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零七节 我要的是产业影响力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零七节 我要的是产业影响力

对于互联网产业,沙正阳一直是跃跃欲试的,因为未来的市场实在太大了,其在未来经济的战略地位也是其他产业难以比拟的,作为一个重生者,不介入这个行业,那简直就是对自己的犯罪。 当然介入的方式和时机还需要考虑,一方面未必非要自己下场,夏侯子就是最好的代言人,二来还要考虑时机。 如果长河能源集团不是一个纯粹的能源企业,沙正阳甚至都考虑让长河能源集团介入,未来的回报可想而知。 但沙正阳同样清楚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哪怕是真的促成了,从国企规避风险的原则,以国企的效率,都根本无法适应互联网产业上千变万化转瞬即逝的机遇窗口期。 “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沙正阳问道。 “还没想好。”夏侯子目光望着天花板,一只手摩挲着下颌,胡须茬儿有些深了,但更显得这个人有些深邃的气质,“海南出版社翻译出版的一本《数字化生存》你看过没有,是麻省的尼葛洛庞帝写的,很有意思,这个作者28号要访问燕京,是国务院信息办联系的,瀛海威出钱邀请,我打算去听听。” 就像是一枚鞭炮在沙正阳脑海中炸响,一下子使得封闭的记忆门窗出现了许多裂痕,而无数记忆在这一刻随着裂痕拥挤入脑海。 《数字化生存》?尼葛洛庞帝?还有一个未来的大佬级名人,张朝阳也该登场了。 门户网站的时代即将来临了。 “《数字化生存》这本书我看过,的确写得很具前瞻性,但是它解决不了我们中国国内的intert网发展问题,还得要咱们国内自己人,不过美国的风险资本产业相当发达了,未来可以为国内互联网产业发展带来源源不断的资本支持,夏侯,你就没有考虑过自己创业?” 沙正阳不得不帮助夏侯子启发一下了。 在他看来,夏侯子是因为见识经历太多,反而有些迷惘了,这也是一种选择困难症的表现。 “自己创业?你以前也就暗示过我了。”夏侯子笑了起来,“我当然想过,但我可不想把你帮忙筹集来的钱随便拿来打水漂,我是一个有商业道德的人,如你所说,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或者说盈利模式,我不会冒然入坑,像亚信、中网和瀛海威那样做,我们没这个资源,我估计就算是你能耐再大,也不可能源源不断的支持我和他们烧钱吧?” 沙正阳笑了起来,他也是最欣赏夏侯子这一点。 这是一个有自律底线的人,而且职业道德也堪称楷模,这样的人哪怕他可能会失败几回,但也值得投入支持。 “嗯,那我们算是一个探讨吧,我觉得未来一段时间,互联网产业可能会有三个发展方向,第一是做门户内容,嗯,简单一点儿,就是做网络上的报纸媒体,这一块会随着电脑和互联网普及而不断增长,成长会很持久;第二是做搜索,我不懂技术,但我知道可以通过这种搜索引擎技术来实现在网络上的知识共享;第三是做社交娱乐,社交娱乐的内容丰富,比如现在已经开始出现bbs论坛,给大家提供一个空间自由探讨徜徉,当然如何引导需要考虑,又比如结成网络朋友,通过电子邮箱,甚至一些更具时效性的联络交际方式,……” 沙正阳一口气给夏侯子灌输了一大堆自己原来曾经考虑过的许多问题和想法。 他不是神,也不是专业从事这一行的,前世中只是一个随波逐流的小官僚,对互联网产业的理解也只局限于表面上,能归纳总结出这么多,他觉得自己已经是殚精竭虑了。 如果换到二十年后,这番总结无疑是最粗浅直白和不值一提的了,任谁那个在互联网行业里浸泡过的人都能如数家珍的加以阐述,比起这几点详细和深刻许多,但是在此时,这番言论却足以振聋发聩,至少对夏侯子来是如此。 