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五十五节 嘉州!嘉州!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五十五节 嘉州!嘉州!

林春鸣竭力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让突突猛跳的血管平复下来。 放下电话,他端起茶盅,喝了一大口。 茶水有些凉了,林春鸣肠胃一直不是很好,所以他基本上不喝凉水,但是此时他却觉得这一杯凉茶也许会有助于自己平复一下情绪。 来得太突然了,突兀得让人措手不及,而且之前他丝毫没有听到任何消息。 事实上这也并非没有一点征兆。 早在二月份,林春鸣在省里就听到传言,中央有意让嘉州直辖,而且就在今年,但林春鸣也没太在意。 一来,这种消息隔个两三年就要传一下,这翻来覆去久了,大家也就麻木了;二来,就算嘉州直辖,也和自己关系不大,自己当初没去嘉州,本身也就错过了,所以看来自己也该是在汉川的命。 正因为如此,这些消息对林春鸣影响不大。 但前几天他又听到一个消息说,省委推荐了自己作为中组部的考察对象。 他将信将疑,因为自己这的确好像有些突兀,也没有任何说法,论理现在也不该是干部调整的时候。 唐华刚调任昭阳担任代市长,钟广标也刚接手分管党群工作,宛州班子都还没有补齐,理论上不应该动自己才对,所以林春鸣也没太在意,在他看来,就算是要动自己,也应该是年底甚至明年上半年去了。 但今天接到电话,林春鸣才意识到自己恐怕真的要离开宛州了。 两个电话几乎是同时来的。 一个是省委组织部来的,通知自己,中组部近期要对自己进行考察。 紧接着是常务高官赵玉苏来的。 在电话里赵玉书没有多说,只说经过省委推荐和中央研究决定,自己被任命为嘉州直辖筹备领导小组成员,而筹备领导小组组长是省委常委、嘉州市高官章鹤山,副组长就是赵玉苏。 毫无疑问,赵玉苏将到嘉州担任市长,也许就是嘉州直辖后的第一任市长。 而自己被列为了嘉州直辖筹备领导小组成员,也就意味着自己工作可能马上就要调整,就要到嘉州去工作。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林春鸣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而且这也打乱了他下一步的工作计划。 按照他的设想,96到97年这一年将是宛州经济起飞的一年,市经开区、真阳、东峡已经形成了三箭齐发的态势,而宛阳经过这一年多的磨合也开始有了起色,加上香城、桐山、北溪这几个县在经过了一轮班子调整之后,局面也有所好转,所以再有一年时间,林春鸣有决心让整个宛州经济大大的上一步台阶。 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下子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林春鸣一时间都有些茫然,但是他很清楚组织决定,没有任何条件可讲,而且去嘉州,嘉州即将直辖,自己一下子就跃升为副部级领导干部,这本来就是一件大喜事。 只是这却给自己留下了一些遗憾,不能看到宛州这一年多的大变化了。 林春鸣和赵玉苏的关系很不错,他也隐约感觉到恐怕自己去嘉州,也有赵玉苏推荐的原因。 当然更多的可能还是因为自己在宛州这三年里使得宛州局面,尤其是经济发展呈现出了一个蒸蒸日上的蓬勃局面。 联想到省委i书记周远望在去年年底专门给自己打电话谈到了中央领导都关注到了宛州发展的大好局面,林春鸣心中也是微微一动,或许那个时候自己就已经被纳入了中央和省委统一考虑的视野中去了。 这说起来正阳这小子还发挥了大作用呢,想到这里,林春鸣本来想拿起电话给沙正阳打一个,但是想了一想,还是放了下来,先给钟广标打了电话,让他马上到自己办公室来。 赵玉苏在电话里没有隐瞒什么,说省里会考虑在自己离开宛州之后让冯士章兼任市委i书记,市长人选暂时未定,赵玉苏也问了林春鸣的意见,林春鸣赞同由冯士章接任市委i书记,并推荐钟广标接任市长。 虽然林春鸣也认为自己和冯市长在工作中有不少分歧,但是他也承认自己和冯士章都很好的管控住了分歧,并形成了某种默契,所以宛州也才能有今天的局面。 林春鸣也不认为自己每一项工作上的观点意见就一定正确,但是作为市委i书记,当自己认为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他当然要坚持。 