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十九节 预考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八十九节 预考

时间很快就确定了下来,对于真阳的干部们来说,这几天简直有如打仗一般,从县容县貌到社会治安,从道路交通到沿途绿化,都需要全方位的整饬,确保不影响到真阳,不影响到宛州乃至汉川省的形象。 这就是所谓的麻子打呵欠----全体总动员,所有人都要围绕着这一中心工作来服务。 就像一年多前的高官王云祥来考察调研一样,但这一次规格更是高了两个档次。 *****,******,不仅仅是对于真阳,对于宛州,就算是对于汉川省来说,都弥足重要。 同样,对于视察参观点,省里和市里都是高度重视,时间虽短,但是内容却要丰富而已具有代表意义,务必让洪副总理看到汉川省在脱贫工作上的努力和业绩,务必让洪副总理感受到汉川省在通过发展经济来实现贫困地区落后面貌的改善和老百姓增收致富的蓬勃昂扬精神。 这番话是省委i书记周远望交代给新任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田力的话,田力原封不动的交代给了宛州市高官冯士章和刚刚去掉代字的市长杜国建二人,做到精准选点,鲜活深刻,不得有误,不容有失。 无论是冯士章还是杜国建都感受到了巨大压力,他们俩都是亲自带着市委常委一般人陪同田力到真阳来实地看点,逐一过关,确保效果。 看着柯斯达车下来的一大堆领导们,夏侯通和沙正阳迎上去,而许红菱和纪美芙则婀娜娉婷的一身浅灰色呢子套装站在一旁,等待着再度演练一遍。 一番寒暄之后,田力和冯士章、杜国建二人很亲热的一道并行,目光落在夏侯通和沙正阳身上,在和夏侯通握手之后,却上下打量了一下沙正阳,这才感慨道:“自古英雄出少年,看到正阳县长,才觉得自己老了啊,老冯,老杜,是不是有这种感受?” 冯士章和杜国建都笑了起来,沙正阳也陪着腼腆的笑了笑,但却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嗯,夏侯书记,正阳县长我见过两次,跑机场项目,正阳县长可是不遗余力,现在总算动工了吧?”田力记忆力很好,“未来翠屏机场一旦竣工使用,可以极大的带动整个汉东地区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加上汉宛高速现在也在紧锣密鼓的推进,这两大设施未来可以确保宛州成为汉东地区当之无愧的核心节点城市,老冯,老杜,你们在这两个项目上要全力配合啊。” 田力的话也让冯士章和杜国建都连连点头。 “好了,言归正传,夏侯书记,正阳县长,这一次我受省委周书记和王省i长两位领导的委托,来打前站,目的很简单,就是看一看宛州在迎接中央领导视察的准备工作进行得如何了。” 田力气场很足,当副省i长时他就以讲话风格明快富有激情著称,而且很富有感召力。 “待会儿我们注意走一遍,完全按照中央领导来的路线和时间来进行,该谁带队,如何解说,谁来补充,要见哪些人,需要多少时间,都基本上按照这个步骤和节奏来,注意一下顺序和时间,其他我不多说,边看边说。” 想了一想,大概也是考虑到一些问题,田力又补充道:“如果有哪些不足和不合适的,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直接提出来,不要遮掩客气,这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容不得半点疏漏,不要顾及谁的颜面,到时候老冯和老杜你们俩也别有意见,都是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 “田秘书长说哪里去了,请诸位领导来帮我们知道把关,那也是为我们工作着想,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冯士章赶紧道。 “那我们就开始吧。”田力点点头。 夏侯通和沙正阳简单的说了两句,便确定由沙正阳来带着许红菱和纪美芙来做主要介绍和讲解,而夏侯通则择机补充和强调,这也是当初定下来的方案。 “各位领导,这里是真阳县藿集镇二沟村三社,在我们身后这一个圈栏就是我们二沟村养殖大户徐鹤翔家的牛圈,在这里共养殖着引进美国血统的乳用荷斯坦奶牛220头,这个奶牛场也是和瑞士雀巢公司宛州公司合作的成果,……” “徐鹤翔家原来也是本地传统的奶牛养殖户,但是在雀巢食品公司落户并与我们宛州本地养殖户进行合作之前,徐家奶牛场仅有奶牛八十余头,虽然在我们真阳本地也算得上是奶牛养殖大户,但是无论是奶牛品种和产奶量,以及牛奶含脂量、蛋白质含量均无法和现有的乳用荷斯坦奶牛相比,……” “在雀巢公司选择了落户我们宛州之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与雀巢公司的这一次合作,专门成立了工作小组推进雀巢奶源基地建设,其中我们真阳便成为首批试点建设基地,通过两年来的建设,雀巢公司和地方政府通力合作,通过选址、选种、技术培训、金融扶持等方式,是的我们真阳涌现出了一批具有一定实力的养殖大户,……” 纪美芙的普通话相当标准,在沙正阳看来几乎可以和省电视台的播音员媲美了,相比之下许红菱的普通话始终还带有一丝汉东口音,当然如果不仔细听,也很难听得出来。 纪美芙步伐和缓而富有节奏,带动着一干领导们前行。 “目前奶牛养殖已经成为我们二沟村未来脱贫致富的一条康庄大道,徐鹤翔不但自己成为了养殖大户,作为共产党员的他,牢记党员的使命,自己开办了养殖培训夜校,无偿为全村有意养殖奶牛的农户提初级技术培养,镇农村信用社和县农业银行也主动对接,与雀巢公司合作,为缺乏资金的养殖户提供信贷支持,……” 田力一边仔细倾听,一边和冯士章说这话,沙正阳和夏侯通走在一旁。 这一类话语纪美芙经过训练已经轻车熟路,要到关键的时候他才会上阵。 在田力以领导身份和养殖大户徐鹤翔交谈之后,沙正阳也开始切入话题。 “目前困扰和限制我们二沟村乃至其他一些山区村发展养殖的问题也还是不少,第一就是我们山区贫困农户因为文化程度低,接受能力差,所以在技术培训上雀巢公司方面提供的培训他们难以吸收接受,这就需要我们县里边对这些农户进行先期基础培训,……” “除了技术问题外,资金风险也是一大难题,虽然雀巢公司方面提供了一定的金融支持,但是雀巢方面主要还是以扶持养殖大户为主,这种扶持当然是好的,养殖大户的发展不但可以带动奶牛养殖业发展,而且养殖场也可以吸纳本地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尤其是一些家庭条件价较差,外出务工困难的村民,可以获得一个就近务工挣钱的机会,……” “在如何鼓励和发展一大批中小养殖户问题上,市委市府和我们县委县府也一直在研究和探索,通过合作社的方式来组织和培养一批中小散户,使之共同抵御风险,降低风险,同时省农业厅和市级相关部门也在主动下乡对接,采取驻点包片的方式来帮助我们这些农村散户在技术上稳步提升,……” 田力在心中给真阳县的准备工作打了一个95分,非常满意。 前期介绍详略得当,有血有肉,后期沙正阳的分析研判真实可信,有理有据,起码他一路听起来,基本上思路就是跟随着对方在走,没有半点走神的机会。 如果后续的两个点都能有这样高的水准,他觉得洪副总理这一趟来视察,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周书记和王省i长也应该满意。 想到这里,田力忍不住多看了沙正阳一眼。 苏伦康和他谈起过沙正阳,对沙正阳很是佩服。 田力也知道苏伦康表面谦和大度,但是也是一个眼高于顶的人,对于有本事的人他很尊重,但庸碌之辈很难入眼。 能让苏伦康这样高评价的角色,很少见,尤其是本身就比苏伦康年龄还小。 林春鸣选人用人还真是有一套,难怪能不远千里把这个家伙从汉都带到宛州。 “正阳县长,除了奶牛养殖外,你觉得我们基层党委政府,还有哪些考虑和办法,来帮助我们这些贫困户寻找合适的脱贫路径?这关系到我们这些山区丘区的贫困农户致富,但我觉得奶牛养殖在丘区和平坝地区相对合适,但是山区,或者说条件更差一些的地区,有没有其他考虑?” 田力的问话没有难倒沙正阳,他早有准备:“田秘书长,有,实际上县委县府也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一头荷斯坦奶牛价值不菲,而如果一个养殖户养一头其实从劳动力统筹使用上来说是不划算的,但三五头奶牛,一般家庭却承受不起这个投入,更别说贫困户了,所以我们正在积极引入发展河南奶山羊的养殖,这是一种很适合我们山区养殖的奶用山羊,我们准备借鉴雀巢的一些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