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一节 天下何人不识君?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九十一节 天下何人不识君?

沙正阳没杜国建想的那么多,他的想法很单纯。 对于他来说,或许这一次中央领导和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来真阳的视察对自己来是最后一次展示机会,竭尽所能留下一个深刻印象才是最重要的。 日后无论自己走到哪里,这份印象未来都弥足珍贵,都有可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有时候,一个印象足以改变一切。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把自己全方位的能力和所作出的业绩展示出来。 招商引资方面的,引而不发,含蓄的点一点,领导就能知晓;扶贫攻坚的,体现自己的重视和用心,民心所向,务实谋划,点滴见真功;企业改革,立意深远,引领潮流。 把这三块通过这一次视察考察体现出来,让领导感受到,沙正阳觉得足矣。 至于说冯士章的冷淡,杜国建的疏远,叶和泰和明永昌以及钱正他们的遗憾,那都不重要了,跳出去,就是另外一个天地,没准儿就另有一番造化。 相较于一年前王云祥来真阳考察调研时市委市府一班人的态度,许红菱和纪美芙无疑是最有直观感受的。 冯士章和杜国建的客套中隐藏的些许什么,她们俩是最能体味出来的。 毫无疑问,冯杜二人也是关心重视的,但是他们的关心重视仅止于单纯的工作,不涉及到其他,就事论事。 而上一次林春鸣和钟广标等人陪着来时的热情关怀却是发自内心的,既对事,也对人。 这就是差别。 成见一旦有了,就很难消除,特别是在没有特别的机缘情况下,几乎不太可能了。 许红菱和纪美芙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心中也有些黯然遗憾。 或许这就是沙正阳有意要如此演绎的目的,既然要走,那就没那么多顾忌了,就算是最后一次盛放了。 回县里的时候沙正阳就感受到了两女的情绪不高,觉察到了二女的一些心思,沙正阳心中也有些感动。 相逢相识,还有一段工作上的缘分,不管怎么说,大家都处得很不错,尤其是这半年来,大家接触更多,了解就更多,对各自的心性大家都有了一个基本认知。 基于此,大家才觉得有些感触。 “红菱,美芙,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无论我在不在真阳工作,起码我们都要对得起我们自己的责任,这不是虚伪矫情,而是一种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吧,更不用说我们都还是共产党员。” 沙正阳回到办公室,招呼二人落座,亲自替二人泡茶,这让许纪二女都有些吃惊。 “我还是那句话,这一次辛苦你们俩了,要说这项工作略微有些超出你们的工作范围,但是也算是要把我们真阳这两年工作成绩最美好的一面展示出来,这也算是我个人的一个谢幕之作吧。” “县长,真的要走?”纪美芙忍不住问道:“我看田秘书长对你的工作还是很认可的,夏侯书记和你处得也不错啊。” “嗯,不完全是因为这些。”沙正阳笑了笑,“当然这本来就还是难以确定的事情,走不走都是那么回事,我只是觉得略微有些遗憾,还有很多工作没有能够按照我自己设定的计划去实施完毕,但是比我想开了一个好头,而且格局架构已经确定下来了,谁来当这个县长,变化不会太大。” “至于说我走,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跳出一个环境,算是去迎接新挑战吧,我相信我到哪个地方去,组织都不会让我轻松的,当然,我也很乐于接受这样的挑战。” 沙正阳显得很自信而大气,眉目间流露出来的那份从容淡然,更是让二女都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成熟韵味,男人味十足。 “那你是去嘉州,还是去平原?”纪美芙忍不住问了一句。 “平原?”沙正阳一怔,还有这个说法?“谁说我要去平原?” 纪美芙瞥了一眼许红菱,没说话。 许红菱皱起眉头,“曹秘书长不是你的老上级,你去平原也很正常吧?” 沙正阳哑然失笑,“我去平原干什么?省政府办公厅那里不适合我,我更希望做点儿实实在在的工作,到基层也好,搞企业也好,那种充实感更让人愉悦。” 