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五节 惺惺相惜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六十五节 惺惺相惜

“正阳,待会儿孙妍可能也要来,我没把你们安排在一桌,但是可能是相邻的两桌,我提前和你说一声,你有个心理准备。” 苏伦康的话没让沙正阳感到意外,这家伙长袖善舞,人缘关系极广,加上又有这么一个曾经担任过省委副书记的老丈人,这次结婚可谓宾朋云集,省计委那帮年龄相当的自然要来,估计很多领导也会来,也很正常。 “没事儿,我和她虽然分手了,做不成恋人,但是起码普通朋友还是没问题的。”沙正阳笑了笑,“我只是担心你把我安排到哪一桌,我从宛州过来,恐怕你这边的朋友没几个我认识啊。” “嗯,你原来不是在银台工作过么?也有两个朋友也在银台工作过,到时候你们可以坐一块儿,也能有说得到一起。”苏伦康为人处世很精细,这些问题早已经考虑到了。 “那就好,我就怕没人理睬我,到时候孙妍看我可怜,要拉我到她那一桌去坐,那就尴尬了。”沙正阳自我解嘲的道。 “呵呵,至于么?宛州好歹也是咱们汉川第二大市,现在嘉州马上直辖了,宛州发展势头这么猛,大有追赶汉都的架势啊,这里边也有你沙县长的一份功劳啊。” 苏伦康记忆力相当好,对领导谈到的这些内容记得十分清楚。 “潘省i长对百事薯片和辛普劳冷链食品这两个项目很看重,我听蒋秘书长都提到了两次了,说潘省i长在省政府常务会议和省i长办公会上都谈到了百事的乐事休闲食品项目和辛普劳的薯条加工项目必将带动汉东地区的马铃薯种植产业发展,这对于进一步发展我省农产品加工业也会起到一个很好的示范效应。” 潘广章是新来分管农业的副省i长,是从农业部下来挂职的,才来了三个月时间,沙正阳本来是想找机会去拜会一下这一位的,也是因为真阳有几项重要工作都是农业这一块,但是这段时间风云变幻,沙正阳根本腾不出精力来办这件事情。 今天既然苏伦康提到了,他自然也就打蛇随杆上。 “康哥,你现在不在综合三处了吧?” 沙正阳有印象,原来分管国土建设交通这一块的副省i长田力升任省委常委,接替了茅向东担任省委秘书长,茅向东正式接替赵玉苏出任省委组织部长,苏伦康原来是省政府办公厅综合三处主持工作的副处长,主持工作也有一年多了,按理说也该转正了。 “我调到综合四处了。”苏伦康很随意的道。 “哟,我消息闭塞了,恭喜康哥了,难怪康哥和潘省i长这么熟悉,原来康哥现在对口负责农业这一块了啊。”沙正阳一怔之后就笑了起来。 从综合三处主持工作的副处长调到综合四处,除了升任处长,不可能有其他可能,尤其是在很欣赏他的田力升任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我也才过去三个月,正好赶上潘省i长下来,对农业这一块工作我也是一个新手,到时候正阳你可要不吝赐教啊。”苏伦康摇了摇头,微笑道:“宛州本身农业基础条件很好,现在工业经济这一块起飞了,但是却也不能忽略农业,原来林书记在的时候做得很好,潘省i长新来,也想找个时候来看看,顺便和你们冯书记交换一下意见。” “康哥说赐教就是打我脸了,你在省里中枢,高瞻远瞩,看问题的角度都不一样,肯定有独到的见解。”沙正阳这种话也是一溜一溜的. “不过,潘省i长是部里边下来的,肯定资源不少,我们真阳无论从地理位置来说,还是光热水土这些自然资源来说,也都是数一数二的,我代表我们县委县政府热切期待盼望潘省i长、蒋秘书长和康哥来我们真阳一行,指点我们工作的发展,到时候康哥可得要帮我们真阳摇旗呐喊几句啊。” 苏伦康笑了起来,沙正阳不愧是一个人精,能爬到这个位置,也非偶然,说起话来滴水不漏,而且这些话也让自己听起来很舒服,让你下意识的就接受了他的说辞。 “正阳,三农工作越来越受重视,因为这关系到国家的根本,特别是现在我们广大中西部农村的脱贫任务极其艰巨,这已经成为高层的心病了。” 苏伦康能当上省政府办公厅综合四处处长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办公厅里藏龙卧虎,北大清华复旦人大的牛人比比皆是,不是谁靠一点儿谁的关系就能坐稳这个位置的。 