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节 抓住时机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五十节 抓住时机

“传统农业是根本消纳不了这么大体量的资金的,而且投向传统农业风险也很高,在缺乏技术和市场优势支撑下,一般的农户根本不可能在这上边有所作为。” 方东升也接上话。 他分管农业,有发言权。 “所以只能投向工业和基础设施建设,而基础设施建设这一块是几大行长期垄断的,资金分散的合金会根本插不上手,大型工业企业也不会瞧得上农村合作基金会,所以最后的去向只能是乡镇企业。” 实际上各乡镇农村合作基金会是由各乡镇农经站在负责管理,但是各乡镇农经站人员管理能力的确参差不齐,总体较差,这也直接导致了各乡镇农村合作基金会的信贷质量较差,出现大面积的呆账坏账,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也就会出现兑付风险。 这个问题其实是不争的事实,只不过大家前几年都心照不宣的不过问,就像击鼓传花一样,落在谁手上炸了,就只能算谁运气差,谁会主动来戳破这个脓点一片的大脓包? 可没曾想到沙正阳才上任几个月,就开始主动接手合金会的这一块问题,开始摸底调查。 事实上不需要摸底调查,窥斑见豹,随便选一两个乡镇合金会来分析调研,就能知晓总体情况,但沙正阳却非要组织一大票人,把每个乡镇合金会底细都要查清楚。 这就不是只想做做样子,而是真的想要解决问题了,可这么大一个窟窿,县里能填得起么? 只是这位县长折腾事情的能力太强了一些,所以这一干县政府班子成员们,也都还是对沙正阳寄予厚望。 毕竟这也是一个隐患,如果真的能解决掉,也算是好事,沙正阳也许干几年就走人,但是在座的众人却不好说,真要哪一天炸在自己手上,那还不如能趁早把这桩事儿给了结了,但前提是得有高个子来扛着。 “可据我所知,市经开区不是也在我们真阳县这边的几家合金会来贷款么?我想这些贷款还是有保证的吧?”赵建波也非一无所知。 “建波县长,的确,市经开区去年在咱们县里这些合金会贷走了不少钱,这本来是好事,有市财政作为担保,这些贷款无需担心,但是抽走了这样一大笔资金,在客观上却让这些合金会的资金兑付流动性造成了压力,如果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可能出现挤兑,带来风险。”夏克俭沉吟着道:“县长的意思我们也明白,未雨绸缪,本身合金会的经营状况大家都知道,的确风险很大,早些下手,可以避免日后陷入被动,可是……” “老夏,你是担心我们县财政状况支撑不起?”沙正阳微笑着道,双持合叉放在面前,点点头,“对我们来说,财政永远都是不够用的,一年还想比一年好嘛,今年做了大馍,明年就还想做更大的馍,基础设施建设,民生工程,可以说这些永远都在路上,更不用说我们这些内陆地区本身就落后了,但是我们要看到,以目前这种态势,越早下手,可能挽回的损失就会越大,风险几率会越小,这一步早走比晚走好。” 见夏克俭欲言又止,沙正阳又轻笑道:“我知道大家有顾虑,甚至也还有另外一些想法,比如是不是真要出了问题,市里边或者省里边能补贴一些,我们县里可以减轻一些压力,我要说,这个想法不现实。” 沙正阳的话说到了大家心坎上,都琢磨着,如果真的出现了挤兑风险,甚至引发风波,省里市里肯定不会允许出现这类情况,肯定会予以支持,说不定就不一定全部由县里来承担这份压力了呢?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普通老百姓的观念意识合金会是政府的,嗯,乡镇政府的,而乡镇政府肯定死和区县乃至省市捆绑在一起的,谁会相信政府会破产兑付不起?所以这种单一性在某个区县出现问题是不太可能的,更大可能性是高层逐渐意识到这种系统性的风险而来统一解决,这种情况下,大家能指望省里市里给我们无偿支持么?” 沙正阳的解释也让众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一旦都需要解决,怎么可能给你各个区县支持,最终的结果还不是各家娃儿各家抱,顶多也就是省里市里能借一部分资金给你渡过难关罢了。 