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八节 谋划深远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八十八节 谋划深远

在有些情形下,名声能够带来优势和助力,但有的时候却能带来阻力和纷扰,沙正阳很清楚这一点。 自己已经离开了市里边,点点滴滴自然有人明了,没有必要再去大肆渲染,那只会起到反作用。 不过在真阳,这一切却是有价值意义的,自己所做的一切如果能够为高层领导所了解,这对于自己未来发展大有裨益。 他要做的就是要把这一切点滴都释放到极致,将其价值也释放到最大。 “所以你觉得我们都要在这里候命,一旦有这个机会,可以参与其中营造出一种氛围?”宁月婵和焦虹都皱起眉头,显然对沙正阳这样大费周章有些困惑不解。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 沙正阳知道她们还有些接受不了这种近乎于投机取巧或者借力借势的手段方式,但沙正阳却很清楚,这非常重要。 尤其是在中国这个特定环境下,官本位的思维哪怕是再过二十年也一样相当浓郁,这种高层领导的“认可赞许”,会给企业和个人的定位带来无限拔高提升,同时也能在未来发展获取资源时,带来极大的助力。 其威力之大,你不身处其中,就难以想象。 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喝了几杯红酒,这极大的舒缓了大家的神经,也让气氛变得更轻松,谈话能更随意。 沙正阳很喜欢这种谈话,不需要太过的过场形式,就事论事,直奔主题。 “月婵姐,虹姐,月凤,可能你们都应该注意到了,随着企业的发展,要想再往上走就会面临着各种你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隐隐存在的各种约束限制了,这是我们国内非国有经济所面临的一种困境,那么要打破,噢,打破不可能,只能说突破这种约束限制,就需要从各个方面来想办法。” 沙正阳的话也引起了宁月婵她们的深思。 如果说前几年大家都还只是埋头苦干,一门心思谋划企业发展壮大,没有太过考虑其他的话,那么从95年以来,宁月婵也好,焦虹也还,宁月凤和高柏山也好,执掌一方的他们都已经开始站在更高的高度来考虑问题了。 这里边也有沙正阳不时的提点缘故在里边。 前期企业顺风顺水,但越往后走,面临的阻力越大,有时候甚至会感觉到发展到了一个瓶颈,高原现象,停滞不前了。 如果不是因为东方红集团是以食品消费类为主的企业集团,在现金回收上更多是通过纯粹的市场来进行,只怕这种瓶颈和制约的感觉还会更明显。 当然这也要求企业对市场敏感度更高,一旦有风吹草动,那么影响也会随之而来。 到了这种阶段之后,那么就需要从更多方面综合性的来考虑企业的未来了。 企业未来该怎么发展?如何来定位?目标是什么?可以从哪些方面来夯实和充实企业的发展根基? 纯粹的通过加强企业管理、强化研发投入、寻找新的战略支撑点,这些都很重要,但是还不够,在中国这个市场上还不够。 一家大企业要想做大做强,所需要的各类资源要素太多了,土地,资金,各类市场行政许可,媒体导向,这些都和从中央到省市县甚至乡镇和村组这一级的政治资源息息相关。 可以说东亚国家的企业发展,尤其是大型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都脱离不开这类因素,无论是日韩,还是中国大陆和台湾。 这既和东亚国家的经济发展传统有关,国家在大型企业的发展中起着不可估量的影响力,同样也和****密切有很大关系。 当然在欧美国家这种因素也存在,但是更多的是企业发展起来之后才和政府建立起某种特定关系,而在东亚乃至东南亚,企业发展过程中就很大程度受制于政府是否支持,政策是否支持。 这种情形要在互联网经济迅猛发展之后才会一定程度的淡化,当然这得益于互联网发展起来时各国政府对这一新兴领域了解的缺失,使得在管治时较为宽松,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使得互联网经济得以放飞成为全球领军的一个关键因素。 