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零四节 非比寻常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零四节 非比寻常

起床的时候,沙正阳都还有点儿晕乎乎的。 洗了一个冷水脸,才让自己清醒过来。 县政府这边接班的是夏克俭。 按照惯例,县委县府班子两套人马,各自按照各自的排班值班,遇有重大事情再行联合协商处理。 沙正阳值正月初一,夏侯通就值正月初七,这样两位主要领导一个开头,一个收尾,相得益彰。 县委那边是县委办主任许亚军值班,所以沙正阳也给许亚军那边打了一个招呼。 现在县委县府两办主任都是姓许,所以大许小许主任就名副其实了,不过沙正阳知道许亚军恐怕在县府办主任位置上呆不了多久了,倒不是说夏侯通不满意对方,应该说许亚军做事能力还是相当到位的,连楚天澜都很推崇。 只不过许亚军干县委办主任也有些年成了,这种位置上干太久对谁都不合适,所以内部调整是难免的。 丁希慎出任分管党群副书记也有一段时间了,夏克俭可能会接任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所以夏侯通属意许亚军来担任常务副县长,对此沙正阳也无可无不可。 作为县委i书记,这点儿主动权还是有的,至于说谁来接任县委办主任,沙正阳到也没看出夏侯通有什么考虑。 不过对沙正阳来说,他都无所谓,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如果自己要走了,丁希慎能接任县长。 在这一年多时间里他和丁希慎合作比较愉快,而且二人在很多工作理念上也比较合拍,尤其是在未来全县产业培育上,两个人观点很一致,大力发展县经开区,同时在沿翠屏的机场公路沿线开辟新的机场产业园区也成为二人一致看法,这将成为未来真阳县经济发展的另一极。 不得不说夏侯通当这个县高官还是很合格的,起码从善如流这一点要比袁成功做得更好。 在沙正阳和丁希慎向夏侯通提出了这个构想之后,很快夏侯通就认可了这一观点,甚至比沙正阳和丁希慎更主动积极。 或许是觉得县经开区是沙正阳和丁希慎一手主导打造起来的,那么现在机场工业园区他作为新任县委i书记就理所当然要主导这一关系到未来几年真阳发展的新增长极规划了。 丁希慎和夏侯通的性格都不算特别强势那种,如果自己离开,二人的磨合期或许要短得多,这有利于真阳的下一步发展。 这个时候沙正阳发现自己离开真阳也许还真是一件好事了,否则既让宛州市委和夏侯通都感觉不得劲儿,也耽误了丁希慎。 真阳未来几年的发展规划沙正阳和丁希慎已经探讨过很多次了。 那个时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沙正阳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接任县高官,那么丁希慎接任县长,两人可以携手共事三五年,这样一来把真阳打造成为一个宛州经济最强增长点,带动整个宛州城市向西拓展。 只是没想到林春鸣的突兀离开带来了这么大的变数,好在夏侯通还算接受了这个建议,有丁希慎来执行,那么自己倒显得有些多余了。 这种混合着诸多因素的心绪一直盘绕着沙正阳,一直到他处理好这一切,驾车离开县政府办时,才算是慢慢平静下来。 他有一种感觉,自己恐怕很难再回这里了,照理说不该如此,也就是春节几天假而已,自己哪怕要走,似乎也还会在这里盘桓一两个月才对,怎么自己却生出了这种感觉呢? 丰田巡洋舰驶出了县政府迅速上了国道向西,仍然是在那个路口,接到了卿箬笠。 似乎一切又和两年多前的情形有些相似,这丫头要到汉都同学那里去,提前联系了自己,仿佛找到沙正阳正月初二就会回汉都。 不得不说,从表面上看来卿箬笠和纪美芙是完全截然不同的两种类型风格,但却总能感觉到两个人有些共通之处。 一个娇媚丰腴中却冷意逼人,但骨子里却像是一块黑暗中燃烧的魔焰,牢牢的吸引着自己;而另一个巧笑嫣然间展露出清丽脱俗的一面,但那骨子里的清冷感却总会若隐若现,让人不忍释手。 一句话,说来说去还是自己内心的不确定导致了自己总有些心猿意马,举棋不定,甚至根本就不想举旗。 卿箬笠依然是那种浅笑中不失娴雅的做派,这让沙正阳一时间有些失神。 事实上从去年春节那一顿火锅之后,卿箬笠和沙正阳的联系密切了许多,起码一个月左右就能有一次。 但无论是沙正阳还是卿箬笠都没有捅破那一层关系,似乎就这么一个月一次或者两次的吃饭或者喝咖啡就是两个人追求的境界,每一次的小聚都能给人带来一种回味悠长的余味,让你回去之后慢慢品咂。