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四节 苏子晗的想法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四十四节 苏子晗的想法

虽然很不想面对这个现实,沙正阳也得要承认,自己本质上也就是一个俗人。 前世的自己虽然自己也干到了副厅级岗位上,但那也是自己也已经是踏上五十岁门槛的人了,从本质上来说,自己也就算是一个资质偏上能力不错机遇尚可的体制内干部。 要放更高层面,比如在二马李王许任,比如在高官领导们面前,自己也就是一个屌丝,顶多是一个条件略好级别略高的屌丝罢了。 今世看似不一样,自己风光无限,但究其本原,也就是因为自己有着前世记忆带来各种信息优势和从政经验罢了。 真正跨越了副厅这个层面,自己的经验优势就会迅速消减,或许也就是信息优势还能让自己保持信心底气了。 或许自己唯一能坚持的就是自己的一份初心,那就是让这个国家更好,让老百姓更好,让这个社会更好,这是大层面的。 从小层面来说,就是让自己身边自己认为值得一帮的人生活事业更好。 现在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在围绕着这一切而行动,只有自己更强,站得更高,拥有的资源更丰富,才能让这个世界更好,让自己想要实现的很多目标能实现。 就像贝婧蕾也一样,这个丫头这两年沙正阳是看着成长的,他当然也希望对方更好。 “婧蕾,你是怎么想的呢?要知道你现在的成绩考个重点大学是没有问题的,毕业分配工作肯定会不错,生活也会很稳定安逸,怎么想去当演员明星了?”沙正阳侧首问道。 “我是这么想的,就算是我考上汉大、武大这些大学,毕业之后又能干什么呢?顶多就是回汉都或者嘉州这样的大城市就算是不错了吧?弄不好还得要回宛州,嗯,就和我爸我妈现在的生活没太大差别,可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就像齐秦唱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或许还很无奈,但是我没有去看过,连是否精彩还是无奈都不知道,所以我想多一些机会去看看,我觉得当演员或许能让我体会到一些不一样的生活。” 贝婧蕾的这番话让在座的一干大人们都哑然无声了。 无论是沙正阳、常磊、姚莉和苏子晗,还是贝一河费璐两口子,都被贝婧蕾这番话给触动了。 女孩子的想法很单纯,甚至有些天真幼稚,但是你却不能拒绝人家追求美好精彩的机会。 没有去看过,你怎么知道是否精彩?每个人心目中的是否精彩的标准也未必一致,只要自己觉得精彩便可。 “你觉得当演员能够体会到更多不一样的生活?”沙正阳大略能捕捉到女孩内心的那种压抑着的激情,和向往自由的渴望,沉声问道:“或许演员的生活会很辛苦,现实也会很残酷,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呢?” “那又如何?我成年了,我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苦也好,痛也好,乐也好,甜也好,你要经历,才能品味感受,嗯,生活本来就是五彩多姿的,就该去体验不一样的味道,单调的重复,不是我想要的。”贝婧蕾咬着嘴唇道:“所以爸,妈,你们应该支持我才对,你们也觉得我该过和你们一样的生活么?正阳哥,你说是不是?” 贝一河和费璐两口子被问得无言以对,而沙正阳却是感慨唏嘘然后点头不已,最后赞同道:“对,婧蕾有自己的思想和对生活的感悟期待,这比什么都好,读死书是没前途的,你该去追求你自己想要的,老贝,费老师,婧蕾长大了,我们都该鼓励和支持她。” 听见沙正阳态度鲜明的支持自己,贝婧蕾双目放光,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望向沙正阳的眼神里更是充满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贝一河和费璐两口子也有些犹豫不决。 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这是好事,但是为人父母,肯定要为自己女儿的前途打算,不能因为她一时兴起就任由其决定。 但女儿的想法和沙正阳的观点也有一定道理,文艺行业会随着经济发展而不断蓬勃兴盛,而女儿不愿意过像自己两口子这样按部就班的平淡生活,这也可以理解,他们也一样希望女儿的未来更美好。 “老贝,费老师,其实我觉得可以让婧蕾试一试,婧蕾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就算是读了书出来,不当演员也可以干编导、导演、摄影这些工作,我觉得恐怕再怎么也比干个普通干部强吧?”沙正阳笑了笑,“起码在眼界上,接触的外界事物多一些,层次和想法也都不一样了。” 沙正阳的话打动了贝一河和费璐,的确那是一个截然不同的生活,或许见识一番,起码对孩子的成长有好处。 “嗯,我觉得正阳说的对,小贝去燕京读书,步入另外一个天地,或许就是不一样的造化了。”苏子晗也赞同道。 市委i书记的秘书这么说,贝一河和费璐多少还是要尊重一下,尤其是费璐更是笑着道:“小苏,日后婧蕾万一毕业后没找到好工作,你和正阳都得要帮忙才行啊。” 一干人都笑了起来,这也意味着最为反对的费璐也松口了,贝婧蕾更是兴奋得握拳一挥。 一顿饭吃得挺有气氛,从工作到生活,这种感觉让每个人都觉得得到了放松和休息。 对沙正阳来说,这就是一个最好的休息,可以暂时抛开工作上的种种,享受这份安闲。 聚餐散了,但沙正阳和苏子晗却没有离开。 “怎么,你想下去?”沙正阳略感吃惊,“这么快?你才跟了林书记两年多时间啊。” “不是我想下去,是林书记问起我的想法和打算。”苏子晗苦笑。 他一到市委办就解决了副科,然后满两年之后就解决了正科职务,可是他感觉可能林春鸣在宛州呆的时间不会太久了,林春鸣也主动问他如何考虑的,这让他也很犹豫。 林春鸣去哪儿,什么时候走,现在还不确定,但苏子晗判断会在一年以内,也就是说最迟明年五一,林春鸣可能就要离开宛州,而苏子晗需要提前考虑自己的未来。 总的来说他跟着林春鸣的这两年干得也挺顺心,但是要离开宛州的话,对苏子晗也是一个挑战。 “那你觉得呢?”沙正阳皱起眉头。 他感觉苏子晗给林春鸣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如果林春鸣真的要升任到汉川省内自然不必说,但如果出省,比如像黄绍棠那样去平原,苏子晗担心的大概就是这个。 沙正阳知道苏子晗已经找了对象,是市国税局的,一家人都在宛州,已经要谈婚论嫁了。 “我内心还是愿意跟着林书记走,我觉得在林书记身边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但还远远不够。”苏子晗说得很含蓄。 沙正阳却知道,现在苏子晗要下去恐怕还真不是时机。 他刚提正科才半年不到,就算是再等上一段时间,也就是提了正科一年,不可能再把你放下去就给你安个副处,所以很有可能让你在市委办里继续打熬,一直等到你熬够三年资历,才可能谈得上下去。 但问题是如果林春鸣真的离开汉川了,不说人走茶凉,但两三年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就算人家要考虑你,恐怕你想要走个好位置就没那么容易了。 再说了你是前任市高官的秘书下来,到了哪个区县或者哪个单位,有些人也会有些忌讳,所以不确定因素很多。 “既然如此,那你还考虑什么?”沙正阳沉声道:“林书记再问起你,你就态度坚决的表态,跟着他走,至于说私人问题,只要你跟着林书记邹,日后有的是机会来解决,你还用得着担心这个?去哪儿不比在宛州强?” 苏子晗苦笑起来,好一阵后才慢慢道:“其实我也知道这才是正确的选择,但我内心还真有些羡慕你,想要和你一样能到下边区县去干点儿实事,嗯,哪怕当个乡镇的书记镇长,脚踏实地的做点儿事情,哎,我也知道这不太可能,也不合时宜,……” 沙正阳笑了起来,原来这家伙是在考虑这个,这才犹豫不决,他还以为这家伙是为了儿女私情而不肯离开呢。 “子晗,你用不着担心这个,日后有你干实事的时候,你现在在林书记身边,这可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你觉得你跟了两年就都学到了,我告诉你还差得远,要学的不仅仅是林书记的为人处世和工作方法,更要学会站在林书记的角度考虑问题的理念思维,高屋建瓴这句话在任何时候都有用,你站位越高,看问题才能看得更远更准,这值得学一辈子,……” “正阳,我知道了。”苏子晗诚恳的接受沙正阳批评和建议,“我的性子还需要打磨一下,我就不明白你这个家伙怎么就这么快能沉淀成熟起来,难怪林书记总说要我向你学习,嗯,当然你在个人生活上的态度例外,你该向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