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一节 诸般心思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一节 诸般心思

姚立波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轻轻叹了一口气,点点头,转身离去。 叶和泰脸色平静,迈着平稳的步伐步入自己办公室,走到办公桌边上,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沙正阳是该走了,冯士章的态度已经很清楚了。 离了张屠户,就只能吃带毛猪?这就是一个市委i书记的格局? 叶和泰冷冷的笑了笑,冯士章不算是庸人,但心胸未免也太小了点儿。 没错,夏侯通的表现还是不错的,和沙正阳关系维系的也挺好,但这并不代表真阳县就不需要沙正阳了。 叶和泰甚至也承认丁希慎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干部,但是优秀干部哪里会嫌多? 看看宛州各区县的表现,就知道真阳这两年的快速猛增势头有多么不容易。 年前沙正阳专门来自己这里汇报工作,这一汇报足足一个多小时,叶和泰也专门腾出了时间,甚至推了一个会议来听沙正阳的汇报。 他觉得沙正阳的思路想法以及一些见解的确很精辟准确,甚至很多问题自己都想不到的,对方都能触及到,这很不容易。 叶和泰从不认为自己有多大能耐本事,他觉得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在什么位置上起码就要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然后再来考虑其他。 而作为市委副书记,他能建议的已经给了冯士章,但冯士章没有接受。 他的义务已经尽到了,再说下去,那就只能让自己和冯士章关系变僵,反为不美,那不是一个成熟的副手该做的。 事实上在那次汇报中,沙正阳已经隐隐有了一些准备,这是叶和泰的感觉,对方在力陈丁希慎的表现,作为一个老组工干部,叶和泰不会听不出来。 沙正阳对夏侯通的评价也很中肯,认为夏侯通很适合执掌大局,但是在一个地方的发展需要提速加速时,需要一个更富激情或者说略微激进一些的搭档来合作。 丁希慎很优秀,可是不是最合适的,但在目前来说,似乎并没有更好的选择,叶和泰感觉沙正阳是这个意思。 沙正阳并不是那种借以显摆自己的人,叶和泰看得出来,对方是真心希望能为真阳下一步的工作有一个更完美的安排,所以才会那样有些不避嫌疑的向自己建议。 只不过自己不是市委i书记,很多问题上只能有建议权而没有决定权,当然作为市委副书记,他也会在自己权责范围内尽可能的体现出自己观点意见。 原来叶和泰对姚立波的观感很一般,但是随着接触多起来,叶和泰觉得姚立波这个人虽然略显稚嫩了一点,但是对工作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起码秉着一颗公心,否则也不会在冯士章尚未明确态度的时候就发表自己的观点,这不是一个成熟的组织部长的做法,但是却在叶和泰心中获得了肯定。 沙正阳在汇报中也还重点提到了副县长方东升和赵建波,认为这两位同志的表现都相当优秀,一个踏实肯干,任劳任怨,一个年轻有为,富有激情,思维灵活,敢打敢冲。 难道这个时候沙正阳就有点儿“托孤”的感觉了? 叶和泰眉头慢慢皱起来,细细思考着。 省委组织部每年都要安排多轮不同级别不同内容各具针对性的培训,在省委党校是最多的,乍一看这一轮也很正常,只是今年这一轮来得略早,而且在人员安排的范围上未免有些太具体了一些。 当然,这只是叶和泰的一个个人猜测,或许沙正阳早就有思想准备,或者就是有人已经在考虑沙正阳的去处了? 慢慢地,叶和泰皱起的眉头又松开来,脸上甚至浮起一抹笑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坐回椅中。 ******* 沙正阳接到电话时,正在和许红菱交代下一步的工作。 虽然许红菱已经是县府办主任了,但乡镇企业改制的工作仍然压在她肩上,按照沙正阳的说法,这项工作就要一鼓作气干完,现在再来换人反为不美,甚至会影响到效果和效率,大不了让纪美芙帮衬一把。 “余下的七家企业,你要安排人具体再梳理一边,尤其是对有效资产要摸清楚,以便于在下一步处理的时候有的放矢,另外,其中涉及到合金会贷款的,要先剔出来,确保合金会的贷款尽可能的先收回来,好歹也是咱们自家的家当,要照顾。” 