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六节 面临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五十六节 面临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林春鸣的面部表情,虽然表面上显得十分坦然淡然,但是从对方的眼眸中还是能看出一抹兴奋和遗憾,还有一丝淡淡的不甘。 这太蹊跷了,但林春鸣这会儿不愿意说,钟广标也不好深问。 既然把沙正阳这小子叫上,那么在饭桌上自然有沙正阳这小子来打头阵,挖内幕。 钟广标迅即给沙正阳打了电话,沙正阳也很爽快的应承了,也没问什么缘故。 而感觉到林春鸣似乎还想要独处一会儿,钟广标也很知趣的主动离开,距离饭点儿还有一个多小时呢。 钟广标走出门,实在忍不住,把苏子晗抓过来,问了问情况,苏子晗也一无所知,说只知道林书记没出门,就在办公室里,呆了很久。 再问,苏子晗才所有所悟的提到林春鸣再次问到他的去处想法问题。 钟广标心中一动,又觉得不太可能。 唐华才走,自己连唐华这一摊子工作都还刚接手没理顺,照理说省委不该这个时候动宛州班子才对,就算要动,也该等个三五个月,等到宛州班子补齐才合适。 只是今天林春鸣的古怪表现实在让人起疑,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了。 这个疑团终于在晚间饭局上被解开了。 饭局的包间还是沙正阳最爱来的那一间,偏僻而安静,无虞有人打扰。 当老板把几个菜端上来之后,林春鸣主动打开了一瓶东方红国窖1949。 平时林春鸣如果一定要喝酒,也更倾向于度数更低,更怡口的国窖1921,但今天却拿了1949。 “不用疑神疑鬼了,或许这是我们仨在宛州的最后一顿酒了。”林春鸣坦然道。 这一句话就把钟广标和沙正阳惊得差点没拿稳酒杯,钟广标甚至一下子站了起来,“啊,林书记?” 沙正阳心念急转,放下酒杯:“林书记,您是不是要去嘉州?” 林春鸣略微惊讶然后又是欣慰的看了沙正阳一眼,“啥都瞒不过你这小子的鼻子啊,为什么是嘉州不是其他地方?” “嘿嘿,唐书记刚走,照理说就算中央要提拔您,也该尊重省委的意见,拖个三五个月让新来班子补齐熟悉一下很正常,但这个时候动您肯定是要顾大局了,现在还有什么能让省委意见让道的?肯定是中央决策了。可现在还能有什么大事儿能让省委意见让道?好像也只有嘉州直辖的事宜了嘛。” 沙正阳一副掐指一算的模样,但实际上他有印象,前世中嘉州直辖开始筹备也就是96年中的时候,算一算也就差不多了。 要赶上97年初全国人代会过会,起码也要有大半年的筹备,这才谈得上直辖,而且不是简单的直辖,还要把汉川两个人口众多的穷困地区纳入进去统合,没有一年半载的精心准备,肯定不行。 钟广标也这才反应过来,有些激动的道:“林书记,嘉州直辖,您这个时候去嘉州,那肯定是要委以重任了,嘿嘿,直辖之后嘉州可一下子就是高官了,那可太好了。” “八字还没有一撇,现在还说不上,只是过去担任直辖筹备领导小组成员,做点儿具体工作吧。”林春鸣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我倒是很遗憾,如果能够再在宛州呆上一年时间就好了,很多工作就能彻底打开局面,现在,哎,……” “林书记,您就放心吧,宛州底子这三年已经打好了,宛州老百姓都看得到,嘉州是一个更大的舞台,更适合您去一展您的抱负。”沙正阳也接上话,“嘉州要直辖,估计通河和夔塘是肯定要纳入进来,一下子要平添一千多万人口,而且都属于落后地区,林书记您任重道远啊。” 对于沙正阳这个家伙的消息灵通嗅觉灵敏林春鸣都有些麻木了,看了一眼沙正阳,平静的道:“看样子你对嘉州那边很有兴趣啊,是不是因为那个女孩子?” 沙正阳一愣,连连摇头:“林书记,您可别乱猜,没那回事儿。” “嗯,有没有那回事儿,你自己心里明白,蓝光厂子弟校那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好像你和孙妍还没断,就和她搅在一起了吧?”林春鸣声色俱厉,“再加上嘉州这个女孩子,还有那个宁月凤,我告诉你,沙正阳,你那点儿花花肠子少给我带进来,要处对象就好好处,合适就结婚,别给我脚踩几只船,小心船碰在一起把你给夹死!” 