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四节 带节奏,下大棋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四节 带节奏,下大棋

几个人在尤万刚的敲打下都变得认真起来,阅读分析领会都很仔细。 作为专业人士,他们自然对这些资料的内容不陌生,但是涉及到的环境是中亚,是国外,之前他们从未想过,多少也还是有些觉得难以相信和适应。 反复看了几遍,各人都按照各自的理解和重点关注的内容进行了琢磨,偶尔还相互交谈几句,沟通一下。 尤万刚骂完人之后就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甚至还走到会议室外去抽了两支烟,就是要给这些人一个充分的时间来细细研究思考。 这不是小事,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关乎长河石油,关乎长河能源未来的发展走向。 尤万刚在长河石油干了几十年,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上,虽然他对长河石油仍然感情很深,但是他内心还是还是希望早一点脱手。 压力太大,作为分管的高官,完全没有必要还要兼任这个党委i书记和董事长。 在他看来,既然省委省政府挑了钟广标来挑这个重担,那么就应该大胆放权。 他作为分管高官可以,指导工作就应该局限于宏观大局上了,而不宜在牵扯到企业具体事务中去了,这既不利于钟广标放手开展工作,也不利于钟广标树立威信。 当然,他也知道省委省政府的一些顾虑,这样庞大一个企业新组建起来,钟广标新来威望不足,自己这个老长河人坐镇一段时间,帮助稳一稳阵脚,让长河能源集团走上正轨。 不过当下局面不佳,尤万刚觉得自己更像是进退两难,所以他也希望能够有一个好的方案打开长河石油乃至长河能源集团的困局。 钟广标带来沙正阳这个方案无疑就是一个契机。 他以一个在石油行业深耕数十年同时又担任了一个石油企业负责人十余年的老人视角看了这个方案,走出国门实施收购看似是一个十分唐突冒险之举,但是对于长河石油来说,也许就是一个难得的出路。 当然这里边涉及到太多的具体细节问题,如何规避风险,如何确保成功,还有如何适应当地的情况让收购成功后能正常运转为我所有,同时还要赢得省委省政府乃至中央的认可支持,这都还有很多问题要一一商讨解决。 所以他把这些人叫来,就是要让他们以专业人士的视角来客观的平盘分析一下,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有多大。 “汉生,你先说说,看后感觉如何?”尤万刚点将。 朱汉生在长河石油干了几十年,最后几年才调到武阳炼油厂,这也是尤万刚的有意栽培,要让他多角度来熟悉整个上下游产业链的工作。 “尤省i长,那我说说。”朱汉生没有客气,点点头。 挨了骂,清醒了头脑,尤老板又点将了,朱汉生当然不敢怠慢,必须得拿出点儿像样的东西来。 “这些资料和方案我都看了,触动很大,刚才尤省i长批评让我也出了一身汗,我们这一年的确有些懈怠麻痹了,对于新企业成立之后还在按照老一套行事,没有看清当下的形势。” 看见尤万刚皱起眉头,朱汉生赶紧话题一转:“那我就来说说刚才我的观后感,这个方案提出了两块,其中第一块较为详细也是后面那个大框架的一部分,其内容就是一个,出海收购,嗯,目标是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的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按照资料显示,该公司应该是哈国国有老牌企业,但是近年来遭遇了困境,主要是旗下两个油田进入了开采的中后期,产量减少,成本增加,债务沉重,……” “哈萨克斯坦的情况我略有了解,这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中石油资源富集程度仅次于俄罗斯的国家,而且更关键的是哈萨克斯坦和我国有领土接壤,距离相对来说,不算是太远,与我国关系不错,……” 朱汉生不愧是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哪怕临时性的面对这样的情形也能有条不紊的梳理出属于自己的话题来。 “走出国门收购这一建议很有新意,的确我们之前都没有考虑过,这可能和我们的思维局限性和前几年的政策和国际国内形势都有关系,但是像这份报告中都提到的,jp摩根在帮助中海油运作海外项目,我想我们长河能源也应该是可以的,至于说具体的情况,因为没有具体的资料来佐证,我不好断言,但这个方向我觉得是可行的。” 朱汉生的态度虽然略微有些谨慎,但是总体来说还是积极的,尤万刚也能理解,能这么说已经很难得了。 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没有人会轻易表态,特别是光靠这些真实性准确性尚未得到确认的资料,的确不好下断言,能认同这个方向就是一个态度。 “老鲁,你说说。”尤万刚目光投向这个并非长河石油出来的班子成员,但对方却是在省石油公司分管销售多年,在这方面有很丰富的经验。 “尤省i长,就出海收购这个问题,我观点和朱总基本一致,应该积极主动,但又要稳妥可行,毕竟长河石油的现状我们大家都知道,从长远计,应该尽早下手,不能拖到几年后火烧眉毛再来着急,那我们这一届就会成为历史罪人。” 鲁同浩没有朱汉生那么多顾忌,话语更直接激烈,这让尤万刚暗自点头,看来长河石油这帮人的确安逸日子过久了,工作激情已经被消磨了,这很危险。 “我原来是负责过省石油公司一段时间的销售,所以我对这个大框架方案所提到的加强渠道和销售终端体系建设,联合多方力量,做大做强下游渠道,使企业立于不败之地这个提法很感兴趣。” 鲁同浩有些兴奋,目光忍不住瞟向那个坐在会议桌一角的年轻家伙,他没想到对方居然胃口这么大,而且眼光也如此精准,一眼就看到了长河能源集团组建起来之后的几大弊病,而其中之一,甚至在鲁同浩看来是关键弊病之一就是销售渠道的孱弱。 尤其是对方提到了要集聚多方力量来扩大发展销售端,更是让其感到震撼不已,他很想知道多方力量是指什么。 “我就是想了解一下这个做强销售渠道终端会考虑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进行,嗯,怎么来做到这一点。”鲁同浩忍不住问道。 尤万刚看了一眼沙正阳,“正阳,这一点估计很多人都很感兴趣,你介绍一下吧。” “尤省i长,我在大框架方案中提到了这一点,虽然不是最急迫的,我个人判断,对于长河能源来说,关乎企业未来生存问题才是最迫切的,那就是资源问题,而国内资源已经局限死了,基本没有可能再扩大,而且我们也都清楚国内这些采集区块的开采成本越来越高,并不划算,而相比之下,国外很多区块开采成本要低得多,同时从国家能源战略安全角度来考虑,积极向海外拓展,也符合国家的能源战略安全政策,应该会得到中央的支持。” 沙正阳既然获得了这样一个开口机会,当然不会轻易放过。 他要借助这一次机会把自己的形象和印象立起来,让他们脑海中深刻无比。 眼前这几位日后可能都会是自己的上司和同僚,如此好的机会他当然要精心构思,彻底发挥。 经过这一阵的观察,沙正阳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来,那个朱汉生无疑是一个老油条,提出的观点都是不偏不倚,略微偏正面,但在这个时候却显得不合时宜,可你还不好说他什么。 的确,没有可靠确实的资料佐证,谁敢轻易下结论? 但你这种姿态摆出来,分明就是要稳扎稳打,一步一步来,问题是你等得起么? 这种人在国企中甚至在政府部门中都是最常见的,缺乏激情,按部就班,说句不客气的话,就是混日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甚至钟撞得响不响他都不关心,只要我撞了就行,或许他以前的确在长河石油中劳苦功高,但是很显然他已经跟不上形势,只会拖企业发展后腿了。 相比之下,这个鲁同浩还算是有些激情,抛开他自己不太熟悉的一块,直入主题,切入销售渠道打造的问题上来。 一上来就把长河能源未来生存问题抛出来,不但让朱汉生和谢福才两人面面相觑,同样也让尤万刚和钟广标都有些震动,紧接着又把出海与国家能源安全战略结合起来,立即就把整个话题提升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高度来。 这一波节奏带得是恰到好处,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哪怕是对沙正阳把自己的话题搁置在一边认为不是最紧要的问题的鲁同浩都大为感兴趣。 尤万刚双手斜握,轻轻搓揉着,这是他认真考虑问题的一个标志性动作,他的老部下们都清楚,只有高度重视或者说十分重要的问题让他深思,才会有这个动作。 “正阳,看来你在下一盘大棋啊,说实话,我都有些心动了。”良久,尤万刚才缓缓道。