沙正阳的话把许红菱还给逗笑了,“县长,你这话被上边儿听到恐怕就得要说你不讲原则了,银行贷款也是国家的,你就准备糊弄他们?” “在其位谋其政,我又不是总理,我管他那么多?我只管好我这一亩三分地的事情就行了。”沙正阳撇了撇嘴,目光睃了一眼门外,“怎么这两天没见美芙?” 许红菱眼珠一转,“美芙这两天身体不舒服,请了假。” “哦?哪里不舒服?严重么?”沙正阳讶然问道。 “女人的病,你们男人不懂。”许红菱摆摆手,“你要真关心就自己上门去问候。” “算了,你都说是女人的病,我就不登门了,你到时候去看望的时候代表我去慰问一下就行了,嗯,要不让明珠县长去也行,买点儿营养品,……” 看了一眼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的沙正阳,许红菱也没发现到底哪里不对劲儿,所以最终还是点点头。 电话响了起来,化解了沙正阳的尴尬。 “您好,姚部长,对,在办公室,嗯,您说,……” 许红菱注意到沙正阳的表情略微有些变化,似乎是有些惊讶,还有点儿困惑,当然似乎还有点儿若有所悟的感觉。 “哦,是这样啊,夏侯书记知道了?那好,行,省委和市委的决定我个人当然坚决服从了,学习是为了更好的工作,我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说实话我还没有去过省委党校学习过,能有幸参加,求之不得啊,……,谢谢姚部长的关心,到时候我再来您那儿汇报工作,……” “……,哦,要到冯书记、杜市长和叶书记那里去,集体谈话?就我一个人?哦,我们这一批四个人,那好,什么时候,明天上午十点,我记下了,……” 放下电话,沙正阳表情似乎还有点儿怔忡,许红菱悄悄的看了一眼,这才小声的问道:“你要去省委党校学习,什么时候去,多久?” “三个月,星期天下午报到,星期一正式开班。”沙正阳的语气里好像没多少情绪,他还在思考这件事情带来的种种。 在从嘉州回来的时候,林春鸣轻描淡写的和他提了一下,说他和茅向东有过沟通,但结果如何,他也无法断言,直说汉川省委那边肯定有自己的安排。 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应该说这样一个安排是非常合理且合适的,既然自己要走,那么太过突兀,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联想,而有三个月的缓冲,无论是自己这边,还是宛州市委那边,都可以从容的安排了。 看来钟广标那边可能也和省委组织部那边接触了,或者是通过尤万刚,或者是另外渠道,总而言之,正在按照一条常规的路径推动着。 既然确定了,沙正阳反而不纠结了,心情似乎也一下子畅快了许多,甚至体现在了脸上。 “这么说你这一去恐怕就不会回来了?”许红菱冷冷的看着沙正阳,“你好像很期盼着这一天,好逃离这里?” 沙正阳被许红菱的话给逗笑起来,“红菱,我记得你早就问过这个问题,我也很坦率的回答了你啊,回不回来,我不知道,但我个人觉得可能性比较小了,我这个人很实诚的,不说假话,要么不回答,要么就是真话。” 许红菱无言以对,的确,沙正阳早就说了,当然他的话语里充满了不确定性,本身这些问题就有太多变数,就像他刚才说的,还不是都是一些模棱两可的话。 “去哪儿?”许红菱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换了一个县长来,还能这么愉快自在的相处了么?许红菱觉得很难了。 “放心吧,不会走太远,不出省。”沙正阳回应了一句,“或许去省里,或许到企业,皆有可能。” “你这一走,把我们几个扔下怎么办?”许红菱的语气更像是一个被抛弃的怨妇,充满了自怨自艾。 沙正阳扑哧一声,嘴里的水差点儿喷出来,桌上那本《数字化生存》是他才买回来细细回味的。 “红菱,你这话歧义太大了,别人听了可真要出事儿呢。” “哼,那不是咋地,一朝天子一朝臣,你这一走,我和美芙还不得打折铺盖卷儿走人?”许红菱振振有词,“你要不给我和美芙一个交代,那我们就要……” “就要怎样?污人清白,或者向纪委举报我?”沙正阳似笑非笑,“我好像在哪方面都敢拍胸脯,不怕人告吧。” 许红菱当然是开玩笑,但是流露出来的担心却也并非毫无来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