坐上这个位置,自然也就要对自身工作有一番研究,提出来的看法观点也要能服众。 “三农工作加农村脱贫,我认为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都将是中央常抓不懈的一号工程,绝不会动摇,这也关系到我们共产党的执政基础,这从中央每年一号文件的内容就能看得出来。潘省i长一直认为现代农业这一块和农产品加工这一块结合得很紧密,尤其是对于农村农民增收致富来说,有着重要意义,宛州这一块上大有可为,如果能成为省里的一个示范区,那甚至可以打造成为未来整个全国性的试点。” 苏伦康的话也让沙正阳点头。 三农加上脱贫,的确是未来的名义上的一号工程,中央也高度重视,但是有些事情落实到地方上,就会有所区别。 以经济为中心,三农和扶贫和经济发展息息相关,但是却不是能迅速拉动经济发展的所在,所以站在政治高度上来说,三农和扶贫首当其冲,但是现实中什么能最大程度的体现业绩,那才会成为下边各级党委政府的目光关注所在。 苏伦康处于他自己的位置上,肯定要强调这项工作的重要性,这没错,沙正阳也能理解。 再说了,宛州这方面的确走到了前面,而且潘高官来自农业部,那么这份资源如果能争取过来,如苏伦康所言实现全国性的试点创建,那就不简单了。 沙正阳一样希望能够在宛州,最好是在真阳搞成一个类似于前世中陕西杨凌那样的国家级的现代农业生态示范园,重点通过现代农业的培育和发展来进行一个试点,让真阳真正成为宜工宜农的高新技术产业富集区。 陕西杨凌应该是我国干旱半干旱地区现代农业科学发展研究的一个试点,那么汉川真阳未必不能成为湿润半湿润地区的一个农业技术研究现代农业试点的先行区,在这方面,真阳有着丰富而复杂的土地资源来满足需求,沙正阳认为完全可以去尝试争取一下。 “康哥,那这事儿咱们可就说定了,国庆假期一结束,我回去就和书记商量,然后去向市委冯书记和杜市长汇报,全力以赴来争取这样一个目标创建,到时候还要请康哥在潘高官和蒋秘书长那边多多美言几句了。” 沙正阳干净利索的表明了态度。 一直目送沙正阳消失在一旁,苏伦康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他一直很关注这个家伙的发展,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关注,因为他知道这个家伙绝非池中之物,虽然这一次对方可能受了小挫,但在苏伦康看来算不上什么。 目前自己和他算是拉平了,都是正处级,甚至在很多人眼里,肯定自己要比他强,好歹自己也是省政府办公厅中枢中的正处级,和他这个来自宛州农村的一个县份县长相比,肯定占优,但苏伦康不那么看。 自己的短板劣势一样很明显,那就是自己在基层工作经验太少了,甚至可以说没有,这在当下从中央到省市一级越来也重视基层工作经历的趋势来看,必须要想办法补齐。 按照田秘书长和自己老丈人的建议,在综合四处处长上干上一年半载,最好就要去下基层锻炼了,缺乏在基层,尤其是区县这一级主政一方的经历,对于未来仕途上的上升将是一个致命的软肋。 宰相必起于州郡,再往下延伸,也就是说高官领导最好都要有一些区县工作经历,那样的履历才更为完美,未来在组织提拔的时候,自己才可以挺直腰杆。 所以实际上自己现在和沙正阳算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未来谁胜谁负,还犹未可知。 苏伦康也很满足于有这样一个竞争对手来随时提醒和敲打自己,让自己不能放松,在他看来,这可以使自己一直处于一种斗志高昂的状态下,工作起来也更有激情和干劲儿,也随时有一个可以参照的坐标。 “伦康,我发现这个家伙很多方面还真的和你有些相像呢。”站在一旁的刘萍突然道:“说起工作来都是干劲儿十足,天生就是为了工作而生的味道,难怪本来不该成为朋友的你们俩居然也能如此合拍默契。” “是么?”苏伦康一愣之后,回想了一下,哑然失笑,“也许是吧,不过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