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零一节 滥好人OR滥情的好人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零一节 滥好人OR滥情的好人

从办公室出来,已经是12点了。 虽然天上太阳艳阳高照,但是风却不小,吹得人寒意顿生,特别是从空调房间出来,更是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噤。 沙正阳干脆把棉夹克后边的帽子戴起,遮住大半个脑袋,而纪美芙则把呢子大衣的衣领竖起,外边再用鲜红色的围巾一裹,两个人就这样肩并肩的走出了县政府大门。 从县政府大门出来拐左,不到一百米就拐入一条僻静小径燕园巷。 这条小巷很僻静曲折,比起走外边大街也近不了多少,唯一的好处就是人少。 平素纪美芙都不怎么走这条路,尤其是晚上更是不敢走。 整条巷子都是高耸的红砖墙,两边一边是县政府老宿舍,一边是真阳一中的教师宿舍楼。 据说八十年代严打之前这里曾经有女教师夜里在这条巷子里被人强暴过,后来严打,公安机关破了案抓获了两名犯罪分子,其中一名还是县领导的子弟,两人都被抓获后就判处死刑枪毙了。 而真阳一中也觉得这条巷子太过幽深僻静,不太安全,所以干脆就把原来在这条巷子开的一道门给封死,改在另一边的龙门路上去了。 走进这条幽深的长巷,沙正阳感觉似乎纪美芙一下子就放松了许多,巷子里几乎没有人,蜿蜒曲折的小巷向前延伸,一眼望不到头,偶尔有一两个行人都是行色匆匆,一晃而过。 先前纪美芙甚至都用围巾吧整个面部都包裹了起来,现在却扯下了围巾,把半边脸露了出来。 沙正阳觉得挺有意思。 这女人年龄貌似比自己还大三四岁,三十一二岁的人了,但这个时候感觉她的心理年龄似乎还只有二十出头才出社会的学生一般。 “美芙,平时在家都是你自己做饭菜?”沙正阳没话找话,“估计手艺不赖吧?” “平时要上班,我有一个远房表姐来帮忙照顾我妈和和我弟弟,也幸亏有她来帮忙。”纪美芙叹了一口气,眉宇间多了几分愁意,“春节我也得让人家休息几天才行,家里也就只剩下我们三人了,我妈的病也是时好时坏,离不得人,我也没多少时间出去买菜。你要想吃点儿什么好吃的可别太指望,也就是家常的香肠腊肉,外带水饺汤圆了。” 沙正阳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也能勾来对方这么些愁思,有些尴尬,但又不知道该如何破解这种话题,只能讪讪的笑了笑:“美芙,车到山前自有路,你也不必太忧心,我相信你母亲的病应该可以治好,到时候你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了。” 沙正阳也听许红菱介绍过,虽然有亲戚照料,但是也得要给付工资,无外乎也就是人家尽心尽责一些罢了,但对于许红菱一家来说这笔额外开销还是有些压力了。 许红菱母亲是县供销社退休职工,现在县供销社的情况也可以想象得到,只能说聊作糊口,如果说有什么病痛花费,而且比较巨大的话,那就够呛了。 正因为如此,可能纪美芙才没有考虑太多到省里甚至燕京治疗的事情,因为条件也不允许。 沙正阳的宽慰让纪美芙心情好了不少。 她从许红菱那里一样知晓了沙正阳的不少情况,或许别人大言到燕京积水潭或者协和这种顶级医院安排诊疗纪美芙肯定不会相信,但沙正阳的能耐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就凭人家三十岁不到就能走到这个位置上,就知道他肯定有非比寻常之处。 她不清楚沙正阳怎么就能和燕京那边扯上关系,但是她相信沙正阳不会在这些问题上骗自己。 “嗯,但愿如此,那也要多谢你了。” 纪美芙低垂下头,又抬起来目光看了一眼沙正阳,沙正阳目光清冽,直视前方,步伐越发矫健。 十分钟后,沙正阳已经坐在了供销社的老宿舍楼里了。 这是一幢老式住宅楼了,一看就知道是七十年代末期的苏式风格,红砖楼,房屋结构很不科学,也不符合现在的潮流,不过这都不重要,单单一条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就让很多人都接受不了,尤其是女性。 “美芙,回来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问道:“有客人来了?” 