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七节 要做大事,必先做铺垫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七节 要做大事,必先做铺垫

并不是说沙正阳对钱没有需要,而是对他现在的生活来说,钱没有太大的需要。 作为一个县长,他私人的开销很少,日常的消费无外乎衣食住行,食住行这三块都基本上没有什么开销。 吃要么食堂,要么公务宴请,他自己请客的时候少之又少。 住,现在都是单位的公房,只有居住权,没有所有权,一旦调离,就要腾出来,所以也不存在,沙正阳在这方面也没有想过。 当然日后真的需要的时候,肯定也会买房,但那肯定是98年停止福利分房转而推进住房商品化政策出来之后的事情了。 行,就不用说了,县里有专车,甚至还有司机,哪怕自己因私不想用公家车,雷霆的这辆陆巡一直放在自己这里,隔三差五来人把车开出去把油加满,自己使用频率也不高,除了回汉都时用一用,真的没太多用处。 也就是说,衣食住行四大需要里,除了穿衣自己需要自己花钱买外,其他几样消耗很少,而以自己现在的收入,起码对付穿衣还是没有问题的,好歹去年真阳县的各项指标都名列整个宛州市的第一,自己光是奖金都拿了一万好几,这还没有算市里边单独对两个主要领导考核给的单独奖项,那又是接近一万块,这都是正份儿,干干净净可以见光的。 沙正阳在经开区也好,到真阳也好,就明确通过各种方式把话递出去了,啥都好说,不收红包不收贵重物品,这是铁律。 当然他也知道有些时候一些特殊情形下,什么都不收很容易让自己陷入某种孤立状态下,所以他也放宽了要求。 像一般本地土特产,比如两盒茶叶,两坛土酒,山腊肉或者腊鸡这一类东西他也不会峻拒,大多数时候都是直接放在县府办,有些时候搞接待的时候就干脆拿出来用了。 正因为如此,沙正阳觉得自己的生活很轻松,不过他估计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一些变化。 比如如果回到汉都,自己的开销肯定会大增,而且他不在担任真阳县长的话,那么很多隐形的特权也就会迅速消失,比如没有车和司机了,又比如日常一些公务宴请可能就无法报销了。 像他如果要邀请晁汉忠吃顿饭,如果好一点也许就会要好几百,这相当于自己一两个月工资,自己如果不愿意拿到县里去报销,这就要自己来对付了。 当然,如果自己到长河能源去任职,自然而然这种公务报销的权力又会续接上。 总而言之,只要自己处在这个位置上,单单就个人需求来说,沙正阳觉得自己的工资奖金完全足够了,但如果你要有奢求过高的生活标准,那又另当别论。 不过就目前来说,沙正阳觉得自己还没有那种欲望。 沙正阳不缺钱,是指私人需要不缺钱,但是他也缺钱,但是缺的是大钱,缺的是干大事需要的大钱。 这些钱哪怕不是他私人的,但起码是要能为他所支配的,或者说他通过努力能为己所用的。 比如能有三五百亿,现在立马投入到一些诸如液晶面板、半导体、芯片等战略产业中去,抢占先机,免得日后不是被人卡脖子,就是被人家赚得数钱手软。 只是他哪怕是有着前世记忆,现在也一样做不到,还得要通过各种渠道来不断积累和发展,以期未来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 东方红集团算是他做得比较成功的一环,雷霆的华峰也是自己布子的一点,甚至像自己竭力推动走上另外一条路的段庸铭乃至汉海高科、高升电子、华众电子这一系列企业,都是沙正阳苦心孤诣的布局。 现在汉海高科这个接纳了脱离了联想已经走上了与前世中那种烟消云散截然不同的路径,它在芯片设计上已经开始步入正轨,而且在从mpeg解码芯片专利授权上获得了高额收益之后,已经具备了更进一步的研发设计甚至进入制造领域的一些实力,在这一点上,现在汉海高科也正在大力招募人才,开始为下一步的壮大做准备,这也正是沙正阳最希望看到的。 未来中国进口最大的两项外汇支出,一是原油,二是芯片,而芯片进口支出甚至已经超过了原油。 沙正阳想做的大事有很多,但是现在很多都还是空中楼阁,而做大事需要很多要素,而资金就是十分关键的一个,所以他才会想要通过各种方式来实现资金的积累壮大,所以他才不会拒绝任何可以实现资金积累的机会。 