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一节 展示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六十一节 展示

安晓庵和魏络然也很熟悉,所以免不了也能听到魏络然打趣纪美芙的话,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自然也能调侃一下自己这个闺蜜。 “去去去!少在那里嚼舌头!”纪美芙脸微微一烫,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四周,还好这边女卫生间人很少,没有人注意这边,要不这话被人听了去产生无限歧义,那还得了?自己还要不要活人? “哟,还不好意思?”安晓庵也是开玩笑。 自打从魏络然那里知道沙正阳来了一回英雄救美的故事之后,安晓庵就一直在观察沙正阳和纪美芙的关系。 她发现的确沙正阳和纪美芙之间有些特殊,尤其是一些场合下,原本一直很淡然从容的纪美芙在面对沙正阳时就有点儿说不出的味道。 但你要说二人真有什么特别,好像也看不出来,反正就有那么一点儿不自然。 今天这一诈,果然就让纪美芙有点儿现形了。 “小庵,没影儿的事情,都是被你和络然给瞎掰出来的,就是一次碰巧罢了,络然也在,怎么到了你这儿就变味儿了呢?”纪美芙恨恨的道。 “那行,既然你不在意,那我就不说了,本来还想给你透个信儿呢。”安晓庵故弄玄虚,就是存心要看自己这个闺蜜是个什么心思。 纪美芙果然上当,见安晓庵往外走,略一迟疑,拉住安晓庵,“小庵,啥信儿?” “嗨,和你又没啥关系,你操那么多心干啥?”安晓庵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呃,不是,怎么说人家上一次也帮我们解了围,这一次他又遇上这种情形,……” 纪美芙注意观察着安晓庵的表情,如果安晓庵只要露出半点调笑模样,那她立马就要闭嘴走人,但安晓庵却很稳得起,一本正经的道:“那有啥?既然只是萍水相逢,拔刀相助,就没有必要了。” 纪美芙又气又恼,这个丫头也来调戏自己,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啥消息,还不好翻脸发作走人。 见纪美芙冷着脸不做声,安晓庵也知道不能过分,轻描淡写的道:“听说沙县长未必会在真阳呆多久了。” “啊?!”纪美芙大吃一惊,一股淡淡的失落萦绕在心中,“他要走,回市里?” “不,说不定要离开宛州,甚至离开汉川呢。”安晓庵摇摇头,“听说他可能要调到平原省那边去,也有说他可能要去嘉州。” “平原省?”嘉州说得过去,林书记现在已经是嘉州市委常委、副市长,并且还是嘉州直辖筹备领导小组成员,如果他要招沙正阳过去,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平原省又是什么原因? “美芙不知道吧?他刚参加工作,就是给现在在平原省担任省政府秘书长的曹清泰当秘书啊。”安晓庵的消息显然要比纪美芙灵通得多,这个情况哪怕是真阳县内也没有太多人知晓。 “曹清泰?”纪美芙完全不了解这些情况,虽然这几个月里她和沙正阳也有过几次见面,但是都是很粗浅的公事公办谈话,不可能涉及到这么深层次的内容,连曹清泰这个人她都完全没听说过。 “原来的省委副书记兼汉都市委i书记曹清泰去年调到平原省当省i长去了,曹清泰调到平原省担任省政府副秘书长兼省政府办公厅主任,今年已经是省政府秘书长了。”安晓庵介绍道。 安晓庵的这些消息也是从她的一个大学同学那里了解到的。 她的这个大学同学在汉都市委办公厅工作,很清楚黄绍棠和曹清泰的关系,而曹清泰的来龙去脉他也一样清楚,对于沙正阳这样一个在汉都市也算是风云人物的家伙自然不陌生,稍微了解一下就能知晓曹清泰和沙正阳之间的瓜葛。 “啊,这层关系啊。”纪美芙讶然,“那他岂不是到哪里都很吃香?” “哪有这么说话的?”安晓庵翻了一个白眼给纪美芙,“你说你当秘书或者干个一般的职位,恐怕没啥,像让你当书记县长这些位置,你光靠这层关系就能坐得稳?那才是笑话。你看看沙正阳来我们真阳这么一年多时间,能坐稳这个县长位置靠的是什么?没有这么多企业来落户,不把机场争取到我们真阳,不把旧营的蔬菜基地搞起来,你觉得他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就能让人服气?” 安晓庵的话让纪美芙也不得不点头承认,这年头你有关系让你干个清闲岗位没问题,但是如果要委以重任,你却是扶不上墙的烂泥,那不但你坐不稳,而且还会让推荐提拔你的领导干部丢脸甚至被问责。 “可他这一次还是没能接任书记啊,你说他会不会很失落?”纪美芙低声道。 “行了,他才27岁就当县长,这又马上接任书记,还要不要别人活?”安晓庵抿嘴一笑,“待会儿你看他主持会议的表情就能感觉得到了他失落不失落了,实在不放心,你还可以登门去安慰嘛。” 被安晓庵的揶揄调侃又逗得脸发红,纪美芙狠狠的扭了一把安晓庵的腰际,疼得安晓庵龇牙咧嘴,这才忿忿的放手转身上卫生间去了。 随着进入礼堂的人越来越多,很快按照区域划分的位置被慢慢填满,许亚军和楚天澜清点了一下人数,差不多了,二人这才到了礼堂后台休息室里,向沙正阳报告了这一情况。 沙正阳也看了看表,差不多只有三分钟就十点整了,起身征求叶和泰和夏侯通的意见:“叶书记,夏侯书记,人到齐了,差不多可以开会了吧?” 叶和泰也点点头:“嗯,那就走吧。” 主席台上只有四个位置,铭牌也只有四个,叶和泰和夏侯通的铭牌摆在中间,旁边是市委组织部的铭牌,紧邻着叶和泰的则是主持人和沙正阳两块牌子放在一起。 等到四人登台,沙正阳坐定,目光环视了一眼台下,缓缓从左至右,台下立即就安静了下来。 叶和泰和夏侯通乃至跟随叶和泰来的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向宝成都立即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能够凭借一眼环视就让台下三百多人的场面立即安静下来,这说明了很多问题,也充分说明了沙正阳在这样这一年多时间不是虚度的,是拿得起的。 “好了,现在开始开会了。”沙正阳是会议主持人,声音宏亮清朗,“今天的全县干部大会由我来主持,会议议程有三项,第一,由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向宝成同志宣布市委任命,第二,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叶和泰同志作重要强调,第三,夏侯通同志作重要讲话,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几位领导的到来,……” 宣布和叶和泰的讲话都是言简意赅,尤其是对叶和泰来说,这种场合他基本上每年都会遇上那么一两遭,可谓轻车熟路,信手拈来,连草稿都不用打,直接说。 来之前,冯士章也专门和他交代,务必把话讲足讲透,但叶和泰觉得冯士章有些过于谨慎了,这其实也是对沙正阳的政治觉悟的一种不信任,而叶和泰相信沙正阳应该分得清轻重,也能够顾全大局。 “……,真阳县去年在以袁成功同志为班长的县委一班人带领下,社会经济事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沙正阳同志到真阳工作这一年中表现出了一个共产党员卓越的品质和优秀的能力,……,夏侯通同志担任真阳县高官是市委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重大决定,……,夏侯通同志对党忠诚,工作经验丰富,我希望包括沙正阳在内的真阳县干部群众,能够在夏侯通同志的带领下,按照市委六届五次全会精神,凝聚人心,抓住机遇,……” “刚才向部长宣布了市委的任命,叶书记也代表市委对我们新一届真阳县委班子提出了殷切的希望,我在这里表个态,我代表我个人和县里干部坚决服从市委的决定,热烈欢迎夏侯通同志来到我们真阳担任县委i书记,我愿意尽我所能协助夏侯通同志做好当前真阳县的工作,……” 沙正阳态度很鲜明而积极,但是叶和泰还是从话语里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韵味,他细细的品咂着。 沙正阳在话语里流露出来的自信和坚定格外清晰,这大概就是自己感觉出来和其他类似情况时的不同吧,这个家伙总喜欢表现出一些特立独行。 叶和泰皱起的眉头又舒展开来,不过这一切都在可接受范围之内,无外乎就是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证明一下自我存在罢了,叶和泰觉得可以理解。 沙正阳在表完态之后,随即征求了叶和泰和夏侯通的意见,欢送叶和泰和向宝成二人先行离开,一直送到礼堂门口叶和泰和向宝成登车,沙正阳才和夏侯通二人并肩回到礼堂里。 “下面请县高官夏侯通同志作重要讲话,大家欢迎!”沙正阳豪放爽朗的声音在礼堂里回响,似乎是在宣示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