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六节 重担在肩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三十六节 重担在肩

沙正阳没想到能这么简单就和对方达成一致意见。 这其实也是一个对双方来说都是双赢的结局,钱萱可以不必再被其父母烦扰,而沙正阳则可以对把林春鸣应对过去,皆大欢喜。 很轻而易举的达成了默契,钱萱对沙正阳的印象似乎一下子改观了许多,也和沙正阳正经八百的谈论起来。 年轻人总能很轻松的找到一些共同的话题。 像钱萱从人大硕士研究生毕业,回到汉都也是父母的要求,但她本意是想要再继续深造的,只不过考虑到自己在外地求学七年,回来陪父母一段时间,再考虑出国深造,甚至连学校都已经选好。 “普林斯顿在新泽西的普林斯顿,它的经济学科排名还算可以吧?”沙正阳对美国大学也不算陌生,经济学科,哈佛、麻省和普林斯顿应该都还算不错。 “还行吧,主要是有一个朋友就在普林斯顿,我过去之后也算是有个伴,不过就怕我去的时候人家已经走了。” 钱萱显得很轻松,学霸对于出国留学深造这种事情似乎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很有点儿想去就去的感觉,让沙正阳也很是无语,这大概就是差距吧。 沙正阳和钱萱聊了一会儿,司庆生的两个儿女和林春鸣的儿子也就过来了,显然是奉命来打探消息,看看进展状况。 这三人显然和钱萱也是比较熟悉的,尤其是司庆生的一儿一女。 “萱姐,不是我们要过来破坏你们的气氛啊,奉命而来,理解万岁。”司庆生的儿子司非宏是个小胖子,一张圆脸很逗人喜欢,笑起来就像一个年轻的弥勒佛。 “是啊,萱姐,我看钱伯伯说和我爸他们说事儿都没有多少心思,估摸着就是惦记着你们这边,要不你们两给个准信儿,我们也好回去报信。” 司非棠和她哥比起来就完全截然两样,显然是遗传着她妈的基因更强大了,一张鹅蛋脸,白里透红,一对小虎牙,模样和前世中的影视演员佟丽娅有些相像,但灵气更足一些,不过这会儿佟丽娅大概还是一个还在黄毛小丫头,自然无法和司非棠相比。 到时林春鸣的儿子林克很有点儿少年老成的味道,只是跟着这两兄妹身后,不吭声。 “呃,你怎么说?”钱萱斜睨了沙正阳一眼。 “好吧,我们谈得很好,很投缘,但也仅此而已。” 沙正阳对这几个小家伙的印象都不错,很有礼貌,而且也完全没有那些官宦子弟特有的那种气息,这说明充分说明两家的家教都很好。 “你们就按照这样的说法去汇报吧,相信也可以交差了。” “能行么?”司非宏和沙正阳还不太熟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钱萱。 “去吧,小宏,就按他说的去汇报吧。”钱萱撇了撇嘴。 等到三人离去,钱萱这才拍了拍手,“大功告成,咱们也算帮大人们了了一桩心事,省得他们总是杞人忧天。” “可以理解,可怜天下父母心嘛。”沙正阳淡淡的笑道:“只是他们不知道时代在变,年轻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也在发生变化,并不是他们认定人生道路才是最美好的,每个时代都有各自的时代特色,他们只是还没有意识到,或者说意识到了不愿意接受罢了,但最终他们还是要承认这个现实。” 钱萱显然不是靠这点儿心灵鸡汤就能忽悠住的,当然,沙正阳也没打算这么做,他只是下意识地要这么来一下。 几家人在一起很热闹,不想曹清泰那边那样打桥牌,而就是几家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更多的是谈论一些时政要闻,特别是经济领域的一些现象。 这方面钱知白和司庆生都算得上是有一些发言权的,别说钟广标,就连作为宛州市高官的林春鸣更多的时候反而充当了倾听者。 到了下午四五点钟,三家人离去,沙正阳自然没敢走,还假模假样的陪着林春鸣把几家客人送走,这才跟随着林春鸣回来。 “正阳,这半年干得很不错,袁成功对你的表现也很赞许,他这个人性子有些桀骜,但也算是一个做实事的人,当然,可能在有些观点看法上未必和你完全一致,但全副身心抓工业这一块的做法我是赞同的,事实证明他做的也的确对真阳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进作用。” 