就像他也会支持高铎的高远建设和赵一善的众志建设以及杨国福还名不见经传的小煤窑一样,未来中国房地产行业和能源行业会风起云涌,如果说高远建设能变成如同前世中万达或者恒大一样的庞然巨物,赵一善的众志建设能变成太平洋建设那样的超级巨兽,杨国福的小磷矿小煤窑能变成正威国际或者新奥能源那样的巨无霸时,那个时候自己要要做某些事情的时候是不是就能容易很多呢?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沙正阳很清楚自己不是神,哪怕自己再有前世记忆相助,也不可能在每个领域都能大杀四方,那不现实。 唯一的办法就是要善用人,用好用足人,所以他才会不遗余力的帮助扶持他认为值得一帮的人,帮助他们能更快的成长起来。 无论是结一份善缘也好,日后能志同道合也好,总会要好得多。 就像牛根生如果没有柳传志、俞敏洪和江南春的支持,当初的蒙牛会不会过关也很难说。 要做大事,不仅仅是要在体制内有足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同样也需要从外部借力借势。 ********* 一眼看到了桑前卫,沙正阳也是大喜过望。 没想到桑前卫也会在这一批干部能力提升培训班中,只不过桑前卫是在一班。 简短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开班典礼就正式开始了。 前世中沙正阳也参加过多次这种开班典礼,程序都差不多,常务副校长讲背景、目的和意义,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茅向东作重要讲话。 好在时间不长,四十分钟就结束了。 下午两点半准时开课,这种培训班的课程比较灵活,既有四五十分钟一堂的,也有一课需要将好几堂课,甚至十堂八堂的。 比如课程表上的《新时期下的“三农”工作》就是12个课时,这也就意味着光是这一门《新时期下的“三农”工作》,就要足足学两天,当然,不可能集中学,而是要分成五六天来学完。 看见桑前卫也提着一大口袋学习用的资料书籍,沙正阳乐呵呵的道:“桑区,没想到我们还要当同学,您这样子是准备要当优秀学员啊。” 沙正阳是指桑前卫带着几个厚实的大笔记本,显然是要准备作课堂笔记用的。 “既来之则安之,组织安排来学习,那么就要丢开一切,安安心心的学习。”桑前卫显得很豁达洒脱,“我反正是打算心无旁骛的用好这三个月时间来学习,专门和区里打了招呼,什么时候都别找我,平时我电话都不开。” “这么放得开?”沙正阳笑着问道。 “嗯?莫非你还要分心二用?地球离了谁就不转了?”桑前卫打量了沙正阳一眼,“正阳,你的事情……” “我现在来学习,就是这个事情。”沙正阳含笑道:“学完了,也就该有一个结果了。” 桑前卫立即明白了,点点头,“那就好,只要有结果就好,最怕就是那种悬而不决。” “桑区,我也想开了,总要试一试才知道行不行,如你所说,我还年轻,也还经得起挫折,怕什么?”沙正阳坦然道。 “嗯,那就不说了,你心里有底就好。”桑前卫想了想道:“我有个战友也在长河能源集团里,是东神煤业的副总,这个人做事还是比较实在了,嗯,如果有机会,我来搭个桥,你也可以从他那里了解一下情况。” “行啊。”桑前卫敢开口的,沙正阳当然信得过,几个煤矿并进来,内部还是颇有些不服气的情绪,尤其是在长河石油有限公司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但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随意插手,“不过最好还是等到明确了之后,……” “嗯,正阳,你成熟了。”桑前卫满意的点点头,“我还有些担心,但现在看来,你没问题。” 沙正阳这才明白过来,刚才桑前卫的提议竟然是一个小考验,看看自己在政治上是否成熟了,幸亏自己用了太极推手。 沙正阳有些“幽怨”的一眼桑前卫,桑区,可不带这样的,我可是格外尊重你的啊,你咋能这样耍我呢? 见沙正阳有些目瞪口呆的模样,桑前卫这才笑了起来,“我说的也是实话,不过你考虑很周到,以后条件成熟的时候,你如果觉得有需要再和我联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