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一节 出大招,放卫星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一节 出大招,放卫星

钟广标目光熠熠,显然是被沙正阳这番话打动了。 他来长河能源之后,也并非毫无动作,也一直在思考长河能源的出路。 未来长河能源的采集区域日益缩小,开采成本越来越大,但是数万职工却要吃饭,减员增效是个好办法,但是仍然是节流,而非开源,难以解决根本性的问题。 同样,在省委省政府看来,如果企业能够通过发展来最大限度的保住职工饭碗,或者说减少职工下岗压力,对于省委省政府来说无疑是一个最大的减压。 所以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对尤万刚和钟广标的要求都是企业改革必须要搞,减员增效势在必行,但是要最大限度的为职工创造就业条件,无论采取何种方式来帮助他们就业,以最大限度减轻职工下岗对社会带来的冲击。 尤其是在秦都和武阳两市,本身经济就不是很景气,长河石油以及现在附属的两大炼化企业和三大煤业就是这两地的支柱企业,可以说一旦长河能源打个喷嚏,整个武阳和秦都经济就要感冒。 长河能源必须要找新的出路,钟广标之前也考虑过向外发展,但是却没有像沙正阳想得这么远,胆魄这么大。 “正阳,看样子你很有把握啊,我很难相信你就是靠一个bp员工就能给你这么多信息,就算是你刻意去了解,好像也很难做大这一点吧?”钟广标思考了一阵,然后轻声道:“你不是在忽悠我吧?” 沙正阳笑了起来,点点头,“钟书记,瞒不过你,你还记得钱萱么?” “钱萱?”钟广标一愣,想了一下之后才恍然大悟:“钱知白的女儿,噢,你们俩在处对象?我还以为你对人家女孩没兴趣,所以早就没谈了呢,可这和我们今天谈的事儿有什么关系?” “不,不,不,钟书记,你误解了,我和钱萱可没处对象,但是我们一直有联系,关系一直不错,可能你不知道现在她的情况吧?她去年就辞职了,去了燕京,进入了****,现在在****工作,因为我们一直有联系,去年十月份她曾经回汉川过,我和她见过面,吃过一顿饭,她谈到了jp摩根一直在为中石油联系到哈萨克斯坦发展,我当时就很感兴趣,所以就请她帮我关注这一块的情况。” 沙正阳这是实话,当时他也有了要离开真阳的觉悟,但去哪里还在纠结,长河能源只是一个选项,所以当钱萱在吃饭的时候无意间和沙正阳提到了她近期的主要工作就是在联系中石油,准备到哈萨克斯坦开展业务。 而jp摩根本来也就是作为专业帮助企业进行融资和收购,从中赚取高额佣金的,所以这种业务也很正常。 沙正阳一下子就被打开了思路,所以后期才有雷家在bp工作的雷威廉或者说威廉;雷被沙正阳联系上,让其帮忙收集一些公开的资料,因为沙正阳知道bp在前苏联早就有活动,所以这些资料只要是公开的,并不触犯什么法律或者禁忌。 “你是说中石油已经进入哈萨克斯坦了?”钟广标没想到长河石油的主要对手已经先行一步了,心中也是一震。 “嗯,jp摩根帮助他们进入了哈萨克斯坦,收购一家叫乌金的小油田,但是好像麻烦很多,主要是哈萨克斯坦方面的问题,你也知道哈萨克斯坦才独立没几年,国内体制也很复杂,各种利益盘根错节,所以好像失败了,jp摩根那边很失望,中石油也有些遗憾。”沙正阳继续道。 “继续说。”钟广标真有点儿急不可耐了。 “但钱萱前几天回来了一趟,她看我对哈萨克斯坦那边的情况很感兴趣,也问起了我,我告诉她我下一步很大可能性要到长河能源集团去工作,所以她也和我说了一些情况,说哈萨克斯坦那边jp摩根的关系很广,现在哈萨克斯坦那边第五大石油公司----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有意出售60%的股权,中石油那边也知道了消息,但是还没有动静。” “她看过相关资料,认为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资产很可观,另外从另外渠道她也获知,俄罗斯方面也有意要出售和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有石油管线相通,主要为阿克纠宾提供炼油的奥尔斯克炼油厂的股份,以募集资金,……” 沙正阳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和奥尔斯克炼油厂之间的关系,这是前苏联时代遗留下来的问题,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原油开采出来的石油只有管线输往奥尔斯克炼油厂,要么就只能通过铁路运输,所以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主要原油都是输往奥尔斯克炼油厂的。 “你的意思是……”钟广标一时间还没有明白过来。 “钱萱认为,如果想要拿下阿克纠宾石油公司,那么不得不考虑哈国政府的态度,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有接近九千职工,而且地质条件不是很好,所以现在已经在哈萨克斯坦立足的雪佛龙、pk等企业兴趣不大,但是仍然有德士古、阿莫科等国际石油企业有意竞购。” 沙正阳显然也是花了一番心思的,和钱萱也商量探讨过。 “哈国政府希望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能够生存下去,同时也希望哈国的石油产业不要被某一国企业所独家掌握,所以这是希望所在,但长河能源要进入的话,单独拿下阿克纠宾石油公司,那么哈国政府就要考虑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怎么生存下去,如果能够拿下奥尔斯克炼油厂,那么这个担心就会消减不少。” 钟广标一时间还接纳不了那么多信息,一下子就进入到了要收购一家油田公司和炼油厂的地步,这未免太夸张了。 “正阳,你给我透句实话,是不是你早就打定主意要到长河能源来了?”钟广标不得不相信,沙正阳是早有预谋的。 这一下子沙正阳这小子就给自己来放了这么大一颗卫星,让本来对沙正阳的确有很大期望的他都有些接受不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惊喜过度,但这其中蕴藏的风险却也不小,不是他这个小小的总经理能做主的,甚至他估计省委省政府两位主要领导都未必能拍得了这个板。 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大好事,最起码沙正阳开始上心了,钟广标可是对沙正阳充满信心,只要这小子下了决心要去做的事情,就没有办不成的。 “嘿嘿,钟书记,您要这么说,也没错。”沙正阳嘿嘿笑了起来,“其实您也知道,去年林书记和您走了之后,我在真阳的处境也不是很好,干得也不太顺心,我也想该如何寻找下一站去寻找挑战,不过当时的确没想是您那儿,因为我对国企真心无感,所以当时琢磨着是不是跟随林书记去嘉州,但后来考虑到去嘉州不合适,所以就开始琢磨是不是跟着您混,既然要跟着您混,总不能去了之后被人戳脊梁骨,总得要拿出点儿像样的东西来,这也是我的习惯,……” “你小子!”钟广标想了想,“你这一套东西有没有具体资料?” “有倒是有,但是并不完整,也不够详细,钱萱也不可能把具体的商业秘密交给我们,她好歹也是jp摩根的员工,得讲点儿职业道德,不过我个人认为,如果下一步长河能源真有意的话,不妨聘请jp摩根作为商业合作人,美国人的嗅觉很灵敏,在前苏联还没彻底解散之前就开始涉足了,比起美国人来,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差距太大,所以有些时候不得不交学费。” 沙正阳这番话也是由衷之言。 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时还很稚嫩,聘请一些国际知名的投行,是通行做法。 不仅仅是他们可以帮助融资,更重要的是他们有充足的各类资源来帮助雇主实现目标,当然前提是你都得要付钱,但沙正阳觉得值得。 有这些各类资源关系丰厚的国际知名投行协助,不但效率可以得到极大提高,在很多方面你觉得难以克服的困难他们都能够找到合理合法的变通手段来解决,这才是最重要的。 “嗯,我明白了。”钟广标点点头,“正阳,你刚才和我说的这些很有价值,也算是给我松了一口气,我要马上向尤高官汇报,另外估计也会向两位主要领导立即汇报,嗯,但光是这个肯定不够,我感觉你应该有一些想法,能不能系统的给我拿出一篇书面的东西来,让我先琢磨琢磨,然后我再考虑如何向领导汇报。” 沙正阳也知道这是应有之意,否则真的就成了儿戏了,如此大的事情,不经过一番缜密的调查研究,那也是不可能的,只是时间已经有些紧了,他本来也是打算周末找钟广标谈一谈的,没想到钟广标来得这么快。 这份东西已经有了,只是还需要完善修改一下,时不我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