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三节 熠熠生辉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九十三节 熠熠生辉

洪副总理突如其来的想法打乱了宛州市委的计划,但是首长既然发了话,对于汉川省委省政府来说自然要遵从。 再说看哪里都是在汉川,都是在宛州,自然没什么影响,而且谁都知道洪副总理在中央一直抓国企改制工作,那么对汉川的企业改制评价这么高,对汉川省委省政府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荣誉,所以当然支持。 面对突然莅临的中央和省市领导,整个老盛丰都沸腾起来了。 无论是叶传胜本人,还是管理层和技术人员,亦或是普通职工,尤其是那些残疾职工,无不欢欣鼓舞,在他们来来,这其实就是中央对企业的一种关心,对企业职工的关怀,这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儿。 洪副总理甚至专门邀请了包括叶传胜和两名管理层、技术人员,还有五名职工代表,以及“恰逢其会”来研究老盛丰未来发展大计的战略投资者代表一起座谈,倾听他们对改制前后的看法和想法,对企业未来发展的展望。 “真是没想到,战略投资者竟然是来自东方红的几位股东,嗯,小沙县长,我能理解这也是来自你的邀请么?”洪副总理很亲民,语言诙谐风趣,笑着问坐在一旁的沙正阳。 “报告总理,其实不完全是,当初企业改制,我们县里的想法是要最大限度的激发企业活力,同时要振兴民族品牌,夏侯书记就和我商量,如何来实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品牌做强,但是企业长期囿于一隅,在这方面缺乏资源和经验,那么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很重要,……” 沙正阳面对首长的询问,毫不怯场,侃侃而谈。 “但考虑到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夏侯书记和我还是决定将这部分面向战略投资者的股权公开竞拍,这样可以最大限度体现我们企业这部分资产的价值,同时也避免暗箱操作,这个方案除了在县委县政府进行了研究完善之外,也送到了县人大和县政协研究过会,最后报经了市委市政府批准,市委冯书记市政府杜市长对我们的这一创新举措给予了充分肯定,……” “东方红集团几位股东都在食品战线有着丰富的从业经验和较为丰富的资源,我们也向他们对老盛丰的未来发展前景做了介绍,获得了他们的认同,所以他们才会……” 洪副总理若有所思,显然对真阳县在操作企业股权出让给战略投资者做法上的谨慎严密有些感触。 县委县政府研究制定方案,县人大和县政协来讨论通过,然后在报经市委市政府审议通过,最后还要在报纸上登报几日来进行公开竞拍,甚至还特意把竞拍时间放在了一个月后,以便于让有意竞拍者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和渠道来了解分析这笔资产的价值,可以说算是做得相当的完善精细了,把各种风险都考虑了进来,以求规避。 同时也有针对性的对目标发出了邀请,以避免竞拍出现失败,这也算是一个比较稳妥的做法。 “嗯,小沙县长,你们的这种集体企业改制做法在摸索着前行,值得肯定,既要避免集体资产流失,通过你刚才说到的公开公平公正的方式来进行,可以最大限度避免那种情况出现,这也是对我们干部的一种保护,同时你们这种在报纸媒体上公示宣传竞拍方式也很新颖,很有意义,……” 洪副总理转过头来,向他身后国务院办公厅的工作人员道:“未来在国企改制中,我们也应当认真摸索和总结各地在企业改制中一些好的做法和经验,真阳县的这一些做法很有价值和意义,你们下来可以具体收集了解一下。” 他身后的国务院办公厅工作人员点头应承下来。 洪副总理又把目光投向三位战略投资者代表,饶有兴致的问道:“你们三位巾帼女将都是东方红集团的高管吧?” 宁月婵也有些紧张,站起身来回答道:“报告总理,我是东方红集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宁月婵,这一位是我们东方红集团的董事,兼三洋若斯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这一位是东方红集团董事兼趣味饮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哦,都是总经理啊,巾帼不让须眉啊。”洪副总理大笑起来,“妇女能顶半边天,远望,云祥,看样子你能汉川真的出人才啊。