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蓝颜知己关系?自己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她的男颜知己?这是不是自己也想要的? 沙正阳不确定,只是他觉得现在的这种感觉很好,但能维系多久,他自己都没信心,没准儿就像昨天和纪美芙那样,手一欠就越线了,而一旦越线,只怕要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就难了。 “一学期这么快就结束了,到了市里感觉如何?”沙正阳缓缓的把车驶上了国道,侧首问道。 “嗯,有些陌生,一下子学校大了许多,学生也是来各地的,老师和领导也很多都是不熟悉的,还有一个过程,你知道我这个人熟悉速度有些慢。” 卿箬笠是一个喜欢安静的女孩,虽然也喜欢出门旅游,但要么独自出门,要么就是和很熟悉的朋友一块儿,绝不和不熟悉的人一起,哪怕是单位上组织活动,她也只喜欢和最熟悉的人在一块儿,安安静静的享受乐趣。 “你啊你,还是应该学着多交一些朋友,别老是窝在家里。”沙正阳有些怜惜的看了一眼女孩,女孩的睫毛很长,从侧面看上去有一种惊人的美丽,这和顾湄有点儿像,但其他方面却和顾湄完全不同。 突然间想到顾湄,这让沙正阳又有些心虚。 六缸4.5升带来的212匹马力使得这一代的陆巡lc80可以轻而易举的在国道上飞驰,拿雷霆的话来说,如果不是虎头奔更符合他的身份定位,更有利于企业形象的塑造,他更喜欢开或者坐陆巡而非虎头奔。 对沙正阳来说,偶尔借用一下这辆被雷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陆巡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到后来雷霆索性就直接让人把这辆车送到了县政府后院,省得还要经常安排人把车送过来。 好在这个年代对于借私人老板也好,借企业也好,甚至借下属单位的汽车也好都是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甚至还有很多企业主动把汽车借给职能部门,以求能处好关系,这似乎也成为政企之间一种灰色的润滑剂。 “我没窝在家里啊。”卿箬笠听见沙正阳有些亲昵的“批评”,脸微微发热,扭动了一下身体,“我这不是去汉都朋友那里去玩几天么?我还打算去西安玩几天。” 相对于其他职业来说,教师这个职业最好的一面就是有寒暑假了,长达三个月的寒暑假,如果没什么追求,便可以自由自在的安排这段时间,实在是一种很令人愉悦的感觉,想干啥就干啥,想走哪里就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哦?”沙正阳点点头,“我在汉都要呆到初五,你如果没事儿就和我联系,今明两天我都比较忙,恐怕没时间陪你,当然如果你觉得和我的朋友在一起也能适应的话,我很欢迎。” 八个小时的路程,当汽车驶入汉都城区的时候,沙正阳都有些疲倦了,卿箬笠也有些不好意思,甚至小声的表示她也想去学一下驾驶技术,以便于日后也能帮沙正阳分担一下驾驶疲劳。 这也把沙正阳给逗笑了,女司机女魔头这个词语一下子跃入脑海中,以至于疲倦困顿之意都顿时消退了许多,这不是逼着自己坐车比开车还累么? ******* “去企业不是坏事!”桑前卫用很肯定的语气回答了沙正阳的问题。 沙正阳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对方的分析。 “我建议你去企业,特别是长河能源集团。”桑前卫毫不掩饰:“那是现在省属国企的天之骄子,其地位非比寻常!” “长河能源集团整合了全省几大能源企业,除了伊东煤业集团这家最大的煤企外,其他几家煤炭企业现在规模都不小,效益都很好,省里把它们与长河石油合并在一块儿,很显然就是要冲着世界五百强去的,最不济短期目标也是全国百强企业。” 桑前卫显然对长河能源集团很了解,他没想到钟广标居然也看上了沙正阳,要把沙正阳拉到长河能源集团里去。 “周书记和王省i长都极其重视这个事情,看看尤万刚以副省i长身份兼任就明白这一点,可以说今后一段时间里,长河能源集团的一举一动都会随时吸引着省里领导们的注意,这样的机会,你当然要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