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三节 五百强,不屈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七十三节 五百强,不屈

要说沙正阳对钟广标的邀请没有半点兴趣,那是假话。 和在基层工作不一样,这个年代的国有企业在面对地方党委政府是有相当底气的,尤其是像长河石油管理局、长河炼油厂和东神煤矿这类大型企业,更是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 正如当初银台的汉化集团和汉钢集团一样,面对银台县委县政府时,都是以一种俯瞰的态度来对待,而地方党委政府则处于弱势地位下。 不过同样现在的国企也一样问题多多,通过改革开放这十多年来,国企的优势不断弱化,但是积累的问题正在日益暴露出来。 尤其是臃肿的机构体制,数量庞大的冗员,低的吓人的效率,形同虚设的监督体系,一言堂的决策模式,以及日益老化的领导干部结构,可以说干部四化的紧迫性在国企是显得尤为突出。 因为和地方上不同,国企现在面临的是要和机制灵活的乡镇企业、私营企业以及中外合资和外商独资企业在市场上进行竞争,特别是在面临着中国加入wto步伐日益加快的巨大压力下,一旦加入wto之后,国有企业又没有能做好应对准备,或许就是一场溃不成军的惨败,这一点从中央到地方上都有着十分巨大的紧迫感。 与此同时来自日韩企业群体的崛起,并进入中国市场,也给中国从上至下,从政府到企业都带来了一场思维冲击,整个国有企业都正面临一场深刻的改革变革,放权,打造世界五百强,铸就国企强音,应该是这个时代从中央到地方党委政府的一个主要目标。 1996年应该是国内打造500强企业心气最高的时候,九十年代以来,来自日韩的财阀式企业集团,一跃而起,给了中国企业很大的“启迪”。 尤其是诸如韩国的大宇集团、现代集团、三星集团以及日本的三井系、三菱系、住友系几大财阀旗下分支出来的更多企业集团,表现出了勃勃昂扬的气势,在国内国际市场上的上佳表现,更是成为国内企业学习的楷模。 如果日本财团企业还有几十年的底蕴积淀的话,那么在中国国内企业眼中,韩国这个小字辈一下子涌现出诸如大宇、现代、三星等新兴企业集团出来,无疑就是一个最好的榜样了。 韩国能在区区二三十年里就打造出这样庞大的私人企业集团,难道说比这些私人企业更能得到国家支持的中国国企反而做不到么? 至于说国有企业改制所面临的问题,恰恰可以通过这种改制来改变原来国有企业那种僵化古板和低效率的模式,大胆放权,核心决策,抓大放小,推进企业的壮大发展。 抓大放小已经成为中央政府一个确定无误的方向,诸城经验已经被高层所认可,尤其是其取得了的成效,更是鼓舞了高层对国有企业改革方向的认可。 “拆小船,建大舰,出远洋”成为从中央到地方奉行的方略,中央确定了宝钢、海尔、江南造船、华北制药、北大方正和长虹六家企业作为种子选手,开始冲击世界五百强,而作为各省市里,全国五百强自然就成为目标,浙江率先启动了这一战略。 杭州的金鱼洗衣机公司、东宝冰箱、乘风电扇和华美冰柜这四家企业合并为看似庞大无比的巨无霸企业----金松集团,这家企业正在紧锣密鼓的组建,预计很快就会在明显扬帆起航。 同样,像三九、四通、联想、科龙等行业巨头也都在纷纷行动起来,按照自己的路径推进大战略,力求在未来的行业中成为领袖和头羊。 汉川省委省政府也是因势利导才把这几家企业组合起来,打造成为能源行业的航母,准备冲击国内五百强,而且目标直至国内百强,还不仅仅是五百强。 按照汉川省委省政府的目标,汉川省要力争在未来10到15年间,打造出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而长河能源集团就是种子选手。 在沙正阳看来,汉川省委省政府这一步走得还算是不错的,抢到了一定先手。 两年后国内石化行业重新大整合,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超级巨头就将成型,再加上后来的中海油这一小巨头,国内基本上就不会再有其他可以在这个领域挑战三家地位的企业,整个行业都将笼罩在这三家,或者说笼罩在中石油和中石化这两家企业的阴影下。 而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长河石油管理局)从一诞生开始就一直存在和中石油“打仗”的阴影下,争地盘,争市场,争资源,纷争不可开交。 这是利益之争,不可调和,最终只能换取一定程度的妥协来换得暂时的平安。 一家省级国企和一家中央国企存在矛盾,天生就处于劣势,尤其是这种资源型企业,中央企业更是有着天然的压制力量。 