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三节 终于来了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八十三节 终于来了

“所以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做?”沙正阳进一步问道。 “我已经和宁总和焦总他们几位见过了,他们给了我很好的建议,我之前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底气的,但和宁总、焦总和高总他们一番交谈之后,还是觉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 叶传胜在和宁月婵、宁月凤他们见了面,并被带去参观了东方红、趣味等企业之后,才在震撼中意识到自己的格局多么小。 对方给他的建议连他自己都觉得怦然心动,而且对方也明确表示会支持他在企业发展上的主导权,这也让叶传胜心神大定,对方没必要在这些问题上撒谎,真要做手脚,人家完全可以用真金白银把除开自己的所有股份都买下来。 “大宁总和小宁总都提出来,只要在品质可控的前提下,要尽快扩产,实现规模化生产,而现在老盛丰的规模还是作坊式生产,既不利于质量控制,也不适合在未来需求扩大时提升产能,另外高总和王总也给了我一些正在广告方面的建议,我感觉非常振奋。” “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他们是外人,看问题有一定偏差度,你才是内行,才是企业的操盘者,企业如何发展才不至于脱节失控,你自己要有一个底儿,别被他们带着走。” 沙正阳反而有些担心叶传胜过于听从宁月婵他们的建议了,他给对方提出一些自己的建议。 “就这类风味食品来说,广告也好,产能也好,这些都是用投入能解决的,关键在于品牌建立和质量控制,抓好这两道关口,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而这两道关除了企业自身改进外,还有就是人才的培养,才能实现持之以恒,不至于因为企业的发展扩张而出现问题,……” “沙县长,这些我们都探讨过,关键是现在资金上的缺乏。”叶传胜沉声道:“我和本方实业那边都协商过了,希望本方实业能够注资扩股,同时向银行贷款,扩大企业规模,同时准备在广告宣传和品牌塑造上也同步进行。” 沙正阳觉得叶传胜大概也是憋得太久,被城关镇工业公司控制着耽误时间太多,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老盛丰做起来。 “老叶,你考虑过没有,让本方实业增资扩股没问题,但是你的股份也会被摊薄啊。”沙正阳提醒对方。 “我知道,但是企业发展更重要,大小宁总和焦总他们和我都谈过,他们愿意借一部分钱给我,让我同步增资,避免股份摊薄。”叶传胜坦然道:“与其去买他们的股份,还不如增资扩股,这些资金可以用来扩大生产,……” 不用想沙正阳都知道这绝对是王澍和宁月凤他们出的主意,之前王澍和宁月凤他们就和自己提起过这种方式。 镇工业公司和其他股东要想股份不被摊薄,那么就只能跟进增资,但这显然不可能,他们本身就想出让了,怎么可能再增资,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股份被摊薄,而钱却落不到自己腰包里。 “这就是不是我们政府能管的事情了,你们股东之间要转让股份也好,要增资扩股也好,只要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政府都不会干预,政府只希望企业能够一步一步壮大起来,这就是政府乐见其成的。”沙正阳用冠冕堂皇的话语结束了这次谈话。 叶传胜离开了,但许红菱却留了下来。 “沙县长,楚主任走了,现在政府办这边忙不过来,恐怕副主任人选要马上考虑了,你没见到我这摊子事儿已经忙不过来了?”许红菱打定主意了要早点儿把这事儿落实下来。 “嗯,你有什么合适人选?”沙正阳这段时间心情不错。 企业改制陆续推开,如果不出意外,宛州公路环保设备厂的改制也不会有大问题,另外还有五家企业的改制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预计四月份之前完成改制没有太大问题,剩下的就只能看情况了。 “我推荐纪美芙来担任这个副主任,配合我工作,也可以直接对接黎县长这一摊子事儿。”许红菱观察着沙正阳的表情变化,提出自己的意见。 “纪美芙?”沙正阳略感惊讶,“为什么会考虑她?合适么?” “怎么不合适?县里要用人家的时候就把人家夸成一朵花,怎么现在要提拔重用了,就把人家扔在脑后了?”许红菱立马就怒了。 “喂,红菱,这话不对吧,文化局副局长到这边来当政府办副主任,平级调动吧?”沙正阳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不算提拔,但是起码也是重用吧?”许红菱振振有词,“我觉得挺合适,而且那一个月纪美芙的表现你和袁书记不也有目共睹?行不行,好不好,您难道不知道?” 沙正阳皱起眉头,正待反驳,电话响起来,是夏侯通的,他接到电话到市里去开紧急会议去了,“夏侯书记。” “啊?嗯,嗯,好,我明白了,我马上过来。”沙正阳放下电话,深吸了一口气,“让纪美芙马上到县府办报到,先过来上班,熟悉情况,争取就这两天研究过会。” “啊?”许红菱张大嘴巴,丰润嫣红的嘴唇变成o型,一时间不知道沙正阳怎么就突然转性了,本来以为还要花一番唇舌来说服对方呢,怎么就这么干净利落的就定下来了? “我马上到市里去开会,春节前后,中央领导要到汉川来视察慰问,已经定了宛州,真阳肯定要来,你和纪美芙立即给我打起精神准备起来,要比去年王高官来做得更好,准备更充分!”沙正阳拿起包,就往外走,撂下几句话:“出了状况,我为你是问!” ******* 中央领导来汉川视察这个消息已经传了好几遍了,但时间却一改再改,一推再推,一度以为可能要推到春节后去了,但是这一次却突兀的终于敲定了。 沙正阳赶到市委的时候,也正赶上了陆健也匆匆赶来,两个人正好在停车场上碰面。 “哟,老陆,你才到?”看着陆健从驾驶坐下来,沙正阳打趣道:“自己开车了,不怕处理?” 这个年代,按照相关规定,领导干部一般不主张开车,而都是由司机驾驶,不像二十多年后公车改革后鼓励自己开车。 陆健也换了一辆桑塔纳2000型。 在这一轮人事调整前后,宛州也兴起了一股子换车热,桑塔纳2000型成为整个宛州市最流行的款式。 奥迪100规格太高,除了市领导外,县级领导基本无人用,而日本车虽然款式好看,细节精致,但价格上却不合适,所以95年推出的桑塔纳2000型在96年开始正式时兴开来,也成为了宛州各区县书记县长的标配。 除了东峡县委县政府依然特立独行的用日本车外,其他区县的主要领导清一色都把普桑换成了桑塔纳2000型,个别经济条件较好的区县也开始为副书记们换桑塔纳2000型。 真阳县也不例外,袁成功在走之前就买了两台桑塔纳2000型,他和沙正阳一人一台。 但到夏侯通来了之后,又买了三台,一台他自己用外,另外两台交给了县人大和县政协,而袁成功那台车则直接交给了丁希慎使用,由此可见这一位在情商和手腕上的高明。 沙正阳都不得不自叹弗如,不如对方考虑得周到。 “怕啥?节约一个司机,我还没找组织要补助呢。”陆健也开着玩笑,“正阳,总算来了,不过这个春节怕就过不清闲了。” “早来早好,领导不都是盼着中央领导早来么?说最后一站走宛州?”沙正阳问道:“要走两个贫困县去看?” “嗯,既要看好的,也要看差的,要在咱们宛州呆一天半呢。”陆健消息很灵通,钱正和陆健关系也处得不错,这也算是之前这个老班子打下的基础,陆健对沙正阳还是很感激的。 “看样子来不及看东峡了?”沙正阳瞄了一眼四周,没看见东峡县委县政府的车,“那就是只看经开区和真阳?还有哪两个县?” “好像还有桐山和大野。”陆健和沙正阳并肩而行,“据说中央领导分成几个批次走好几片,洪副总理走我们这边,只看汉都和宛州,可能还要走别的地方吧。” “什么时候来?”沙正阳既兴奋又有些紧张,来得太快了,准备时间太短,除了纰漏那可真的就是百死莫赎了。 “具体时间怎么可能现在就告诉你?但肯定是在春节前吧?洪副总理多半还要去嘉州,这才是重头戏。”陆健很笃定的道:“还有两个月人代会就要表决通过嘉州直辖,中央领导不来走一趟肯定不放心。” “恐怕不仅仅如此。”沙正阳也沉吟道:“嘉州直辖,咱们汉川的通河和夔塘两个贫困地区划过去了,加上我们汉川本身也有许多贫困山区,脱贫工作中央也越来越重视,我估计,弄不好领导还要去看滇黔这些落后地区,这也是一个姿态,显示中央对扶贫工作的高度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