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五节 室友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五节 室友

沙正阳在三班。 三个班,第一班是省直机关和汉都市的干部,第二班是汉西地区为主,武阳、秦都、昭阳、涪岗、安襄五个地市,三班则是以汉东和汉南地区为主,但是已经把嘉州市所属的老嘉州、夔塘和通河排除在外了,只有宛州、郧州、巴原、蒲池四个地市。 另外就是还有一部分省属企业和高校的干部也安排在了二班和三班。 这种打乱了安排其实也是省委组织部的一种考量,一方面有利于地方干部和省直机关部委、省管高校和企业在学习中多交流,另一方面也能使学习培训能够从多角度来使得干部们得到培养锻炼。 所以沙正阳目光在三班的花名册和签到簿上寻觅自己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周围工作人员和老师的关注,当然还有一名来参加培训的学员也颇为好奇的观察着沙正阳。 听得站在条桌背后的两名老师兼工作人员问自己,沙正阳展颜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笑容格外阳光,“我姓沙,分在三班,来报道签到。” 沙这个姓不是大姓,三班只有沙正阳一个人姓沙,所以教师立即的找到了沙正阳的名字。 这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老师,穿着一件半新旧的浅咖啡色的夹克,手里握着一支钢笔,他旁边是一个个子瘦小的眼镜男,但看上去二人都很精神。 找到了沙正阳的名字,而后边备注的一栏也把沙正阳的情况介绍得很清楚,宛州市真阳县委副书记、县人民政府县长。 再看看他的出生年月,足以让无数人扼腕,才28岁都不到的年轻县长,其年轻程度能让人发狂。 上下打量了一下沙正阳,三十出头的老师心中暗叹一口气,这就是分在自己作为辅导员的班上了。 之前他就在花名册上看到了对方的年龄,觉得简直比不可想象。 28岁的正处级干部有没有?如果仔细找一找,在企业上,在省直机关里或许找不到,但是三十岁左右的估计还是能找出那么一两个来的,但是绝不可能是在基层区县担任区县长。 处级干部和处级干部之间的差别还是很大的,省直机关甚至就是省委党校里边处级干部也不少,企业里更多,年轻的也还是有,但是不是说你在这些部门当个正处级干部,就可以胜任区县的县长书记了,那是两个概念。 你省委党校某个处室的一把手也是正处级,但你说你和一个区县的书记县长能一样么?肯定不能。 哪怕是让你下去挂职锻炼,甚至有心提拔重用,估计都会先让你干个副书记副县长这一类职务打磨打磨,真要直接把你安在书记县长位置上,特例的可能性都几乎没有,除非有其他特殊原因。 “你好,沙县长,请在这里签字,嗯,这边领取寝室钥匙和生活用具。”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感叹归感叹,但表面上还是很平静,在党校也见惯了太多了领导,哪怕沙正阳的确像一个妖孽,但他也能理性应对,“我是谭宗汉,是你们这一期三班的辅导员。” “你好,谭老师,这一次就要给你添麻烦了。”沙正阳赶紧放下正准备签字画押的笔,和对方握手。 “这一位是肖国伟肖老师,如果我不在,就是他负责处理班里的事物。”谭宗汉又把旁边的瘦小眼镜男介绍给沙正阳。 又是一阵寒暄,谭宗汉这才给沙正阳介绍情况。 三个班,七十五名学员,沙正阳分到了208房。 都是两人一间,应该说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脸盆,新的毛巾、牙刷、牙膏、香皂以洗发水、浴液,另外还有一把衣架。 沙正阳看了一眼208房,自己的室友是省计委的晁汉忠。 晁这个姓也很少见,所以沙正阳一下子就记住了对方的名字。 按照常理,三班是没有省直机关的,但是为了加强各部门各单位学员的熟悉,所以这一次寝室安排专门是打乱了各班的分配,就是要让大家相互之间更熟悉。 “谭老师,肖老师,谢谢了。”沙正阳接过钥匙和学员证已经一叠饭菜票,连声道谢:“那我先过去收拾房间去了,嗯,今晚不会点名吧?” “今晚不点名,但是明早九点钟会现在寝室点一次名,然后统一整队到礼堂里举行开班仪式,除了你们这一期的正处级干部能力提升班外,还有一个班的厅级干部的轮训班,将会合在一起开班。”谭宗汉介绍道。 “哟,和领导们在一起,那肯定得沾光了。”沙正阳又笑了起来。 “你们也都是领导,都一样。”