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七节 梳理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三十七节 梳理

林春鸣也能理解沙正阳的难处,真阳算是有一些底子的,但也仅止于在宛州而已,放在全省全国来说,那就根本不值一提了。 这一年来沙正阳最大的功绩就在于把真阳的招商引资工作重新启动起来了,招商引资氛围营造起来了,干部群众的心气给提升起来了,让大家看到了发展的希望。 真阳县经开区现在也敢和市经开区竞争了,瞄准的目标也不再是市经开区,而是要考虑如何从沿海地区那些发达市县去挖墙脚,抢项目了。 像利乐、飞利浦这些项目,在以前,只怕真阳县经开区连想都不敢想,但现在也能底气十足的发出邀请召唤,而且还能拿出一系列的条件来吸引对方。 袁成功和沙正阳的搭配就目前来说,算是成功的,当然你不可能指望十全十美,能做到眼下这一步就很不错了。 目前就是要让这一态势继续维持下去,只要再继续半年,袁成功差不多也就该走人了,沙正阳到时候接任县委i书记虽然还略显仓促了一些,但有自己一力支持,应该问题不大。 27岁的县委i书记,肯定是有些惊世骇俗的,但林春鸣自认为问心无愧。 沙正阳的种种表现当得起这种破格提拔! 从县长到县委i书记,的确是非常关键的一步,但是在干部选拔管理条例中却属于同级重用,固然也会有一些考察程序要走,但是以目前沙正阳在真阳的威信和口碑,这道坎儿不难过。 至于说日后沙正阳还能有什么造化,林春鸣估计就不是自己能干预的了。 他也预计,沙正阳在副处级和处级干部这两级上走得太过平顺,下一步要想迈过副厅就比较难了。 一次两次在体制内的飞跃式提拔,或许你可以用你的成绩突出能力超群来解释,但是体制内哪一个不是精英? 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 你究竟比对方强多少,才能如此破格? 组织也需要考虑平衡,而且从干部成长的角度来说,也的确需要一些多岗位多角度的磨炼沉淀更合适,所以林春鸣觉得自己能帮沙正阳大概也就只能帮到这一步了。 而且他也认为沙正阳的确需要在县高官这个岗位上多锻炼一下,这个位置上是最能锻炼磨砺和考验一个干部全面综合素质的试金石。 “正阳,就目前来看,你干得很不错,但你也要注意一下,不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把重视经济工作变成了只有经济工作,你是县长,县长的工作同样也包括大量社会事务工作。”林春鸣看着沙正阳道:“我听说你去了大半年了,好像连全县很多部门单位都还没有去调研过吧?其中还有不少还很重要,虽然没调研不代表你没关注,但是很容易给外界带来这种影响,所以你要考虑一下。” 沙正阳悚然一惊,这也有人反映?但转念一想,这未必是坏事,自己这半年到来的确有些忽略了这些方面,甚至像公安、司法、商业、计生这些部门都没有去过,这肯定也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 之前自己更重视跑乡镇,要不就是把精力放在了国土、建设、计经委、交通、招商引资、财政这几个部门上,事实上他连财政这一块工作都过问不多,因为他信得过夏克俭,但这种过于放手也会引来一些问题,林春鸣的提醒很及时。 “林书记,我明白了,这一方面工作我的确有些疏忽了,开年之后我立即弥补上来。”沙正阳有错就改。 “嗯,我知道你这大半年主要精力在经济工作上,但要学会弹钢琴,统筹兼顾,合理分配精力,有时候走一趟,也就代表一个姿态。”林春鸣对沙正阳的态度很满意,“你还年轻,要学着如何来处理好主次关系,辩证法多看看。” 96年的春节就在这忙碌中过去了。 这个春节顾湄没有过来。 原因是顾湄帮单位同事顶班,单位同事父亲患病需要回老家去看望,于是她就当了一回**。 当然在春节之后,她可以选择择时选择补假,为此还获得了领导的好评。 这也让沙正阳很欣喜,像顾湄这样很自我的丫头能做到这一点,也说明她心地纯善,也说明她日益成熟。 顾湄在给沙正阳的电话里说她打算把这几天假与五一节放假连在一块儿,这样可以玩个痛快。 