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六节 女人啊女人,富贵险中求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八十六节 女人啊女人,富贵险中求

纪美芙面无表情,只是缓缓的抬起目光:“这很重要?” 纪美芙本来是想问对方“这对你很重要?”,但最终还是忍了嘴,那太露骨了。 但她对这种之前话都没有和自己谈就直接定了自己去向的情形很生气,哪怕是许红菱和自己透了信儿,但是那是私下一说,不代表组织,自己也表示了反对,但还是就这么粗暴蛮横的就把自己给定了,没点儿情绪才怪。 沙正阳一愣,看了许红菱一眼,许红菱有些尴尬,但当着纪美芙又不好说。 沙正阳狠狠的剜了许红菱一眼。 这个女人又把自己给忽悠了。 自己还以为纪美芙自己愿意来呢,所以才直接了当的向夏侯通建议,没想到对方却不愿意来,嗯,或者也不是不愿意来,而是不愿意以这样一种方式来。 “纪主任,这件事情我做得有些唐突了,我向你道歉。当时红菱是和我提过,只是建议,我感觉你的确很合适,来我们县府办,算是给我增添一大助力吧,红菱主任工作忙,她性格你也清楚,你来算是和她完美搭档了。” 沙正阳目光直视纪美芙,语气诚挚,态度诚恳。 沙正阳的话极大的安抚住了纪美芙内心的不满。 对方郑重其事的道歉,而且话也说得很中肯,希望自己过去帮忙分担责任和压力,是帮他的忙,这句话很重要,也让人听起来很舒服。 见纪美芙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色却和缓了许多,沙正阳心中也是忍不住吐糟,怎么这些女人都这么爱面子? 但转念一想,这也是一个女人体现自己价值和自尊的表现,也说明这个女人对这方面很在乎,这不是坏事。 “纪主任,这一次中央领导的视察很重要,对宛州,对真阳,对夏侯书记,乃至对我本人都很重要,这相当于是对我们真阳对我本人这一年多工作成绩的一个检阅,可这么高规格的检阅,恐怕向我们这样的干部,一辈子都未必能碰到一次,所以,的确很重要。” 沙正阳说得很带感情,纪美芙脸色更加和缓,表情也丰富了许多,微微蹙起的眉头看上去更有韵味。 “你们想想,洪副总理这一趟要跑好几个省,咱们汉川只是一站,而且重点还是在嘉州,原因大家都知道,所以如何在这么短时间里把我们汉川,我们宛州乃至真阳最具有代表性的发展成绩展现在领导面前,很考究,很讲方法艺术,不是你干得好,领导就能看得到,如何让领导最直观最深刻的感受到,这才是关键。” 沙正阳需要给她们俩既加压,又还要打气。 “我可以问心无愧的说,这一年多,我们真阳变化很大,也做出了很多骄人的成绩,所以我们之前研究时,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把哪些展现出来,当然,领导视察有针对性,所以农业项目关系到脱贫工作,这是大头,但是我们也不能拘泥古板,就像刚才建波所说的,劳动密集型的产业能最大限度解决我们贫困人口的就业,这也是一种脱贫的路径,我很赞同,……” “所以,如何把这几个看点有机的融合起来,让其异彩纷呈,领导看得入脑入心,这很关键,……,另外,我也还有一些考虑,洪副总理在中央主抓经济体制改革,我们真阳的企业改制也正当时,我个人认为也很有亮点,所以我希望你们二位也能对这一块工作有所熟悉,……” 纪美芙略感诧异,看了一眼许红菱,先前开会时可没说到这一块啊。 这是沙正阳的私货,他想要看看有没有机会夹带进去,但这要看机会,所以他希望许红菱和纪美芙能先熟悉一下。 如果真的机会合适,他也会适当的提一提,看看洪副总理有没有兴趣。 许红菱也有些讶异,看样子沙正阳是另有想法,问题是这合适么? 似乎是觉察到了许红菱和纪美芙的疑虑和担心,沙正阳笑了笑,“我只是考虑这一块工作应该是洪副总理比较感兴趣的,当然一切需要服从省委市委的安排,我还不至于自作主张不顾大局,我想的是如果有合适机会,我会提一提,万一洪副总理真的感兴趣呢?” 许红菱和纪美芙都被沙正阳的大胆给震住了。 这可不比一般的事儿,如果自作主张的话,省里边和市里边会怎么看你沙正阳?弄不好会弄巧成拙的。 “县长,这事儿恐怕要从长计议才好。”