书房中只剩下林春鸣和沙正阳二人,林春鸣语气很平和,“你今年要继续保持和老袁的这种合作态势,力争在国务院领导同志来考察之前要和老袁把各项工作再推进一步,拿出更多的值得一看的亮点来。” “林书记您放心,我肯定配合袁书记把工作做好。”沙正阳赶忙道。 “你不用和我说这些官面文章的话,我是说你要顾大局,这半年对老袁很关键,我的意思你明白么?现在你们俩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明白么?”林春鸣连续用两个“明白么”来加强语气,目光也是紧盯着沙正阳。 沙正阳明白了林春鸣的言外之意,点点头,“林书记,我明白,保证做好每项工作,绝不给市委市政府丢脸,中央领导来看,要绝对有看点,有亮点,有值得思考的东西。” “嗯,那你说说,除了去年王高官来看时的那些东西外,你们下一步还有什么新东西拿出来?”林春鸣没有和沙正阳磨嘴皮子,直接道。 “估计百事和辛普劳这两个项目能够敲定下来,也正好能赶上,到时候也可以搞一个奠基或者签约仪式,看中央领导的时间了,这是一方面。”沙正阳继续道:“利乐公司这个包装解决方案项目意义巨大,虽然现在大家不觉得,但我相信要不了几年,大家就会意识到,这个企业的垄断能力比想象的更骇人。” “唔,利乐我知道,这是包装解决方案巨头,不过你不是提到过sig可以和其竞争么?sig你们不是也接触过么?他们有没有意愿进入内陆地区?”林春鸣对这方面的记忆力极好,只要沙正阳提过的,他都记忆犹新。 “sig和利乐的实力还是要差不少,关键在于利乐已经在国内布局多年了,而sig还才开始涉足,这方面他们差距额很大,所以县委县府研究之后,还是决定全力以赴引进利乐,使之成为我们内陆地区食品包装的制造基地,这也能极大的拉动我们食品产业发展。” 这个意见也是沙正阳和袁成功、丁希慎等人经过几番研究后确定的。 利乐一旦落户,对奶源基地的建设也有很大帮助,真正当奶源基地全方位发展起来之后,常温奶的制作工艺就牵扯到利乐的包装解决方案,近水楼台先得月,自然就可以拉动奶源基地建设进一步推进。 “还有么?”林春鸣还不满足,对真阳,他是寄希望很高,袁成功和沙正阳如果能够完美无瑕的携手合作,取得良好成绩,无疑对整个真阳工作,对整个宛州干部班子形象都是一个彰显,所以他一直希望沙正阳能够给他更多惊喜。 “还有就是飞利浦的机芯制造生产,估计飞利浦已经觉察到了索尼正在攻关,而且最迟今年年底索尼和松下就能在技术上突破,现在连三洋这些日资企业都在研发激光机芯,都是看到了vcd影碟机在国内市场的潜力,都想要趁机来分一勺羹。” 沙正阳的话再度让林春鸣兴奋起来,“飞利浦真的要来投资?确定?” “还没有完全敲定,但是我们觉得问题不大,高升电子目前是国内第一机芯需求大户,围着高升电子要订单,而高升电子从现在就开始了满负荷状态,对机芯的需求还会更进一步增加。”沙正阳态度很笃定,“近水楼台先得月,而且运输成本也可以极大的减少,这都是我们优势所在。” “三洋有无可能在我们宛州进一步投资?”林春鸣总是觉得三洋在宛州的投资显得中规中矩,缺乏冲动和激情。 “我们也在和三洋接触,据说三洋的政策正在进行调整,三洋有意在国内扶持一批企业来进行oem的贴牌生产,涉及到微型马达和数码相机等产品,我们也在关注和接洽。”沙正阳继续道:“我已经委托焦虹邀请井植敏真来宛州一晤,力争我们宛州成为oem贴牌代工生产的大本营。” “那就好,oem贴牌生产并不是什么羞于见人的,这本身就是一种生产运作模式,关键在于你如何处理好,能不能持续下去,在外国人心目中有无分量,那就不是这几个人的问题。”林春鸣有些观点是惊人的一致,“我们宛州农村剩余劳动力数量很大,吸引和建立一批企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很有价值意义。” 沙正阳也没想到林春鸣在这个问题上也能看得很宽,他也松了一口气:“但这需要时间,我们各方面人员都已经用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