唔,你们为什么会看好这家净资产不足百万,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呢?” “总理,我们东方红集团当初也是从名不见经传,甚至濒临破产的红旗酒厂发展起来的,所以我们觉得一家企业的前景要看其自身市场定位和其历史底蕴,老盛丰的风味豆豉和豆瓣酱都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风味食品,历来为人民群众所喜爱,但是老盛丰这家企业面临的问题是品牌效应没有做起来,产品营销方式陈旧,同时在质量品控上仍然沿袭着旧有模式,这已经不太适合现代企业的发展,如何将传统酿制技术和企业发展壮大发展起来相结合,我觉得我们在东方红集团的一些经验可以为老盛丰所借鉴,所以……” 宁月婵的表现非常出色,并没有因为在领导面前就畏手畏脚,相反,在领导鼓励的目光下,她的语言越来越流畅,很完美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和想法。 洪副总理对于老盛丰的兴趣让省市县几级的领导都颇为吃惊,他足足在老盛丰呆了四十分钟,不但参观了老盛丰酿造生产过程,而且还逐一和企业的职工以及宁月婵他们代表的战略投资者进行了交谈,这也让沙正阳十分振奋。 单从企业这个角度来说,首长的考察这个经历就足以让这家企业声名大噪,而和宁月婵、焦虹、宁月凤她们的交谈留下了相片,也会成为本方公司和东方红集团未来的一份宝贵资源。 同时东方红集团乃至宁月婵几人在领导们心目中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也能为未来宁月婵和东方红集团的发展一定程度上“保驾护航”,她们当然会珍惜这份资源,不会去违法乱纪,但是在面对一些地方保护和行政审批、金融和土地支持等等诸多隐形障碍时,这份资源有时候就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 虽然在老盛丰的参观考察耽误了四十多分钟,但是洪副总理还是兑现了他的承诺,继续参观了高升电子,甚至还去参观了华众电子,对于华众电子生产的mpeg解码芯片击败了美国斯高柏mpeg解码芯片独占市场鳌头也十分欣慰,鼓励企业在研发创新上再接再厉,再创佳绩。 在参观结束后已经是晚上七点过了,这个时候才用晚餐,而吃完饭后,已经是八点半了,工作汇报会这才开始在宛州宾馆召开。 “正阳县长,你这一次可是把我们宛州的光给沾完了,你没见钱书记脸色多难看?”趁着还有几分钟工作汇报会就要召开,陆健打趣着沙正阳,“在你们真阳足足看了三个多小时啊,你小子可真能折腾,一个老盛丰,净资产不足百万的企业,也能把首长弄去看四五十分钟,你这是在打劫我们的参观时间啊。” “哪有那么夸张?”沙正阳笑嘻嘻的道:“再说了,老盛丰能和华众电子比么?这是蚂蚁和大象在比啊,钱书记只怕心里都乐开了花。” “别安慰我们了,你小子这么能折腾,只怕冯书记和杜市长心里不是滋味呢。”陆健和沙正阳之间关系不错,有些话也不避讳,“本来市里边是希望多看看经开区的几个企业的,雀巢、卡夫、顶益、统一、三洋若斯、宛州制药,结果被你们真阳给独占了,都是农业项目,倒是符合首长来的目的,但却不能显现出咱们宛州的经济发展形势啊。” “这可怨不了我,冯书记和杜市长要批评那也该批评袁成功书记才对。”沙正阳淡淡的道:“谁让那时候他支持弄了这么多农业项目,又这么受人瞩目呢?板子该打到袁书记身上。” 陆健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啊你,你这张嘴能把领导气个半死啊。” “我是实话实说,如果说我们多搞了几个符合中央意图,能够给贫困地区带来致富路径的农业项目,那也有错的话,那我真的没话可说了。”沙正阳摊了摊手,“那可真就成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你小子说话注意一点儿,我们俩之间说说没关系,可别在外人面前说,再说了,市里领导们只是有些遗憾没能让领导们多看看宛州的企业发展和经开区的发展,倒也没有其他意思,你们真阳占了便宜就别再卖乖了,好不好?” 沙正阳其实也能听得出陆健话语里的些许酸意。 像顶益、统一这些都是低技能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吸纳劳动力很多,本身也可以作为脱贫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的一个示范,但领导时间有限,而且论鲜活程度总觉得没有真阳几个项目那么接地气,所以才会放弃,但奈何遇上了真阳,遇上了沙正阳,所以要说陆健他们没有一点儿心梗肯定也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