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十九节 安排,安顿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七十九节 安排,安顿

舔舐了一下嘴唇,让牙齿尖在舌苔上摩擦带来一种刺痛,以便于自己能集中精力,沙正阳考虑该如何来回答这个问题。 他不想撒谎。 如果说是半年前,他可以敷衍几句应付过去,但这半年里许红菱和他处得很不错,尤其是在乡镇企业改制工作上,许红菱也算得上劳苦功高,再敷衍对方,说不过去,说不定还会伤感情。 “红菱,这个问题我本来不想回答,但你问起,我不回答也不好。”沙正阳目光里有几分飘忽。 “我觉得来真阳这一年多时间里,工作还是干德挺顺手的,做了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还有一些事情正在做,但你我都清楚,工作做不完,每一个阶段,都会有更重要的东西值得你去努力,有时候二者不可得兼,所以你问我是不是要走,我只能说暂时不会,更远一些的话,可能会。”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你要离开的时间大概是半年左右?”许红菱何等机敏,知道沙正阳不愿意正面回答,但这样回答其实已经很明确了,说明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并没有虚晃一枪,还算够意思。 “这是你的理解,大概也差不多吧,当然会不会有什么变数,不是我能决定。”沙正阳耸耸肩。 “行,那我们就抓紧时间把我们手上的工作做好。”许红菱爽朗的点头道:“本来想要跟着你多干几件像样的活儿,哎,……” 许红菱本身就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虽然觉得和沙正阳在一起工作挺舒服,但并不涉及私情。 她只是单纯觉得沙正阳这个人是个做实事的人,而且做事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定了就做,做就做好,值得一交。 只是没想到才真正比较合拍的在一起工作一年时间,对方就有可能要离开了,这让她有些遗憾而已。 “红菱,人生如旅途,相遇就是缘分,我们能在一起工作这么久,日渐合拍,也算缘分吧?再说了,我走不走,现在也未定,就算走了,我又能走到哪里去?有这段‘缘分’,我们起码算是朋友了吧?” 沙正阳也能感受到对方内心的一份感触,笑着开解对方。 “嗯,说的也是,到时候你高升了,可别忘了我们这些乡里来的朋友了。”许红菱语气永远是这种充满了豪迈大气的味道,这也是沙正阳所欣赏的。 “是朋友,就别说什么高升不高升。”沙正阳点点头道:“如果一定要说高升,嗯,那我们来谈谈你的高升。” “我的高升?”许红菱讶然问道。 “嗯,市委组织部那边很快要来考察天澜,大概就是下个星期吧,如无意外,天澜可能明年1一月份之前就要走,夏侯书记征求我的意见,如果天澜要走,谁来接他的位置,我推荐了你。”沙正阳平静的道。 “啊?”许红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她没想到今天会突然听到这样一个消息,楚天澜要走? 但想想也很正常,楚天澜和霍丛峰加上柳彦,都是县里的后备干部,现在柳彦都已经是桐山的副县长了,没理由抢先一步柳彦担任县府办主任的楚天澜还会一直在这个位置上呆下去,提拔晋升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尤其是这一年多里真阳的表现有目共睹,市委组织部在考察干部时肯定会优先向成绩突出的区县倾斜。 实际上也并不像许红菱想象的那么简单。 冯士章刚刚接任市委i书记,加上杜国建和姚立波也刚刚到位不久,一般说来,短期内是不会对区县一级的干部进行调整的。 但是沙正阳知道自己既然已经定下来要走,那么该做的一些事情就该提前做了。 楚天澜在县府办主任这个位置上还是尽职尽责的。 虽然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甚至可能还没有他在官陂镇担任党委i书记时那么耀眼,但是作用却大不一样。 