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节 观感,走为上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九十节 观感,走为上

沙正阳的应付裕如也看在了冯士章和杜国建眼中,都心有所悟,叶和泰更是暗自点头。 夏侯通才来没多久,对县里情况不算熟悉,尤其是像雀巢奶源基地建设和百事与辛普劳的马铃薯种植基地,都是在沙正阳手上一手做起来的,对方对这一块工作如此了解也在情理之中,也该他长脸。 到最后夏侯通象征性的补充强调了几点,这一个点就算是结束了。 接下来的情况也都差不多,火坪和武城两个乡的马铃薯种植基地也在紧锣密鼓的建设当中,看上去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相较于奶源基地建设,马铃薯种植的投入就要小得多,对广大种植户来说也要相对容易得多。 谁没种过马铃薯?只不过美国企业方面在马铃薯品种、施肥等方面要求格外严苛,这倒是让很多农户不太适应。 但是看在钱的份上,谁也不会给一份长久的合同过意不去。 能够每年稳稳当当种植几亩马铃薯,或者就是干脆为这类农场直接打工挣工资,还兼顾了家里,何乐而不为? 对这一块工作沙正阳一样烂熟于胸,甚至对几个初具规模的家庭联合式农场以及组成的合作社负责人都十分熟悉,随意的摆摊,时不时的提问,都让田力一行感觉到沙正阳在这方面是真的下了功夫。 给人的感觉沙正阳更像是一个分管农业的副县长甚至农业局长,而非县长,这就相当不简单了。 这说明人家不是表面作秀,而是真正沉下来做过扎实工作的,否则不可能在短短两三天里就能达到如此熟稔的境地。 “老冯,这么一趟看下来,显得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啊。”田力非常满意,回去对周书记也能有一个交代了。 按照这个行程看,起码他觉得是十分有看点的,既有平坝,更有丘区和山区,通过公司加农户的产业培养,农产品种养殖延伸到农产品深加工,可以说很符合上边在脱贫工作上的要求。 “我们也考虑过,原本想要请领导看一看几家企业,但是这一盘算下来,时间又有些紧,万一领导路上稍微有点儿耽搁,恐怕就赶不上了。”冯士章赶紧解释。 “嗯,我觉得还是要准备一两个备选点,万一时间宽裕,领导又有兴趣,那么还是可以看一看的。”田力想了想道。 “那我们把高升电子和华众电子作为备选点准备。”杜国建接上话:“这两家企业都是在我们宛州发展起来的企业,一家是国企改制变成股份制企业,一家是新兴的高科技电子企业,和上海那边合作的,也是现在最热门的vcd影碟机关键零部件生产企业。” “对,这两家企业工人加起来数量超过5000人,对不但解决了国企职工下岗的问题,同时也还吸纳了相当大一部分农村剩余劳动力,算得上是一个十分突出的典型。”冯士章赶紧补充道。 “唔,这倒是可以考虑。”田力也很清楚中央领导这一趟下来的主要关注点,脱贫是重心,同时解决下岗职工和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也是重头,所以应该能够引起洪副总理的兴趣。 田力也是一个干净利索的性子,三言两语就敲定了备选点。 本来夏侯通还想把飞利浦机芯项目作为备选点提出来,但是想想飞利浦机芯项目还只是建设阶段,尚未投产,而且再争这个只怕冯士章和杜国建就要说真阳贪不知足了,所以也就忍了下来。 临上车前,田力又专门和夏侯通与沙正阳交代,就按照这个程序来准备,在介绍的时候多提到省委市委的重视以及具体支持措施。 夏侯通和沙正阳自然心知肚明,连连点头。 当然二人也免不了趁机提出了一些具体困难,希望田力回去之后能够向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反映,以谋求更大的政策和资金、技术支持。 这都是应有之意,田力也欣然应允。 临行上车,田力本来已经上车了,但是想了一想之后又重新下来,找到冯士章、杜国建、夏侯通和沙正阳四人专门说了几句。 “老冯,老杜,夏侯书记,正阳县长,宛州以及真阳的电子产业发展势头很好,加上未来随着基础设施改善,宛州完全有条件成为汉、陕、嘉、豫、鄂五省市结合部的中心城市,加上宛州人口众多,劳动力充足,对于电子装配这一类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极为有利,目前基础有了,就看如何把握推动了,真阳县在这一块上应该大有所为。” “这一次除了中央领导来看外,周书记和王省i长也很重视,如何做好下一步招商引资工作,把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贫困山区农民增收致富,这三者有机结合起来,大有可为,特别是我注意到你们宛州和真阳在技术培训上这一点走到了前面,做得很好,如何巩固和进一步加强,我觉得你们还大有潜力可挖,不仅仅是农业这一块,工业技术这一块上,你们也可以有针对性的做起来,如果市里县里资源不够,可以主动向省里汇报,请求支持,……” 田力走了,冯士章和杜国建一行也上车返回市里。 “看样子田秘书长很满意啊。”杜国建心里也踏实了许多,他上任不久,就遇上这种大事情,也是对他这个市长的一个考验。 “嗯,真阳工作做得不错,踏实有序,夏侯通和沙正阳配合也很默契,市委在这个人选问题上还是选对了。”冯士章也很满意,“真阳按照这样的发展势头,恐怕赶上东峡为时不久了。” 杜国建迟疑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该不该说,冯士章立即敏感的觉察到了,皱起眉头,“老杜,有什么不好说么?” “不是,我只是听到一些传言,说沙正阳不太安心在真阳工作啊。”杜国建沉吟了一下,才缓缓道:“当然也只是道听途说,未必准确。” “哦?!”冯士章吃了一惊,身体微微前倾,面带不豫,“有这个说法?沙正阳不安心?是觉得没能接任书记?他当县长也才一年多吧?” “这只是我听到的一个说法而已,不准确,也许是有些人以讹传讹。”杜国建赶紧分辨,“或者是一些亲近沙正阳的人有意漏出的这股风声吧。” “这是给市委示威?”冯士章冷笑,语气变得更阴冷,“真以为工作是他一个人做的不成?” “冯书记,我看今天沙正阳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他的安排和介绍也很踏实,田秘书长还是很满意的。” 杜国建有些后悔挑起这个话题,没想到触动到了冯士章的逆鳞。 他原来一直以为纵然冯士章对沙正阳不是很感冒,但是也不至于有多大的隔阂,林春鸣和冯士章原来关系处得也好像还过得去,怎么却成了这样? “哼,表面文章的确做得好,当然,我也承认沙正阳是有些本事,但是如果恃宠而骄,那就不是好事了。”冯士章的语气仍然很冷,“人太年轻,却得陇望蜀,总觉得组织欠他的,没有让他继任书记就是耽误了他,亏欠了他,有这种心思,本身思想上就有问题。” 这话说得杜国建就有些不好回答了。 “老杜,你来宛州时间不长,对宛州情况还不了解,久一些就知道了。”冯士章吁了一口气,“宛州不缺能人,也不是缺了谁地球就不转了,但是有些人就是喜欢耍点儿小心眼儿,就是觉得自己比谁都强,不按照他的想法来,那就要耽误发展,要贻误战机,没那么夸张!” 杜国建心中更是一冷,这是在说沙正阳,还是林春鸣?不至于吧? 或者说这几年冯士章隐忍过甚,现在才发泄出来? “林书记来宛州这几年发展很快,他提出了一系列的大胆改革举措,使得宛州原来的陈旧保守风气得到很大改善,宛州经济发展也进入了快车道,可以说居功至伟。”冯士章话锋一转,又拉了回来,“但是有些人觉得自己似乎做了很大贡献,组织就该论功行赏,每一次调整官帽子都该换一换,越戴越大,这就失去了作为一个党的干部的初心。” 杜国建心稍宽,现在林春鸣已经去了嘉州,但毕竟也马上就是副省级领导了,而且中央也很认可他在宛州的表现,否则这一次视察也不会专门选址宛州,也是引为宛州的确有值得一看的看点。 前任领导的评价上级组织已经定了,很优秀,而且还高升了,那么后任领导自然要注意方式,最好是既要适当继承,又要凸显有别,才能更好的体现出自己的能力,还好,冯士章在这一点上还是很能把握分寸的,不至于因为对沙正阳的不满而乱了章法。 至于说沙正阳会不会走,反而不重要了,就目前冯士章对沙正阳的观感来说,或许沙正阳也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