许红菱这么大胆的人,都还是有些担心了。 “行了,我知道分寸,我只是让你们熟悉一下情况,并没有要你们干什么。”沙正阳没好气的道:“届时洪副总理感兴趣才说得上其他,现在你们也就是有备无患,如果没有合适机会,我不会去贸然行事,这方面我比你们清楚轻重。” 见沙正阳还算心里有谱儿,许红菱和纪美芙这才稍微松一口气,她们也不希望沙正阳因为这种事情去触雷。 和许红菱一起出来,纪美芙才恨恨的盯着许红菱:“这下可遂了你的意了。” “那不正好?我们俩可以搭伴而行,干啥事儿都能合拍了啊。”许红菱笑嘻嘻的道。 “哼,私人感情和工作关系搅在一起,恐怕会更麻烦,你难道不知道?”纪美芙提醒道。 “那也要分人。”许红菱对这一点倒是很有自信,“我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美芙你也不是,我们也不是那种偷奸耍滑的,有什么事情大家商量着来,不要把自己当成官,那就都没问题。” 纪美芙本来也欲反驳,但是许红菱这番话也说得没错,关键还是在人,都存着别样心思,那么怎么干工作也别想干好,看许红菱的态度,倒是很有信心。 “对了,红菱,你觉得他刚才最后说的那个,是不是……?”纪美芙忍不住问道。 “你那么担心干啥?”许红菱似笑非笑的斜晲了对方一眼,“还真关心他啊?” 纪美芙脸一烫,又气又恨,“真要出事儿,谁都落不了好!” “行了,你也太小看他了,人家二十七岁能当到县长,你以为真的是撞大运撞来的不成?”许红菱撇撇嘴,“放心吧,他考虑问题肯定比你我考虑得深远,能不能做,他自有分寸,我们就乖乖听话就行了。” 许红菱想的没错,沙正阳的确有他自己的考虑。 如果贸然提出来,不说夏侯通,恐怕市委那边就过不了关。 本来时间就紧,为此市里边把市经开区这边的点都砍了,现在你沙正阳还不满足,还要提出来看这看那,就真的有点儿得陇望蜀了。 再说了,乡镇企业改制有些新鲜感,但对洪副总理来说就未必了,如果真的洪副总理感兴趣,要抓住了解更深层次一些问题,万一问出个不太合规的东西来,那又该怎么办? 你沙正阳倒是为了搏眼球,不管不顾,但是从省到市大家都来陪着你冒险,凭什么? 所以沙正阳在市里,在夏侯通面前半句话都没说。 但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给领导留下深刻印象的好机会。 如何来达到目的,还要看情况,套条件合适才行,否则真的会弄巧成拙。 在此之前他要让许红菱和纪美芙有所准备,配合着自己行动。 如果真的找到机会把话题切入到企业改制上来,沙正阳觉得还是很有机会的,这就要看自己临场发挥了。 这个险他打算冒一冒,值得。 “月婵姐,你在哪里?”沙正阳打定主意,给宁月婵打了一个电话。 “在汉都?嗯,你明天走宛州来一趟,当然有事,也算是好事儿吧,具体你来了再说,是关于本方公司的,行,你来了和虹姐联系一下,我们见面在具体商量。” 沙正阳挂了电话。 如果有机会,沙正阳准备把老盛丰这个点推出来。 一来老盛丰是真阳乡镇企业中最典型的改制范例,其股权构成的成分也十分丰富,既有原来的政府股东,也有最早品牌创始人后代,还有企业管理层和技术人员,更有企业普通职工,最后还引入了战略投资者,可以说这样一家企业基本上涵盖了目下中国企业改制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成分。 二来,老盛丰还处于一个刚刚起步打造品牌阶段,如果洪副总理真的能来看一看,电视和报纸上都来曝光一下,胜过其他任何广告效果,这就是要借名人效应。 三来,宁月婵、焦虹他们几个组建的本方公司其实就是东方红集团的另一面,如果作为战略投资者的本方公司也好,东方红集团也好,能够进入洪副总理的视野,无疑也将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契机,哪怕就是说不上什么话,能够一起陪同着洪副总理参观一下老盛丰,照两张照片也能为本方公司增添几分资本。 对于国内的这种风气来说,这种借势往往就能有不一样的分量,对企业逼格的提升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