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八节 后路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九十八节 后路

首长走了,去了嘉州。 很快,正在忙于签字财政拨款发放各单位部门奖金的沙正阳接到了林春鸣的电话,听得出来,老领导心情极佳。 “正阳,要不春节到嘉州来过吧?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初一就是初七值班,中间这期间来嘉州吧。”林春鸣电话里声音很是宏亮清晰,“首长已经走了,对,刚走,去了黔省。” “林书记,看样子首长在你们嘉州的视察很满意啊。”沙正阳一边签着字,一边笑着道。 “嘉州还处于一个整合阶段,首长主要是看通河和夔塘,尤其是夔塘地区涉及到未来的移民和脱贫问题,你也知道这是一道大题,要做好,需要方方面面的综合研究考虑,中央高度重视,未来嘉州的两大任务,一是发展经济,二是脱贫和移民,后者这两块是连为一体的,息息相关,同时经济发展才能带动脱贫,所以任务相当繁重。” 林春鸣在电话里充满了感慨,但是却是一种夹杂着振奋扬鞭和压力巨大的混合感受。 “那不正好么?林书记您正值壮年,正该是策马扬鞭奋进前行干大事的时候,越是艰苦越是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对你来说才更有意义啊。” 沙正阳很能理解现在林春鸣的心态,嘉州一直辖,林春鸣这个副省级干部便名副其实,而且他现在继续担任市委常委的话,那也就意味着他将成为嘉州市的常务副市长,意义非比寻常,简直有点儿一步登天的感觉。 嘉州成为直辖市,其地位直线上升,甚至已经比很多普通的省份更具战略意义,那么在嘉州担任常务副市长,未来的仕途光明可想而知。 所以这个时候的林春鸣是渴望迎接挑战的,再难再苦,他都乐于去拼搏迎战。 果然,林春鸣在电话笑骂起来:“你小子,嘴巴还挺会说啊,说的我都有点儿飘飘然了,不过首长来考察视察,的确提了很多要求,市委市府都感觉压力很大,但同样也很振奋,未来嘉州将成为长江上游的核心城市,要起到襟带湘鄂汉,辐射大西南的战略作用,我们这一代人正好赶上了这个战略机遇。” 听得出来林春鸣此时的好心情,那份跃跃欲试的激动心境,赶上了这样一个大挑战的时代,而且林春鸣在宛州的表现已经获得了汉川省委的好评,也才使得他能纳入中央的视野,获得了这样一个机遇,现在他当然希望能在未来的工作中更好的展示自我。 沙正阳当然清楚嘉州未来的发展,前世中嘉州成都汉都,形成了一个城市三角,而同样汉都西安宛州本来也是可以形成一个城市三角的,甚至汉都宛州嘉州也可以形成也给城市三角,当然前世中不太可能。 宛州虽然人口众多,但其政治经济各方面资源底蕴远远不够,今世沙正阳本来是很想在宛州大干一番,促成汉都西安宛州和汉都宛州嘉州这两个城市三角的形成。 宛州的其他底蕴不够,但是如果能够打造成为像苏州那样政治底蕴不够,但是经济实力却力压一头的城市,未尝不能弥补得上。 只可惜设想虽好,林春鸣在宛州这三年里,宛州的底子也算是铺垫起来了,可林春鸣一走,这下一步冯士章还有没有这个远见和魄力来继续推动,沙正阳不太看好。 九十年代最后这几年可以说是最关键的几年,如果能够抓住这个契机,埋头苦干,以电子电器产业作为主导优势产业来全力打造培育,未尝不能复制出一个类似于苏州那样的经济型城市。 尤其是宛州位于天下之中的地理区位极为优越,未来高速公路、机场乃至高铁,势必为宛州更增添一分助力,再有丰足的土地、水和劳动力资源最为后盾,这个目标真的是有可能实现的。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林春鸣走了,冯士章接任,这个人选上沙正阳估计省委也是希望冯士章能萧规曹随,按照林春鸣之前的规划来推进宛州的发展,但是他们还是小觑了冯士章那颗一门心思想要摆脱林春鸣印痕的心态。 冯士章显然不甘于就这样笼罩在林春鸣的光环下,而是要力图展示自己的不同。 他想要另辟蹊径来创造出一个冯氏奇迹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问题是你如何来实现? 