既然如此何必要等到那个时候来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现在趁着局面还没有那么恼火的时候,先行下手来解决,肯定要好得多,最起码真的需要资金过桥支持,无论是市财政还是银行那边也还相对宽裕一些。 “另外,从目前我们今年全县经济发展势头来看,我们去年到今年连续引入了一些大项目在经开区落地,从今年下半年到明年,都会陆续投产,这对于我们全县的税收一块拉动会很明显,财政状况也会一个较大的改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现在正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时机。” 这也是沙正阳的底气。 要解决全县合金会的问题,肯定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24个乡镇农村合作基金会,涉及到一个多亿的资金,现在一时间还无法梳理清楚究竟有多少是完全收不回来的死账,有多少是通过努力能够收回来部分的烂账呆账。 这中间究竟有多大的损失,还无法统计出来,但沙正阳估计恐怕损失会超过5000万。 也就是说,1.6个亿的企业和农民存款,能够收回1.1个亿就算不错了。 这其中还包含着可能收回来一大堆一时间无法变现的诸如厂房、机器设备、滞销货物、汽车等资产,看似能值不少钱,但一旦折价变卖,那就只能按照三四成甚至两三成的成交价来计算。 沙正阳估计这起码需要一年到两年左右的清理期,这也就意味着估计要到98年左右这项工作才能告一段落,而那个时候前世中也就是中央要下文开始清理农村合作基金会的时候了。 真阳乃至宛州如果能抢先一步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那么未来在发展机遇期上,真阳乃至宛州就可以抢占先机。 当其他省市区县都还在为合金会清理带来的阵痛而手忙脚乱的时候,真阳乃至宛州却可以丢开包袱轻装上阵全力以赴冲刺经济发展,这个机会正是沙正阳想要抢跑领先的。 除了去年落地开建的华泰空调项目进展迅速外,百事的食品项目也在春节前正式签约奠基,与百事的休闲食品项目同时签约的还有辛普劳的冷链食品加工项目。 这两个项目也是与真阳县政府关于与两家企业共建真阳马铃薯种植基地合作协议一并签署的,并形成了捆绑式的签约。 在春节后,利乐包装材料项目也终于就签约达成了一致。 在这个项目上,赵建波也展现出了他的能力,他成功的说服了利乐方面,并把雀巢和卡夫以及一家经开区的果汁生产企业与利乐的业务联系起来,这也使得利乐方面最终认可了真阳方面的诚意而签约落地,该项目已经在三月底就正式破土动工。 飞利浦的机芯生产项目却是一波三折。 之前飞利浦一直考虑在苏州建厂,但是随着宛州在电子产业展现出来越来越巨大的发展潜力,飞利浦方面终于改变了看法,认真考虑在宛州建厂的可能行。 虽然真阳方面几经努力,但飞利浦方面仍然首先考虑在市经开区,一直到三洋方面与华众电子准备在真阳县经开区合资建厂的谈判曝光之后,飞利浦方面才开始把天平倾斜向真阳。 而且除了机芯之外,飞利浦还有意将其试听产品的一部分生产也转移到宛州这边来,这也让沙正阳格外兴奋。 为此他也专门和丁希慎、赵建波等人商议,只要飞利浦愿意在机芯之外的生产上加大投入,真阳方面可在土地和税收上给予更大的优惠,甚至在财政上予以一定补贴奖励,以支持这一类高科技生产制造类企业在真阳落户。 在沙正阳看来,要想把真阳的大电子产业打造起来,单单一个华泰空调或者华众电子与三洋的合资企业还远远不够,但如果飞利浦能在真阳县经开区落户的话,就相当于雀巢和卡夫在宛州市经开区落户的意义。 日后真阳县经开区在招商引资的时候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向外宣示,飞利浦、三洋等国际知名电子电器产业品牌已经在真阳落户,这对于吸引其他企业来落户有着极大的示范意义。 这听起来有些悲哀和无奈,但是却是这个时代的真实表现,崇洋媚外的心态现在相当浓厚,但无可否认的是这些国外知名品牌的确能对一个地方招商引资环境和人气带来很大的影响。 沙正阳也无法免俗,起码相当长一段时间,都还只能如此,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