本身县府办主任这个职位就注定了你主要就是一个上传下达和协调督促的作用,自己太年轻,对真阳情况又不熟悉,这么短时间里主要精力又放在了发展经济和几项专项工作上去了,可以说很多面上事务性的工作,更多的还是楚天澜在帮自己应对处置,这一点沙正阳心知肚明。 这就很有点儿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的味道,不显山不露水,做的都是日常工作,但是自己这个县长工作有所倾斜甚至缺位的情况下,很好的帮自己处理好了许多事情,这虽然不是赫赫之功,但胜于赫赫之功。 楚天澜要走,谁来接任这个县府办主任很重要,许红菱估计这个消息应该是刚刚获知的,外边绝大部分人都还不知道,否则肯定还会有一番风波。 现在沙正阳和夏侯通快刀斩乱麻的把这件事情给拍了板,外边人纵然再想出幺蛾子,也不可能了。 “为什么是我?我记得你原来很忌讳女性来当这个县府办主任么?柳彦不是都被你给逼得远走旧营,现在怎么就不怕我给你招惹是非了?是因为你马上就要走么?”许红菱沉吟着道:“如果你要走,换一个人来当县长,我若是接了这个县府办主任岂不是很尴尬?” 谁都知道两办主任(委秘书长)一般说来都是党政主官来提名,如果说党委那边的主任或者秘书长因为本级班子常委成员还需要上级组织来决定,稍稍麻烦一些的话,那么政府这边的主任或者秘书长就是本级党委就能决定的,所以一般说来,都会遵从政府主官的意见。 沙正阳本身就要离开,如果这个时候许红菱接任县府办主任,半年后沙正阳走人,别人来接任,许红菱这个县府办主任该何去何从? “红菱,你倒是想得很长远啊,我觉得没什么,有我要走的因素吧,半年时间影响不大,至于说你说的那个,我想也没什么关系,你担任了县府办主任,就算是真的新来的县长要换人,我想也得把你安顿好,当县府办主任也算是一个经历吧,哪怕只有半年,那也不一样,未来对你发展也有利。”沙正阳笑了笑,“当然如果说你对你未来在仕途上没有任何追求,那又另当别论。” 这是玩笑话,如果许红菱真的无意仕途,恐怕早就调离真阳了。 为了楚天澜的安排,沙正阳是专门找了叶和泰的。 既然要走,该安排和准备的自然要把工作做到位,楚天澜当得起,所以沙正阳也要尽一份心。 叶和泰对沙正阳找到他来说这件事情也很惊讶,但随即就反应了过来,问了沙正阳是不是有意要离开宛州,沙正阳很含蓄的表示有此可能,叶和泰便没有多问。 对于沙正阳的请求,叶和泰表示他知道了,但要根据市委的统一安排来考虑。 一个副处级干部的确算不上什么,再说了,当是沙正阳也没说马上就要安排,现在冯士章接任书记也有几个月了,杜国建和姚立波也都到位逐步熟悉工作了,那么也就可以对一些个别的人事调整进行安排了。 在个别副处级干部的安排上,叶和泰还是有些发言权的,特别是组织部长姚立波新来,对全市干部情况并不熟悉的情况下,冯士章也更依赖于叶和泰在这方面的支持。 沙正阳的坦率让许红菱也有些感动,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年轻人,不但能做事,而且也会做事,在这些细节问题上也考虑很周全,比想象的更好。 “嗯,那我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有没有对象了?”许红菱突然想到什么,眼珠子一转问道。 “问这个干什么?”沙正阳一愣,“这和你没关系吧?” “是没多大关系,但是既然是朋友了,你也干不了多久就可能离开真阳了,作为朋友关心一下你的个人问题,很正常吧?”许红菱笑得很诡异。 “原来有,但分手了,近期也有人介绍,但是成不了。”沙正阳想了想,没隐瞒什么。 “为什么成不了?对方是干什么的?”许红菱的八卦之心一下子就燃烧起来。 “我母校的一个讲师,学霸类型的,我和她是长辈介绍的,相互都没有感觉,所以只能当成普通朋友,其他说不上。” 沙正阳和钱萱这大半年来还是联系过几次,甚至在沙正阳回汉都时还在一起喝过两次咖啡和茶,吃过两次饭,但是基本上都是钱萱召唤,沙正阳作为配合者。 总体来说,两人作为非男女对象那种异性朋友处得还不错,但要真进一步,估计两人都会觉得很难受。 “哇,真没想到你连条件这么好的都看不上,那你打算找一个什么样的?”许红菱还真的有些感兴趣了,“你原来的对象是干啥的?” 沙正阳觉得许红菱有些向姚莉的方向发展,果断的截断了这个话题,真要被这些比自己大几岁的女性们当成了八卦话题的主人翁,自己就别想有个安分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