如果只有想做大事之心,却没有干大事的胸怀和能力,这恐怕就真的变成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宛州,可惜了,沙正阳心中有些感慨,哪怕他是重生者,在这类问题上也无力改变些什么。 惟愿冯士章在这个位置上不要呆太久,下一任能有一个像林春鸣那样既有雄心抱负,又有手腕能力的市委i书记来,或许看有无机会继续林春鸣留下的这笔遗产。 “林书记,我是正月初一值班,初二得回一趟汉都家里,还得处理一些事情,争取初五到嘉州吧,我也有些时间没去嘉州,也想看看嘉州的变化,能在嘉州呆几天。” 沙正阳对林春鸣的邀请当然不能拒绝,但他也还有他的安排,像和曹清泰、桑前卫、郭业山、尤哲等人的小聚,都已经约好了,所以还要抓紧时间。 “林书记,我打算把钟书记也拉到一块儿,您觉得怎么样?” “广标现在怕是比我还忙吧?他能脱得了身?”林春鸣问道:“他现在刚接手长河能源,那是汉川省里边一门心思要为世界五百强打造的第一号种子选手,尤万刚上一次和我在京里开会遇到,就和我说起了长河能源的定位和未来的发展方向,他也感觉省里给他的压力很大,担心欲速则不达,还专门找我了解广标在宛州的表现呢。” “我和他说说,他前段时间的确很忙,但再忙也得要过年不是?难道当个总经理出门两天都不行?”沙正阳笑呵呵的道:“再说了,嘉州国有大型企业很多,央企都不少,他来找你牵线搭桥,日后好来学习借鉴一下经验,公私两便嘛。” “嗯,他能来当然好。”电话另一端的林春鸣似乎停顿了一下,才道:“正阳,是不是在宛州工作感觉到压力了?有些施展不开,想要换个环境了?” “林书记,您听到什么了?”沙正阳知道这也瞒不过对方,好歹也在宛州当了几年市高官的人,岂能没有一点儿消息来源?“不至于,我这个人,您还不了解?把我压在石头下边,我也能翻个个儿啊,再说了,我想我的表现有目共睹,就算是要拾掇我,总得要花点儿心思来找找茬儿吧?” “你少给我说这些没用的,是不是想跟着广标走?”林春鸣沉声问道:“我知道你不是很愿意去企业,或者是曹清泰要招揽你了,想去平原?” “林书记,莫非您打算让我去嘉州?”沙正阳含笑反问,但他知道恐怕现在还不是去嘉州的好时机。 嘉州直辖还要半年左右,而且直辖事情千头万绪,林春鸣也是刚去,还在适应,更关键的是自己跟了林春鸣走了两个地方了,再跟着去嘉州,无论对自己,还是对他,都不合适。 “正阳,我实话实说,我是希望你能来嘉州帮我的,我甚至也和赵市长说了。”林春鸣毫不讳言,“但赵市长的意见是稍微等一等,现在汉川到嘉州的干部不多,来多了,很容易引起嘉州这边干部的抵触情绪,所以他的意思是等到直辖一段时间以后,再来调动,到时候他来统一考虑。” 沙正阳也明白现在嘉州直辖,市委i书记章鹤山虽然只是汉川省委常委,但实际上却是挂了括弧的高官干部,所以继续担任书记顺理成章,也有利于保持嘉州的稳定。 市长是汉川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赵玉苏过去担任,赵玉苏年富力强,算是中央重点培养的干部,下一步直辖之后,他算是提拔一级,加上林春鸣过去担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不可避免的会让嘉州那边的干部感觉到一些不太舒服。 如果在大肆的从汉川调干部过来,恐怕联想和非议都会更多了,赵玉苏这份担心也是正常的。 “林书记,我明白,您不用解释,其实你刚才说的,我不太愿意去企业,尤其是国企干,我琢磨过,或许这恰恰是我的短板,一般说来,内心不愿意去干的,多半都是自己所不擅长的,所以才会抵触反感。”沙正阳回答道:“所以我觉得我也许还真的该去长河能源试一试,这种十几二十万职工的大企业,想想都还是有些诱人,我还真没接触过这类超大型国企,熟悉一下未必是坏事。” 林春鸣在电话里沉默了一阵,最后才道:“曹清泰那边没有给你任何音讯?你和他提过没有?算了,这件事情电话上说不清,这样,你到时候把广标拉到一块儿来嘉州之后再来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