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三节 麻雀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六十三节 麻雀

从沙正阳望过来的目光里感受到了不信任,夏侯通也知道自己这个态度好像很难博得对方的相信,沉吟了一下,这才缓缓开口。 “正阳,我想夏侯子也和你说了我来真阳的一些想法,按理说我这个年龄的人下不下县应该没太大影响了,但我既然下来了,还是想做点儿事情的,我理解你的心情,想要尽可能的让真阳改变面貌,说实话,我也很赞同你的观点。” 沙正阳心中冷笑,是不是下一句就是“但是”了?还有什么“欲速则不达”或者“君不密则失其臣,臣不密则失其身”的道理? 不过夏侯通却没有能让他“如愿”。 “我都和夏侯子也说过,也许我就那么两三年的县委i书记,他都说过我是来过县委i书记的官瘾,我不承认,我在想既然都只有这么两三年时间,我为什么就不能做点儿实实在在的事情呢?大不了也就是这个县高官不当了,回市里边那个闲职继续在初级岗位上混到退休吧,恐怕也好过在这里如你所所安步当车按部就班混日子捞个副厅强吧?” 夏侯通显得很随意,语气里透露出一种很自然的轻松,好像是在探讨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 沙正阳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夏侯通居然存着这个想法,这可和他的年龄有些不太一致啊。 见沙正阳有些意似不信,夏侯通也不在意,“正阳,我之前还是有些矛盾的,不过后来夏侯子和我在电话里很是探讨了一阵,他就说了,我就算是当到副厅级退休,比起正处级退休,又能多几个工资?拿他的话来说,他现在一个月的收入大概能相当于我半年的收入,而且日后可能收入会更高,嗯,他的意思我也明白,说我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正处级和副厅级这点儿差别去纠结,我说你不懂,……” 夏侯通能够絮絮叨叨的和自己说这些,这让沙正阳还是有些感动。 沙正阳听出来了,夏侯通想要表明一个态度,他夏侯通虽然也想挣个副厅级,但是却是要通过自己的工作成绩来挣,而非通过混日子熬资历来挣,所以他不会对任何有利于真阳发展的事情设置障碍,相反他会充分体现他一个县委i书记的责任和职权来支持。 虽然不清楚夏侯通为什么会变得如此通透洒脱,但是沙正阳相信对方。 因为很简单,以实际行动来证明,对于沙正阳来说,他已经决定,自己不可能再在真阳干上两三年。 乡镇企业改制结束,能够培育出那么三五家颇具气候的企业来,为真阳本土经济播下几颗种子,他觉得就算是心愿已了。 未来真阳会走向何方,那都不重要了,已经领先了这么多,相信宛州市委只要不是安排能力太次的角色来掌舵主政,真阳都不可能落后了。 “夏侯书记,那就太好了,我觉得我们县里最迫切的任务除了进一步推进招商引资力度,加速打造经开区外,一个最为重要的任务就是彻底推进乡镇企业改制,彻底释放这些企业的活力,让它们成为我们真阳经济下一步爆发式发展的爆点,而且我也相信我们可以做到,……” 沙正阳既然明确了对方的意图,那也就不再客气,不管夏侯通打的什么主意,哪怕未来夏侯通可能把某些风险和责任推卸到自己头上,沙正阳都认了,既然不打算再在真阳乃至宛州呆下去,又何必在乎这点儿虚名和风险责任呢? 惹恼了自己,挂冠而去,那又如何?! 他有这个底气,甚至在有了这种想法之后,他发现自己越发轻松自如了,对待任何事情,都能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来看待了。 何愁天下无人不识君?! ****** 看着眼前这个有些清瘦的中年人,沙正阳点点头。 对方之前还有些局促,但是很快就镇静下来,目光迎着沙正阳,很坦然。 “你就是老盛丰的传人,嗯,叶传胜,叶老板?”沙正阳笑了起来,很随和的伸了伸手。 “沙县长,当不起叶老板这个称呼,家祖当初把老盛丰的酿制秘方交给厂里,我们叶家也就和老板这个称呼无缘了,再说了,那也是特定历史时代情况下的结果,我很看得开。” 叶传胜话语里不无遗憾,但是仍然很安然,并没有太多的不甘或者愤懑。 