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五节 先斩后奏,一门艺术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八十五节 先斩后奏,一门艺术

夏侯通和沙正阳就这么被来回折腾了好几趟,总算是在市委敲定了中央领导下来考察视察的点。 中央领导来的具体时间尚未正式敲定,但是预计还有三五天准备时间,这让宛州市和真阳县上上下下都倍感压力。 夏侯通和沙正阳一回到县委,就立即召开了工作会议,落实市委意见。 “初步确定看三个点,第一火坪的马铃薯种植地,这一块由于辛普劳方面动作效率更高,所以工作已经铺开,在我们县经开区这边的工地也正在建设之中,主要是一个冷链加工基地,另外就是武城的马铃薯种植基地,这是主要专供百事的乐事薯片项目,进度略微要慢一些,但是武城那边地势要平坦一些,工作量要小一些,也基本上能看了,道路条件更好,……” 沙正阳介绍着市委和县委商定的意见。 “除开马铃薯种植基地之外,就是藿集的奶牛养殖基地了,目前已经初步建成了几个专业大户,另外还有一批中小养殖户,但总体工作还只能说是一个起步阶段,但雀巢方面的兴趣和热情很高,他们希望在藿集建成一个较为标准的典范。” “夏侯书记,沙县长,如果时间比较紧的话,那就需要统筹考虑这三个点和相关企业的顺序和时间问题。”赵建波接上话:“辛普劳和百事的工地都还处于建设过程中,但辛普劳的工地建设进度更快,但百事的规模更大一些,另外我在考虑,飞利浦的机芯制造基地和三洋与华众电子合资的微型马达、驱动器生产基地也已经进入收尾阶段,比邻不远,是否可以……” “市委的意见是主要考虑和脱贫相关的产业,单纯的工业项目不考虑进来。”夏侯通皱起眉头摇摇头。 “夏侯书记,我觉得也不能那么拘泥,飞利浦机芯制造基地和三洋华众的微型马达和驱动器制造基地虽然是工业制造项目,但是都是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未来吸纳的劳动力将超过2200人!” 赵建波也不是一个容易被驳倒的人,哪怕是面对县委i书记,一门心思要想然领导看到更多的成绩。 “目前招工基本上都是我们真阳山区农村的工人,正在集中到我们真阳的职业学校进行培训,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可能有超过2000个家庭能够从这两家企业里获得较为稳定的工资收入,这其实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脱贫致富的手段,就在家门口获得劳动收入,还能在兼顾家庭,农忙时节也能照顾家里,这要比他们到沿海地区的打工好不知道多少倍吧?” 赵建波的观点不无道理,让夏侯通也有些意动。 飞利浦和三洋都是世界知名电子企业,到真阳这个内陆县份投资建厂,本身也就是对真阳改革开放力度的一个证明,洪副总理素来是改革开放的坚定支持者,对这类企业肯定持赞许态度。 加上这种劳动密集型企业未来可能吸纳的劳动力会更多,而且对劳动技能要求也不算太高,可以说是最适合真阳这种人口大县的产业了,说它们是解决脱贫问题的一个重要手段也是符合真阳现实需求的。 看了一眼沙正阳,夏侯通缓缓道:“正阳,我觉得建波的话还是有些道理,只是市委那边恐怕又得要费一番唇舌,另外还要看时间上是否来得及了。” “夏侯书记,我看要不这样,把飞利浦机芯制造基地列为备选点之一吧,毕竟这个项目我们也花费了很大的精神才算是引到我们真阳落户,投资金额也很大,加上国内vcd影碟机产业方兴未艾,估计洪副总理也应该有所耳闻。” 沙正阳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单纯都看农业以及与农业相关的项目,省里边和市里边领导估计心里都有些不乐意,好不容易洪副总理来汉川一趟,就全看农业项目了?难道就不能展示一下我们汉川在工业上的发展成绩? 嘉州那边肯定要看,但嘉州马上就直辖,和汉川没关系了,除了汉都,难道就没有第二个能展示汉川工业实力的城市了? 所以如果能够找到某个契机让领导看一看宛州电子产业发展的局面,对未来宛州的发展也能争取到更多的支持。 “冯书记当初不就是想让洪副总理到高升电子和华众电子去看看么?这飞利浦机芯制造基地其实就和华众电子的mpeg解码芯片生产基地都是为高升电子的vcd影碟机配套的,如果来得及一看,还是很有看点的,起码省里领导是很感兴趣的。” 