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十九节 小插曲,都在成长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九十九节 小插曲,都在成长

伴随着大街小巷的鞭炮硝烟开始浓郁起来,1997年的春节终于慢慢逼近了。 沙正阳推开窗户,感受着混合了硝烟和清冷的空气,忍不住把夹克的拉链拉开一些,让胸中的憋闷和炽热与窗外的寒意碰撞一番,以便让自己的心境可以变得平静一些。 想起干部职工们眉开眼笑的面容,沙正阳觉得还是值了。 或许在宛州,在真阳,自己还有很多遗憾留下,但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但求无愧于心。 再一想,自己离开真阳,离开宛州,并不代表自己不可以杀个回马枪,现在的离开,也许是为日后更风光荣耀的回归,这种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 清理盘算这一年来的点点滴滴,沙正阳觉得还是大有所获的。 无论现在有多少人看自己心里都是百味陈杂,但那都是在宛州,对于自己来说,那都不重要了。 首长和省里的主要领导的这一趟视察,已经为自己利于不败之地打下了基础。 当然不败,并不代表就可以成功,所以沙正阳还是要走。 转过头来,环视了一眼办公室,竟然感觉有些陌生。 这一年多里,自己在办公室里呆的时间真心不多,估计一周时间不超过两天,要么下各部门和企事业单位以及乡镇,要么就是忙于在实力县里开会。 能安安心心在办公室里坐半天的时候几乎没有。 谭文森进来,“县长,楚主任来了。” 沙正阳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应该是楚天澜,这家伙这个时候回来了? 心中一暖,站起身来,沙正阳道:“快请进来。” 没等话音落定,楚天澜已经进来了,“县长,还请什么?我还用得着请么?” 沙正阳从案桌背后绕出来,狠狠的拍了拍楚天澜的肩膀,“天澜,气色不错嘛,看样子在裕城干得不错啊。” “托您的福,还算顺手,跟着您在这边学了不少东西,过去之后也才能不至于被人所轻看。”楚天澜半真半假的道。 “哦?”沙正阳听出来一点儿什么,示意楚天澜坐下说,谭文森已经把茶泡了上来,正准备出去,却被沙正阳招呼道:“文森,你也坐下来听听。” 谭文森吃了一惊,而楚天澜却略感意外,但随即也反应了过来,“文森,坐吧。” 谭文森虽然吃惊,但是很懂事儿的坐在了一边。 他知道这位领导让自己留下,肯定也是有意图的,这段时间关于沙正阳的传言很多,但这一位都是稳坐钓鱼台,古井不波。 “老杜在裕城遭‘围攻’了?”沙正阳话语里的意思谭文森不太明白,但楚天澜却知晓,沉吟了一下,“也不算吧,但肯定有人不太服气,或者说有些人不安分罢了,但总体来说,杜书记还是能控制住局面。” “市里知晓么?”沙正阳进一步问道。 “可能叶书记知晓了,冯书记和杜市长知道不知道就不清楚了,他们现在也没多少心思在我们裕城那边儿,都在你们真阳、经开区和东峡呢,还有宛阳和香城。” 裕城是宛州最排外的一个区县,因为地处东北角,很多语言和风俗习惯乃至饮食都和豫省那边更接近,或者说已经就是豫省那边的味道了,所以和宛州其他区县有差别比较大,无论是来自市里的还是其他区县的干部,他们本地干部都有些抵触,要融入到裕城中去,比其他区县更难。 “叶书记知道就行了,他威信高,手段也多,裕城那帮人翻不起什么风浪来,弄不好他们还要偷鸡不成蚀把米呢。”沙正阳对叶和泰很有信心,见识过叶和泰几番手腕,他是很有见地的。 “县长,杜书记现在的心思都在工作上,他不愿意在这些上边浪费太多精力,哪怕是赢了,也没有多少意义,这也是杜书记最感到烦恼的。”楚天澜叹了一口气,“只是有些事情却由不得他,如果真的迫不得已,他宁肯快刀斩乱麻。” 沙正阳猛然回过味来,“贝一河?” 楚天澜无声的点点头。 贝一河即将下县,前几天沙正阳和他碰面,他也谈到了他可能要到县里去担任副书记,但还不清楚到哪个县,而楚天澜之前的话已经流露出来了一些很耐人寻味的意思。 沙正阳还在琢磨楚天澜和自己说这些的意图,突然间脑海里冒出贝一河的身影以及费璐那张风韵犹存略显市侩但又精明机敏的脸,马上就明白了。 贝一河怕是要到裕城担任副书记了。 杜大伟在裕城恐怕局面不太好,并不像楚天澜所说的局势可控,恐怕是举步维艰才对,但他毕竟是县委i书记,占据着主动性,只要舍得花时间慢慢梳理打磨,局面应该是可以慢慢扳回来的。 只不过你把过多精力放在这上边去了,那发展大计还怎么搞?时间过去了,工作拿不起来,局面还一片混沌,甚至还可能引来一些“闹不团结”或者“刚愎自用”的帽子扣在脑袋上,市里边会怎么看? 这才是杜大伟的投鼠忌器,所以楚天澜那一句“宁肯快刀斩乱麻”提醒,才让沙正阳想到了贝一河。 “天澜,老贝这个人,怕是干工作没问题,其他……”沙正阳有些迟疑。 “县长,您也太小看贝主任了,既然市委要把他放在这个位置上,肯定也和他谈过,真正坐在这个位置上,谁也不比谁差多少。”楚天澜笑了起来,“您不要老用老眼光看人嘛,不信您春节和贝主任再接触一下。” 沙正阳哑然失笑。 也是,贝一河并非迂腐之辈,只不过原来在处在那个环境下,不得不如此,而且他背后还有一个“不输须眉”的费璐,只怕是这半年来没少好好“调教”老贝了。 楚天澜说得没错,人都是要随着环境变化而变化的,没见楚天澜到裕城这才多久,不也“进化”了许多么?更不用说贝一河好歹也是当过汉宏厂厂办副主任的,还经历了这么久的低沉期打磨沉淀,多少也该有点儿经验了,更不用说还有一个费璐在旁边“虎视眈眈”。 “行,春节期间或者春节后,正月十五之前,我找个机会把老贝和大伟书记叫在一块儿,一起喝顿酒。” 沙正阳也爽快的应承了下来,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自己能起的就是一个牵线搭桥作用,没有自己,最终杜大伟也会通过其他渠道来实现意图,至于说贝一河如何考虑,相信他也会看清形势,选择政治正确符合组织意图的一方。 这个话题结束,楚天澜一下子轻松了许多,话题也更随意起来。 免不了要谈到这一次中央首长和省里两位主要领导来宛州视察考察却被真阳独揽荣耀的事儿,楚天澜也很含蓄的表达了担心,他也隐约知晓沙正阳未必会在真阳继续呆多久,不过他也还是表露了自己的关心。 沙正阳也表示了感谢,其他没说太多。 对自己的去向连他自己现在也还没有一个底儿,具体去何处关系到未来几年自己的发展,不得不慎重,林春鸣、曹清泰,桑前卫、郭业山,当然还有钟广标,这几位自己仕途上都起到了重要作用的领导意见,他都要征求,当然,最终还得要自己来做出决断。 楚天澜离开了,谭文森却留了下来。 “坐吧。”沙正阳很坦然,是该让谭文森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一旦自己离开,他该何去何从,沙正阳都觉得很纠结。 谭文森总体来说素质还是不错的,但是进入状态略慢,张佳音给自己推荐她这个表兄,应该说基本上满足了沙正阳的需求,但没有太特别的惊喜。 不过沙正阳时一个念旧的人,既然跟了自己一年半的时间,自己要走,也需要给对方安排好,这既是体制内一种约定俗成但心照不宣的义务,但却影响甚大。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会影响到自己未来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定位。 “是不是感觉到一些什么?”沙正阳微笑道。 “嗯。”谭文森是一个话不多的人,这也是他一个优点,雄辩如银,沉默是金,但也要分时候。 “那我就不废话了,我可能会在年后某个时候离开真阳,当然也不会在宛州,具体到哪儿,我自己现在也不确定,所以我想征求你的意见。” 换在封建时代,这就是君臣一回,主君也需要征求臣僚的想法了,是拿一笔散碎银子或者给个安排走人,还是继续追随,需要有个决定了。 谭文森有些纠结,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跟随沙正阳的时日尚短,他感觉着一年多自己真心有些跟不上这位领导的节奏和思维,这让他很痛苦。 他内心也知晓,跟随这位领导可能会有很光明的前景,但是也有可能跟不上而被淘汰,那种每日焦虑成天回味该如何作才能跟得上对方步伐的滋味更让他恐惧。 所以谭文森很惆怅而迷惘。 “县长,我想考虑一下,嗯,也要征求家里的意见。”谭文森终于艰难的回答。 “好。”沙正阳爽快的答应。 对方已经做了决定,沙正阳也顿时轻松了许多,这样也好,好聚好散,留个美好印象。 事实上刚才和楚天澜谈话让谭文森留下来,也就是想让他真实感受一下所处不同位置时所要面对的种种变化。 他能感受到谭文森的艰难,事实上他也清楚,估计换一个人,跟随着自己恐怕也会这样如同狂奔一般企图跟上自己的步伐节奏,都会很艰难,那种滋味不好受。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可以承受一切,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或许也就是某一方面或者某些方面略微强一些,他们也有自己的追求和想法,当感觉跟不上时,其实真没比有必要强求。 沙正阳觉得谭文森的选择是明智的。 他也相信跟随自己这一年多时间,会让对方获益良多,对他未来的成长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