或许冯士章担任市委i书记之后会有他自己的风格和观点,但那是冯士章的事情,只要自己担任市委i书记,自己就会按照自己认定的方向去推进。 丢开有些纷乱的心绪,林春鸣叉着手站在窗前,推开窗户,让窗外有些热意的山风吹进来,纾解一下内心的躁动。 再想其他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如果没有意外,一两天内省委就会下文,正式免去自己的宛州市高官职务,很快自己就要赴嘉州任职。 按照赵玉苏的说法,中央已经确定让嘉州代管汉南的夔塘和通河,未来可能要把夔塘和通河两个地区直接并入大嘉州,届时嘉州人口将突破两千万达到2200万,接近一个略小的省份人口了。 赵玉苏提到自己卸任宛州市高官赴嘉州任职之后,主要精力就是要迅速搞清楚嘉州乃至代管的通河和夔塘两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情况,为下一步嘉州直辖之后的经济发展规划制定做好准备,这项工作也相当繁重,尤其是要把通河和夔塘也纳入进来,充分考虑到让通河和夔塘融入到大嘉州发展战略中来,这就更为棘手。 通河虽然这两年发展速度较快,但是总体来说经济发展仍然较为落后,仍然是一个农业地区,八百多万人口也是全省仅次于嘉州、宛州和汉都的第四大地区,发展经济的任务依然艰巨。 而夔塘人口一样也不少,五百多万人口,而且夔塘的经济更为落后,一直是全省最落后的农业地区,甚至比武阳和秦都都还差。 “笃笃”敲门声把林春鸣惊醒过来,林春鸣扭头,是苏子晗站在门口。 “林书记,刚才钟书记打电话来说,他可能还要半个小时才能赶得回来。”苏子晗也是刚接到电话。 “哦?”林春鸣点点头,钟广标去了裕城,要回来的确还要些时间,“子晗,来坐。” “啊?”苏子晗吃了一惊,但看到林春鸣温和的目光,点点头,进门来,坐下。 “上次我问你的事情,你考虑过没有?”林春鸣微微笑道。 “林书记,我考虑好了,我还是想跟着您多学一些东西。”苏子晗一咬牙道:“我想过了,我现在才跟着你身边三年时间,虽然也学到很多东西,但是我还是感觉有很多不足,我希望能够多一些学习的机会。” “你真的考虑好了?假如我要离开宛州,甚至离开汉川呢?”林春鸣不想勉强谁,他希望对方考虑清楚。 虽然他对苏子晗用得很顺手,这个学法律的年轻人悟性很高,学习能力也很强,唯一就是之前没太多在基层工作的经验,对于其他工作比较陌生。 不过这三年来,对方也算是表现不错了。 不是每个人都是沙正阳那种妖孽,想到这里,林春鸣又想到了沙正阳的事情,心里微微一沉。 再晚上一个月就好了,袁成功的考察就应该是这个月,届时考察结束,袁成功一旦离开,那么自己助推一把,沙正阳接任县委i书记虽然也还会引来一些反对声,但是沙正阳在真阳的表现,再加上有自己和钟广标以及叶和泰,那问题也不大。 可自己这一走,哪怕钟广标真的能接任市长,这件事情恐怕就要起波折了。 一时间林春鸣也没想好该怎么办。 自己这个市高官的任职时间也就这么一两天了,这个时候哪怕想要把沙正阳安排到其他哪个县担任县高官都不可能,这是违反组织程序的,也是组织决不允许的。 林春鸣默默的盘算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苏子晗也不知道眼前的林春鸣似乎突然走神了,他也不能开口发问,好在林春鸣很快就从走神走回过神来,点点头:“子晗,那你可就要有思想准备了,或许我很快就会离开宛州也不一定。” 钟广标从裕城回来的时候,林春鸣已经收拾好了心境,恢复了正常了。 “林书记,什么事,这么急?”钟广标急匆匆的踏进林春鸣的办公室。 “没什么,待会儿再说,你给正阳打个电话,让他回来,晚上我们一起吃顿饭。”林春鸣点点头。 “啊?”钟广标莫名其妙,但又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疑惑的看了林春鸣古井不波的脸,点点头应承着:“安排在哪儿?就我们三个么?” “那家吴越风情吧,我对那儿印象很深,就我们三个,今晚喝点儿酒。”林春鸣主动道。 钟广标更惊讶了,林春鸣平时可是不喝酒的,就算是有应酬,都是浅尝辄止,而今天他主动说要喝酒,那绝对就不是喝一点儿酒那么简单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