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七节 端倪初现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四十七节 端倪初现

见秦淦昌如此重视,乱发干瘦男子迟疑了一下,又仰起头好好回忆了一下,这才挠了挠头,吞吞吐吐的道:“给我的感觉就是那样的,他们妆模作样的在那里做样子,但是更多时候还是在观察我们,根本不像是正经八百上班的工人,我当时还在琢磨,这当老板的请的什么工人啊,这德行?对了,里边还有几个本地人,我也觉得奇怪,好像我们这边下井的基本上都是外地人,没本地人啊,当时我也没太在意。” 秦淦昌放下筷子搓了搓脸,心里却是有些沉重。 大洪山煤矿的明面老板是夏克林,来安监局了好几次,给局里买了十吨油,这是公对公,秦淦昌不怕,送了一些购物卡,也不值多少钱,估计局里一人有几百块吧,自己还没拿,丢在了局办公室里。 照说这么大动作,总该有所求才对,问题是局里去查了三次,都没啥大问题,以夏克林在县里的威势和影响力,他和辛礼义关系很不一般,据说和袁成功也能拉上关系,这还没有算他的堂哥夏克林。 既然没啥问题,何须这么卖力的来讨好安监局? 或者是为以后搞好关系打基础? 秦淦昌觉得好像这夏克林还没有这么深谋远虑才对。 都是些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都要等到事到临头才来勾兑打通关节,这才是他们的常态才对,怎么可能花大价钱来做些预先铺底的事情? “朱二,你觉得这里边有没有问题?”秦淦昌狠狠的吸了一口烟,问道。 直觉告诉他,这里边有问题,还是大问题,但他又找不到突破口。 这几座煤矿都在老山里边,越野车进去都困难,大货车把沿路碾压得稀烂,遇到下雨天还没法进去,而且那里边本身就没啥住户,外人一进去就很容易引起警觉。 “秦局,真不好说,是有些让人起疑的地方,但我觉得也就是偷采那些裸露在外边的煤层吧,数量也不大,采完了也就完了,人家官陂镇和村里都不计较,咱们只管安全,何必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朱国冲龇牙咧嘴的道:“夏克林这人还是挺懂事的,春节给局里买了那么多年货,又送了那么多购物卡,嘿嘿,有没有啥问题,何必非要和人家过意不去?找个时候我敲打敲打他。” 朱国冲还以为夏克林是哪里得罪了秦淦昌,要不就是春节去给秦淦昌拜年时东西送少了。 他也在嘀咕,秦老大不是胃口太大的人,怎么夏克林却这么不晓事?这点儿投入都舍不得?还是觉得有辛礼义给他扎场子,可以不卖秦老大的帐了? “你敲打敲打他?他能听你的?”秦淦昌冷冷一笑,“他不听咱们的没关系,我就怕他们暗地里给咱们捅个窟窿出来,到时候把咱们都给害了。” “不能吧?”朱国冲有些意似不信,“他们要害我们,怎么害?大不了我们把官陂镇安办催紧一些,隔三差五去看那井口,实在不行,我亲自去查探,这等辛苦一下我还是吃得消的。” 摇了摇头,秦淦昌目光抬起来,“没那么简单,如果是这么容易被你查探到了,人家挣个屁的钱!井口那里是肯定没问题,那太明显了,……” “裸露那一块?”杨老五也皱起眉头。 “哼,我估计那也是吸引咱们注意力的噱头,哪有这么久还一直在那儿磨磨蹭蹭的采掘?真要望着这个挣钱,早就挖空了,绝对不会是那里!” 秦淦昌和这些煤老板斗智斗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这几年那边小煤矿关了,所以也就懒了一些,现在看来应该有新情况。 “半坡矿区背后以前是不是也有井口坑道?”秦淦昌突然问道。 “嗨,那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出过一次大事故透水死了七八个人,书记镇长都遭了,矿长还判了刑,那边就废了,呃,秦局你还没来咱们安监局的时候了,那时候我也刚到局里,……”朱国冲接口道,突然反应过来,“秦局你是说……” “嗯,会不会是他们把后边原来的井口坑道给重新挖开了?”秦淦昌目光闪烁,“那边不是说更容易出煤么?” “可是那边路早就废了,就算是有人能挖出来,怎么运出来?”