一个翻身坐起来,夏侯子脸上浮动着奇异的神色,打量着沙正阳,又混合着震惊和触动的表情,苦苦思索良久,夏侯子才吐出一口浊气:“正阳,我真是不明白,你好像平时也没多少机会接触互联网行业啊,感觉怎么比我这个天天都浸润在这个行业里的人都了解分析更深刻呢?” “这大概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吧,再说了,有些人天生就和一般人不一样啊。”沙正阳堂堂正正的大言不惭。 面对沙正阳的厚颜,夏侯子只能无语,好一阵后才又问道:“你只说了这几个发展方向,但是你也说了没有合理的商业模式,在国内无法支撑下去,那如果我下一步有意要在这些方面去创业,又该如何?嗯,我的意思是,如何来实现盈利?” “就目前来说,我觉得恐怕比较靠谱就是依靠广告了,无论你是做门户,还是做搜索,或者做社交娱乐,谁来为此付钱?”沙正阳反问道:“国内能上互联网的人还少之又少,而且范围很狭窄,但是这个群体会日渐扩大,膨胀速度会很快,而且任何人都能看得到这个群体未来会是最具影响力和消费能力的群体,所以未来为他们服务并收取费用,是必经之路,但就目前来说,恐怕还没有是能为他们提供能够让他们愿意为此花钱的服务,广告商除外,他们需要的就是让这些人接受他们网下的产品。” 夏侯子深以为然。 现在的上网人群更多的还是通过网络这个渠道来获取快捷的新闻资讯后者内容知识,又或者把网络当成了一种新兴的社交方式,他们为此已经付出了相当昂贵的上网费。 现在如果贸然就想要推出收费***,很容易被竞争对手所夺走用户。 所以只有在互联网用户上升到一个级数,或者说上网费用下降和上网便捷程度达到一定阶段时,而这为网民们提供的服务也更具有不可替代的吸引力时,这种收费才会成为可能。 “所以,要想做好一个互联网的产品,首先要考虑好如何博得广告商的认可?而要让广告商点头,又必须要有强大的人气支持,广告商才会花钱投放广告?”夏侯子问道。 “差不多就是你这个意思吧。”沙正阳其实也拿不准,他能说到这一步已经挖空心思琢磨出来的了,在要往深里说,他知道自己恐怕就要露馅了,他真没那能耐。 夏侯子默默的点头,好一阵后才道:“我有一些想法,也能找到一些懂技术或者说懂互联网的人,但资金问题,只能你来负责,我的人脉关系还只能局限于在找人这一块上,和资本还挂不上钩。” 听到夏侯子这一句话,沙正阳心里算是落下了石头。 总算是忽悠住了一个可以往未来互联网产业里掺和的代言人了,虽然知晓未来互联网产业会涌现出无数牛人大佬,但是沙正阳从不相信挥舞着支票就能让别人俯首帖耳。 你懂技术么?你懂市场么?你懂未来的发展方向么?就以为自己有点儿钱,就能让人家心甘情愿为你所用?你想多了。 尤其是随着日后国外风投资本的进入,在这个领域,资本,或者说钱会越来越不值钱。 没错你现在可以充当点金手投资,但是人家一样会不断b轮、c轮的融资,逐渐把你摊薄弱化甚至边缘化,顶多你也就是当一个富家翁罢了,者却不是沙正阳想要的。 沙正阳想要的是话语权和影响力,想要的是未来能在这个产业里起到撬动作用的一个巨大杠杆,让日后自己可以撬动这个行业的发展。 “这样吧,你尽快做一个方案出来,然后开始物设人,找合适的人,怎么干,如何干,要多少人,需要多少投资,你自己看着办。”沙正阳点点头,“钱的问题,我来解决。” 夏侯子并没有因为沙正阳的答应而兴奋,反而有些忧心忡忡,“我怎么觉得就是被你给忽悠着上船了呢?你比我对这个行业还了解,自己却不上船,却一门心思的鼓动我,我就不明白了,……” “你不明白的事情多了去,所以我能当县长,我能找到资本,我还能忽悠住你,这就是理由。”沙正阳打断对方的话语,“赶紧干吧,我建议你赶紧回宛州和你们家齐瑞芬恩爱两天,我估摸着你真要投身进入这个行业,就没啥机会清闲了。” “嗯,我自己事情我自己知道,对了,你觉得我搞这个在哪里更合适?燕京,还是上海?或者就在汉都?”夏侯子沉吟着道:“汉都已经开通了,宛州电信今年上半年就能开通,下半年还有涪岗和昭阳。” “从成本出发,肯定选汉都更合适,但从人才的吸引,我估计只能是燕京和沪上二选一,而且燕京最合适。”沙正阳毫不客气的道:“这个时候别节省钱,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