夏侯通精神一振,沙正阳这话在理,就算是洪副总理不一定感兴趣,但是省里领导能看到这个项目,肯定也会印象深刻,对于他来说,省里主要领导印象深刻就足够了。 “正阳说得对,飞利浦是国际知名品牌企业,而且目前vcd影碟机红极一时,我们宛州是最大的vcd影碟机生产基地,同时也是最重要的零部件制造基地,未来我们宛州将要打造内陆电子产业之都,真阳将是其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一板块能够在领导心目中加分很重要,就这么定下来,飞利浦这一个基地务求挤出时间来成为视察点,这边我去和冯书记、杜市长说,华众三洋也要作为备选点,能看尽看!” 夏侯通的表态也让在座一干人面面相觑,沙正阳和赵建波也都觉得头疼,能看一个点就算不错了,还要看两个点,时间哪里够? 但看夏侯通这么高的兴致,谁要去唱反调,肯定只能碰一鼻子灰。 敲定了这个原则,那么接下来就是要研究如何具体来接待中央领导和省领导一行来真阳的视察考察了。 由于整个宛州市只有真阳县一个视察点,所有压力都压在了真阳身上,成功了荣耀归于真阳,出了问题,恐怕板子也会打得格外重格外痛,这一点夏侯通和沙正阳都很清楚。 上一次王云祥高官来真阳考察就是许红菱和纪美芙做的接待讲解,效果很好,也得到了王高官的赞赏,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而且时间这么紧,就算是想要换人也来不及。 只是这一次看的点比起上一次来有所变化,还得要马上熟悉。 许红菱和纪美芙在会议结束后被专门留了下来,接受两位主要领导的训话。 “正阳和我说了,许主任现在要负责县府办工作,纪美芙同志上一次的接待工作很成功,所以这一次时间上有些来不及,纪美芙同志就先到县府办工作,一切以工作为重,后面县里很快就会过会研究出文件。” 夏侯通对于一个副科级干部的调整自然不太关心,但是关系到中央领导的视察接待效果,那又不能不重视。 特别是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都要亲自作陪,可以说自己这一辈子也就只能碰到这样一次机会了,所以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准备。 许红菱和纪美芙的形象气质都没问题,普通话也很标准,加上又有上一次接待讲解的经验,所以沙正阳一和夏侯通说,夏侯通就拍板同意了,虽然还没有过会,但是两位主要领导都确定了的事情,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变故。 纪美芙没想到这么快就把自己的事情给敲定下来,甚至既没有提前征求自己意见,也没有任何风声,如此突兀,似乎也完全没有让自己反抗的余地,就这么拍板了。 只是面对县里两位主要领导的强势放话,纪美芙也只能默默的接受,她虽然性格孤傲,但也并非不通时务,这种情形下真要反对,那就不仅仅是反对无效那么简单,可能就要被视为有意挑衅了。 夏侯通走了,作为县委i书记他表了态,给了任务,剩下的就该是县长来具体安排布置,最后他来检查督促了。 “纪主任,不好意思,先斩后奏了,没征求你的意见,不过你也看到了时间来不及了,恐怕这应该是我们真阳多年来最重要的一次接待,市委冯书记和杜市长都下了死命令,只许成功不许出问题,更不用说失败了。” 沙正阳也不多废话,知道对方肯定有点儿情绪,但是也顾不得了。 “明天我和东升、建波两位县长与你们二位一道直接一个点一个点的重新来过一遍,新的点,现场研究,明晚,最迟后天上午,我要看到接待和讲解的整体方案出来,然后后天下午过一遍,估计就是省里和市里办公厅来审查了,我们没多少时间,满打满算,也就三天时间。” 沙正阳放缓语气,“你们两位也算是我手底下两员大将了,嗯,还是女将,倒不是说所有责任压力放在你们肩膀上,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真实的情况摆在那里,不会因为你们俩的接待讲解有多大变化,但是如何让它最完美光鲜的展现在领导面前,这是一门艺术,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决定着我们真阳的形象和在领导心目中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