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四节 报道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四节 报道

对于像雷氏家族这种在香港略有底蕴的家族,要找到一些具体的操盘手并不难,关键在于能不能看清大势。 这才是最重要的。 看不清大势,再多的资金投入在海量的资本流动下都只能是螳臂当车灰飞烟灭。 而在雷亚文和雷霆他们看来,恰恰就是沙正阳能看清大势。 92年借助索罗斯狙击英镑一战,雷亚文和他几个朋友小有斩获。 但是当时限于资金和信任度的问题,也只能说是略有所得。 而沙正阳在随后五年里再无半句评点,也让沙正阳在雷亚文他们心目中平添了几分神秘感。 雷亚文一直怀疑沙正阳背后有人,而且是大人物,否则难以解释沙正阳为什么能精准的窥测出英镑脱离欧洲固定汇率机制这一堪称大海捞针的时间节点。 如果没有一个庞大的分析研究体系来为其提供信息情报,谁都无法做到这一点。 这也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这是雷亚文几个搞金融的朋友研究之后得出的结论,并给了雷亚文建议。 而沙正阳平步青云的仕途升迁之势也更强化了雷亚文的这一看法。 哪怕你沙正阳再有本事,可国内的这种论资排辈的政治生态决定了你破格提拔可以偶尔为之,但绝无可能一而再再而三。 但沙正阳就打破了这个规律。 除了沙正阳背后有人,甚至极大可能性是中央有人,似乎很难解释得清楚为什么沙正阳在这几方面都能有特殊的造化了。 雷亚文甚至有时候都在怀疑沙正阳是不是某些大人物的白手套,但是这几年里沙正阳并无其他动静,除非沙正阳避开了他们而另有安排。 只是沙正阳这么一步一个脚印的还在下边打磨资历,雷亚文也只能承认自己看不穿这一切了。 不过雷亚文他们并不在乎这一点,只要沙正阳能够给他们带来利益就好。 华泰空调项目既可以作为沙正阳的政绩,同时又能为雷氏家族进入内陆市场建立起一个桥头堡,这对双方都是有益的,自然皆大欢喜。 但雷亚文更感兴趣的还是在股市汇市上的这种翻云覆雨。 所以他也下意识地询问沙正阳有无资金也来玩一把,他愿意无偿接受,大家集合资金在一起来玩这一场。 原本沙正阳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雷亚文的提醒还是让他怦然心动了。 左右98金融危机是谁也躲不过的,自己带来的蝴蝶翅膀煽不动这个大势,东南亚乃至香港、韩国和俄罗斯的羊毛始终都是有人要来剪的,何必非要忸忸怩怩的不好意思下场伸手? 对金融投机沙正阳本来是一直不太认同的,当然明知道地上有钱不去捡,那就不是明智而是傻了,所以适当的玩一把,见好就收,未尝不可。 对于沙正阳的提议焦虹颇为好奇,她印象中好向沙正阳从未在这方面有过建议,更多的还是认可在实业上的投资,而这种玩资本游戏,那就有些出人意外了。 “正阳,我的理解你是说我们个人投资?不是东方红投资?”焦虹试探性的问道。 “嗯,我的意思是你们可以质押部分你们在东方红的股权,腾出资金来试一试水。”沙正阳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建议有些颠覆自己以前的人设了。 “我没听错?”焦虹似笑非笑,“搞投机,不是投资?” 质押股权来贷款运作,显然不是投资而是投机了。 “嘿嘿,虹姐你要那么理解也可以,只要虹姐信得过我就行。”沙正阳笑了起来。 “我当然信得过你,只是这也太让人意外了,正阳你好像这段时间性情大变啊,和原来大不一样啊。”焦虹忍不住道。 性情大变?沙正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只要没兽性大发就行,“好了,就说到这里吧,到时候我也会和婵姐、柏山以及宁月凤它们说说,信得过我的话呢,就试一把,权当游戏吧。” “你可是说得轻巧,游戏?关系我们身家的游戏,几百万上千万的游戏,谁玩得起?”焦虹没好气的道:“我和月婵倒是孤家寡人,人家柏山和月凤都有一家人,你以为谁都像你这样的大心脏,无所谓?对了,你个人问题还没有半点考虑?你究竟在想什么?” 焦虹的话一下子就让沙正阳眉头皱起来了。 这可真的是一个难以回避的话题,宁月婵和焦虹她们都很关心,而自己似乎也的确该确定了。 顾湄貌似很合适,而且也和自己跨越了那道界限,但是他却感觉好像顾湄有些说不出的心事,要去读研似乎更像是一个借口。 