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二节 触动,震动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二节 触动,震动

事实上这几天时间里沙正阳一直在和钱萱保持着联系,他们通过最新出现的雅虎电子邮箱交换资料。 汉都早已经开通了互联网,而东方红集团也是最先一批开始触网的企业,已经在互联网上做出了最早的一批企业页面,算是吃了一回螃蟹。 只是省委党校尚未开通互联网,以至于沙正阳不得不经常跑到东方红集团那里去接收资料,交换资料。 这也让沙正阳意识到在这一块上真的是大有可为,而夏侯子那里的布局更应该要加快了。 第二天沙正阳就把整个资料进行了整理,同时把自己根据这些资料结合自己的一些想法写的一个大概方案拿了出来,交给了钟广标。 沙正阳并不担心钟广标会把自己的这份心血给吞了,一方面他信得过钟广标这个人,另一方面,这个方案再详细也只是一个方案,这个方案如何出炉,具体如何操作运用,也还有很多需要细化的。 哪怕他专门把这份方案又向钟广标做了一番讲解演示,但是钟广标也觉得这个方案过于庞大复杂,牵扯面太宽,而且有些涉及到和jp摩根以及哈萨克斯坦方面的衔接处理,涉及到的问题也很具体。 现在你还只是一个初步意向,远谈不上其他,所以大家都只能说是按照这个方向来运作,真要有这个决心要走这一步了,那么才谈得上如何来和相关的单位部门来进行综合协商。 这不但涉及到诸如哈萨克斯坦方面,阿克纠宾石油公司,jp摩根,还涉及到需要配合的对外机构和银行金融部门,牵涉面极广,甚至可能连汉川省委省政府都未必能单独决定。 钟广标在认真通读了方案和相关资料之后,直接找到了尤万刚,向其汇报了这一方案的情况。 尤万刚高度重视,反复研读了几遍,然后又问了不少问题,有些问题钟广标也回答不上来,他也没有隐瞒什么,把沙正阳、晁汉忠和钱萱的情况也做了介绍。 尤万刚的理解是钟广标多半是早早就许诺给了沙正阳要把沙正阳调到长河能源集团来,事实上在去年国庆节苏伦康结婚婚宴上,钟广标就已经像尤万刚提出了这个想法,尤万刚没有反对,但也没有明确表示支持。 这件事情也就这么搁下来了,但现在钟广标和沙正阳却突然给自己来了这么一个大招。 作为在长河石油干了几十年的老石油人,尤万刚是很清楚现在长河石油现在面临的困境,采集区域有限,开采环境日益恶劣,开采成本不断攀升,问题是长河石油的划定区域只有这么大,他也为此想过很多路子,但是都难以解决根本性的问题。 说实话,他没想到走出国门,压根儿就没有想过,因为前几年条件根本不允许,这两年中石油的出海也才刚刚踏出第一步,长河石油不过是一家省属企业,何德何能敢走这一步? 所以他不得不同意钟广标的感叹,那就是年龄大了就没法跟年轻人比,年轻人就没有那么多包袱和顾忌,就能跳出窠臼敢想敢干,闯出新路子来。 毫无疑问,这就是一条前所未有的新路子,虽然不敢说就一定能成功,但是不去闯不去试,那就肯定不会成功。 尤万刚相信沙正阳在这个问题上也应该是花了很大功夫的,这不是一周半月就能拿出来的东西,起码要几个月时间,而且还要有外力支持,应该是钟广标给了沙正阳许诺,所以沙正阳才会如此卖力的干,而且还真让他干出点儿名堂来。 尤万刚当然不会介意这些事儿,在他看来哪怕沙正阳真的靠这一手求上进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这个方案能够成功,一个副厅级算什么? 能解决偌大一个涉及几万人大企业的发展路径,区区一个副厅级,他尤万刚都敢去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那里去据理力争。 “广标,这个方案有点儿意思,而且这些资料也很有价值,你说是来自jp摩根那边?我听说过jp摩根一直在和中石油打交道,好像就是在中亚那边的业务,没想到是为中石油出海牵线搭桥。” 尤万刚摸索着刮了胡子只够有些泛青的下颌,若有所思。 他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对钟广标和沙正阳也没有成见,只要有利于长河能源集团,尤其是长河石油的事情,他都乐见其成。 