 想到这里,沙正阳突然想起林春鸣在年前不经意的问起了自己的个人问题,自己也老老实实说了和孙妍的情形,谈了可能面临的分手问题,林春鸣居然嗯了两声之后说了一句好。 再联想到昨天和林春鸣打电话时,林春鸣又问了自己和孙妍分手的事情,又吩咐自己明天一定要穿得精神一些,沙正阳顿时就有点儿发慌,难道又要演一出相亲戏? 自己就成了许多人眼里的香饽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