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一节 真正进入正轨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四十一节 真正进入正轨

沙正阳觉得自己现在才算是真正开始进入了真阳县的正轨工作。 单纯的经济工作看似光鲜耀眼,但实际上更多的还是停留于表面,或者说就是在做增量,从外部移植进来,并未对真阳内部体系造成多少冲击,更像是临时性的要为真阳装点一下门面,注入一些活力。 这很有必要,但是却非关键本源。 以县经开区为例,土地平整,拆迁,道路管网建设,更多的都是丁希慎和李开天在承担,自己更多的是宏观层面。 但下一步随着县经开区的扩大,以及沿着机场高速到翠屏乡这一线的航空港工业园区构想的逐步落实,这又涉及到相当繁复的拆迁补偿,以及人员安置的问题,这其中牵扯无数利益纠葛,这些才是从县到乡镇这一级具体实务的考纲活儿。 一县之长,不是光把招商引资搞起来,或者经济产业培养起来就行了的,当然这的确是当前工作的重心,但是并不代表其他工作就可以放手不管了。 就像楚天澜给自己提供的情况一样,一旦属实,这些小煤矿真的肆无忌惮的搞起来,安全体系不配套,或者说安全管理跟不上,出上一个死亡十个八个的大事故,估计自己就得要被追责。 哪怕是这个年代远不像十多二十年后那么严厉,但估计自己这个小小的县长位置还是坐不稳的。 一个百万人口大县,各类错综复杂的问题多如牛毛,每天都会不断冒出新问题,经过层层分解,一些重大的、棘手的,自然而然就要转到作为一县之长的手上来,这也是不可避免的。 “教师问题,明珠县长,我的意见,还是要从根本上来解决,不能这么拖,或者治标不治本。”沙正阳看完报告,沉吟着道:“我很赞同对乡镇学校进行整合,尤其是北片区和西片区的学校,如果说小学初中因为考虑到学生上学需要问题,需要分散布点,但是在高中,甚至初中,都可以考虑对其进行整合,优化资源结构。” 黎明珠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之前沙正阳就一直主张在藿集试点,现在看来这位是打算要在全县推开这种模式了,可问题这涉及到的问题太多了,县里和乡镇之间投入关系,校舍扩建,更涉及到师资力量整合。 “县里重点对藿集中学、官陂中学、旧营中学等几所师资力量相对较强,校舍状况相对较好的几所中学进行重点投入打造,但与此同时这几所中学必须要接受来自周邻乡镇的学生,这几所学校不仅仅是所属乡镇,而应当要考虑统一纳入县里来布局。” 沙正阳话音一落,黎明珠就忍不住插话了,“县长,这个动作太大了,恐怕不是一年半载就能解决得了的,这恐怕需要起码三到五年的持续投入和调整,资金是一个大问题,还有师资力量更是问题。” “明珠县长,我知道,教育是百年大计,持续投入是必须的,在县财政能够承受的范围,都必须要不留余力的投入,至于说师资力量,我前几天和真阳一中和真阳二中的两位校长谈过,我的意思是,对两所中学中一些年富力强准备提拔的优秀教师要考虑放到旧营、藿集、官陂、王营这几所中学去挂职任教,这既是一种实习期的锻炼考察,同时也能充实一下这几所学校的师资力量,……” “这种模式还应当考虑延伸到一些年轻优秀教师中去,鼓励他们到几所乡镇中学去支教,每月可以给予他们一定下乡补贴,这个补贴数量要具有吸引力,你别连人家车费都不够,那就太没诚意了,县财政可以拿出一笔专项资金来拨给教育局,要让大家愿意主动下乡镇去支教,支教年限,最长三年,最短一年,支教工作要纳入考察计划,做得好的,要优先提拔,……” 楚天澜在一边沉吟着插言:“县长,黎县长,我觉得其实我们还可以主动对接市教育局,市教育局在这方面资源要丰富得多,请求他们把真阳当成了一个支教试点,藿集、官陂、旧营这些学校,和市教育局直管的学校结成对口扶持单位,对口支教,县里拿出一笔资金来专门补贴来我们这些学校支教的优秀教师,让他们付出经济上有所得,政治上有所得,这才能使之成为一个长久的传统,……” 县教育局局长张志东也兴致高昂的接上话:“支教只是治标不治本,他们始终要回去,所以我们更重要的是要这些来支教的优秀教师发挥好头羊和传帮带教的作用,让他们帮我们带出一批优秀教师来,传授他们的教学经验,另外二位县长,更为关键的是还是要持之以恒的进人,尤其是一些重点师范大学的毕业生,我们应当要想办法招来,留住,……” 话题一扯开,大家都畅所欲言,兴致都被调动起来了,这也是沙正阳最喜欢见到的。 