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五节 告别表演,无比精彩!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九十五节 告别表演,无比精彩!

沙正阳也没想到洪副总理会突然把话题甩到自己头上来,而且是直接问一个只能是自己回答的问题。 他赶紧站起身来,沉声道:“报告总理,因为藿集镇的雀巢奶源基地建设是市委市府当初承诺给雀巢公司的重点工程,所以县委县府一直高度重视,加上建设工作量也不小,所以我到真阳工作之后,先后与县委前任袁书记和现在的夏侯书记陪同市委市府领导一起去藿集镇七八次,我与分管副县长带着县里相关部门到藿集镇大概有十来次。” 虽然洪副总理只是问他自己去了几次,但是他却巧妙的把市委市府领导和前后两任县高官也都拉了进来,既表明了这项工作市里边和县里边都很重视,并非只是自己经常下基层,而是宛州市和真阳县两级党委政府的工作作风都是如此。 “而且我也可以负责任的说,我原来在市里工作,现在到了真阳县,我的感觉,从市到县,我们的干部这几年的作风正在日渐转变,以前和老百姓原来有些紧张的干群关系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这一点不仅仅是我们真阳,在其他县也一样如此。” 洪副总理对于沙正阳这种有些圆滑的回答并不在意。 他只是想要借这样一个机会表明态度,一个基层领导干部应当具备的基本素质就是要密切联系群众,要和群众打成一片,这样才能最直观最真实的了解到基层的社情民意,才能最准确高效的解决出现的问题,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等报告。 “嗯,十多次,不错,虽然说藿集镇是重要工作项目的所在地,去十多趟是应有之意,但我希望你,以及我们的宛州干部,汉川干部,都能有这样一股精神,深入群众,扎根群众,切实解决工作中面临的问题,急人民群众所急,想人民群众所想。” 洪副总理点点头,“真阳县能取得眼下的成绩,不是等靠看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干出来的,雀巢奶源基地的养殖户们的培训,火坪武城两个乡的马铃薯种植地,我仔细了解了,从主导规划到具体细节,都做得很细致,工作能推进得如此快,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 “除了这几个农业项目与农产品深加工项目上的契合表现出来的扎实作风外,我更对真阳县委县府表现出来的锐意进取和创新突破的勇气感到欣慰,改革开放本身就是一场前所未有的举措,很多问题都是我们以前工作中所没有遇到过的,……” “面对这些问题,有的人选择回避,有些人选择观望,有的人则干脆倒退,但真阳县委县政府却敢于迎难而上,不等不靠,攻坚破局,而宛州市委市政府也敢于勇担责任,这让我很是高兴,这说明我们的干部还是敢于担当勇于任事的,这也体现了我们汉川干部的基本素质,……” 会议终于散了,开了一小时十分钟,这对于洪副总理来说,已经是相当长了。 总的来说,对汉川工作的评价是比较正面的,虽然也提出了一些问题,但这是每个地方都不可避免的,对于洪副总理来说,这样的态度已经相当难得了。 对周远望和王云祥来说,洪副总理在会议上的点评已经让他们有一些喜出望外的感觉了,因为在之前对汉都的参观考察中,洪副总理虽然也对汉川的发展表示满意,但是却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嘉誉之词,感觉更像是差强人意。 但在考察了真阳之后,语言就不一样了。 提高了起码两个层次,这太难得了。 当然周远望和王云祥觉得真阳当得起,尤其是王云祥,一年前他是亲自来看过的,几个项目都还刚刚进入起步初期阶段,甚至更多的还是一些虚架子,但是一年下来,这些项目都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 虽然这一次没看华泰空调项目,但是王云祥也知道华泰空调项目正在紧锣密鼓的施工,要力争在1997年就形成一定产能,而当初沙正阳和自己提到的还只是意向性的想法飞利浦机芯项目,已经正式落地进入建设阶段,一样要在1997年形成产能,这种效率,这种速度,当得起总理的赞誉。 会议结束,照理就是要谈话了。 作为核心决策层的领导,每到一地,绝不仅仅止于单一性的某项工作,或许会有所侧重,但实质上都担负着全方位的一个督导评估,这也是民主与集中体制的体现。 