谭宗汉也觉得沙正阳这个年轻人说话挺风趣,既不像有些年轻干部那么敏感,也不像有些人骤登高位那么桀骜和咄咄逼人,倒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角色。 “那行,我就先过去了,不过还是先请个假,有可能晚上会不回来住,我难得回来一趟,有些私人事情要处理,所以先请个假。”沙正阳还是很懂规矩,把程序走到不为错。 “嗯,今天不用请假,明早记得准时点名就行了。”谭宗汉和肖国伟对沙正阳又多了几分好感度,起码人家是十分守规矩的。 按照老师的介绍,沙正阳很快就找到了自己该去的宿舍楼。 四层楼,看样子应该是新修没几年,这个时候正是人来人往的时候。 沙正阳直上二楼,找到了208,门已经开着,里边传来声音,看样子是在打电话。 “行了,三个月时间而已,一混就过去了。”声音有些沙哑低沉,“没什么大不了的,领导安排来就来呗,服从组织安排,……” “不说那些了,不是我认命不认命,我有什么想不开?”声音略微提高了几度,“我有心理准备,好了,是祸躲不过,我受得起,……,挂了!” 放下电话,抬起目光,一眼看到了正准备进门的沙正阳,略微一愣,大概是没想到室友会这么年轻,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举步过来,伸出手来,“你好,晁汉忠,你是沙正阳吧?” “对,沙正阳,咱们一个寝室,以后三个月就要同室而居了啊。”沙正阳也落落大方的放下收中包,和对方握手,“晁哥在省计委?” “嗯,省计委矿业能源处。”晁汉忠是一个黑瘦汉子,四十岁左右,一头板寸,很有威势,不过感觉有些萧索的味道,气色不是很好,“早就听说过沙县长的名字了,好像是咱们全省最年轻的县长呢,我原来听小苏说起过,……” “小苏?”沙正阳一愣之后也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说苏伦康,“康哥在省计委的时候我们打交道多一些,宛州翠屏机场项目也帮了我们宛州不少忙。” “嗯,小苏和沙县长一样啊,前程远大,现在都到省政府那边去了。”晁汉忠话语里不无感慨,甩了甩头,似乎想要把一些烦心事儿甩掉,“小苏已经是年轻有为了,没想到沙县长比小苏更年轻,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情何以堪啊。” “晁哥说笑了,我哪儿能和位居中枢的康哥相提并论,偏远野地里当个县长,那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当不得真,当不得真。”沙正阳谦虚道:“晁哥如果看得起,就叫我正阳就行,晁哥在计委里边,没准儿日后我们有求于晁哥的地方多了去呢。” 晁汉忠终于笑了起来,点点头,“那行,我就托大喊你一声正阳了,我这个人是个直肠子,说话直来直去,有时候不注意得罪了,正阳也别见怪。” “晁哥说哪儿去了,您说老大哥,见多识广,我是乡下孩子,啥都不懂,你有啥说啥。”沙正阳开着玩笑,顺手把包放下,拿出一包中华,递给对方一支。 “戒了,不抽了。”晁汉忠不无留恋的看了一眼沙正阳递过来的香烟,摇摇头,“抽了十多年,没想到四十岁了还来戒烟,可家里人都看不惯,所以干脆戒了。” “戒了最好,抽烟有害无益,年轻时候抽烟是觉得洋盘风光,年龄大了就会觉得那是累赘负担了。”沙正阳点点头,“我读大学时也抽了半年,但烟瘾不大,一毕业就戒了。” “嗯,早戒早好。”晁汉忠也没想到居然也会遇到一个戒烟的伙伴,有些感慨,“我现在正处于煎熬期,就怕寝室里也来一个抽烟的,正好正阳不抽烟,还是戒掉了的,可以帮着督促我,若是我要抽烟,正阳可要毫不留情的帮我掐掉。” 沙正阳笑了起来,“行啊,晁哥你要这么说,那我可不会客气啊,我也不喜欢别人在寝室里抽烟,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啊。” 两个人都有点儿乐了。 “晚上,晁哥有没有安排?如果没安排的话,我要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顿饭,要不一起?”沙正阳觉得晁汉忠这个人性格不错,有点儿意思,主动邀请。 “不了,我晚上也有一些私人事情要处理,嗯,开学之后咱们有的是时间在一起。”晁汉忠摇了摇头。 沙正阳感觉晁汉忠可能是真有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勉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