就凭这一点,沙正阳就觉得此人还是有些道行,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眼红嫉妒,语气里很平静,起码此人在心胸上还是有一些的,而且就凭县里来调研了一番就能敏锐的嗅出一些味道来,说明这个家伙还是很有头脑。 “嗯,看不出啊,每个特定时代都要有当时的视角去看待当时的问题,如果一味用现在的眼光去看那个时候的问题,恐怕就真的会睡不安枕了。”沙正阳笑了笑,“你约我一见,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沙正阳也不愿意和对方多绕圈子,而且说实话,在获得了夏侯通的首肯之后,他准备抓紧时间要对县里几个条件最成熟也最迫切的几家企业作为试点,全面推动全县乡镇企业改制,在这一块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叶传胜身体微微一震,一时间没有说话,又像是在斟酌言辞,几秒种后,终于点头:“沙县长,可能您不知道,我来之前去过哪里,干过什么,这半个多月,我去的地方都和您有关系。” “哦?”沙正阳大为好奇,歪着头看着对方,“老叶,你这话可说得有点儿意思,看样子很有故事啊,好,今儿个我们好好聊一聊,我估计我们会很有共同语言呢。” “可能我的行为有些冒昧了,但是为了这一次来见您取得最好的效果,所以我觉得花一些时间来好好做准备工作是值得的,我希望我所做的一切能够有更大的价值和意义。” 叶传胜抿着嘴唇,嘴角有一道很坚毅的弧线,足以证明这个人不是一个轻易改变自己意见的人。 “老叶,你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兴趣,我很期待你会给我带来一些什么新鲜的东西。” 沙正阳笑了起来,俊朗阳光的笑容配上雪白的牙齿,委实很有些男人魅力,若是换了顾湄、卿箬笠甚至纪美芙在这里,估计都会为之目眩神夺,只可惜对方却是一个大男人,只觉得沙正阳的这份表情很具有亲和力,也鼓舞着他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 “沙县长,我这半个月去了银台,在银台呆了一个多星期,也专门花了一些时间,甚至也找了一些朋友,了解了东方红的发家史,不得不说您在运作东方红酒业的时候手段非常高明,当然这也和东方红老窖的确具有很悠久和适合醇厚的风味有很大关系,但是如果没有你的营销运作手段,东方红酒业不可能达到如此境地,绝不可能!” 叶传胜最后强调了一句。 “哦,你去调查了我?”沙正阳越发觉得有趣,“了解东方红酒业的发家史,嗯,有点儿意思,你觉得对你们老盛丰的发展有启迪意义?” “有一些,但是我更感兴趣的还是东方红的改制。”叶传胜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目的,“我很佩服东方红集团在实施管理层和企业职工持股上的大胆而灵活的模式,这是一种突破,也是我们以前从未奢望过的,但是我们在东方红集团改制上看到了希望。” 沙正阳眯缝起眼睛,微微点头。 有点儿意思,这个叶传胜也不简单啊,自己险些把一条蛟龙看成了草蛇啊,居然能从自己在东方红的一些动作上联系到自己要在真阳推动的乡镇企业改制上,看来是前期的调查触动了对方,让对方自己才会联想到这些。 “你想在老盛丰也实现改制?”沙正阳没有隐讳什么,“你觉得老盛丰改制之后,能像东方红酒业那样实现爆发式的发展?” “老盛丰是以做秘制风味豆豉和豆瓣酱为主,论产品需求广泛性和价值本身来说,恐怕无法和白酒行业相比,但是我觉得老盛丰如果能够实现企业改制,充分激发起厂里大家的积极性,老盛丰未尝不能成为这类调味品和风味食品行业的东方红,我有这个信心!” 叶传胜说到这个的时候,语气更加自信,目光里也有些炽热。 沙正阳点点头,“你来找我,就是希望县里给你一个机会?” “沙县长,明人不说暗话,现在的老盛丰处于这种模式下,扯皮,职工们没有积极性,而优化和开发新品更是空中楼阁,在这样拖下去,企业能维系原状,已经很难得了,根本谈不上什么发展,但是我想如果能够拿出一个激发各方面的改制方案,把各方积极性调动起来,各类资源用起来,抓住时机,老盛丰完全可以成为县里一个耀眼的明星企业!” 叶传胜看着沙正阳,充满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