不过许红菱的话也提醒了沙正阳,也许自己该趁着春节来临,在向曹清泰汇报一下这边的情况。 “好了,说这些太远了,我们眼下该做的就是把未来几天这项重要任务完成好,今天你们俩的表现都很优异,田秘书长是个很挑剔的人,他能竖大拇指,难得,希望到了洪副总理来的时候,你们可别紧张。” “行了,王省i长那一次接待我们不一样游刃有余?”许红菱也是个大神经,“你就放心好了,只不过你的小九九成不成,就要靠你自己了,我们是没法在这上面夹带私货的。” “嗯,这不用你们操心,我自有安排。”沙正阳深吸了一口气,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 “来了。”沙正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车队缓缓的沿着国道而来,他和夏侯通上前两步,跟在冯士章和杜国建身后,做好了迎接准备。 他看了看表,下午两点四十,也就是说,留给真阳的时间大概就是不到三个小时,五点半中央领导和省委省政府领导要在宛州宾馆开会,听取汉川省委省政府对几项工作的汇报。 晚上中央领导和省里领导会在宛州宾馆住一晚,然后明天一大早启程前往即将直辖的嘉州。 如无意外,春节之后的人代会,将会通过嘉州直辖的决议,而嘉州、通河和夔塘三个地市将正式从汉川分出来,成为独立的直辖市----嘉州市。 随着车停稳,首先下来的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田力,他一下车就四下打量了一下,紧接着就是省委i书记周远望和省i长王云祥二人,三个人看到了迎上前来的冯士章、杜国建以及更稍后一些的夏侯通和沙正阳二人。 随着那张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熟悉面孔出现,一直保持着淡定的沙正阳也禁不住激动起来。 哪怕是重生者,但是在面对这一位就算是重生者也未必能达到的高度的首长,想一想前世中的他的丰功伟绩,沙正阳就忍不住心潮澎湃。 “总理好!”几个声音都格外激动,洪副总理笑着点头,然后和大家逐一握手,不过在和沙正阳握手的时候,还是被沙正阳的年轻所震动了一下,“哟,这么年轻的县长,很少见啊,远望,你们汉川干部年轻化走到了全国前列嘛,很好!” “总理,这位沙县长是我们全省最年轻的县长,别看他年轻,但是却履历很丰富呢,总理应该知道吧,东方红国窖1949的生产企业----东方红集团,就是他亲自一手一脚打造起来的,自然堂矿泉水也送进了人民大会堂。” 周远望显然是做过一番功课的,信口到来,却丝毫不显突兀,还很有点儿为此骄傲的味道。 这一番话可不简单,立即就在周围干部心中引起了巨大波澜,就连沙正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在省高官心目中的印象居然也如此之深了。 受到震动最大的无疑是田力、冯士章和杜国建等人。 田力是惊讶于周书记怎么对沙正阳情况如此熟悉,虽然前天查看结束之后回去他向周书记汇报情况时也顺口提到了沙正阳,这也是看到沙正阳工作的确很扎实的情况下有意为沙正阳加深一下印象,当时周书记并未多说什么,怎么时隔两天,周书记就这么了解了? 周远望当然不会毫无缘由的介绍沙正阳,事实上在田力前天向他介绍时他就有些印象。 因为在前年王云祥从宛州调研回去介绍情况时他就谈到了真阳的情况,高度评价了真阳县乃至宛州在招商引资工作上策略多样,方式丰富,效果明显,尤其是能在广交会万商云集的场面下吸引到无数目光,这份本事不简单。 林春鸣在前往嘉州任职之前,专门向他做过一次工作汇报,谈到了他在宛州的工作情况,最为自豪得意的就是两项工作,一项是为宛州的电子电器产业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另一项就是为宛州选拔培养了一批优秀年轻干部,其中重点就谈到了沙正阳,这也让周远望印象深刻。 所以当田力再度提到沙正阳这个名字时,林春鸣的汇报让他印象再度清晰起来。 林春鸣介绍沙正阳时重点谈到了沙正阳思路开阔,对国企改革有独到见解,而王云祥谈到沙正阳时却是重点夸赞了这个年轻干部在招商引资上的前瞻性和卓越能力,现在田力再度谈到了沙正阳在通过农业产业化发展来实现帮助实现落后地区扶贫效果优异时,他就不得不感兴趣起来了。 要知道这三位之间是没有太多瓜葛的,不太可能会因为这样一个干部而有什么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