正月十五之前,对于老百姓来说,都还算是年未过完,从初八到十五,这几天里,包括干部们心思都还有些散漫,这也成了心理习惯。 但对于领导干部来说,尤其是真阳的领导干部来说,从初八开始,就要开始把弦绷紧了。 2月27日,开年上班第二天,真阳县委召开县委扩大会议,研究新的一年工作。 县委副书记、县长沙正阳作了《奋战一百天,打响开门红》的工作报告,从招商引资、产业培育、农业振兴、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区域经济发展等几个方面作了重点阐述。 这一讲足足花了四十多分钟,但是在参会的很多人感受中却像是只过了十多分钟。 因为沙正阳所谈到的工作面太宽了,而且几乎全部是涉及到具体的事项,每一天每一款都如数家珍,直接谈到了具体乡镇具体部门,让一干人都感同身受。 该如何做,存在哪些问题和困难,要从哪些方面来着手发力,都一一点到,既适度的触及到了核心,但是也保留了一部分,要让各部门和乡镇的主观能动性得以释放出来。 几项重点工作----宛州翠屏机场项目交给了常务副县长夏克俭,汉宛高速郧宛段这个交给了县长助理葛铁柱,旧营蔬菜基地和藿集奶源基地建设这一块都交给了方东升,而经开区乃至招商引资和工业重点项目推进这一块工作则压在了赵建波身上,旧营蔬菜批发交易市场交给了齐国志来负责。 “老齐,旧营蔬菜批发交易市场,关系到我们未来北片区的整个发展大计,你现在负责商业这一块工作,应该很清楚一个典型蔬菜批发交易市场对整个蔬菜基地建设的带动作用和风险规避作用,从目前来看,北片区几个乡镇的蔬菜种植积极性正在高涨,省农业厅这边因为王省i长的关心,也很支持,所以预计今年这几个乡镇的蔬菜种植就会迎来一个大发展,到明年恐怕还要再上一层楼,但我们不能只看到好的一面,一样要看到风险,……” 齐国志从工作调整之后态度就为之一变。 他感受到了压力。 袁成功对他不太满意,这一点齐国志并非毫无感觉,问题是他也觉得很憋屈。 丁希慎能力很强,人家又是县委副书记,分管经济工作,县里主要工业都集中在经开区,自己这个连常委都不是的副县长,怎么去掺和? 就算是发表了意见,很多时候鼻孔朝天的李开天理都不理,所以一来二去,齐国志也有情绪。 如果不是仗着颇得袁成功的宠信,李开天凭什么这么牛? 李开天有的时候连丁希慎的话都未必全听,还要打折扣,现在县里除了袁成功和沙正阳外,李开天怕过谁? 齐国志甚至知道袁成功甚至有意想要把自己交流出去,但是最终结果并非如此,齐国志也隐约知晓这可能和沙正阳没有支持袁成功的这一意图有关系,这让齐国志对沙正阳还是多了几分感恩之心。 这一轮工作调整,齐国志也是知道这是在袁成功的授意下进行了,不过沙正阳也贯彻了他自己的意图,并未完全按照袁成功的意见来。 这在齐国志看来是一个迹象。 沙正阳羽翼渐丰,已经开始隐隐有了他自己的主见,并不完全听从于袁成功。 当然就目前来说,袁成功和沙正阳还算是比较合拍,这也应该是二人在不断的磨合中刻意克制和妥协的结果,合则两利,斗则两败,这一点二人都很清楚。 沙正阳对商业这一块工作还是很重视的,旧营蔬菜批发市场这一个重点项目交给了自己,还要求自己组织人到山东寿光去考察,并要去燕京新发地、上海江桥、汉都七星岗、嘉州菩萨桥、兰州张苏滩、西安胡家庙等周边的几个主要大城市的蔬菜交易市场去进行调研考察和对接,这显然是要把旧营这个蔬菜基地和蔬菜批发交易市场联合打造成为一块金字招牌。 齐国志也感受到了沙正阳把这个重任交给自己的压力,恶了袁成功没太大影响了,谁都知道袁成功很快就要离开了,但那是如果又被沙正阳觉得自己是烂泥巴扶不上墙,那齐国志估计自己恐怕就真的就不好过了。 “县长,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想法,农民种植蔬菜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容易,但是一样很容易受到损害,一旦咱们政府信誉受损,要想恢复就很难了,所以必须要两条腿走路,一是通过吸引外地蔬菜批发商进来,搞活流通,二是要把我们自己的交易平台做大做强,做到更有影响力,像寿光那样,……”齐国志接上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