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九节 巨变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五十九节 巨变

6月12日,真阳县政府联合调查组正式启动对官陂镇黄岗村大洪山、小洪山和大白岭三家煤矿未批先采、毁林建路、越界盗采进行调查,与此同时一起隐瞒矿难事故的案件也被曝光出来,县公安局和县安监局也对该案立案调查。 6月25日,汉川省委组织部考察组抵达宛州对宛州市委副书记钟广标、真阳县委i书记袁成功、东峡县委i书记王士渠进行考察,7月2日,考察结束。 7月15日,汉川省委推荐袁成功为秦都市副市长候选人,王士渠为巴原地区行署副专员候选人。 7月21日,秦都市高官会任命袁成功为秦都市副市长,汉川省政府任命王士渠为巴原地区行署副专员。 与此同时,宛州市委也下文免去了袁成功和王士渠二人的两县县委i书记,并由沙正阳和韩青松临时主持县委工作。 沙正阳很坦然。 事实上在此之前,沙正阳已经知道了自己不能接任县委i书记了。 7月16日,汉川省委省政府单独下文,免去了钟广标宛州市委副书记一职,任命了钟广标为新组建的汉川高官河能源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同时他还兼任长河能源集团旗下的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长河石油管理局)党委i书记、董事长(局长),而长河能源集团党高官、董事长则由高官尤万刚兼任。 长河能源集团是汉川省委省政府为了应对新形势下国有大型企业面对的困境,集中力量办大事做出的重大决策。 长河能源集团是由长河石油管理局、长流煤矿、伏虎煤矿、东神煤矿、秦都炼油厂、长河实业集团等多家企业整合而成的省直属超大型企业。 对于钟广标来说,这个任命可谓有些意想不到。 原来也曾有传言说他可能要回汉化集团担任党委i书记、董事长,他也有这个思想准备。 对他来说,能回到汉化集团这个他人熟地熟的单位去工作,他也很乐意,但是没想到省里却突兀的要整合主要工作区域位于秦都和武阳两市的几家企业,而且让他来担这个新整合之后的超大型企业更重的担子。 论规模,单单是长河石油管理局这一家企业就要比汉化集团大得多,如果再加上其他几家企业,其资产规模相当于汉化集团十倍以上,是一个实打实的正厅级企业,也算得上是汉川省最大的省属国企。 出任这样一家资产规模如此庞大的企业的二把手,对于钟广标来说无疑是一大挑战。 因为虽然他不是党高官、董事长,但是高官尤万刚分管工业工作,本身工作就很繁忙,不可能有太多精力来抓一家企业的工作。 也是因为长河能源集团刚刚完成组建,甚至连整合都未完全完成,省委政府综合考虑下必须暂时要由原来是从长河石油管理局出身的尤万刚来担起这个担子,帮助钟广标来迅速熟悉情况,完成企业的组建整合。 现在钟广标担任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实际上他很多时候都要履行很多本该是由尤万刚来履行的党委i书记和董事长的责任。 长河能源集团旗下的这么多家企业,哪一家都规模不小。 长河石油管理局一直是老牌正厅级企业,长流煤矿、伏虎煤矿、东神煤矿、秦都炼油厂、长河实业集团也都是副厅级企业,现在骤然将这么多家企业整合到这个长河能源集团中来,在钟广标看来,这已经够得上一家副部级企业的规模了。 对于钟广标来说,这样一个重担让他压力山大,但对于沙正阳来说,钟广标的离开,也意味着他接任县高官的可能性无限趋小。 站在窗前,沙正阳目光投向窗外,久久没有移动。 “县长。”谭文森的电话把他从沉思中惊醒。 “嗯?”沙正阳没有回头。 “刚才市委组织部来电话,说叶书记和组织部一行明天上午到。”谭文森进来,一边替沙正阳把冷茶倒掉一些,重新注入一些热水,一边道。 “嗯,我知道了,干部大会都安排好了么?”沙正阳转过头来,淡淡的问道。 “安排好了,许主任说了九点半是县委常委会,十点钟干部大会。”谭文森回答道。 在沙正阳临时主持县委工作二十多天之后,宛州市委终于任命了新的县委i书记,原地税局长夏侯通出任真阳县委i书记。 