哪怕是你有省委省政府做后盾,但是顶多也就是能保着你不被彻底踩死,换了其他性质的企业,那就真的是哪凉快哪呆着去都算你幸运,弄不好就尸骨无存。 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长河石油管理局)当然无法和央企巨头角力,但是企业总要生存,要发展,那么你就要谋求寻找一条更合适的路径来突破。 而汉川省委省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抢先走一步肯定晚走一步强,而且借助目前从中央到地方上刮起的打造五百强之风,抢先出手,就成了汉川省委省政府的突破之举,也由此可见汉川省委省政府对长河能源集团寄予了多么大的希望。 汉川省境内的特大型企业有几家,包括汉飞集团、华西电气、西南汽车、汉江工业等,但都属于央属企业,省属大型企业也不少,但真正具有冲击国内企业百强实力的企业却不多,现在组建的长河能源集团无疑是其中一个最具有实力的。 或许是感受到了钟广标的想法和意图,再结合自己现在在真阳的情况,沙正阳一时间也有些意兴索然。 在真阳大好局面刚刚开始,要让自己离开,也非沙正阳所愿,但夏侯通才来,最起码也要干上两年甚至三年,也就意味着两三年后自己才能接任书记,而问题是自己在书记上还要干几年? 对于别人来说,这也许就是在顺畅不过的仕途升迁了,但对自己来说,这却不值一提,自己没哟那么多时间来耗在这上边,可体制内的升迁规则却又必须如此。 如钟广标所描述的,如果真的能在长河能源集团去干,只要能干出一番成绩,两三年内升迁为副厅级干部是大概率事件。 对于到国企去干,沙正阳不排斥,但是也说不上多么喜欢。 国企内的种种弊端他也一样深有了解,但是不可否认,这的确是最快捷的晋升途径,而且正好赶上长河能源集团新建,也算是一个契机。 如何在未来企业发展中抢占先机,对未来石化能源行业有着前世记忆的沙正阳自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他并不担心在长河能源集团中干不出什么成绩来。 相反他觉得自己甚至可以让长河能源集团在未来国内石化行业甚至在国际能源行业中都能搅风搅雨,打造出一个让人刮目相看的产业巨头来。 只是自己在地方上苦心孤诣的这一番筹谋也许就只能半途而废了,顶多也就是把乡镇企业改制推进下去,甚至可能都无法把合金会的清理解决彻底了断,毕竟那还需要等待国内大气候的到来,等的时间太长了。 因为存着这份心思,沙正阳就有些食不甘味,显得心不在焉。 坐在一旁的杨国福就一直在小心的观察着沙正阳。 作为搞煤炭这一行的私人老板,杨国福可以不认识省委i书记、省i长,但肯定认识分管工矿这一块工作的副省i长尤万刚,同样他也认识煤炭工业局局长龚忠伦和伊泰煤业的老总向文博。 当然他的级数太低,只能说他认识别人,别人不认识他,所以他坐在这里也是小心翼翼,夹脚夹手,不敢多言。 之所以他有机会能坐在这个场面上,完全是因为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认识了通过一个贵人朋友搭上了苏伦康的线。 他在办理煤矿证照时遇到一些小麻烦,而他的这个贵人也就帮他请苏伦康打了一个电话,解决了问题,其他别无瓜葛。 正因为如此他也铭记在心,在获知苏伦康结婚时,他主动表示想要来参加婚礼,被这个贵人朋友征求了苏伦康意见之后婉拒,但他仍然不屈不挠的继续联系和通过各种关系疏通,总算是获得了首肯。 实际上他要真正厚着脸皮不获邀请的坐进来,也不会被人赶出去,但他认为应当要把礼数走到,这样才算是懂规矩,不招人讨厌。 沙正阳表现出来的种种让杨国福颇为心动,不仅仅在于沙正阳和尤万刚那一桌寒暄时的淡然自若,也不仅仅因为沙正阳在刚才交谈时的学识渊博,更在于他是在座所有人中唯一一个把自己视为一个可以平等交谈的对象,甚至对自己还颇为尊重和认可。 这是杨国福从未获得过的感受。 在场一桌人,即便是和自己同县的副县长徐光祖和自己说话也不多,有点儿刻意拉开距离的味道,至于其他人,就更是懒得和自己多说一句话了,唯独这位沙县长却是主动和自己交谈,甚至还对自己所在行业询问甚多,提出了许多建议。 不管他提出的建议是否可行,仅仅是这份心意就让杨国福感动莫名,这份尊重胜过一切。 杨国福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清楚自己在这些人心目中的角色定位,土老肥,乡巴佬,甚至就是可以用来宰杀的凯子,想用你的钱的时候就召唤你,不用你的时候就一脚踹到一边儿,但他却从不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