趁着会议结束洪副总理要稍作休息,周远望和王云祥也都要喘口气。 从汉都到宛州,都要全程作陪,对他们两位主要领导来说,这同样是一次全方位的考察、了结、评估和督促。 汉都市委和宛州市委的工作都要在这一轮陪同首长的考察过程中得以展现,他们心中一样要有一杆秤。 “远望书记,宛州的工作的确有些出乎我的意外,士章同志,嗯,以及春鸣同志这几年的工作的确非常出色,我一直认为他们做得很不错了,但是今天陪着副总理看了,还是觉得小看了宛州干部的魄力和执行力。” 王云祥的感触很深,“我一直想去看看华泰空调项目,因为上一次我来看时,真阳的干部就拍了胸脯,说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形成产能,占领市场,现在一年过去了,我很想知道他们的这个豪言,什么时候能够兑现,不过从今天看的几个农业项目来看,我相信他们能够做到。” “云祥,你对宛州的表现很认可啊。”周远望微笑着道:“副总理的评点很客观到位,汉都的工作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是有些华而不实,副总理其实是有些不太满意的。宛州这边的发展肯定无法和汉都比,但副总理却觉得工作是做到了实处,老百姓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尤其是在农民增收问题上,你注意到没有,副总理很关注,我估计待会儿副总理和我们俩谈话都要谈到这个问题。” “我们汉川是人口大省,农业人口基数很大,同样贫困人口相对比例较高,绝对数量大,副总理这次来的视察重心就是这一块,而解决贫困人口脱贫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农村中那些贫困和半贫困人口找到一条脱贫的路径,副总理在会上也说了,多策并举,宜工则工,宜农则农,第三产业也能吸纳消化大量剩余劳动力,要着重培养具有本土特色的内生性产业,我感觉他好像就是针对着真阳的表现在说。” 王云祥的嘴角挂着一丝笑容,“副总理可很少这样啊。” 周远望其实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这意味着副总理对真阳现有的发展模式很感兴趣。 工业和农业的双轮并驱战略在经济发达区域并不适合,但是对于一些基础条件差,基础设施落后,缺乏资本支持,二三产业薄弱的农业区域来说,却是一个比较合适的过渡。 资本都是逐利的,当你的条件不具备吸引外来资本进入时,你只能根据实情来谋发展,而非好高骛远去追逐那些短期内不可能获得的东西。 这也就要求你只能因地制宜而不能单纯的只看到工业带来的gdp增长,这一点上也和从上至下的考核导向有很大关系。 “嗯,总的来说,真阳的确在这方面把握得比较好,这和县委班子的判断力执行力有很大关系,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宛州市委在区县一级的班子建设很有见地。”周远望也给出了一个很正面的评价。 ******* 沙正阳觉察到自己从会场离开时就收获了很多复杂的眼光。 包括一直都还处得不错的夏侯通的情绪似乎都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他很清楚自己有点儿木秀于林了,尤其是在今天这个汇报会上,洪副总理点了自己的名,还让自己回答了问题,哪怕自己竭力让答案变得更圆润融通,但很多人不这样想。 起码东峡、宛阳和经开区这些区县怕是嫉妒得眼珠子发红了,你真阳,特别是你沙正阳何德何能,独享如此荣耀光环? 副总理的亲自点名,省委省政府无数领导的瞩目,你特么这是要上天么? 沙正阳相信副总理点自己名的那一瞬间,估计很多人心都要憋得喘不过气来了吧? 那一刻沙正阳甚至都不敢看别人的目光和表情。 他竭力想要避免这类情形,但是有些时候躲不过,甚至也不能躲。 换了是谁,都一样要去争取这个机会。 当然招人嫉恨是免不了的,不招人嫉是庸才,这句话很适合自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次也是自己在“自绝于”宛州,自己这种情形已经不太适合继续在宛州呆下去了。 副总理那里留下了深刻印象也就罢了,省里两位主要领导脑海中只怕都对自己的表现回味良久了,这事实上也是在变相的作告别表演。 这一个告别表演,无比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