这个任命大大出乎沙正阳的预料。 夏侯通应该算是整个宛州市直机关里边和沙正阳关系最密切的一批了,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其子夏侯子与沙正阳的关系非同一般,而夏侯通年龄已经五十二,按照常理来说,这个年龄下来担任县高官已经明显偏大了,但宛州市委还是做出了这一个任命决定。 这让沙正阳也是格外惊讶之余,也觉得这大概也是一个最让自己能接受的结果。 在此之前,叶和泰、阴朝凤二人已经正式任市委副书记,但叶和泰尚未卸任组织部长,省委也任命了原省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杜国建出任宛州市委副书记、原蒲池市副市长姚立波出任宛州市委常委,如无意外,姚立波将接任市委组织部长。 而明永昌则被宛州市人大任命为副市长,正式接替阴朝凤担任常务副市长,但市委秘书长一职仍然没有辞去。 在夏侯通的任命出来之前,冯士章和叶和泰都专门和沙正阳谈过话,沙正阳表现得很平静,也向领导表态坚决服从组织决定,支持新任县委i书记的工作。 事实上沙正阳也知道冯士章他们在新任县委i书记人选上怕也是煞费苦心,自己在真阳的工作表现有目共睹,而且威信也已经建立了起来,如果一个不太合拍的县委i书记,只怕有可能要针尖对麦芒,影响团结,更重要的是可能会使整个真阳的大好局面受到影响,这又是冯士章和宛州市委一帮人无法接受的。 所以在经过一番精心酝酿之后,宛州市委才决定由夏侯通出任真阳县委i书记。 这一轮失落者也不仅仅只有沙正阳,韩青松临时主持东峡县委工作的时间也只有二十多天就黯然落幕。 和夏侯通一起任命的是香城县委i书记郑国忠,郑国忠从香城县委i书记转任东峡县委i书记。 香城这一年多的表现可圈可点,冯士章和叶和泰等人都很认可。 沙正阳也认为郑国忠获此升迁是理所应当,他还专门打电话给郑国忠表示祝贺。 郑国忠在电话里也安慰了沙正阳几句,表示找个时间再叙旧。 “好,让许亚军和楚天澜他们俩安排好。”沙正阳点头。 谭文森也清楚沙正阳情绪不是很好,当然这种也只有沙正阳身边人才能看得出来,他默默的点点头拉上门离开。 沙正阳坐在沙发上,仰起头,默默思索。 其实他也很清楚这很正常,自己刚担任县长一年多一点时间,这还是把代县长的时间算上,真正当选县长还只有半年多一点,而且年龄也是一个劣势,一下子就要接任县委i书记,本身就让很多人难以接受。 如果林春鸣还在,力挺自己,或许这没有问题,但是林春鸣一离开,而冯士章对自己印象不算差,但是要让自己接任书记,很显然就超过了他们的接受程度了。 林春鸣和钟广标的离开,也意味着自己失去了两个最坚定的支持者,所以这个结果也是预料之中,夏侯通这个人选反而成了自己乐见其成的了。 电话响了起来,沙正阳本来不想接,但是这个敏感时候,不接电话不行,看了看,沙正阳笑了起来,居然是夏侯子这个家伙来的。 沙正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和夏侯子关系搞得这么密切起来了。 这简直有些不合情理,尤其是自己和他的弟弟夏侯午很不对路,甚至有点儿横刀夺爱嫌疑的情况下,虽然自己和卿箬笠之间的关系还只是那种若有若无的情愫萦绕关系。 如果说顾湄是一个引线,但是这种搭桥关系未免也太牵强了,但是问题是二人就真的找到了很多共同语言,所以一来二去居然就变成了这么密切的关系,甚至连带着自己对夏侯通来真阳都不反感了。 “正阳,我老爹要来和你搭档,你是不是很不适应?”夏侯子在电话里笑得很放肆夸张,“我就问他,你都五十三的人了,还要下县去过县委i书记的瘾,是不是有点儿官迷心窍了?他说组织安排,必须服从。” “哦?你爸就这么忽悠你?”沙正阳笑着问道。 “我当然不信,后来我反复纠缠,他实在不想和我墨迹,最后撂了一句实话,说干两年他可以到人大政协去解决副厅,我觉得这可能是实话。”夏侯子的声音在电话里很清楚,“所以正阳你也别灰心,我爸这人不坏,起码不贪,也不像有些当领导的那么骄横霸道,在电话里他虽然没说啥,但是我感觉他还是很乐意和你搭档好好干一番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