沙正阳还是第一次看到林春鸣如此严厉的和自己说话,一时间也不敢做声。 “你是国家干部,还是领导,恋爱自由没错,也没人说你和谁处了对象就必须要和谁结婚,但是你要注意影响,你要是私人老板,没人管你裤裆里这点儿破事儿,但你是一级领导,你就要给我安分守己,我知道你在经济上不会犯错,但你要犯错就会犯在女人身上!现在你还没结婚,还能找理由来抵挡,但一样对你未来有影响,你明白么?” 钟广标也意识到林春鸣这是要走了担心沙正阳这个家伙的未来,先给这家伙打预防针了。 但想想也是,你都是正处级干部了,却把自己私生活都管不好,让组织怎么看你? 真阳县一百多万人呢,光是政府干部都得有多少,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一县之长,却一直未婚,自然就有人来琢磨,打主意的,攀高枝的,耍心眼儿的,都多了去,稍不注意你就得要中招。 这个年代年轻人不比自己那个时代了,本身在这方面就不容易把持住,弄不好人家大着肚子来找上门来,你就真的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 面对林春鸣的威压,沙正阳只能点头称是。 但林春鸣显然还不放心:“我就不明白你了,怎么处对象处得好好的,说分就分了,你们年轻人现在对这个都这么无所谓了么?嘉州一个,这边蓝光厂一个,你究竟怎么打算的?” “林书记,其实我还没有考虑……”沙正阳见林春鸣要逼供了,这个可不敢松口,一旦松了口,日后林春鸣追查起来,还更不好交代了。 “没考虑?!”林春鸣脸都要阴出水来了,“你都27岁了,还没考虑?真准备就这么一直晃荡下去?我听说嘉州那一个和蓝光厂那个都挺好,你就没考虑定下来一个?” 对这个问题,沙正阳只能拒绝回答。 狠狠的瞪了沙正阳一眼,林春鸣也知道这种事情他也无能为力,只能指望自己的敲打能让这个家伙长点儿心了。 “广标,我走之后,应该是老冯接班,市长一职,我会向省委推荐你,但是我这个推荐权有多大作用就不好说了。”林春鸣看着钟广标,“省委对你们这一批企业出来的干部还是比较看重的,你这两年负责经济工作做出的成绩也有目共睹,相信省委会有一个科学公允的评判。” 钟广标笑了起来,“林书记,您就别操心我的事儿了,我知道我自己资历还是浅了一点儿,虽然都说现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是却没有说你企业出来的干部就肯定擅长经济工作,这两者之间可没法画上对等号,省委怎么安排,我都服从,让我当市长,我当然高兴,让我继续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干下去,我也很乐意,毕竟党群工作这一块我还比较陌生,熟悉一下这一块工作也挺好。” “话不是这么说。”林春鸣摇摇头,“老冯这个人总的来说还是不错,但是我感觉耳根子还是软了点儿,容易被人说动,现在我们宛州好不容易才算是把底子铺好了,框架搭起来了,该奋力一搏了,如果这期间又有谁来出幺蛾子,瞎折腾,我担心又要把大家思想搞乱,无所适从了,当然我这个有点儿杞人忧天了,但我觉得你接任市长,能最大限度的保证沿着我们目前打造出来的路径大步前行,这不是为哪一个人的个人利益,而是从工作角度出发。” 钟广标默默地点点头。 应该时候目前宛州市委的班子是较为团结和稳定的,也是最具有战斗力的时候,但是短短一个多星期里,唐华走了,现在林春鸣这个班长也要离开,整个宛州班子面临着一轮大动,这势必影响到这个宛州的发展。 只是正如沙正阳所说,林春鸣走肯定是中央的决定,嘉州直辖大过天,其他都必须让位于这一件事情,大家都只能接受。 “林书记,您现在只是成为了嘉州直辖筹备领导小组成员,是要您马上去嘉州任职?”沙正阳岔开话题。 现在说这个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宛州的局面不是林春鸣和钟广标能决定的了,要看省委和冯士章了。 “现在还不确定,但我估计应该会让我先到嘉州任职熟悉情况吧。”林春鸣也反应过来,叹了一口气。 “那现在还是平调?”沙正阳问道。 现在林春鸣已经是正厅级干部,过去担任嘉州市委市府班子成员,只能算是平调,甚至是有些降职的味道,当然等到明年直辖,这就变成了升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