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一节 选人用人,改革方向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五十一节 选人用人,改革方向

会议散了,沙正阳把梁纲单独留了下来。 应该说之前梁纲给沙正阳的印象不是很好。 沙正阳后来仔细分析了一下,恐怕主要原因是源于当初梁纲是跟随着辛礼义来拜会了自己,而辛礼义的油滑懒散给了沙正阳很不好的印象,而连带着对跟随辛礼义一道来的梁纲印象也不好了。 但后来梁纲的表现逐渐让沙正阳改变了印象,而楚天澜也多次在沙正阳面前肯定梁纲的工作态度和能力,虽然说梁纲似乎在魄力上有所欠缺,但是考虑到他一直担任的是副主任,所以这也可以理解。 这一次沙正阳把对全县各乡镇农村合作基金会的账目和债务清理这项相当繁重琐碎且得罪人的工作交给了对方,也就是要考验一下对方。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梁纲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 一帮人在这几个月里也着实下了苦功,抽出来的七八个人在他的带领下,一个乡镇一个乡镇的啃,逐一把这些合金会的账目梳理清楚。 而且他们也对各个乡镇合金会存在的问题和难点作了一个归类分析,也从易到难的把各个合金会目前一些较大的呆账死账进行了整理,提出了解决方案和意见,这尤为不易。 沙正阳也了解过梁纲的经历。 梁纲是省财政学校毕业的,算是科班出生,那个年代中专生也很吃香了。 分到县财政局,后来当了县财政局的办公室主任,祝汉明看起了他,把他要到了县府办当副主任,一当就是两年,后来又到王营镇去担任了一年副书记,重新回来担任副主任,一直到祝汉明走,也没有替他安排。 梁纲也并非没有弱点,除了魄力略差外,这个人的性格有些偏内向,另外口才也很一般,不过此人务实的作风和比较善于和老百姓打成一片,在王营工作期间,老百姓的评价也不错。 有这几点优点,足以弥补他的这些缺点了。 这一次的清理工作对梁纲来说也是一个巨大挑战,要和各个乡镇分管经济的副书记副镇长们打交道,这些人都觉得梁纲是受命来找麻烦挑刺儿的,肯定不会有多配合,哪怕表面上还过去的,但骨子里都是有些防范和敌意的,但梁纲还是按时保质保量的完成了任务。 沙正阳觉得这也应该让对方得到了一次很好的锻炼,起码在他向自己汇报工作时,沙正阳觉得对方气势都要足了不少,不像之前面对自己时,总有些夹脚夹手的拘谨。 “坐吧。”沙正阳示意对方,“我看了你们的分析报告和方案意见,先易后难,先集中后统一审批权限,渐进式的推动,而对于债务清理则要组织专门力量,包括公安、财政、税务、工商多管齐下,看样子你也感觉到这个帐不好收啊。” “县长,我查看了解过几笔大的死账,可以说都是人去楼空,基本上就是血本无归,但是据我了解企业虽然没了,但是没有注销,而涉及到的人,其中不少是有问题的,或者说就是肥了方丈搞垮了庙。”梁纲沉吟着道:“如果说真的要逗硬,特别是公安机关能够来一个精兵强将,我觉得是能收回一些本来是没什么希望的烂账的。” “哦,这么有把握?”沙正阳没想到对方信心这么足。 “县长,很多人就在本县,大部分都在本市本省内,只要公安机关舍得查舍得下血本,很多人其实都是经不起查的,尤其是一些一屁股屎的人,偷税漏税,虚假注册,挪用贷款等等,随便抓一个,哪个罪名都能套得上,……”梁纲眼睛发亮,这就要看你用多大的力度了。 “唔,我明白了。”沙正阳满意的点点头,“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了,嗯,我把你留下来,是想谈谈你的事情。” “啊?”梁纲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心里砰砰猛跳,手心溢出一抹汗意,口干舌燥。 他早就感觉恐怕这一次自己在清理合金会工作中有了突出表现,肯定得到了县领导的认可,但如何来嘉奖自己,他心里却没底,各种说法都有,但却一直没见领导给自己有个态度,现在终于来了。 “我之间和老丁以及老侯也说过,后来也和袁书记商量过,有意让你到乡镇去锻炼一下。”