只是对于顾湄他又没有其他的渠道来了解,齐瑞芬那边现在也知之不多了。 如果不是顾湄,还能是谁? 卿箬笠?看起来也很合适,问题是自己即将离开宛州,这段若有若无的感情,还能延续下去么? 还是那个一时激情绽放的纪美芙? 可能么? ********* 省委党校在汉都市西北角的莲池公园旁边,占地面积不小,而且交通也十分方便,16路、99路公交车,以及3路无轨电车尽皆以莲池公园为起终点站,而45路和172路公交车则要过这一站。 沙正阳前世中也两度到省委党校学习,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是2004年以后的事情了。 当时刚晋升副处级,就到省委党校来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晋升培训。 哪像今世,自己在副处级职位上时间太短,甚至就没有来得及到省委党校来培训,就已经升为正处级了。 照理说这有些不合规矩,一般说来从正科级到副处级这个坎儿迈过去,无论如何都应该要到省委党校学习,但沙正阳在汉都这边的副处级只待了很短一段时间,还没有来得及安排,就调到宛州去了。 到了宛州之后在市委办副主任和经开区副主任位置上都是如打仗一般,忙的脱不开身,市委组织部那边也是一推再推,最终结果就是晋升了正处级,才发现副处级这个级别上的培训都尚未来得及搞。 这一次也终于轮上了,也算是一个弥补。 一个未曾到党校培训过的干部,绝对是一个难以上进的干部。 沙正阳本来是想打个的过来的,但是想到还带着一些换洗衣服,而且就在车上搁着,所以想了想还是就直接开车来了。 他打算就是把东西放着,然后把车开走,在附近找个方便合适的地方停着,免得停在学校里太刺眼。 今天下午就是一个报道,也很简单,甚至都没有要求今天晚上必须要在党校里住,只是要求明天早上九点半必须要准时到校参加开班典礼,届时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茅向东会亲自到场讲话。 沙正阳提着包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过了,按照报道要求是下午两点半到五点,过时不候。 看得出来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报到结束,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在一排长条桌前,其中基本上都应该是党校行政人员。 行政大楼一楼面前是一个很宽敞的坝子,一根高耸的旗杆上国旗迎风招展,再往后是一排停车位,紧邻着绿化带,侧面则是一排展板,应该是介绍党校的近期活动。 据沙正阳从姚立波那里了解到这一批为期三个月的能力提升班一共有三个班,七十五名。 和以往每班四十人的大班制不一样,这一次的培训因为时间比较长,所以采取小班制,每个班仅有二十五人,基本上都是以全省各区县的书记区县长为主,当然也包括副省级城市的一些区副职,这一批人占到了百分之七十以上,其余的就是各地市的市地直机关部门的一把手,也有少数是省直机关部门单位和企业正处级干部。 因为宛州四个人中只有沙正阳一个人是区县书记区县长,姚立波还专门向省委组织部书面作了解释,阐明了原因。 省委组织部这边的意见也很明确,这一期主要是以提升经济工作能力为主,所以才会要求主要以区县书记区县长为主。 沙正阳一走近那一排条桌,立即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实在是太显眼了。 单从年龄上来看,沙正阳却对是符合先前那一大帮子来报道的县处级领导们的秘书身份的,但是从沙正阳步伐气度中他们就能看得出来,对方绝对不是秘书之流的角色。 这些人长期在省委党校里和来自各地各行业来培训的干部打交道,早就练出了一双双火眼金睛。 可以说瞟一眼,就能大略看出你日龙日虎还是只能骑抱鸡母的角色。 沙正阳走过来的气势就已经一干人明白这是亲自来报到而不是不少自己不来让下属来帮着报道的秘书角色。 似乎也注意到了周围的目光汇聚,但沙正阳也不在意,径直走到三班标牌下,看了一眼报道签名册,寻找自己的名字。 “这位同志你好,请问你是……”旁边两个老师同时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