一人计短,众人计长,只有当大家的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都在围绕着这项工作出主意想办法,这项工作才能获得最好的成功。 真阳县的教育底子算是比较好的,真阳一中和真阳二中的教学质量都不错,尤其是真阳一中更是在全省都赫赫有名,但是这两所学校的教学质量并不能代表整个真阳,像一些乡镇中学的教学质量仍然不尽人意,这也是黎明珠接手教育工作这一块之后力图想要改变的,沙正阳很支持。 谁都知道教育是一个大投入的活儿,而且需要持之以恒的投入,但沙正阳觉得值得。 真阳是郊县,距离主城区比较近,未来真阳撤县建区可能性很大,虽然不可能在近几年内,但是这份基础却要提前打好。 整合教育资源的同时要大做加法,从校舍到师资力量,这些硬件投入必不可少,同时如何来加快这些学校的管理水平,为真阳一百多万老百姓的子弟提供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和平台,沙正阳觉得自己这个当县长的义不容辞。 来真阳还不到一年,但是沙正阳对真阳已经颇有感情了,虽然这里边仍然有很多让他烦心的事情,但是每解决一件,他心里就要踏实许多,能看到真阳未来更美好,他觉得值。 送走了黎明珠和张志东,楚天澜进来,看见沙正阳还在揉着额头,笑着道:“县长,太过忙碌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啊,我看从过了年之后你就没有轻松过,人年轻也得要注意身体。” “挺过这一段时间吧。”沙正阳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起身,做了几个扩胸运动来振作精神,“教育这一块工作明珠县长接手之后我放心多了,原来那种死气沉沉萧规曹随的惰性改变了许多,一项工作,如果只想着得过且过混日子,你怎么指望精益求精做得更好?” 沙正阳似乎颇有感慨,“我也知道这些工作都是历史遗留下来的,解决起来既不可能一蹴而就,而且也很费心神,但你既然变了泥鳅,就别怕泥巴糊眼睛,就得要去想办法,找路子,就得要去解决问题。” 楚天澜点点头,“黎县长前两年有些怨气,不过您来了之后,尤其是调整了工作分工之后,她精神状态好了很多,我感觉齐县长也是如此。” 这倒并非谀美之词,在调整了工作分工之后,黎明珠和齐国志的状态变化是最大的,这一点前段时间丁希慎和夏克俭都和沙正阳提起过,至于说赵建波和肖庆桥两人现在融入进来的速度也很快。 这使得整个县政府的气象也为之一新。 一个政府精气神状态,很大程度就是由县政府班子成员的状态来体现,如果大家都老气横秋,安步当车,那么毫无疑问你所分管的部门单位肯定也会上行下效,而如果你雷厉风行,事必躬亲,随时过问督促甚至亲抓落实,那么其情况绝对不一样。 沙正阳不主张事必躬亲,但是有些时段有些工作你却必须要事必躬亲,在这种情形下事必躬亲是褒义词。 每个人的状态不一样,每个部门单位的状态也不一样,在暂时无法改变对方的时候,那么你就只能改变自己,用自己的改变去实现对方的改变。 就目前来说,自己还处于一个适应和熟悉过程中,那么许多工作事必躬亲不是坏事,哪怕你做不到每样事情都亲自参与,起码你要出谋划策,你要亲自过问,你要亲自督促,这也那个你才能带动其他人对这项工作的推进。 从这个角度来说,沙正阳越发觉得自己时间紧迫。 这一晃眼就是四月份了,虽然省里市里还没有传来消息,但是林春鸣说过,中央领导会在上半年都汉川考察,那么宛州必来,而真阳必看,各项工作都要齐头并进,并且要有新鲜的亮点出来。 这在一定程度上关乎林春鸣,也关乎袁成功和自己仕途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