沙正阳的话让梁纲有些发懵,难道还有什么变化? “不过可能你也看到了,我们县合金会的问题十分突出,情况比较严重,可以说现在对合金会账目梳理和债务清理刻不容缓,未来一到两年内,我们预计全市乃至全省全国的合金会可能都会面临一些问题,估计中央迟早会下决心来清理,所以县里打算早一些动手。” 沙正阳能估摸着对方内心在坐过山车一样起伏不定,他能理解。 “所以袁书记也和我商量了一下,准备让你担任县委政研室主任,同时县里要新设立一个合金会清理领导小组办公室,你来担任主任,要从公安、税务、工商、财政、政府办以及计经委等抽调精干力量来专门从事这项工作,……” “这项工作恐怕不是短时间能了结的,初步为期一年,但我个人认为恐怕要持续一年半,甚至两年,这项工作你要扛起重担,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向我提出来,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最大限度的收回贷出去的这些资金,……” “另外,全县合金会清理期间,一切具体业务你来负责,老夏牵头,你们要具体商量这期间合金会的运行,不能因为清理债务就引发风险提前爆发,这方面我们可以坐下来具体研究,……” 梁纲迷迷瞪瞪的离开了。 他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要到县委政研室去? 实职正科了,但是他也清楚自己未来一两年里主要工作是清理合金会的欠账,要尽可能的收回资金,这项工作决定着自己未来前途。 解决了正科当然是好事,但是这一副担子压在自己身上却又让他倍感压力,未来这24家合金会的具体业务运营自己要负责指导,甚至要承担责任,然后还要抓债务清理,工作任务完成的好坏也就关乎自己未来。 前一任县委政研室主任柳彦已经是桐山县的副县长了,只在旧营镇党委i书记位置上呆了半年多,当然梁纲不敢和柳彦比,因为人家是女性干部,本身就是后备干部该接任县府办主任的,有时候遇上机会就能刚好补缺。 但在梁纲看来起码自己能在县委政研室主任位置上干两年,下去也能在藿集或者将旧营、城关镇这样的大镇上当个镇长,甚至直接到小一点儿乡镇当个书记。 他能感受到沙正阳话语里对自己的期待,想到这里梁纲心情有禁不住愉悦起来。 县里人都知道袁书记恐怕在真阳呆不了太久了,走人也就是几个月内的事情,书记会由谁来接任不好说,但是沙正阳可能性很大。 哪怕沙正阳因为资历原因一时间无法接任书记,但想一想他的年龄和背景,还有他表现出来的强势和能力,也能知道这一位未来仕途有多么光明,能得他的看重,当然值得高兴。 沙正阳自然不清楚梁纲会有这么感触浮想,在他看来,合金会这个脓包,晚挤不如早挤,夏克俭也支持他的观点,现在有夏克俭这个作风谨慎的常务副县长来把关,梁纲做事也相对务实踏实,那么花上一两年来把这桩事情可能存续的后患减轻到最低,对于真阳未来的发展来说会大有裨益。 像旧营、官陂和王营、藿集这些乡镇,不少贷款都放向了一些乡镇企业,这些乡镇企业一些是举步维艰,根本不值得再救,还有一些则是经营尚可,但产权机制限制了它们的发展。 在这一点上,沙正阳也准备动作更激进一些,将这些企业进行改制,可卖,可mbo,可部分转让股权,只要能够让企业焕发活力,一切方式都可以尝试。 这一步,沙正阳其实在市委办的时候就给林春鸣提过,认为乡镇企业有着天生的缺陷,规模小的时候尚不明显,一旦做大,这些弊病就会显现出来,所以沙正阳才力主东方红要尽早进行股权改革。 虽然因为东方红资产规模太大,无法进行mbo,但通过职工持股和管理层部分持股,再加上股权相对分散在多个大股东身上,管理层实际上掌握着企业发展的主导权,东方红的发展才会迎来这样一个快速成长期。 真阳的乡镇企业基本上没有几家像样规模的,大多停留在规模小集中度低和技术含量低的层次上,但也有那么三四家有一些亮点的企业,但这还主要是因为企业掌舵者自身的能力发挥了较大作用。 在沙正阳看来,国有企业都可以出售转让,那么乡镇企业就更不用说了,一切以搞活为主,尤其是在合金会面临清理的情形下,这一步更是必须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