杨老五一脸疑惑。 “便道!他们修了便道!”朱国冲突然粗声粗气的道:“他们绝对另一头修了便道出来,这样可以直接拐到大路上,而且距离矿场不远,只要上了大路,根本就没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运出来的!” “半坡矿区后边能修便道出来么?”秦淦昌赶紧问道。 “比较麻烦,但是并非不能。”朱国冲想了一想道,“原来我去过后边两次,难走得很,但是如果把左边那一段山嘴用机械挖开铲平,就能从那边打通一个缺口出来,基本上大货车就能从那边出来了。” “难怪,我就说去年10月份的时候矿上进去了好几辆挖掘机和推土机,我还说这余留的煤炭真有那么多,还要用这么多台机械来干,原来他们是用来开山的!”杨老五也恍然大悟。 秦淦昌摇摇头,“这只是我们的猜测,没有证据,就算是他们把路口修通,也可以说是为以后开发后山的煤炭做准备,除非能抓大他们已经把原来封死的后山井口打开采掘了,那才是实打实拿住证据。” “秦局,这就有点儿困难了,矿上的人肯定守得很严,要想绕过去怕不得行,肯定会被发现。”朱国冲憋着嘴琢磨,“除非从北边儿翻山过去。” “北边?火坪那边?”秦淦昌对那边的地理环境还是很熟悉。 “嗯,山那边就是火坪的刘家坝村,我老婆娘家就是那边的,我这么多年也只回去过两三次,走路都得走两三小时,如果要翻山,那就更麻烦。” 朱国冲见秦淦昌这么重视,估摸着自己跑不掉了,不过老秦一直对自己这几个人很看顾重视,这等事情上他们也是不好推,所以还不如大大方方接下来,还能讨个好。 “不行,这几天我找个机会从火坪那边翻过去查探一下,就老五和我去就行,带个相机去照几张相片,也算是留个证据。” “好,朱二,这事儿办成了,到时候公家那边不必说,沙县长很重视,到时候我会去和沙县长说你的事情,到时候我私人在好好请一顿客,我屋里还有两瓶83年的剑南春,到时候咱们拿出来喝了!” ****** 沙正阳再度接到了来自刘忠虎的电话报称,去年11月份,大洪山煤矿清理余煤现场时曾经出现了一个意外,一个清理工从煤堆上摔了下来,当场死亡,这被定性为工伤事故,后来煤矿应该给家属赔了几万块钱,把这件事情摆平了。 有疑点的是,谁也没看到那名清理工是如何从煤堆上摔下来的,只看到了这名工人就躺在了煤堆里,所以后来就把人抬到医院里,医院直接就出证明说人已经死了,应该是高位跌落死亡,于是这件事情也就草草了事。 清理煤堆也能摔死人,这无疑让人起疑,但是这桩事情已经过去了小半年了,死者是外地人,据说是贵州那边的,家属已经拿到钱回去了,而且也没有异议,所以也就没有人再去过问。 沙正阳听到这个消息,心情越发沉重。 这个大洪山煤矿里边的疑点越来也多,风险也越来越大,这名贵州籍工人死因如何,现在不得而知,但是如果不去查下去,或许还会有更多人像这样莫名其妙死亡,照样以这种莫须有的工伤消失。 但是刘忠虎那边传来的消息说,大洪山煤矿那边因为地理位置偏远,加上那边很警惕,就算是本地人过去,也会被人像防贼一样,而且矿上养了很多条狼狗,一般人没有经过邀请是根本不允许进去的,就算是为他们运煤的那几辆货车都是他们内部找来的,根本就和本地运输户没多少关系。 越是这样,就越是说明这里边有猫腻有问题,沙正阳可以断定,这绝对是一处未经批准的私自开采的煤矿,外边这一切都不过是掩饰。 秦淦昌走他这里来了一趟,也认为这个大洪山煤矿可能有些问题,表示会认真查一查,沙正阳给予了鼓励和支持。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沙正阳拿起电话,声音很熟悉。 “正阳,在办公司?”叶和泰的语气很亲热。 “叶部长好,没出去,刚研究了一些工作。”沙正阳赶紧回答:“叶部长这么久也没说来我们真阳看一看?袁书记和我都翘首以盼呢。” “呵呵,翘首以盼我干啥?我来也就是和老侯说说工作,你们真阳今年开年势头很好,你那个奋战一百天,打响开门红的报告在市委里边也大受好评啊,林书记和冯市长都在会上表扬了呢。”叶和泰在电话里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