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八节 推进,觉察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七十八节 推进,觉察

“试点三家。”许红菱目光锐利,坐在沙正阳对面,“老盛丰,菲利达环保,鸿达塑胶,这三家企业,基本具备了改制的条件了。” 沙正阳满意的点点头,笑着道:“”“红菱,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看你的样子黑瘦了一圈儿,怕是要好好保养一样一下补得回来呢,要不你们家那位找上门来要县里要求赔偿青春损失费那可就惨了。” “是啊,我得买点儿美白嫩肤的化妆品才能免得变成黄脸婆了,万一哪天我们家那位看我年老色衰,一脚把我蹬了怎么办?县长你负得起这个责么?”许红菱也毫无顾忌的和沙正阳开着玩笑。 这鬼女人,要和她在这方面斗嘴,那是半点便宜都占不到,弄不好还要惹身骚气。 “得了,我负不起这个责,你赶紧去该怎么保养护肤就赶紧去吧。”沙正阳连忙转移话题,不和对方在这类话题上的纠缠,“说吧,情况怎么样?” 许红菱嘴角抿笑,小样儿,一个未婚青年,还敢调戏老娘?行啊,老娘奉陪到底,看你有几分道行?果不其然,怂了吧? 这段时间沙正阳和许红菱接触日多,两个人在乡镇企业改制上的工作研究越来越频繁,配合也越来越默契,也让沙正阳对许红菱的印象越来越改观。 这女人虽然有时候说话荤素不忌,但是其实作风还是很正的,也就是性格使然,有时候爱显摆一下自己,衣衫穿得太潮了一点儿,加上刻意的展露自己身材姿容,所以在宛州这边相对于汉都更为保守的风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这一段时间我已经和他们三家的管理层、企业职工代表还有所属的乡镇党委政府做过了多轮沟通谈话,按照县长你的意思,基本上做通了各方的工作。” 许红菱双手环抱挤压在胸下,把一对饱满的胸房显现得更为惑人,难怪袁成功看不惯,这是个男人都很容易被其吸引目光,让人分心,这还怎么工作? “目前主要是在具体的改制方案上还有一些分歧,比如,政府是全数退出,还是部分退出?如果要保留,保留的比例是多少?我个人的意见是尽可能不保留,日后政府的职责就是服务和收税,创造一个良好的经营环境,当然如果实在要保留,也就是体现一个支持的存在而已。” 许红菱的观点和沙正阳不谋而合。 对于这类中小型企业,未来要进入市场经济体系中的搏击,如果保留股份,当然存在着股份增值进而实现集体资产的收益增加的可能,但一样也可能存在失败破产的风险,从沙正阳的个人看法来看,这其实风险和收益一半一半。 当然,如果说觉得的确风险较小,未来资产增值可能性大,也可以持有一部分股权,但要以不影响到企业大股东和管理层经营权为基线,这是沙正阳要划的线。 自己这一届也许会不影响不干扰企业的经营,可是换了一届呢?没准儿就会觉得自己代表的政府是股东,觉得自己能耐大,或者想要安插私人,就要往里边塞人了,进而也可能会影响和干扰企业的发展。 这种情形在未来并不少见。 在沙正阳看来,作为企业的大股东肯定是比你作为集体资产代表的政府更为对自己私人财产关注的,除非管理层违反法律法规,利用手段侵害其他小股东利益,否则政府只作为股东都不宜介入正常经营。 “红菱,你的想法很激进啊,不过很合我意。”沙正阳敲打着桌案上的笔记本电脑。 这是要一台新买的ibm,安装了win95系统,之前的dos系统实在让沙正阳无法忍受,所以他一直没有使用过电脑,一直到win95出来,他才开始接触这个时代的pc。 沙正阳当初甚至也幻想过,筹集一些资金到美国去买一部分微软的股票,等到微软的win95系统上市,必定带动微软股票大涨,进而大赚一笔。 后来思前想后,眼前中国国内市场上无数个可以大赚特赚的行业,何必要去舍近求远? 无论是东方红还是vcd影碟机,乃至紧接着来的电脑、互联网产业和手机产业,哪一样你只要瞅准时机,不能赚个钵满盆满?更不用说像煤炭这一类受市场景气度影响很大的资源型行业了。 以东方红或者海正运业的财力,真要借贷几千万出来,翻上几番变成几个亿,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儿。 