这也使得政府在一定程度反思,在制度创新上的宽松可以使得创新型经济迅猛发展,这也成为2015年后政府有意识的放松制度约束监管,促进经济创新的一个原因。 但现在还是1997年,距离那个时代还有二十年,东方红体系的企业要想发展,那么就必须要借助各种力和势,而力和势,归结起来其实都是资源的一部分。 “正阳,你说的这些,其实我们也都感觉到了,其实以前你也和我们提过吧?”宁月婵蹙着眉,若有所思,“但今天你挑明了,说得更系统了,嗯,我们东方红虽然从各方面来看发展势头仍然很好,但是我们也能感觉得到,增速在放缓,阻力在变大。” “你今天所说的,要借势,大概也就是说要丰富或者说夯实我们东方红体系的各类底蕴吧?”焦虹说得更直白。 “可以这么理解。”沙正阳不避讳,“和国企比,集体企业和私营企业天生不足,东方红改制之后实际上混合制企业,效率提升了,但原有短板没得到弥补,在高层政策没有实质性的利好变化下,我们未来的发展会更吃力,所以要突破,我们需要从个方面来赢得认同,洪副总理的视察也好,评价也好,都将是一个机遇。” “可洪副总理就算是要看也只会看老盛丰吧?”宁月凤插话道。 “所以我才把你们三人叫来,看老盛丰的话,不可避免要问及企业改制的具体内容,那么老盛丰的传承人赎买,管理层和职工持股,引入战略投资者,每一个环节都是一篇精彩故事,值得一谈,我会找机会来挑起话题,而你们作为战略投资者代表为什么会入股,正好成为引线,就看你们如何把握来带到东方红体系上来了。” 沙正阳显得胸有成竹。 老盛丰只是一步棋,而东方红体系的企业如果能够得到洪副总理的首肯或者评价,那将对东方红集团未来的发展起到一个定海神针的作用,其意义非同小可,这就是沙正阳力图达到的目的。 而以前世沙正阳对这位传奇式的领导的了解,以及马上就是十五大召开国内经济政策的方向调整来看,获得这位领导的支持性评价,可能性很大。 宁月婵和焦虹对沙正阳的深远布局,以及他的十足信心也是颇为震动,沙正阳早就和他们提过,东方红集团要充当未来汉川非公有制经济体系中的排头兵,确定这个目标不变,那么就要从各方面来努力,很显然这也是沙正阳筹划已久的一步妙棋。 但这取决于这环环相扣的布局能不能成功。 沙正阳也介绍了他的安排,宁月婵她们都觉得这里边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不过的确值得试一试,左右不过是在这里等几天,值得。 “正阳,看起来没能接任书记对你没太大影响啊,我还以为你起码要颓丧一阵子呢,没想到你依然生龙活虎的干劲儿十足。”焦虹笑着道:“前段时间我和明市长在一起吃饭,他就说到你,说去年真阳经济发展速度已经逼近了经开区,让钱常委压力很大呢。” 沙正阳笑了起来。 作为三洋若斯电器的总经理,焦虹在市里边也算是一个名人了,市里边三大国企改制都获得了相当成功,其中最耀眼的还是高升电子,但是论发展的稳定程度,则是三洋若斯更看好。 不是没有人来关心沙正阳在没能接任县高官的心绪变化,不过沙正阳和夏侯通表现出来的默契和谐让很多人放了心。 除了阴朝凤外,无论是冯士章还是杜国建、姚立波这些人,都还是希望沙正阳能够在真阳再接再厉,和夏侯通带动真阳经济在上一个新台阶,更不用说叶和泰、明永昌、钱正、王挺以及吕彬奇、陈秀清这些和沙正阳素来亲善的领导了。 “经开区经历了前两年的高速发展,经济总量的基数越来越大,指望着一直保持太高的增速本身也不现实,加上经开区在土地资源上受限,本身就先天不足,除非尽快重新调整规划,从宛阳和真阳划出部分区域来,否则要不了两年就会难以为继。” 这一点沙正阳其实在经开区时就和钱正提过了,但没有引起钱正足够重视。 “真阳现在的电子产业发展这么快,有没有考虑引入电脑制造这一块的产业呢?”焦虹问道:“我前段时间到苏州那边出差,发现那边电子产业正在向电脑制造生产和组装集中,这应该是一个新趋势吧?” 这一点沙正阳其实心知肚明,只是他现在在真阳还能呆多久,他也不确定,但是肯定呆不到要把电脑组装和oem贴牌生产这一块产业发展起来了。 且看自己走时谁来接班了,如果是丁希慎接班,倒是可以和对方在这方面交流一下,帮对方谋划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