作为一个砸长河石油工作多年,感情很深的老石油人,他不能允许长河石油就这么黯淡下去,甚至出现衰败的迹象,他力图想要找到一个更有效的路径来帮助长河石油力挽天倾。 “嗯,这是沙正阳一个朋友在jp摩根就职,知道沙正阳对这方面很感兴趣,所以把这些情况介绍给沙正阳了,另外沙正阳也通过他另外一个在英国bp工作的熟人了解了一下前苏联这些国家的石油企业情况,综合起来的。”钟广标点头,“我觉得如果说要真正介入的话,这些资料肯定太粗糙了,但作为一个大致了解,还是够了。” “嗯,我没否认这一点,但这里边还有很多细节,需要探讨,另外沙正阳这个方案可不仅止于,他还提出了一些更具前瞻性的东西,你注意到没有?他提出了要打造上下游产业链,不要拘泥于一城一地,可以考虑多吸纳外部资本,壮大实力,尤其是特殊资本,嗯,特殊资本指的是什么?充实资本的目的是抓住时机用于下游销售终端的迅速扩张,力求在渠道上先行布局,……,有点儿意思,这个沙正阳很不简单啊。” 尤万刚的话让钟广标也颇为得意。 “万刚省i长,我早就和您说过,这个沙正阳很不简单,他的头脑不能以常人来看,有些看似异想天开的观点却往往能成为制胜契机,我在宛州工作两年多时间,和他打交道多,所以很有感触,甚至连周书记和王省i长对他都有很深印象。” “嗯,我知道,这样,你把朱汉生、谢福才、鲁同浩和沙正阳都叫来,一起再探讨一下可行性,完善一下,我个人觉得这个方案很有新意,甚至很具有创造性,但在可行性上,我现在无法断言,这还需要有一系列的了解和研究才能作出判断,但我还是打算在我们商量之后向周书记和王高官汇报一下,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关系和意义都很重大。” 尤万刚思考了一阵之后才作出决定。 谢福才是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实际上是长河石油的主要具体负责人,也是尤万刚的老下属。 鲁同浩是省经委调过来的,原来在省石油公司担任过副总经理,负责销售这一块。 对此钟广标也没太在意。 他清楚谢福才和现任长河能源集团副总经理的朱汉生都是尤万刚的老部下,也算是以前尤万刚的得力臂助,但朱汉生后来从从长河石油调任武阳炼油厂厂长,加上一个因为年龄原因已经退下去的一位,号称长河石油三驾马车,一直是跟随尤万刚。 不过随着尤万刚的升任副省i长,省委省政府对长河石油班子也在进行调整,自己接班,而谢福才和朱汉生一个接任集团副总,一个则继续负责长河石油。 另外鲁同浩调过来,加上最近又把伊泰煤业党委副书记排名第一的副总经理袁增桥调过来担任副总,加上从省纪委来的纪委i书记,这样一来长河能源集团的党委班子也就大致成型了。 尤万刚的风格还是雷厉风行的,半个小时之内,几个人都已经赶到了,甚至沙正阳那里,尤万刚都直接给省委党校打了电话帮忙请假。 “大家看看吧,先看,然后再请沙正阳同志把这个方案的来龙去脉替大家讲一讲,说实话,我都很好惊讶也很好奇,这样一个方案居然不是出自我们长河能源内部,在座的诸位,包括我,都应该感觉到惭愧啊。” 尤万刚的话有些重,但却有点儿要把沙正阳架在火炉上烤的味道。 钟广标微微色变,而其他几位虽然面部表情很微妙,但是都还是尽力保持着平静。 “大家不要觉得我的话难听,话丑理端,大家看看这个方案就知道了,不要去就纠结拘泥具体细节和资料内容的准确性,我只是说这个思路,大家为什么就想不到?”尤万刚然后这才转过头来:“正阳,要感谢你的这个方案啊,起码能让我们这帮老石油人跳出了一些局限,不至于一直被困在某些观念困局里。” 沙正阳在先前听到尤万刚几句话时,也觉得这家伙是不是有些针对自己,但转念一想,没有这个必要啊,自己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对他有什么关碍? 看对方表情的严肃程度,以及针对性,他估摸着对方是有点儿不满意现在长河能源的工作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