眼前这台ibm的机器很笨重,但是这个时代的手提电脑都差不多,能用就不错了,没几天沙正阳就用熟了手,也能面前凑合了。 前世中习惯了用电脑处理文字的他已经很不习惯用纸质笔记本来记录东西了,所以有这样一台笔记本电脑,对工作来说要方便许多。 “但我估计很多人都反对彻底从这些企业里边彻底脱身出来吧?”沙正阳道。 “嗯,像几家效益还过得去的企业,大家肯定都不愿意,这些都是他们乡镇上工业公司的骨干企业,虽然他们也意识到了可能企业经营会越来越困难,我也和他们沟通过,如果说不改制的话,也许几年后这些企业都会陷入困境,他们对企业未来并没有多少心心,所以他们还是都接受了改制这个观点,至于那些经营困难的,他们是巴不得赶紧脱手,有人愿意接手就行。” 许红菱对这些乡镇上的干部们心思还是很了解的,占便宜可以,但如果成了累赘,那就不值当了。 再加上县里推动,而这些企业的改制收回的资金可以填补合金会的窟窿,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解脱。 尤其是在县里对合金会清理力度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很多书记乡镇长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谁签字谁负责,这是当初合金会清理定下的原则,按照县里确定的方案,你就得要去负责收回来,收不回来,那么就要按照情况承担一定比例的责任。 这清理任务的成绩直接和年底的奖金挂钩,连续三年都将是如此,这就让很多人都不得不把目光盯在了企业改制上。 哪怕企业改制了,卖掉了,原来乡镇上的投入化为了乌有,但合金会的贷款能收回来,收回来大部分甚至一部分,都能交票,这也是逼于无奈之下的一种策略。 “红菱,具体方案上还要多征求一下各方的意见,但是也不宜再拖下去,县委县政府已经基本上定下了路径,其余都是细枝末节的问题了。我的意见是最迟12月中下旬就要开始改制,这三家试点在12月底之前必须改制完成,彻底脱钩,然后争取在过年前再完成一批条件成熟的,明年5月之前要把所有企业都完成改制。” 沙正阳和许红菱就整个全县的乡镇企业还是进行了一次全面的细化分类,将所有企业分成了五类。 一类就是试点这三家,条件基本具备,只需要完善一下就可以改制。 第二类就是资产明晰,只需要在改制方案上在做细化,一些还存在的问题予以解决,实在有问题的提出来由县委县府予以明确拍板。 这一类企业有十来家,这两类企业都是沙正阳要求在97年的春节前就完成改制。 剩下三类都是问题比较多的,或者资产流失严重,甚至就是资不抵债的,能改的争取在4月份之前改完,哪怕是半买半送也好,能收回多少算多少。 实在不行的,就是在5月份之前彻底清盘处理掉,算是为合金会在清理乡镇企业这一块的债务上画一个句号。 “县长,你是不是要走?”许红菱突然幽幽的问了一句。 “啊?”沙正阳吃了一惊,看了许红菱一眼,这女人坐在沙发上,身体放松下来,就像一只慵懒的波斯猫一般,“为什么这么问?” “我感觉你就是像在紧赶慢赶完成任务一样,不像以前了。”许红菱盯着沙正阳道。 “我以前又怎么了?”沙正阳反问道。 “你以前有更长远的规划,现在都应该要把明年的工作计划的大架构拿出来让办公室开始充实准备资料了,但今年,你好像没有太多动静,除了乡镇企业改制和合金会清理这本来就是去年就有的计划,明年我们还有哪些重点工作,你却没有多提啊,不要说那些招商引资培育产业的工作,那是常规套路,我觉得你应该每年都能拿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 许红菱的话让沙正阳无言以对。 的确按照自己的习惯,国庆节一过,就该谋划明年的工作准备了,除了招商引资、产业培育这些自己一来就确定了总方向大工作外,还该有一些较为具体具有新意的东西,但今年截止到现在自己都没有。 或许夏侯通对自己的工作风格还不熟悉所以没太多感觉,但是像楚天澜和许红菱这种一直在自己身边工作的人就应该感觉到了,只不过楚天澜没说,许红菱这个女人却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