沙正阳有些讶然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瘦弱老人,完全看不出只有六十岁不到的年龄,更像是一个年近七十岁的老妪,坐在一辆轮椅上,从对方那双眼里就能看出来对方视力几乎没有了,他有些吃惊。 许红菱和他说过纪美芙的母亲腿有病,眼睛有点儿问题,他就以为是腿是大问题,至于眼睛么?上了年龄的人么,眼睛多少都有点儿问题,白内障,青光眼,都很正常,没想到竟然是失明,但又不像是完全失明。 注意到了沙正阳的惊讶目光,纪美芙淡淡的笑了笑,“我妈腿不好,眼睛也有毛病,有好几年了。” “姐,你回来了?咦,你朋友?”另外一个轮椅滑了出来,一个身材高大但是明显不良于行的男孩子用挑剔警惕但又混合着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沙正阳。 从对方的宽皮大脸模样就能看得出来应该和纪美芙是嫡亲两姐弟,只是可能因为长期卧床的原因,对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眉宇间仍然有些英武之气。 “伯母,小兄弟,你们好,我是美芙的同事沙正阳。”沙正阳大方的打着招呼,微笑着向那个仍然有些警觉的大男孩伸出手。 略微有些冷淡的和沙正阳握了握手,纪远行深吸了一口气:“你是我姐的同事?” “小弟,不准这么没礼貌,叫沙哥。”纪美芙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让小弟叫沙哥好一些,“这是我小弟,纪远行。” 她也不想把沙正阳身份介绍给母亲和小弟知晓,免得引来无谓的猜疑,本身就没有什么,何必自寻烦恼。 “没事儿,我叫你远行吧,你可以叫我沙哥,也可以叫我正阳哥,估计我应该比你大几岁才对。”沙正阳估计纪远行应该比自己小上三四岁,比纪美芙应该要小七八岁。 听说是女儿的同事,老妪有些黯然,大概是觉得既然是同事,只怕早就和女儿认识,这么多年都没有和女儿发展出什么来,多半也就是没戏,但能来自己家,似乎又并非全无希望,所以也又有些期盼。 “是美芙的朋友啊,欢迎来做客,美芙,招呼客人啊,远行,你去拿水果。”老妪很热情。 “不用了,伯母,我自己来。”沙正阳怎么可能让两个不良于行的人来招待自己,赶紧在纪美芙的目光下,自顾自的拿起一个苹果啃了起来,“我自己来。” 见沙正阳连洗都没洗,皮也不削就啃了起来,纪美芙也有些忍俊不禁,抿着嘴笑了起来,“妈,小弟,行了,你们别忙乎了,我要去做饭了,这一位是过年找不到饭吃,来咱们家蹭饭来着。” “哦?小沙不是我们真阳人?”老妪很关心沙正阳的个人问题,听闻没饭吃,心里更觉踏实,这说明对方是单身啊,单身好啊。 “呃,伯母,我老家是汉都的。”沙正阳回答道:“在这边儿上班。” “行了,妈,我们要做饭菜去了,他要帮忙。”知道沙正阳如果留在外边,肯定要被自己母亲问个不休,所以索性把沙正阳叫上替自己打下手。 沙正阳倒不在意,不过既然纪美芙相招,他也自然跟随。 这种老式住宅的厨房很狭窄,几乎容纳两个人就是极限了,而且两人要错身而过都得要侧着身体,即便这样都要肌体紧挨。 苏日安沙正阳厨艺上佳,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自己显摆的时候,他只是规规矩矩的帮着纪美芙清洗着胡萝卜,看样子是要做凉拌三丝。 看得出来纪美芙也应该是经常下厨,早已经煮好的香肠腊肉在她的手下很快就变成了整齐有序的一叠叠菜肴,放入盘中,然后凉拌三丝也迅速在她的手上成型,连沙正阳都觉得这女人的确有点儿进得厨房上得厅堂的模样。 吃饭倒是没有太多值得一说的,有着纪美芙母亲和弟弟在,两个人甚至连工作上的事儿都没有多说,一直到纪美芙陪着沙正阳从家里出来重新踏上到县政府的路途时,这种轻松愉悦的氛围才重新萦绕在二人之间。 “我看伯母的眼睛应该也是有可能治疗的,起码应该可以恢复一部分。”沙正阳用很肯定的语气鼓励着纪美芙,“我感觉伯母的眼睛有些像我一个熟人的长辈所患疾病黄斑前膜,这种疾病既可以用手术治疗,也可以用中医治疗,应该都可以取得比较好的疗效。” 纪美芙心中暖意融融,无论这个男人打的什么主意,但能这么认真的观察了解自己母亲所患疾病,仅这一点,就足以让人心生好感了,当然这并不代表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而且越是如此,纪美芙就越是提醒自己,不要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